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机为了创造小世界积攒能量长久以来不知以游魂形体游荡了多久,以至于对巫棠的渴求成了魔障。
    魔障跟着在他体内生根,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落在巫棠身上。等他意识到之时,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被神魂碎片影响所致习惯,还是他自身生成了执念。
    他无法对巫棠下手,甚至有意放任巫棠荒废修为,拖慢魔种成熟时间。
    他明知他的凄惨下场,但总想着将巫棠多留在他身边,又想着靠他自身也能护住巫棠不被他们抢去,最后欲念日渐深重,他甚至想为何他就比不过虞机他们二人。
    他开始赌,赌的是结局,也是他的命。
    赌局终于开注,一晃已经百年。
    终究还是不甘心,他拉住了巫棠的衣摆死死不撒手:但我说的真是真心话。
    巫棠甩干长剑,面无表情擦干脸上因演戏而出的泪痕,不耐烦转身,割开被拉住的那片衣角。
    他望着自己沾上姜流血迹的衣袍,恍惚意识到,他果真成了魔。
    他用来激发反抗的本能的那一点,竟然不是虞机的安危,而是对虞机的独占欲他无法容忍虞机的部分存在于别人体内。
    巫棠很快回到虞机身旁,阵法已经随着姜流一同灰飞烟灭,虞机虽然受伤重,但凭借龙族强悍的恢复能力正在缓慢愈合。
    巫棠对着他绽开一笑:你赌赢了。
    他知道虞机也在赌,赌的是虞机在他心中的地位。即便成了魔心中没了半分善念,也会拼命护住他。
    虞机也望着巫棠红发缓缓笑了,是啊,他赌赢了。
    他不知游荡了多久,两次撕心裂肺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若想改变巫棠的结局,只能靠巫棠自身,旁人无论是他还是他出的温燕珂都不行。
    为此他拿自己做赌注,索性是赢了。
    这一场大战之后,正派集合联军解救被魔修控制的门派,零零碎碎维持了数百年。
    而整个修仙界都将巫棠称颂为修仙界大义灭亲的大恩人,知晓实情的罗禁宗皆将巫棠成魔的事实瞒住,之所以能瞒这么久,是因为人人都不曾再见过巫棠的身影,仿佛和他传闻和两位同为男子
    一条龙和师弟一般传奇的到可以写进凡间话本的事迹一同成了传说。
    事实上,巫棠确实有了道侣,只不过是和一人。
    巫棠成魔前屡屡觉得自己花心放浪,但成魔之后便直接抛弃了自省的能力,并不觉得和两人同时结为道侣有什么不好,甚至还想让虞机再分出几个来,被虞机拒绝之后还有些疑惑气闷,但被温燕珂三言两语哄好。
    巫棠成了魔后便能自如控制双修时的灵气,并且越发重欲,他没有羞耻心便提议三人共同修炼,却被二人同时拒绝。
    巫棠又被拒绝,不解气闷,想着总有一天他们会答应,却没想到二人生了他的气,皆闭门半个月没见人影。
    等巫棠终于忍不住,想强行踹开房门之时,却发现一个相貌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五官秾丽却又不失清冷,陌生在于从未见过,熟悉在于同虞机和温燕珂二人都极为相像。
    那人笑眯眯朝巫棠道:抱歉,让你失望了。
    巫棠:QAQ
    --

章节目录

穿成龙傲天的炮灰情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号大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号大白并收藏穿成龙傲天的炮灰情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