点点繁星,彼此连接,勾勒出一具模糊的身体,郑元天渐渐重现,构建出元神之躯。
    等他彻底成型,怎么可能?王煊就是这么……讲究,补刀到底,送佛到西,谁会等他完整的走出光雾。
    既然曾出手,那就一杀到底吧!
    他与斩神旗合而为一,身后的精神天地留下被犁过的痕迹,白茫茫气浪翻腾,经过十倍速度的加持,他瞬间即至!
    砰的一声爆鸣,金色网格蔓延,精神能量起伏,犹若惊涛拍岸,将郑元天给砸在了下面。
    老郑被女方士轰杀,原本就心头压抑,满是阴霾,现在只感觉到背后天罡激荡,金光压顶,元神……又要裂了。
    他一声嘶吼,本就是绝世凶人,即便没有彻底恢复,还在复苏元神之躯的过程中,依旧展现了他应有的霸道!
    一时间,在他的头顶上方,出现一片近乎混沌的雷光,这是他吐出的一口先天元气,化为雷霆,轰向敌人,这是他的天罚。
    落雷密密麻麻,一条条,一道道,混元物质成为瀑布,从虚空中激烈的降落,劈向身后的偷袭者。
    不过,他自身也没有躲过斩神旗一击,来不及了,他没有想到有人这么不讲究,偷袭他这位绝世高手。
    他被旗面交织的金色的纹络轰爆了,当场破碎,流光四溢,冲向四方。
    不远处,王煊头顶上方,雷光四溅,响声不绝,而后当当作响,他身体只是一个趔趄,稍微摇晃,就又追了下去。
    所有电芒,都击中锁魂钟,他都没有怎么去躲避,就这么硬抗了!
    郑元天在前方再现,精神物质环绕,重塑元神之躯,结果发现……斩神旗放大,又轰过来了。。
    “你……”老郑又惊又怒,这个泼才,妄想以弱击强?似乎也不算是野望,刚才对方几乎成功了。
    落雷没打翻王煊,还这么强势杀过来,让郑元天眼冒寒光。
    “我头铁!”王煊笑着,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抡动大旗又到了,像是扫垃圾般,旗面横斩过来。
    金色纹络构架出的恐怖超凡力量,如扫把,似天刀,横断精神虚空,力量磅礴而强大绝伦。
    郑元天身影模糊,身体还未成型,但忍不了他这么放肆,眼睛都立起来了,反手就是一巴掌,对抗斩神旗。
    而后他全身都有道纹交织,这是元天经中的禁术。
    嗡的一声,精神天地都在共鸣,都在轻颤,那是精神物质在沸腾,元天锁神术,以他自身为中心,一道又一道神链飞出,蔓延向王煊,想将他锁住,并炼化!
    “你一个老男人,还想和我元神相连,滚滚滚,杀杀杀!”王煊身上披着的银色兽皮书发光,鬼画符轰鸣,进行防御。
    当然,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斩神旗斩破精神虚空,将郑元天那只大手震的崩裂,元神之血流淌,而后在慢慢瓦解!
    斩神旗连续扫出,震断密密麻麻的神链,王煊可不想真被他的禁术击中。
    不过,郑元天杀气腾腾,拼着受损一些,也想立刻拿掉他,大手被斩神旗轰碎后,并未倒退。
    他满身放光,从身体中冲出的神链更多了,如一道道星河飞了出去,非要锁住王煊不可,并且,他自身在凌空而来。
    “拼命吗,我怕你?”王煊战斗意志强大,面对郑元天一点也不怵,整个人与斩神旗共鸣,合一,直接就斩了过去。
    喀嚓声不绝于耳,元神之光化成的神链被击断数十道,最后,王煊头部发光,银色涟漪扩张,更是当的一声,如神钟罩体,一头撞郑元天怀中。
    大旗与锁魂**振,郑元天被震的眼前发黑,元神当时就裂了,他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寒光,但也很无奈,这是他么什么打法?
    他感觉身体剧痛,元神之光虽然束缚住了对方的银色战袍,但他也被这不成体系的战法撞的胸口塌陷。
    接着,他面部也被对方的银色头盔狠狠地来了几下,以头撞脸,伴着宏大的钟声,银色钟波荡漾。
    接着,旗面也缠到了郑元天,开始绞杀他!
