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信有鬼 作者:宝庆十三郎

    脚下微微用力之间,桃木剑似乎化作了一道红光,直接的插进了张鑫敏的脑袋里,就好像用利刃插豆腐一样毫不费力。

    而这时候张鑫敏也没有摇摇晃晃的,却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忽然不动了。

    “天荒五行,道法无垠,乾坤借法,杀妖除魔!万法归一,天杀令!”只见骆冉双手快速的不断结印,嘴里的声音落下之际,张鑫敏身后附着的灵符,突然发出了璀璨的符光来!

    这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这边向蔏和张芝麻,以及袁沅三个人更是双眼溜圆,似乎不想错过任何的时机。看到那桃木剑插入张鑫敏体内的那一刻,大家没有感觉到残忍,而是几乎激动的跳了起来!

    看到骆冉这敏捷的身手,光是看到骆冉手里的桃木剑,居然整个被踩进了张鑫敏的脑袋里,而张鑫敏好像整个脑袋都没有什么变化,这种情形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就是傻子都知道不简单了!

    而他们毕竟都是党员,加上还是执法者,所以虽然没有有目的马上走,却也紧紧的看着,生怕到时候这真的是一件命案。

    这个老余没有刻意的出声,却也在骆冉出手的时候,暗自的朝着几个同时颔首示意。这个时候几个人借着一些大树,或者是一些稍矮的乔木隐避,眼光却紧紧的盯着这边发生的事情。

    骆冉虽然移动的速度很快,但是可以看到每一处的细节。他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些公安看看,毕竟这种没有遮挡的地方,谁也不知道最后有什么事。所以为了减少恐慌,骆冉知道有必要让这几个人看到一些事情。

    道门秘术天杀令,加上威力奇大的七杀灵符。即使骆冉手里只是一把桃木剑,但是附着血乌桃木灵符法力的桃木剑,强大的煞气直接贯穿了向候騩的身体。

    似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是不断的有着东西落到地里,或者是一些青苔上面,都是悄无声息的感觉。骆冉却依旧站在那里往上移动,因为向候騩身体里还有一只血鬼蛊。虽然克制了阴魂,但是这只血鬼蛊却还没有镇压住。

    饶是骆冉艺高胆大,但是想到这只血鬼蛊的可怕,他还是丝毫不敢松懈。

    此时就在坟山前方不远几十米的地方,居然有一个人正在往坟山上走。

    这么阴寒漆黑的夜晚,

    居然有人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外行走?

    还是在四周漆黑的环境,隐隐刮着北风的坟山,一个人独自走着?

    没错,

    那正是一个人!

    一个看着衣着单薄的人,

    一个似乎没有想法、没有畏惧、没有丝毫停留的人。

    他似乎蹒跚的走着,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当不经意露出来的一丝光线,可以看到他好像一对眼睛空洞,浑身动作带着几分机械,整个人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

    他正慢慢的往这边走着,好像在夏天的夜晚,独自一个人轻松散布一样悠闲。

    不过他虽然往上的速度不快,但是却闲庭信步一般,自在的往上走着,好像这不是漆黑夜晚的荒山。就好像在自己家院子里,随便都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的感觉。

    他也没有歇息,也没有感觉到累。

    如果不是鼻息间不时冒出来的雾气,一定会让人感觉到,这个人是不是一个人?

    看着他的动作,难道是山峭鬼怪不成,亦或是暗夜里的精灵或者无常?

    随着坟山这里的向候騩发出最后一声嘶吼,这个人的身子忽然停下来,一对直直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前方的坟山。就好像这静静的坟山令他思索,静静的看着前面坟山好像可以看透一样。

    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因为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有人出来。

    但是好像向候騩的声音,却无疑刺激了他一样。所以他虽然没有停,却走的极慢极慢。就好像迈出去一步,另外一步要等上几秒才反应一样。

    “七哥!”龙十九似乎头脸都笼罩在黑暗里,火把光线里露出来一丝轮廓,却让人感觉好像刀削斧刻一般。

    “没那么简单,这具僵尸很麻烦!”龙峰治的声音沙哑深沉,虽然没有马上上前去助手。似乎身子在微微抖动着,不过他依旧站的稳稳的。

    回首看了这边的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骆在里面布置了一些阵法,加上原有的一些阵法,任何人和鬼要想轻易破解的话,可能需要费一些周章了!”

    “这些秘境出来的人,多少在家族里都是些人物,还是懂的一些阵法的,咱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是龙十九首次有些谨慎的朝龙峰治提议,他不是质疑龙峰治的说话,而是明白秘境里这些人心狠手辣。

    “十九弟你说的对,现在这个样子很麻烦,老骆的身体也没有恢复好,咱们如果要万无一失的话,确实是要先计划一下的!”龙峰治似乎整个人短短时间消瘦了一般,凹陷的脸颊和眼眶,让人看起来就好像久病初愈一样。

    他本来擅长一门蚁音传密的传音功夫,这个时候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却用虚弱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和龙十九说话:“这个向家的高手,也算是有着特殊的体质,还有刚刚牛家和张家那两个,你也看到了,他们的体质按照老骆的说法,是都会被人利用的,所以你平时在外面,千万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龙峰治的眉头紧紧皱着,他倒不是害怕和骆冉遭受设计,而是想到身边人的情形。

    骆冉为了事情不再扩大,甚至担心这些家族继续丧心病狂,所以连向蔏都让龙峰治保留了。

    而向蔏是没有修行过内家功的,在苗疆她是个人人惧怕的蛊师,但是她如果没有蛊物在身的话,这个时候就是一个普通人。显然为了保护向蔏和小河,都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龙峰治虽然没有表露担心,却也慢慢的看着前面向候騩似乎固定了的身形,淡淡的说道:“这种诡异的手段,不是咱们打打杀杀可以解决的。如今老骆掌握局面的话,咱们肯定要先想好对策!”

    “听说向家有人偷偷练习《炼鬼术》,咱们龙家也有人做这种事情,唉,看来时代真的是变了!”龙十九看着面前的情形,不由低低的感叹着。

    ()

章节目录

湘信有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宝庆十三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庆十三郎并收藏湘信有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