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恩很想把自己的钱要回来——为了弄清楚拉克丝的来历,他之前支付的酬金可是相当惊人的一大笔。
    但很可惜,对方完全没有“事情没办成就退款”的自觉性,或者按照影子先生自己的话说,那叫“看到她进了皮城监狱的信息就值这么多”。
    “值个屁!”芬恩当即拍案而起,“说不定她只是进去探个监而已——别拿这种毫无意义的消息糊弄我!”
    随着芬恩的一句话,他周围的打手纷纷亮出了武器。
    因为上次在伊诺的手里吃了大亏,芬恩花了大价钱刚刚从黑市淘来了几套符文钢铠甲,虽然是德玛西亚人淘汰的旧款式,和拉克丝的精品货没得比,但总归能让他和他的打手在面对法师的时候不至于束手无策。
    面对着虎视眈眈的打手们,影子先生也终于收起了贱兮兮的笑容。
    “干我们这行,眼睛要亮,要知道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我不管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去探监,我只知道她进了皮城的监狱,我跟不下去,听着芬恩,这只是一次私活,赚点金海克斯的活计,我不可能为了你的私活冒险。”
    “那就把钱吐出来。”
    “晚了——我可不是暗巷的碧池们,什么都能轻轻松松吐出来……别激动,看在你的金海克斯让我爽了一晚的份上,我给你个建议怎么样?”
    “建议?”芬恩眯起了眼睛,“让我听听,影子先生能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别吃独食,芬恩。”影子先生整个人仿佛真的是影子一样,完美地贴合在他的座位上,“炼金男爵的名号听起来唬人,但谁都知道,你究竟靠着什么走到了今天!”
    “希尔科叫你这么说的?”芬恩咬着牙,“接私活的时候还想着你的主子,真是一条忠心的好狗啊!”
    “真是没劲,芬恩。”影子先生撇了撇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没有问你要我跟着那个小姑娘的原因是什么,但这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是那句话,别吃独食——希尔科不是死脑筋的范德尔,多为你自己想想。”
    说完这句话,影子先生仿佛是一摊流淌的影子一般,悄无声息的溜下了椅子,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门口。
    打手们都看着芬恩,等待着他的命令。
    而芬恩则是在思忖片刻之后,握住了自己的打火机,然后悄无声息地摇了摇头。
    “让他滚吧!”芬恩点燃了一支烟,“希望他明天就死在那些女人的肚皮上!”
    “承你吉言、彼此彼此!”影子先生哈哈大笑着,“也祝你财源滚滚!”
    ……………………
    虽然不情不愿,但芬恩还是找到了希尔科。
    这件事看起来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承担下来的了——拉克丝的背景太大,而且似乎还握着一个惊人的项目,从目前来看,单单凭着芬恩自己,似乎并不能完全拿下。
    既然决定合作,芬恩倒也干脆大大方方的摆明了一切——反正他的工厂是祖安生产能力最强大,不吃独食也能在这块大蛋糕上咬上一口,从这个角度上说,他也算是有恃无恐。
    怀着这种想法,芬恩向希尔科简单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当然,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上。
    “所以,你很想知道哪个小姑娘的具体背景?”
    希尔科是个瘦弱的独眼龙,他的一只眼睛在跟随着范德尔冲向日之门的时候毁掉了,后来被换成了一只纯黑色的义眼。
    在芬恩讲述的过程之中,这只独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汗流浃背——但实际上,希尔科的办公室凉飕飕的,整个过程中,芬恩一直在焦躁地摆弄着打火机,几次都没有将其引燃、后背上也一滴汗都没有出。
    现在,芬恩讲完了,希尔科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如释重负的芬恩终于引燃了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知道的多些,捞到的就更多些——我手下可以有一大票的人要养着呢!”
    “养你手下的牛马也花不了多少金海克斯。”希尔科嗤笑了一声,“所以,别在这和我打马虎眼,你是怎么得到的她的消息?”
    “她是从范德尔那来的。”芬恩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耍花招,“和范德尔不欢而散——可以理解,范德尔那个家伙,总是那么冥顽不灵。”
    “范德尔的确是个蠢货。”希尔科点了点头,然后还没等芬恩松一口气,就迅速补充了下一句,“而你现在,正试图捡一个蠢货不要的玩意,还想要拉着我一起?”
    “什么意思,希尔科?”听到这句话,芬恩皱起了眉头,“你对此不感兴趣?那好说,借我几个可靠的人手,不要影子先生那种肾虚的痨病鬼……”
    “你甚至连那两个小姑娘的身份都不知道,就脑补了一出大戏。”希尔科终于再也忍不住,向芬恩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怎么,你以为那是某个议员家族的小姐和侍女,为了家族的生意,想要来祖安找个物美价廉的合伙人?”
    “不是么?”芬恩虽然心下一沉,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怎么,你知道她们的底细?”
    “一点点。”希尔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然后愉快地靠在了自己宽大的椅子之内,“她们可不是什么皮城的大小姐——那两个人,是十天之前来到皮城的……坐船,应该是西恕瑞玛那边的航线。”
    “这怎么可能?”芬恩霍然起身,“她们知道我的底细——而且还提到了复合型潮汐动力工程机械的配件!”
    “哈哈哈,愚不可及。”听见芬恩这言之凿凿的话语,希尔科仿佛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你说的那个复合型潮汐动力工程机械,根本就是进化日科学与进步学院的公开课,至于她们知道你的底细……范德尔也知道啊!”
    听见希尔科的话,芬恩的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它很希望这是假的,只是希尔科在打压自己、是希尔科希望在蛋糕上切下来更大的巧言令色。
    但很可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切可能都是真的。
    下一刻,范德尔很绅士地站起身来,将一条热毛巾递给了芬恩。
    然后,他眯着独眼,看着芬恩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仿佛看着一个正在卸妆的小丑。

章节目录

拉克丝的法穿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夜隐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隐枭并收藏拉克丝的法穿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