    在他冰冷而又不甘的目光中,他被撞碎部分元神,他即便再愤懑,也不可能意气用事,不想以元神和绝世异宝持续对轰下去。
    “不服?我就是异宝多,头硬,有敢一头撞碎不周山的气魄!”王煊振振有词,睁开精神天眼,再去追杀郑元天。
    他觉得,再来几下的话,老郑就被他打没了,每次都干掉对方一部分元神,效率已经很高了。
    “老郑……吃大亏了,被他击散部分元神。”连祁连道都快无言了,这个疯子看的很入迷。
    那可是绝世高手,被王煊一顿又莽又粗糙的打法,给折腾的吃了大亏!
    “力够强,可破万法!”魔四在远处自语,看的很清楚,王煊倚仗的异宝在这里威能巨大,就是这么莽,就是拼命三郎的架势,让技艺圆满的“老师傅”郑元天,一时间都没辙。
    这就像是受伤的艺术家遇上了兵霸,谁和你温情谈技巧,毫不讲道理,吊打就是了。
    周青凰和顾明曦彼此相视了一眼,感觉以后绝不和王煊动手,近身莽着杀也就罢了,还以头撞胸,撞脸,身为负有盛名的仙子,谁受得了啊?
    这次,郑元天若流光横渡,在很远的地方稳住,摆脱王煊,真正重塑了元神之躯,而后他杀气腾腾地走来了。
    “真以为得到斩神旗就能杀我?外物是死的,从来没有人可以倚仗外物无敌天下,滚过来!”
    郑元天脚下发光,一头金翅大鹏显形,驮着他飞来,速度达到极致,释放的威压让精神空间剧震。
    接着,他的头顶上方盘旋着朱雀、金乌,共同长鸣,带着一群仙禽,就这么强势俯冲过来,像是一颗又一颗大星,横击而至。
    附近,一些山头都被震裂了!
    早先,他和方雨竹大战时动用过这种术法。
    王煊没含糊,挺身就杀了过去,自身与异宝合一,施展剑轮,瞬息间,成千上万道剑光绽放,从全身迸发,而后又通过斩神旗加持,打了出去。
    在精神世界中,一切都是以精神物质为基,剑光万道,无坚不摧,全部轰了过去!
    “他在硬撼郑元天?”顾明曦惊疑。
    刷刷刷!
    剑光经过加持,威力暴涨,将一些仙禽斩爆了!
    但有些仙禽无损飞了过来,可王煊看都没有看一眼,任它们扑落在身上,他的精神天眼看透虚实,那只是徒具其表的光雾,无攻击力,只有声势。
    “锁!”
    郑元天冷漠,双手结印,元神之光飞落,构建精神牢笼,想要将他锁在当中。
    王煊一声低吼,身体暴涨,旗面跟着极限放大,他施展释迦真经中的法相天地,他浑身金光沸腾,和斩神旗一起扩张,整个人如同山岳般,撑破了精神牢笼,轮动大旗就向下夯去。
    轰!
    下方的山头炸开了,郑元天都不得不躲避,眼神收缩,感觉很棘手。
    “这家伙,怎么每次见到他,都比上一次更强?!”黄大仙来了,在远方盯着,心神都在颤。
    曹清宇轻叹,仰头望天,有些无力感,早先还和王煊有争锋的意思呢,现在他的心气一下子没了。
    周诗茜、陈妍、孔云也都动容,那可是郑元天啊,被人正面撄锋,直接对攻!
