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郑府内,
    马文才正悠闲的喝着冰镇可口,躺在太师椅上,几个侍女正在一旁给他扇风。
    【这躺着就是舒服啊!】
    “少爷....”
    政府管家来找马文才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呼呼大睡了。
    管家当场石化,
    这,
    怎么又睡着了?
    大人,可是叮嘱我,今天要提醒少爷去詹事府的啊!
    “少爷,别睡了,再睡要大祸临头了。”
    马文才睡眼惺忪地望着眼前,
    如同被渣男哄骗说要去见父母,结果转身被送进官府的女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管家,
    “怎么了?难不成又有实锤了?”
    .........
    “少爷,您忘了今个是去詹事府教导皇孙的日子了吗?”
    马文才听完,白了他一眼,翻个身继续睡觉,
    我现在只对牙签感兴趣,
    至于詹事府?
    那是个什么东西?
    没听过!
    管家:算了,没救了,我还是连夜扛着火车回澳洲吧。
    郑府,大门口,
    管家远远的瞧见,提着长剑,气势汹汹走来的朱瞻基,明智的没有阻拦,而是俯身说道:“皇孙,少爷在里面,我给您带路。”
    朱瞻基杀气腾腾看着,躺在太师椅上呼呼大睡还不时吧唧嘴的马文才,傻眼了,
    这就是皇爷爷说的高手?
    让我跟在他后面好好学?
    呵呵,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了!
    “马文才!”
    一道极其愤怒而又哀怨地声音响彻在郑府,
    “谁在这鬼叫扰民呢?”
    马文才被吓得一个机灵,直接坐了起来,破口大骂,
    “.......”
    “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我在等你,你在睡觉,我来找你,你还骂我?”
    “今天,我非要砍死你个杀千刀的!”
    听了这话的朱瞻基彻底爆发了,
    他怎么敢....
    把自己堂堂的一个皇孙仍在那里不管不顾,自己却在家中睡觉的,
    【卧槽!这不是宣宗嘛,怎么好端端地提把剑来我这里?】
    【啊,呸!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先稳住这个炸毛的小屁孩吧。】
    “微臣,见过皇孙!”
    俯身说完,便对着管家一顿数落,“你们是怎么回事?皇孙亲自上门为何不叫我起来迎接?你们还有没有把皇孙放在眼里,我这个少爷在你们眼中是不是连个屁都算不上?”
    “我还小,不懂事。你们都是跟在叔父身边的老人了,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都说话啊,怎么都哑巴了?”
    朱瞻基:“????”
    我滴鬼鬼,你是怎么做到无缝变脸的?
    此时,
    朱瞻基望着面前那一副痛心疾首,愤怒无比的马文才,有些懵逼了,
    “那啥....”
    “皇孙,你先别说话,让臣先打折他们的腿再说....”
    “好了,好了,”
    望着已经举起棍棒的马文才,朱瞻基只好扔了手中的剑,走上前来拦着他,
    “这怪我,是我不让他们说的...”
    “还不感谢皇孙,不让本少爷非打折你们,”马文才喘着粗气问道:“皇孙,你来府上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朱瞻基一听,顿时有些语塞。
    “今个不是你去詹事府,教我读书的日子吗?”
    “什么?!”
    马文才一双小眼睛顿时瞪的大大的,眼中尽是迷茫和无辜,接着他有些迟疑地问道:“今天,真是臣去詹事府教您读书的日子?”
    朱瞻基默默了点了点头,
    “混蛋啊!你们这帮混蛋!”
    马文才又高高扬起了棍子,大声历喝道:“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看,我叔父就是太娇惯你们了,让你们如此胡来,今天我非要打折你们的腿!让你们涨涨记性!”
    周围的下人们,望着演的如此逼真的他,嘴角抽搐不已,一脸黑线,沉默不已。
    憋着不笑真是太难了!
    我们没受过专门的训练!
    朱瞻基也是一脸诧异,有些不太确定地问:“你..你真不知道?”
    马文才一脸认真地说道:“臣若是知道,给臣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
    【被唬住了吧?】
    【我还就不信,我两世为人,还唬不住你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我知道也不会去啊,去了那帮大儒准会给我下马威。】
    【我傻吗?】
    朱瞻基皱了皱眉头,望着眼神中满是单纯、清澈、诚实的马文才,
    沉默了,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他了,
    想了想,
    毕竟,得到了皇爷爷夸奖的人,
    想来秉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我就不追究了。”
    “你收拾收拾,赶紧跟我回詹事府。”
    【什么?】
    【还要去?】
    “皇孙,你先等一下,臣有事要说!”

章节目录

大明:躺平的我被太宗窥探了内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北陌青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陌青衣并收藏大明:躺平的我被太宗窥探了内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