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9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9

    扫他的背部,“别怕,我是阿辉啊,别怕。”

    “阿……辉?”周重行机械地重复。

    “嗯。”陆晦抚慰地摸着他的身体,将他抱得更紧了些,“我是阿辉,你的老公阿辉。”

    “老……”周重行的眉毛为难地皱了皱,“老公?”

    “哎,别怕,老公在这。”陆晦一边温情脉脉地将人抱在怀里,一边不知廉耻地乘人之危,“害怕就多叫叫老公,你叫起来真好听。”

    “老……”

    陆晦抚慰着怀里的人,等待着他叫老公。

    “嘶——”等来了狠狠咬在脖子上的一口。

    哎,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口感。恢复了就好。

    陆晦看着怀里的人,虽然眼里疲惫不堪,但总归像是平时的神韵了。陆晦虽然不至于心疼,但毕竟是肇事者,还是很有罪恶感的。于是继续手法温柔地上下爱抚着那人的背,轻轻地说:“怎么了,还好吧?”

    周重行闭着眼摇摇头。

    “被我吓坏了?”陆晦将他从地上抱起,轻柔地放到沙发上,肉贴肉地抱在一起,亲密地用鼻子蹭着他的鼻子。

    陆晦罪恶感发作,千方百计地讨好着他,周重行不习惯这过分的亲热,脸上有点发烫。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刚刚真的那么爽?”

    陆晦一愣:“你刚刚不爽?”

    看着他一脸愕然又深受打击的样子,周重行有点笑意,心里放松下来,刻薄地说道:“简直像跟处男做。”

    陆晦瞪大眼,直接就压在周重行身上,“来,再来一次,这次包你满意,不爽我跟你姓邹。”

    周重行急忙推开他:“不行,太累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第9章 这一场以您爽死为前提

    “不行不行,我明天会迟到的。”周重行艰难地推攘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你在周氏干活对吧?”陆晦趴在他身上抬起头,神色不悦,“你们老板也太刻薄了,天天加班,惨无人道。”

    周重行:“……”

    陆晦眼珠一转,说:“你们老板,叫周重行是吧?”

    周重行挑挑眉:“怎么?”

    陆晦一边爱抚他的敏感点,一边胡扯:“本来我打算去面试的,听说他很难搞,又孤僻,又刻薄,是个二世祖。”

    哼,反正他对陆永丰的狐朋狗友完全不会有好印象。

    周重行:“……”

    周重行说:“他应该……挺好搞的吧。”

    各种意义上的好搞。

    陆晦一嘬他的乳头,听见身下的人闷哼了一声,非常愉悦,淫秽地舔舔嘴,戏弄地问道:“他有你好‘搞’吗?”

    周重行又呻吟了一声,身上的性器难以自持地抬头。

    陆晦吹了一声流氓哨,湿糯的舌头一路向下舔到肚脐,舌尖顶了顶肚脐,嘴巴又嘬了嘬。

    “嘶——”周重行觉得一阵麻痒,呻吟从牙缝里泄出来。

    陆晦就将手指撬开他紧咬的牙关,手指伸进去搅了一下湿润的口腔,说道:“别忍着了,随便叫,这次不笑你。这场是补偿给你的,一切以您能爽为前提。”

    周重行被他说得有些笑意,含住手指就吸了一口。他们在床上的契合度已经很好了,渣攻温柔起来又特别地让人无法抗拒,没几下周重行后面就开始湿了,陆晦也不废话,非常敬业地伸手指进去。

    被使用过一次的小穴还保持着松软,湿哒哒的,一张一合地留恋着手指的搅弄。陆晦指腹按了按敏感点,就听见身下那人动情的娇喘。

    周重行刚刚苍白的脸上重新升起情色的红晕,胸膛微微起伏,还没被搞就已经软成了一滩水似的,门户大开地等待着男人的进入。

    陆晦一笑,撸了自己的阴茎几下,戴上安全套,就扶着分身抵在穴口,引诱一般地磨来磨去,就是不插进去。周重行难耐地拱了拱腰,意乱情迷地抬起屁股迎着那根磨人的肉棒。

    “快点……给我……”

    “别急嘛,有期待才有爽快。”陆晦俯下身舔舐乳头,把一对嫩红的乳头玩得又大又肿,水光淋漓。周重行身体越是觉得麻痒,后面越是觉得空虚,眯着眼小声地哼哼着,疯狂地渴望着被插入。

    “可是很痒欸……”他不自觉地使用了撒娇的语气,配着软绵绵的沙哑声音,简直再催情不过了。

    陆晦感觉头顶青筋暴涨,缓缓地推着自己的分身滑进穴道,一吃到滚烫的肉棒,周重行上下两个嘴巴都发出了满足的信号,下面的嘴巴紧紧咬着肉棒,上面的嘴巴发出赞叹般的叹息。

    “好棒……好满……”完全被情欲控制的周重行不禁发出娇媚的声音,陆晦听了自然高兴,一高兴,身下的分身又膨胀了几分。

    插到底的阴茎开始动了起来,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在敏感点上,周重行“啊”的一声,浑身酥麻,舒服得抬起腿夹着陆晦的腰,“阿辉阿辉”地叫唤。

    “阿辉,再深点,阿辉……啊……”

    “好快,好舒服啊……阿辉……”

    陆晦其人,渣的不行。他心里一直回放着方才周重行嘲笑的“像处男一样”,于是非常记仇地换着花样、换着各种技巧来肏周重行。

    “这样爽不爽?这里呢?”陆晦一边卖力地干,一边问。

    他健壮有力,娴熟持久,在周重行身上四处点火,可怜周重行一会儿被挑逗得欲求不满地扭着腰,一会儿又被操干得爽到翻白眼,媚态连连,一刻不停地呻吟着,口水都来不及咽下去,顺着嘴巴流到沙发上。

    “铃铃铃……”

    这边干得欲火连天春情荡漾,周重行的电话响了好几回,他们才听见。

    “再给我,我快了……”周重行沙哑地叫喊着,双腿夹紧陆晦的腰。

    陆晦忽然整根退出来,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递给他,笑眯眯地说:“接电话要紧,说不准有什么事情呢。”

    就查临门一捅的周重行被生生掐住了节奏,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接了电话干巴巴地说:“干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幸好电话里的陆永丰似乎并没有听出声音的不妥,只委屈地说道:“大爷哎,我等了你三个小时了,您要不要这么报复我啊?”

    他就放了一次鸽子,周重行报复心理要不要那么重啊?

    “加班晚了,再等等吧,”周重行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眼前蓄势待发的陆晦,红肿的嘴巴缓缓说道:“我要去了……”

    “哦,你要过来了是吧,那我再等等。”陆永丰老老实实地说。

    一挂线陆晦就扑上去,紧紧地环着周重行,分身一插到底,激动地操干起来。

    “啊——啊——”周重行抱紧他,动情地喊叫着:“我要去了,我要去了——阿辉,阿辉——”

    乳白色的精液喷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