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昕跟随着人流朝承天门而去,他在京城经营了一家粮油铺面,生意不瘟不火,维持生计倒是不成问题。
    但是作为商人,谁不想成为显赫一方的大商,只可惜没有资本,没有门路的他只能随波逐流,赚点小钱养家糊口。
    皇家在京城开了几十家彩票站,这么个新奇玩意,竟然能够让人一夜暴富!
    别管好赌的还是不好赌的,只要身家不是豪富,那么就不可能对二十两黄金做到视若无睹。
    可以说这彩票完完全全刺激了全京城的寻常百姓,激发起了他们内心深处最原始的赌徒和侥幸心理。
    谁都知道当今皇帝乃是商道翘楚,既然涉及到商,那么就断然没有做亏本买卖的道理,所以百姓也知道能中二十两黄金的概率很小,但是被侥幸心理刺激之后,谁都会想天上掉馅饼没准就恰好砸在自己的头上呢……
    褚昕不喜欢赌,所以赌馆这一类的地方从来不会出现他的身影,但是这次他赌了!
    他花了一百文钱买了五十组号码,不伤筋不动骨,还能买一个中大奖的希望,为什么不愿意?
    更何况他不赌是因为他知道十赌九诈,去赌馆的赌徒到最后能有几个有好下场,沾染上赌博的恶习,在褚昕看来就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算太远了。
    彩票也是赌,但是这是皇帝弄出来的,庄家是皇帝,这天底下的老百姓谁都可以不信,但是谁不信皇帝的信誉!
    更何况一张彩票才两文钱,两文钱算什么?屁都不算,你花两文钱买了一组彩票,也好意思说自己赌?
    要是真正的赌徒,都丢不起这人……
    怀揣着梦想,不认为自己在赌的褚昕来到了承天门。
    此时的承天门已然是人山人海,上千的军士身穿崭新的军服,一脸威严的维持着秩序,那城楼上面搭起了一座长台,长台上赫然是七只完全透明的玻璃箱子。
    玻璃这玩意市面上早就有的卖,不过价值不菲,远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承受的起的稀罕物,现在开奖的箱子是透明的玻璃,那么很显然,皇帝是为了让所有购买了彩票的人知道,什么是公平公正!
    巳时正,也就是早上十点的时候,一身大红官袍的大明首辅杨一清登上了城楼,面向万民的时候,脸色满是肃穆。
    杨一清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昨天听说皇帝赐死郭勋的消息后,就感觉自己被皇帝坑了……
    皇帝必须要杀了郭勋给军队一个说法,也就是说郭勋是必死无疑,然而皇帝竟然还征求他的意见?
    这算什么?无非是想要告诉天底下的勋贵,皇帝看在武定侯祖上乃是开国元勋的面子上打算放郭勋一条生路,然而内阁据理力争,皇帝只能杀了郭勋平息怨愤!
    太他么不要脸了!
    文官和勋贵本身就不对付,让勋贵忌恨无所谓,但是皇帝玩这么一手,谁能痛快?
    但是不痛快能如何?难不成还能搬石头砸天去?
    现在皇帝让他来主持开奖,身为大明首辅竟然亲自上阵来开奖,杨一清更是憋闷的想吐血,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天子旨意,没有特殊原因,他如何抗旨不尊!
    真当内阁可以封驳圣旨,就可以拿圣旨不当回事?那皇权还有什么威严可谈。
    现在杨一清阴沉个脸,就是告诉皇帝告诉百官,他很不爽,不是他要来,是皇帝逼他来干这破事,他也没办法,免得让百官以为他是皇帝忠实的鹰犬。
    杨一清往城楼上一站,承天门前顿时变的鸦雀无声,原本的骚动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对于如今的百姓而言,他们对于官员有着天然的敬畏,因此就算被官府苛待,基本上也只会选择默默承受。
    太祖年间,百姓冲击官府将官员捆起来送去京城的事件,纯粹是凤毛麟角,不足以为凭。
    杨一清乃是大明首辅,是官员最顶尖的存在,现在杨首辅一出现,百姓噤声纯属正常。
    扩音喇叭前,杨一清沉声道:“本辅奉天子旨意,对大明皇家彩票站所售第一期彩票进行开奖,中者勿要沾沾自喜,未中者也无需难过愤懑,两文钱一张的彩票,无非是天子与民同乐罢了,现在本辅开奖!”
    说完,杨一清拿起第一个玻璃箱子看了看,然后开始用力晃动,待晃的差不多了,便打开箱底部的门孔,一个写着数字的棉质小球便滚了出来。
    “拾柒!”杨一清拿起小球看了一眼,然后大声念出数字。
    城楼下面略微骚动了一阵,很显然是买的彩票中有拾柒这个数字的百姓,有些激动……
    至于没有拾柒的虽然有些失望,可真说起来也就那样,只不过其中一个数字没有,有些错失特等奖的怅然罢了。
    杨一清显然不打算在城楼上面待太久,搞定第一个数字之后,立即开始轻车熟路的晃第二个,第三个……
    贰拾壹、玖、壹、拾叁、叁拾壹,数字一个个出来,等到了最后一个标注为蓝色的箱子晃出了一个陆之后,大明第一期彩票号码应运而生!
    没有暗箱操作,当着世人的面,做到了完完全全的公平公正,能不能中大奖,全靠命!
    “三十日内兑奖,过时不兑者视为放弃。”杨一清说完最后一句话,压根不在城楼上多待一秒,脚步匆匆的下了城楼。
    杨一清一走,承天门外便再次吵吵嚷嚷开了,中了小奖的沾沾自喜,一钱没中的唉声叹气怪自己命不好,至于中了二等奖的已是欣喜若狂。
    二等奖二十两银子,两文钱换了二十两,那当真是大赚特赚呐!
    “谁中特等奖或者一等奖了,出来啊,带咱们沾沾喜气啊。”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
    褚昕有些恍惚,五十组号码他背的滚瓜烂熟,他现在可以万分肯定,第一期彩票的特等奖就在他里衣的口袋里面!
    五十两黄金,褚昕激动的微微颤抖。
    但是财不露白的道理褚昕这样的商贾岂能不懂,所以哪怕激动的无法自拔,他还是强忍住了上城楼领奖的冲动!

章节目录

大明征服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酒老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老五并收藏大明征服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