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为难着,一边纠结着,直接秦建宇被尤溪辞带来的另一个青年拉住,青年指指大门,示意跟着自己出去,这里就暂时给他们师徒俩叙叙旧,毕竟这么多年不没见面,他们真心有很多话要说。
    秦建宇有再多问题要问也没说出口,此时的徐晓铭眼里根本没有他呀,看来还是得听青年的指示暂时把这个办公室让给他们。说起来,没有父母亲的徐晓铭最亲的人就是他师父,于是他以后是不是得叫这位年轻又俊美的妖孽似的男人叫师父?
    这真是越感觉越不好,要不要太俊美啊!
    出了办公室,秦建宇带着青年到了最近的会议室,并让助理给泡上两杯茶,两人刚开始并没有多少话,直接青年说道:“想知道晓铭师父的来历吧?这个说起来话长了……”
    低头看自己高档皮鞋的秦建宇突的抬头:“那,长话短说?”
    青年微笑。
    被留在办公室的师徒俩相拥之后便相视一笑,徐晓铭边笑边吸了吸鼻子:“师父,你怎么也在这里?”
    尤溪辞知道只要自己出现,自己的徒儿就会问起来,他一直思考着要不要直接告诉徒弟真相,但是告诉他真相后可能会让这个孩子深入另一个奇怪的困境,他担心这个。
    其实真相就是作为一个尽责的师父,他本来就是这里的人,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战乱时代,那便是他窥见了天机,利用bug系统穿越了过去,并在那里生活了多年,同时认识了阿奇。
    未穿越之前他通过读古书了解那个时代的走向,看到了一个朝代的衰败,刚开始他只是想回古代看看找找草药,但谁知道找到他想要的草药之后却发现回去的机缘是在多年之后。他觉得与其孤寂的生活十几年,还不如接个小孩养着,教给他医术,也算是作为师父送给徒弟的一份生活技能大礼,医生无论去到哪里都是吃香的职业,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未来,这个定义都不能被颠覆。
    不知不觉就过了那么多年,他的模样并没有任何变化,他算出了自己时空与时空交错的bug将会再次出现,他要利用这个bug回到自己的生活二十几年的世界,那里才是他的归属地。而在离开之前,他知道自己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他那位总是不爱笑的徒弟,想到这个战乱的年代,又想到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他最终决定同时带走他,利用师徒之前的羁绊,徐晓铭在机缘巧合之下也来到了这个时代。
    回到现代的他身边还跟着阿奇,莫名的他们将毕生都要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他从战乱时代带回来的麻烦哪,唉。相比之下,他那不知道掉到哪里的小徒弟才是让他担心的,幸好在找到他的时候,这孩子生活在安全平静的环境下,还依靠自己的力量开了间诊所,不得不所这孩子好像把所有的好运都用在这里,而且他还遇到即将要结婚的男人。
    想到秦建宇,师父就纠结想道:真是不要太早嫁啊。
    将真相说了,徐晓铭瞪大双眼:“师父,您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情。”
    尤溪辞揉揉徐晓铭的脑袋,变成短发的孩子依然带有着古时代人的气质,这就是他可爱的小徒弟,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保持着自己身上的那些特质,要是秦建宇那小子敢辜负他,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尤溪辞目光柔和:“并不是为师不想告诉你,而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是我窥了天机,说出来了也不知你信我几分。”
    “师父说的徒儿向来不会怀疑。”还会深信不疑,即便是逆天的故事,因为这是他崇拜的师父说的。
    尤溪辞又揉了揉徒弟的头发说道:“嗯,为师现在想问你的是,秦建宇对你可好。”
    师父这么厉害一定早就知道他的事情,徐晓铭也没有去思考师父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现在的问题徐晓铭是真的要认真回答。
    “师父,我确定秦建宇就是那个我要与之相守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他待我极好,未欺我。”
