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山林,寂寥无人,众多野兽藏匿草木之间,眼瞳不断打转,对猎物虎视眈眈。
    烈阳高挂,苍鹰张开双翅翱翔在天空中,鹰目扫视着下方的密林,辨别可以捕抓的猎物。
    突然,林中一阵骚动,钻出来近千名人类。
    头戴黄巾,脸上满是泥垢,身上的铁甲血迹斑斑,十分的狼狈。
    “tnnd,汉军还在追我们!”
    波才将嘴中的泥土芳草吐了出来,恶狠狠地骂道。
    就在他们刚刚渡过颖水之后,五千名汉军骑兵扬着烟尘,马不停蹄地赶了上来。
    汉军中有不少用弓好手,隔岸射杀黄巾的残军。
    波才作为这股黄巾的首领,自然受到额外照顾,大批箭雨往他头上落下。
    要不是他身手还不错,还有亲兵来帮忙抵挡,早就被扎成刺猬了。
    还好他们跑得快,先汉军一步渡过颖水,然后专挑山路才把这群汉军甩掉。
    “唉……”
    看着周围的残兵败将,波才突然一阵悲从中来。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豫州的黄巾渠帅统领数十万大军,深受大贤良师张角的器重,可没想到被一把大火将他的所有烧成灰烬,让他一无所有。
    “渠帅勿忧,我们退回至阳翟城,依靠城池的坚固来实施坚壁清野,等待大贤良师的支援便好了。”
    灰头土脸的彭脱向自己的主将安慰道。
    “如今只能希望大贤良师能够早点支援。”
    波才忧心忡忡地说道。
    虽说阳翟城是整个颖川的治所,城墙坚固,可挡万众,但也得有足够的兵力来驻守啊。
    也不知道有多少黄巾军能够成功从大营中撤离至阳翟城。
    穿过密林中,一座巍峨的城池出现在波才等人的视线当中。
    ……
    波才为了围困长社城,将所有在豫州境内的黄巾军全都调度前来。
    黄巾军如蝗虫一般将阳翟城洗劫得一干二净,逼迫城内百姓出城返回家乡避难。
    不过波才在长社城面前吃了大亏,数十万的军队就像纸老虎一般被皇甫嵩一把大火烧。
    兵败如山倒的消息向颖川境内疯传,躲藏在乡下野外的百姓们开始返回自己所在的城池。
    一支车队慢悠悠地向阳翟城的方向前进。
    “我早就说了黄巾贼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们还不信。”
    “放屁吧你郭达,当初波才打来的时候是谁第一个吓得脚软的。”
    “你们可不要污人清白啊!”
    车队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相比于车队前面的嬉笑,坐在最后一辆板车上的两个身穿士子服的年轻人稍显有些沉闷。
    其中一人左手拿着酒囊,右手抓着一卷兵书,身上的士子服满是酒渍,袒胸露乳,双眼迷离。
    另一人坐得十分端正,顶着毒辣的阳光认真地研读兵书,只不过单薄的身体撑不起士子服,嘴中时不时传来咳嗽声。
    “波才败退,肯定会渡过颖水重新占领阳翟城,亏得他们还笑得开心。”
    “奉孝,这么快就醒了?”
    旁边的士子有些惊讶地说道。
    被称作为奉孝的士子摇晃了一下酒囊,没好气地说道:“就这样的酒,还想让我喝醉。”
    说罢,一把将手中兵书抛给对方。
    “你这家伙这么闲,顺便把这本兵书也读了吧。”
    “这我可就不客气了!”
    士子满怀欣喜地接过兵书,仔细读了起来。
    他出身贫寒,家中连一本像样的书籍都没有,若不是无意间与这个嗜酒如命的寒门弟子结为相识,恐怕早就病死在街头了。
    突然间,车队停了下来,前方引起一阵骚动,随后传来惨叫声。
    两人还没来得及打听,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过来。
    “奉孝,志才,黄巾军的残部在返回阳翟城的途中发现了我们车队,你们速速逃离此处,去投奔在郭公则!”
    郭氏车队的前方出现一伙黄巾军,而这伙黄巾军的首领正是败逃的波才。
    “渠帅快看,这支车队居然有这么多的钱粮。”
    副将彭脱贪婪地盯着车队数十上百袋的粮食。
    “此处距离阳翟城不足二十里,身后的汉军早就被我们甩开了,运送这批粮食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
    一路逃亡而来的黄巾残部连半点粮食都没有入肚,赶了这么久的路早已经饥肠辘辘,身心疲惫了。
    听到自家渠帅的发话,近千名黄巾军露出渴望的眼神,手中的大刀饥渴难耐了。
    “将他们拿下!”
    黄巾军重新做回自己烧杀劫掠的老本行,士气飞速上升。
    郭氏车队的护卫拔出兵刃,与黄巾军殊死搏斗。
    这些护卫不过是寻常百姓组成,连一阶兵种都够不上,哪是这群黄巾老兵的对手,瞬间损失惨重。
    而车队里的书生更是手无缚鸡之力,直接被凶恶的黄巾军给一刀斩死。
    波才亲自上阵,在护卫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以此发泄这几天来的怨气。
    “除非汉军从天而降,否则你们必死无疑!”
    波才发出雄狮般的怒吼。
    话音刚落,轰隆隆的马蹄声从远处响起,一支五千骑兵从地平线上冒出身影。
    纵马飞驰在这处平原上,汉骑眨眼间杀到黄巾军的面前。
    “龙雀李安民在此,波才还不速速投降!”
    李济高声呼喊,湛雷枪闪电般刺出,洞穿黄巾军的喉咙,枪杆微微一弯,将没有声息的尸体挑入黄巾军中,砸得他们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杀!”
    洪流撞入没有防御的黄巾军,顿时血肉横飞。
    马匹发出嘶鸣声,五千名汉骑如同狼入羊群之中,将羊羔般的黄巾军撕得粉碎。
    跟随波才逃亡的黄巾力士按住汉骑马头,想要依靠非人的力量将他们掀翻,却被一把长刀斩得粉碎。
    汉骑之中也有卢象升贺齐这等勇将,非常人能够抵挡。
    “可恶的汉将!”
    波才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高举地兵刃向李济杀来,显然抱着必死之心想要跟他同归于尽。
    李济岂会如他所愿,催动马匹让过对方的攻势,长枪划出圆弧,在他的后背带走大块血肉。
    坐在马匹上的李济拥有绝对优势,如同猫捉老鼠般不断戏耍着波才。

章节目录

三国领主:开局拥有神特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刀片的家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刀片的家伙并收藏三国领主:开局拥有神特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