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玉文虽然同意了曹飞和许乐的事儿,其实还比较避讳这事儿的,许乐和曹飞也没在他们面前做过什么亲密事儿,所以一听这个,还有些脸红,他不好意思的冲着许乐说,“说这个干什么,不就是戒指吗?我买我买!”
    瞧着曹玉文那副我现在下楼去买个戒指的样子,许乐就知道,他爸要这么干肯定好不了。无奈之下,只能拍了拍他爸的肩膀,“行啦,先吃饺子吧,下午我陪你去。”
    一顿饭一家人还是别别扭扭,黑妹跟许乐聊得开心,曹飞硬着头皮顶着曹玉文的怨气陪他说话。等着吃完饭,曹飞就拍着自己心脏说,再来一次,肯定要骤停的。
    下午,许乐直接将曹玉文拉到了新华书店,拽着他跑到言情区去买了一堆新出的小说,等着出了门,他爸黑着脸问,“买这个干什么?”许乐答,“学啊。不会还不能学啊。”
    曹玉文就想撂挑子,“这东西我怎么看得下去,这都是孩子们看的,就曹平他们那么大的。我不看。”许乐就在车上耍赖,“那我走了,你把车开会省城去吧,我跟我妈过。反正你也没和好的意思,我瞧着我妈最近在公园里混的不错,有好几个大学教授啊,什么的对她挺好呢,还可以撮合撮合。”
    说着,许乐就要开门,曹玉文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这破孩子,指着他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你半天后才吐出一句,“回去吧。”
    等着回了家,黑妹已经出门玩去了,曹玉文抱着书回屋去待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拿着大衣出来问,“那那那小公园在哪儿呢,我去逛逛。”
    许乐就忍着笑,给他指了路。等着曹玉文关门一离开,他和曹飞就忍不住笑了。许乐还又进了曹玉文的屋,发现买的书塑胶封皮都拆开了,每个翻了一两页,怕是看不下去,都扔一边去了。
    这一出去就是两个多小时,等回来的时候,黑妹带着股怒气,直接就回自己屋了,曹玉文也不算太高兴,哼哼的也进了屋。许乐和曹飞就跟傻子似得,看着两扇关紧的房门,谁也不敢去叫一叫。只能自己煎了水饺,凑活的吃了晚饭。
    只是事情到了第二天,就起了变化。许乐早上一出卧室,发现在厨房里忙活的居然不是他妈,而是他爸。他惊讶的都合不上嘴,他爸却跟没事儿似得,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说,“起来了,去叫你妈吃饭。”
    许乐就跟傻子似得,晃荡着敲了他妈的门,等他妈出来,还在屁股后面嘟囔了一句,“妈,我爸怎么转性了。”黑妹不在意说,“谁知道呢!”
    等着早饭端上餐桌,就更不一样了。许乐瞧着那媲美满汉全席的早饭,冲着他爸说,“都是你弄的啊。”曹玉文就说,“嗯嗯,差不多吧。”黑妹适时瞪了他一眼,曹玉文立刻就改口,“我定的,但是你看,都是为你点的。这银耳桂圆汤早上喝对女人最好,这小包子是酱肉的,你最爱吃。还有八宝粥,葱油花卷,黄金馒头,手工豆腐脑,面包圈,你看看,都是你爱吃的。”
    许乐已经被他爸的变化吓坏了,这简直是一夜之间换了个人,要不是对他还是那般严肃,他都怀疑这是穿越或者重生了。当然,他偷偷看了一眼他妈的表情,终于和缓了,冲着他爸说,“吃顿早饭,怎么多样,多浪费啊。”
    他爸愣了一下,结果说了句让许乐都不好意思的话,“你愿意,这点怕什么呢。”
    在许乐和曹飞没吐光血之前,这顿饭终于吃完了,然后他妈照旧小公园晃荡,他爸这回是跟着去的,还顺手替他妈拿着包。等着两人出门了,许乐连忙拽着曹飞跑到了他爸的屋子里,瞧瞧他都看了什么。
    果不其然,昨天还嫌弃小孩看的书,已经完全都被翻过了,尤其在男主角表白阶段,还用笔划了记号。许乐还在一本叫做《以爱永久》的小说里,翻到了早上发生的情节,那句“你愿意,这点怕什么”正是出自这里。
    最主要的是,还有一本叫做《爱你一万年》的书,被他爸重重的折了页,许乐翻开一看,那是一场红酒玫瑰加钻戒的表白戏,许乐几乎能够想到,他爸的下一招,怕就是这个了。
    果不其然,在热烈攻势几天后,黑妹的态度,终于好转了,她偷偷对着许乐说,“其实我错怪你爸了,他对我也挺好的,就是放不开就是了。”许乐的心终于放下了。
    曹玉文再接再厉,还趁着黑妹睡午觉的时候,扯着许乐去金店买了个硕大的钻戒,又订了一束玫瑰花。等着半下午的时候,两个加起来都过百的人,冲着他们宣布,“晚饭你们自己吃吧,我们就不回来了。”
    曹玉文还特地叮嘱,“不要等我们睡觉了,我们没准。”
    许乐特囧的看着他那走路都飘忽的爹,就这样,为了老婆,把他俩甩了。等着关了门,他突然有些空落落的说,“那咱干啥啊。”
    曹飞就贴在他身后,头搭在他肩膀上,手放在他腰上,呼吸喷在他脖子上。没等回头,曹飞就把门给摁上顺手锁了,把他贴平在门上,开始一点点的亲他。
    那亲吻从额头到鼻尖再到耳垂,下巴,偏偏绕过了嘴唇。轻盈而点到为止,许乐只能感觉到皮肤间的碰触。他的脸几乎腾地一下红了,身体也有些发软,因为黑妹到来,他们已经小半月没亲密过了。
    曹飞几乎立刻发现了他的反应。他贴着许乐,在他耳边说,“干你。”然后就把许乐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被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的时候,许乐有些害羞的想,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对这人所有的亲密,都会脸红心跳呢。
    那天晚上,曹玉文和黑妹终究没回来。那天晚上,许乐在一场暴风骤雨后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的面前是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和两颗闪亮的钻戒。他拿起来看,戒者上刻着两个字母fl,他一边看着就在身旁熟睡的男人,一边轻轻亲吻了那颗戒指,他想,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章节目录

拖油瓶日常[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江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流并收藏拖油瓶日常[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