    “嗯,那我便放心了,如果那小子欺负于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师父,我来修理他。”
    有人疼,徐晓铭心里便暖暖的:“谢谢师父。”
    他们接下来又说了些话,就像是母亲对出嫁的女儿说些体己话,事事都交待清楚,并给出许多实用的建议。
    刚与师父相见自然有很多话要说,但也不急于一时,尤溪辞原本也是大家族的人,也有家族事务需要处理,并没有在此时停留多久,以后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且也向徐晓铭保证在他们结婚的前几天一定会过来,家父家母的位置可要留给他。
    临走时他还笑眯眯的拍拍秦建宇的肩膀,这一次他可没有使用暗力,而是说道:“好好待我家小子。”
    听了青年阿奇一翻建议和解说之后,秦建宇呵呵傻笑,原来他的未来老婆竟是古代人,这是捡到宝了么,虽说很离奇,但是为什么这种感觉竟是这么的美好。
    徐晓铭没了烦恼,秦建宇也没有纠结,当天回到家中,连鞋子都没有脱便相互交缠起来,激烈的亲吻,剩下的激情夜晚。
    眨眼间,便到了结婚这天的大喜日子。
    徐晓铭一身华丽的白袍,下摆绣着交缠的金龙金凤,霸气十足,腰间的金黄色腰带又给他增添了几分贵气,华丽唯美无比。站在他身边的秦建宇则是一身现代的裁剪精致合体的白色西装,这种中西结合的方式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婚礼现场,他们的婚礼并不高调,请来的都是认识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低调的婚礼被高调的宣扬出去。
    迎客最是累人活,徐晓铭这边有俊美师父和霸气干爹助场,秦建宇也有自己的老爹助场,这个婚礼想低调都难,而且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哪个不是高官,哪个不是富豪,今天收的礼金都会让他们收到手抽筋。
    宾客几乎都到齐后,也快到了婚礼开始的时间,徐晓铭和秦建宇各换下之前白色礼服,改穿大红包的喜袍,两人头上还带上了头冠,特别是徐晓铭头上那个金冠,可是设计师纯金打造,两条金龙盘在两侧,中间是一块红宝石,可见设计师你是有多金银珠宝。
    他们向自己的家人敬了茶,在伺仪的引领下走着婚礼步骤。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请新郎官们相互亲吻!”
    秦建宇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徐晓铭,后者以同样的眼神回望,两个执手,交换了个清浅不带情欲的吻,这是他们相爱的印证,是他们要偕手到老的证明。
    洞房花烛之夜,良辰美景,徐晓铭换下了一身繁复的礼服,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身上多了个人形被子,人形被正认真的亲吻他的下巴,并有着睡衣睡裤快要被脱光光的趋势。
    “建宇?”徐晓铭很少叫他的名字。
    努力啃老婆脖子的秦建宇抬起头:“嗯?是不是伺候得不舒服。”
    徐晓铭摇摇头笑道:“不是,你继续。”
    “嗯。”他咬耳朵。
    “嗯……”徐晓铭嘴边溢出低低的呻吟声,他的双腿交缠上秦建宇的腿。
    秦建宇双手撑在两侧,低头看着自己深受着的宝贝儿,亲吻上他这双淡色的双唇,徐晓铭双手攀上他的背,他伸出舌尖加深了这个今日迟来的吻,他们今日继续行夫夫之礼。
    “秦建宇……”
    “徐晓铭……”
    长夜漫漫,两人双腿交缠,抵死缠绵。
    一生一世一双人。
    你不负我,我定不负你。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文文完结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文就写成这样了,可能没有尽善尽美,但也总算交待完成。
    再次谢谢你们的爱。
    作者也爱你们,么么哒。
    下个文见啦╭(╯3╰)╮
    下个文还不知道写什么,有什么好建议大家可以留言提给我,或者发我的微博。
    好晚了,祝大家都有个好梦。

章节目录

悍妻[医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廿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乱并收藏悍妻[医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