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3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3

    啊,你干嘛呢,”陆永丰说道,“不就聊会儿天嘛,干嘛那么拘谨。”

    周重行冷冷的说:“是没你这么开放。”

    陆永丰就看着他笑。

    “你笑什么?”周重行斜睨他。

    陆永丰一脸淫笑,“我笑你……也挺开放的啊现在,做什么那么谦虚呢?”

    陆永丰上下打量周重行,食指在下巴上摩挲,“昨晚你重色轻友放我飞机,还没跟你算呢……真以为我那时听不出来你边做边跟我说话是吧?我说你以前就明明是个根正苗红的小处男,怎么现在变得那么纵欲,你瞧你这黑眼圈——唉哟!”

    周重行的腿在桌下一抬,用力就踹到陆永丰腿上,他用了真力气,脸上的表情满是寒意:“你他妈说话能不能经大脑?”

    陆晦看着周重行那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似乎又从不近人情的周经理变成了他熟识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坏心眼的笑意,帮着他说道:“陆永丰你就狗嘴吐不出象牙,自己罚三杯。”

    陆永丰见他似乎真生气了,赶忙给他顺毛,真的就干下了三杯酒。

    很快饭菜上来,陆晦见这一桌全是辣的,荤多素少,就觉得自己的胃开始叫苦。偏偏陆永丰还邀功一样对周重行说:“怎么样,都点了你爱吃的!”

    周重行居然还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不够辣。”

    陆晦忍不住看了周重行一样,西装革履,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贵气。这种画风的人不是应该喜欢清茶一碗,清斋素食那种人淡如菊、出尘绝世的饮食标配的吗?再不济,也得是配着红酒吃精细的牛排那种精英男风格啊?

    他跟周重行是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炮友关系,一见面就做爱做得昏天黑地,从没有多余的时间干点别的,也都不屑于浪费时间去干点别的,例如一起吃饭。而现在陆晦第一次跟周重行吃饭,看着他一身名贵西装,正姿态优雅、慢嚼细咽地吃着剁椒鱼头,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反差萌。

    周重行感觉到了有道视线盯着自己,一抬头目光就正好跟陆晦的视线撞到了一起,这一天他都避免跟这个男人正面相对,一看他就想到这一个月以来的荒唐事。现在两目相对只感觉尴尬得说不出话,他推了推眼镜就硬着头皮埋头吃饭。

    陆永丰感觉不了席间这微妙的气息,绝不容许有冷场的他自己起哄着说道:“陆晦!别光顾着吃,快敬你周哥一杯!”

    陆晦对陆永丰鄙夷地白了一眼,但还是站起来拿着酒杯,勾着一抹半真半假的笑地向周重行敬酒:“周哥,以后还麻烦你多指教。”

    周重行点点头,接过酒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

    一整桌都是辣菜,他吃得热烘烘的,苍白的脸都有些红。

    “哎你小子面子不小啊!”陆永丰一拍桌子不干了,“周重行,老子认识你二十几年了,敬你啤酒你都不喝,这小子你才见了一会儿,五十多度的酒你也喝?”

    周重行不理会他,但陆永丰不依不饶地往周重行手上塞酒:“一口干!不干不是好兄弟!”

    结果周重行一口也没喝,陆永丰倒是越喝越来劲,到最后整个人醉成一滩泥——最后还是陆晦结的账。看着陆晦拽着陆永丰醉醺醺的身体走远了,周重行才拐到了饭馆的洗手间,松了一口气。

    洗手间空无一人,周重行缓缓地松开皮带,解开西裤的纽扣,拉下内裤,看着自己勃起的阴茎暴露于白炽灯的灯光之下。

    他无力地闭上眼睛。

    这具身体一直对开发自己的那个男人有着极深的依恋与性瘾。

    他左手攥成拳撑着墙壁,右手抓着自己的阴茎开始快速撸动,伸长脖子仰头细细地喘息。

    但是一切都过去了。

    他是一个理智的人,和有利益相关的人私底下关系越远越好,尤其是陆晦,他们迟早会站在对立面上厮杀。互不相扰,才能减少麻烦。

    “啊……”周重行喊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快到临界点了,但是后方的空虚让他前端无法顺畅地射出来,虚弱地骂了一句。

    只想被插射吗……周重行,你真是没救了。

    周重行正悲哀地将手伸到后方,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一开,又嘭的一声被重重摔上。

    陆晦气势汹汹地步步逼近,双眼凌厉地紧盯着他,突然一拳用力地打在周重行脑袋旁边的墙上。

    第13章 如何撩拨一朵高岭之花

    陆晦气势汹汹地步步逼近,双眼凌厉地紧盯着他,突然一拳用力地打在周重行脑袋旁边的墙上。

    陆晦魁梧的身躯堵在周重行身前,一手捏成拳撑在墙上将他锁住。彼时洗手间空无一人,唯有头顶白炽灯投射而下的一束冷光,将两人照得苍白。

    周重行不习惯与人有太过亲密的举动,尤其是这个男人。他挺直腰板,微微抬头,金丝眼镜里的眼睛渗着冷光,如同对着一个陌生人一般对陆晦说道:“请你离开一点。”

    陆晦用玩弄猎物一般的眼神将他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了一遍,这个人勃起的阴茎还硬挺地暴露在外,龟头突出透明的黏液,下身无比淫靡,上半身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矜傲孤高,还端着总裁的架子。

    陆晦最享受的,就是亲手将高傲彻底驯化的感觉。他轻轻地用自己食指的指腹从周重行的眼角一路滑下去脸庞,然后是下巴,然后,撩拨似的,轻轻点在他的喉结上。

    周重行绷紧脸,身体却被这轻柔的抚摸搅得控制不住地有轻微的颤栗,痒意从皮肤处泛起,一直痒到了心里。他觉得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是一把冰冷的刀,只需再稍稍用力,就可以将自己拖进无底深渊。

    “周哥……”陆晦的手指在他喉结上打着圈,脸哄近了一点,似笑非笑地挑衅道:“真的要我离开吗?”

    他的眼神太露骨,色情得让周重行觉得自己仿佛是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是任他享用的禁脔。他是故意的。

    以前互相不知根底,周重行可以在一个与自己毫无交集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软肋与淫荡,但这个人是陆晦,周重行就不可能让自己臣服在他的胯下,丧失自己身为家族继承人的尊严。

    两人看起来无限亲昵,但实际上却是剑拔弩张地对峙着。陆晦想要将对方逼到任由自己嘲笑玩弄,周重行倔着性子挺直腰维持着自己的冰冷与孤高,一时僵持不下。

    最后是周重行首先打破了沉默,他平静地对陆晦说道:“走开。”

    陆晦故作赞许一般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很可以嘛。”

    陆晦眼中慢慢显现阴冷之色,一手制住周重行,另一手立即往下探去,不待周重行反应过来就抓住了他的命根子。看着背靠着墙的男人面色一白,陆晦趁机整个人挨过去紧紧地贴着他,右手抓住周重行的阴茎就开始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