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丝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一位神祇谈笑风生——她更想不到,这位和她谈笑风生的神祇,此时正站在她的肩膀上。
    没错,迦娜就是那只青鸟,虽然她一直衔着那支结着果子的枝条,但风会把她的声音送到拉克丝的耳朵里。
    按照卡尔亚的说法,迦娜能碰到他的目前的本体,所以拉克丝需要在他们二人之间,充当着传声筒的身份。
    于是,时隔数月,拉克丝又做了一次同声传译。
    “好久不见啊,小青鸟。”自打拉克丝认识卡尔亚起,他就从来没有用这种愉快而轻松的语气说过话,“你还在瓦祖安,这真是太好了……”
    “卡尔亚先生。”出乎了拉克丝的预料,这位风神对卡尔亚的态度非常尊敬,“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还能见到您,这真是太好了。”
    “啊哈哈,别那么见外嘛,迦娜。”卡尔亚似乎对您这个称谓很不适应,“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又不是负责‘消灭虚假神像’的飞升者统帅,恕瑞玛帝国的荣耀和辉煌也早就掩埋在了黄沙之中——我现在只是一个惨兮兮的暗裔,带着我不成器的学生, 图谋着东山再起。”
    “那您一定可以的。”迦娜展现出了对卡尔亚惊人的信任,“这次, 您选择了祖安吗?”
    “……如果你在用‘您’这个称呼, 那这天就没法聊下去了。”卡尔亚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都说了,不过是一个惨兮兮的暗裔而已……”
    “我们都知道, 当初在艾卡西亚,那不是您——你的问题。”迦娜勉强改口道,“虽然我没有去过艾卡西亚, 但我相信,你是不会如传言一样,逼迫那些人的。”
    “也许我没做什么,但身在那个位置, 没做也是做了。”卡尔亚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而是话锋一转,“你还保存着当初的那根枝条……这太好了,我在北境的实验几乎都失败了, 迦娜, 你保存的这些,可能是我最后的成果了。”
    “这根枝条不是我保存的。”听卡尔亚这么说, 迦娜有些不好意思地拍打了几下翅膀, “那是卡里坎种下的——可惜在他离开之后, 他封闭了瓦祖安的实验室,我也只能拿到这一支长出墙外的枝条而已。”
    “你的意思是, 这里至少还有一棵树!”卡尔亚闻言激动道, “卡里坎……那个臭小子也算是有点良心,除了给老师起绰号之外, 总归还有点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卡尔亚这么说,迦娜发出了一阵清脆如风铃般的笑声,“当初卡里坎在这可是待了整整一百年呢, 他这个家伙平时可没少提起你——”
    “好了, 关于他说我的那些话坏,你就不必再重复一遍了。”卡尔亚急匆匆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他的实验室在哪?我们能现在就去看看么?”
    “他的实验室因为之前的地质运动, 已经一大半都被埋在地下了。”迦娜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深究, 而是乖乖地回答了卡尔亚的疑问, “不过,如果你——或者说你的这个学生想去的话,现在恐怕还不行。”
    “实验室塌了?”
    “实验室大门的通道塌了。”迦娜无奈地说道,“想要进去,就需要先清理通道,虽然通道不算太长,但怎么也要花点功夫。”
    “能清理就好。”卡尔亚终于出了口气,“只要找到卡里坎留下的实验室,那一切就都好说多了——谢谢你,迦娜, 谢谢你一直在庇护着祖安……”
    “这是我应该说的,卡尔亚先生。”迦娜摇了摇头,拒绝了卡尔亚的道谢, “我应该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当初的帮助,恐怕我早就已经毁灭在了巨神的铁拳之下了——”
    “不说以前了,艾卡西亚之战后, 瓦祖安的情况怎么样?”
    “怎么说呢……挺精彩的吧,你也看见了,运河最终还是修成了。”
    “……”
    “……”
    卡尔亚和迦娜对话的信息量相当惊人,以至于最开始拉克丝还在试图思考,后来整个人完全成为了一台没有感情的同声传译机器——他们知道彼此在说什么,但拉克丝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无论是人名、地名还是事件名,拉克丝一个都不知道。
    在这种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要强行思考前因后果,拉克丝没过多久就开始迷糊了。
    不过有一点她听懂了——接下来祖安的社会调查可以免了,迦娜的风会带给她无数的消息。
    ……………………
    最终,拉克丝仿佛是一个提笼架鸟的老大爷, 带着迦娜、拎着小风车, 溜溜哒哒地回到了福根酒馆。
    没人知道,她肩膀上扛着的那位,其实是祖安的守护神。
    然后,就在她来到酒馆门口的时候,却看见几个全副武装、带着过滤器的皮城执法官将整个酒馆团团围了起来。
    这次带队的,不是那位皮肤黝黑的格雷森女士,而是马科斯。
    “马科斯不是个菜鸟执法官?”看着马科斯带着一群人,怒气冲冲地进入了酒馆之内,拉克丝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头,“看他那副样子,我还以为是个新手……”
    “如果马科斯知道自己的谨慎和面对法师时的拘束,让他在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眼里变成了菜鸟的表现,他一定会很伤心的。”卡尔亚没心没肺地吐槽道,“不过,看起来马科斯似乎和范德尔不怎么聊的来。”
    “能聊的来就怪了……”拉克丝摇了摇头,“马科斯看样子一心想要把那四个孩子逮住带回皮城审判——而范德尔绝对不会允许这一点。”
    “那么,你觉得这件事以怎么样的情况结束更好呢?”卡尔亚问道,“把那四个孩子送到皮城去?还是由祖安处理?”
    “说句实话,我希望那四个孩子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拉克丝闻言叹了口气,“但把他们交给皮城不会让他们得到任何教训,甚至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这就是问题所在。”卡尔亚感慨了一句,“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造成巨大的麻烦——不过,我倒是觉得范德尔似乎有些办法也说不定?”
    说话间,拉克丝推开了福根酒馆的大门,然后毫不避讳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着自己临时的住所走去。
    她挑的时间很好,马科斯和他身后的皮城执法官们正在与范德尔和酒馆的顾客们对峙,气氛无比紧张的时候,拉克丝和伊诺旁若无人的从他们的身边穿过,让较着劲的两拨人都无奈地松了股劲。
    “拉克丝小姐?”看着从面前走过的拉克丝和伊诺,马科斯有些紧张地摸向了自己的武器,“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拉克丝眨了眨眼睛,“我暂时住在这啊!”
    “???”
    马科斯一头雾水——他显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放着蓝熏庄园的高级旅馆不住,跑到脏兮兮的祖安来。
    难道是没钱了?
    不会啊,之前马科斯记得,格雷森可是给了她们一大笔赏金的!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章节目录

拉克丝的法穿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夜隐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隐枭并收藏拉克丝的法穿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