    王煊的施展法相后,身体虽然变大,但敏捷未减,甚至更迅速了,右手摘下锁魂钟,轰的一声,震出白茫茫的钟波,直接将飞天而来的郑元天轰的翻腾了出去。
    郑元天仙道气韵内敛,他突然从璀璨变得漆黑如墨,宛若立身在一口黑洞中,吞噬万物,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他横空而来,吞食王煊溢出的元神之光,想要分多次绞杀,灭掉他的精神体。
    一刹那,王煊周身神光内敛,色彩斑斓,整个人气质再变,他动用石板经文中的秘法,展现第二真形图。
    当下,他也修炼到第二幅真形图,元神内外,混元一体,宛若混沌般的物质蒸腾而起。
    此时,他似乎有不朽的气息流动,越发的强势了,锁魂钟悬浮在头顶上方,自动护体,他双手持大旗,轰落了下去。
    砰的一声,郑元天被从如同黑洞般的区域打出来了,旗面猎猎,绞碎那片漆黑区域。
    “不再是乱拳,没有再去莽,正面相抗,他也能挡住郑元天?”周青凰等人都动容了,这样的表现就些吓人了。
    王煊精研数部至强经文,自然没有白耗光阴,真正激烈厮杀时,尽显手段,在大对抗中很强势。
    “你以为,你还是郑绝世?在最初时,就被轰灭部分元神,现在还给我摆至强者的架子,我会怕你?杀了就是!”
    王煊喝道,这次动用金色竹简中的秘法,元神如虹,展现羽化秘力,光雨滂沱,倾泻而下,他沐浴无尽璀璨中,人旗合一!
    轰!
    精神能量气浪爆鸣,扭曲虚空,他一冲而过,将郑元天用旗面劈开了,并且这次他猛力摇动大旗,要彻底绞杀郑绝世!
    郑元天咆哮,这个韭菜要变异成大树?他惊怒交加,然后又有种无力感。被女方士斩杀,又被王煊早先莽着打,击溃了他部分元神,他的道行掉了一截,确实很虚弱,力不从心了。
    他佯装要飞走,但转身的刹那,被旗面劈开的身体,却又猛的朝后靠来,元神之光要撞进王煊的身体中,他想施展魔胎大法中的部分真义,从元神开始占据对方的一切!
    在此过程中,他不惜付出很大的代价,以元神之光锁住斩神旗,被不断消耗。
    许多人都惊呼出声,郑元天太凶猛了,这是要在绝境中反杀王煊吗?
    当然,也有很多人露出异色,那可是郑绝世,他竟被逼到这一步,近乎是玉石俱焚,以元神融入对方,拼死一战。
    王煊脸色冷漠,周身,万道剑光迸发,再次化成剑轮,同时不断震动斩神旗,消融对方的元神。
    郑元天无所畏惧,元神如烈日,硬抗这一切,不止如此,还震动了半空中的锁魂钟,将它也挡在了外部,不能落下。
    他要绝杀王煊,给他一个教训,身为魔胎的养料,最终的命运不会改写,他的元神如利剑,背靠着过来,就要射入王煊的躯体中。
    万剑齐鸣,全部斩在郑元天身上,绞杀他不少元神物质。而且,突然间,王煊眼底深处有莫名的纹络交织,锁虚空,短暂束缚了他。
    噗!
    无声无息,他的右手中出现一根铁钎子,从下方刺进了郑元天的身体中。
    “我……”郑元天痛苦的呻吟,想诅咒。
    他背靠过来,消耗大量元神,抵住了斩神旗,定住了锁魂钟,结果最后关头,他还是痛的忍不住低吼。
    很不体面,他被一根大铁钉般的尖锐利器,从后面给钉住了。
    远处,陈永杰惊叹,道:“子曰,我曰,老张曰,郑绝世被从后面扎爆了,看着都疼啊!”
    老张就在他身边,闻言瞥了他一眼,道:“闭嘴,我没那么说。”
    众人都瞠目结舌,刚才还在堂堂正正,大决战呢,结果最后一击,却是画风突变。王煊给了郑绝世一铁钎子,从屁股上刺进胸膛里,搅了两下,让他的元神裂开了。
    那铁钎子,居然这么厉害?
    轰!
    王煊挥动斩神旗,将郑元天消耗的差不多的元神彻底卷在当中,猛力一震,噗的一声绞杀了,化光,化劫灰!
    顿时,一些蓝莹莹的造化真晶落下,被王煊全部抄在手里,他绝杀了郑元天!
    月初呼唤下月票,感谢各位书友。

章节目录

深空彼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辰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东并收藏深空彼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