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你却想睡我(H) 作者:番茄的马甲

    分卷阅读47

    楚衡桓抓着皇兄的腰,狠狠地往自己方向按压,“嘿嘿……哥,你又收紧了,原来是喜欢我这样……”

    “是是是……你……啊……快一点……”楚衡云被肏得身体上下滑动,他下面是草地,上好的料子上沾了许多泥土,手到处抓了抓,除了碎草片没了别的东西,最后只能无奈扶在弟弟肩头,才能勉强稳下身子。

    即便早就习惯楚衡桓无时无刻发情的本事,但眼下席地幕天得,楚衡云也有是有些紧张,生怕巡逻的侍卫、路过的太监瞧见。原本难得来御花园散散气,吹吹风,结果没走几步,这小子便动手动脚,跟着莫名其妙地玩起了野合。

    楚衡桓哪里会如身下人意,恨不得一直这样做下去,哥哥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变得格外敏感,雪白而平坦的胸口,两粒可爱的樱红含苞待放,他只要一碰,哥哥就会跟着颤抖,太美妙了……

    “哥……我、我以前……天天都想着你呢……”最敏感的部位能融进爱人那紧致温暖的穴道深处,楚衡桓身心具爽,还不忘絮絮叨叨,“做梦也想和哥连着、晚上……一定要想着哥哥的脸……才能睡着……”

    “快……闭嘴……啊……”

    “想要快一点吗?”楚衡桓欢欢喜喜地故意曲解楚衡云的话,加重了攻击的力道,每下都准确地冲撞到菊心的软肉,直到弄得自己亲爱的哥哥只有力气呻吟。

    好容易得偿所愿,费尽心机。

    第4章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哥,如果没有你,我一定坐不上这个位置。”

    楚衡桓腻腻歪歪地说些日常的酸话,能在帝位的残酷竞争中获胜,能把原本是太子的亲哥哥囚禁,这人向来有的是手段,心里更是清楚,乐意雌伏于自己身下的皇兄……也不过是在消磨当时积攒的亲情。楚衡桓霸道又自负,到半点不怕皇兄会离开、会反抗,却始终觉得有几分空虚——

    人嘛,得到一点之后,就想得到更多。

    身体的快乐好像尚不足以满足心理的缺陷,于是他总爱念念叨叨地说些当时皇兄如何疼爱自己的话,听得楚衡云不胜其烦。

    ……当年,哼!

    楚衡云嫌弃地翻了个身,把脊背留给楚衡桓,楚衡桓立刻八爪鱼似地攀了上来。

    “哥,要么再做一次?”

    “……我困了。”

    “……哥你不用动,交给我来就好……”

    “……………………”

    “哥,你身上太香了,根本忍不住……嘿嘿……”

    ****

    要是那时候,没心软就好了。

    头回吃到货真价实的肉,楚衡桓简直爆发了小宇宙,搂着皇兄颠来倒去做不知道多少次,恨不得死在楚衡云身上。第二天楚衡云强耐着腰酸背痛,愣是爬起来想把楚衡桓揍一顿。

    得偿所愿,楚衡桓压根不躲,美滋滋地任皇兄揍,揍完了还爬过去腻腻歪歪地搂着人家的腰,“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自母后去世,楚衡云不知多宠爱这个小弟,他一撒娇,自己就没了办法,好好教训一顿的心思立刻偃旗息鼓,下不去手,于是便只把昨夜当成意外——乍长成的臭小子,不适轻重,不挑对象,大家都是男人,也不至于少块肉。

    楚衡云多骂了几句,就把事情揭开。

    未过多久,边疆战报传来,外敌入侵,皇帝有心历练太子,派楚衡云出征。征战半载,虽得凯旋,却也落下伤病——敌方派来奸细投毒,楚衡云好容易捡回命来,双目却失明了,因此,他失去了太子的地位。

    先前楚衡云地位稳如泰山,宫中魑魅魍魉尽被镇压,此时太子之位悬空,一时间人心浮动。

    好在他是先皇后的亲生儿子,皇帝头个嫡子,即便没了太子的名头,也不至于被贬低。搬出了东宫,却还有皇帝亲自安排的王爷府,当上王朝的第一个长王爷,封赏成车地拉过去。如此,楚衡云倒也能安心养伤,顺便教弟弟——盯着他功课。

    “今天又有先生到位这儿来告状了。”到现在,楚衡云倒也颇为习惯看不见的生活,没人伺候,也能顺利摸到桌边,坐下,抬手还能敲到楚衡桓的脑门,“是不是又捣蛋了。”

    “哪有,我在皇兄这儿每天不都是乖乖的吗?”楚衡云一坐下,楚衡桓立刻凑过去,笑嘻嘻地把头搁在对方肩头,“皇兄,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香?”楚衡云怔了下,他瞧不见,自是不知道身边人目光如何灼灼,“我方才喝了药,只有苦,哪来的香?”

    “苦?我才不信,给我尝尝。”楚衡桓顺势欺了上去。

    楚衡云尚未反应过来何事,就觉唇畔微热,柔软的触感贴了上来,“什么?”这样一张嘴,舌头跟着钻进去,楚衡云吓一跳,立刻后撤想躲,但他坐在圈椅上,能撤到哪儿去,中毒之后,身子弱了不知多少,如何能跟楚衡桓硬抗,他甚至开始认真地考虑揪这混蛋小子头发的可行性了。

    楚衡桓半点不停,好容易逮住机会,捞本似地索求,撩过齿缝与上颚,尤觉不够,一个劲儿地吸吮,”哥……我好想你……“

    ……这是你想念的方法吗??从哪学的??哪又想到把舌头伸进来的!

    好半天,楚衡云还是没狠下心来咬一口,等着人说话的时候,连忙错开,”胡闹,你这是做什么?“

    ”哥……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楚衡桓委委屈屈地贴在他身上,楚衡云眼前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弟弟可怜巴巴的声音,像哭了似的,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先前中毒生死不明的消息传回来,怕是这孩子担惊受怕——

    如此想着,楚衡云竟没再推开楚衡桓——摸着心肝说,他单纯只是想安抚弟弟,比如摸个头什么的!

    但这摸到衣服里面来算怎么回事!?

    楚衡桓说不太清心里面的滋味,酸酸的,有点真委屈,又有点痒痒,更多的还是某种充满占有欲的坚定——自皇兄失去太子之位后种种情形,叫他知道,权利何等重要……若想长长久久地占着皇兄,除非他能坐上那个位置吧?

    皇兄洗过药浴,服了草药,衣衫简单地系着,眼睛因为残毒未愈,蒙着暗色的细沙,这人容颜天生俊美,如今平添几分病弱。瞧得楚衡桓恨不得立刻把人圈在怀里,好生抱住,紧紧地贴着……

    实际上,他也这样做了。

    楚衡桓贪婪地嗅着皇兄身上的药香,扯开衣带,颤抖的手掌贴在楚衡云微凉的皮肤上,细腻的触感叫他怎样也不舍得再挪开,顺着上滑,直到覆盖上胸口最敏感的颗粒——他还记得,皇兄这里颜色浅浅的,带点粉色,只要一碰,连整个身体都会跟着抖起来,就像现在这样。

    ”嘿嘿……“楚衡桓忍不住笑出声,”哥……“

    ”玩过头了啊

    分卷阅读47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然而你却想睡我(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番茄的马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番茄的马甲并收藏然而你却想睡我(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