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28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28

    是周重行一直抑制着自己做爱时想起那个男人,以免摆脱不了他最不愿承认的东西——对陆晦身体的性瘾。

    周重行很沮丧,认命地从浴室的柜子里拿出一只按摩棒,曲着膝盖缓缓地送入自己的后穴中,甬道被撑开的感觉让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开始抽送起来。

    “周哥,你好了吗?”陆晦在外面敲了敲门。

    “啊——”周重行被这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手上一用力,竟然格外动情地发出了淫媚的呻吟声。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地说道:“你没事吧?”

    周重行整个人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闷声说:“没事。”

    他意识到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看着自己依然挺翘着的分身,周重行身心沮丧,将花洒关掉,为他欲望强烈的身体戴上衣服这一枷锁,将纽扣一颗一颗全部扣好。空虚的后穴会让他无法集中精神,因此他没有将按摩棒从身体里拿出来,只是将震动率调到最低。

    “可以了,我们走吧。”他忍耐着躁动走出浴室,尽量平静地对陆晦说道。

    陆晦双眼盯着他,眼神似乎比浴室里氤氲的水汽还要热,他说:“你就这个状态去,别人看见了会以为我是做不法性交易的。”

    周重行皱眉冷冷地说:“我现在的状态有什么问题?”

    就是一副快来操我,操死我的模样啊,你都快要散发出精液的味道了好吗。陆晦心里这么腹诽着,但是考虑到周重行对这些很在意,于是嘴上还是婉转地说道:“你自己是不是弄不出来?”

    被一语中的的周重行立刻神色不自然地别开脸,生硬地命令道:“与你无关。我们现在可以走了,陆经理。”

    陆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表,忽然走近一步,手解开了他的皮带。

    周重行惊讶得忘了阻止:“你干什么?”

    陆晦扯开了他的皮带,然后拉下拉链,直接将内裤连同西裤一同拽下来,周重行还挺翘着的分身马上就弹了出来。

    “我帮你。”陆晦笃定地伸手抓住了他的分身,从后面抱住了周重行,开始撸动起来。

    “放手!”周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就是要比自己的有感觉,他被陆晦箍得很紧,但仍然挣扎得很厉害,他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此时尖锐地说道:“听说有人几个小时之前还让我有多远滚多远。”

    陆晦笑了笑:“毕竟我是白痴,白痴的情绪都很不稳定。”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柔地揉着周重行的分身,抚摸那两个囊袋,周重行被他这种态度弄得有些迷惑,脑子慢慢变得迟钝起来。

    “放轻松……我们还有很长的仗要打,你要有一个最好的状态。”陆晦温和又不容抗拒地抱着挣扎的人,“周重行,很快的,不要怕。”

    “你根本是公私不分。”周重行被他套弄得呼吸不稳,咬着牙说道。

    而且他一点也不快,懂吗?

    陆晦一边逗弄手中兴奋得直出水的小周重行,一边在他耳边轻笑道:“我一向公私分得很清楚,连称呼都会分开。”

    他这么一说,周重行就不由自主地想起陆晦每一次叫自己名字的时候,都是在做爱期间——在某家餐馆的洗手间,一边疯狂地在他体内冲撞,一边用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叫唤他的名字。

    他的脸几乎是一瞬间就红了,分身在在陆晦手中又胀大了几分。

    陆晦看着他兴奋地直流水的分身,笑道:“都干了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是像个处男似的……”

    周重行被他说得难堪,眼看又要发作,陆晦赶紧顺毛地说道:“不是不是,你经验丰富,绝对不是处男,行了吧?”

    他从后面搂着周重行,细碎地吻着周重行的脖子和耳朵,低声说话:“你说你怎么变得那么爱生气呢?”

    因为以前逗弄自己的是阿辉,而不是死对头陆二,周重行默默地想。

    第25章 复合啪(下):高冷总裁被按在沙发上狠狠欺负(♂)

    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令周重行浑身酸软,双腿打颤地倒在陆晦怀里,他迷茫地看着陆晦握着自己的手,像是手把手地教他自慰一般地上下套弄着自己的分身,怎么也忍不住发出呜咽的哼哼声。

    陆晦搂着他,退到了沙发边缘,一下将他扑倒,面对面地帮他撸动分身。

    “唔……”周重行皱着眉忍受着他的爱抚,后方备受冷落的小穴早就不满地开始一缩一缩,即使含着按摩棒也依旧觉得非常空虚,周重行想要陆晦流氓地去碰碰自己的小穴,最好发现自己含着按摩棒的秘密,然后一边骂他淫荡一边惩罚他……可是这些羞耻至极的想法,是不可能说得出口的。周重行只好两眼发黑地忍耐着,最后怎么也忍不了地偷偷扭着屁股磨蹭起来。

    陆晦马上就发现了周重行的异样,暧昧地笑道:“真是我的错,差点忘了周哥得用后面解决。”

    说着就将手伸到他后面,周重行紧张得抿着嘴,挣扎起来。

    陆晦见他挣扎还以为他在抗拒,不由得又安抚道:“没什么的,用后面又不丢人……咦?”他边说边把手指伸进周重行后穴中,忽然就摸到了一样硬物。

    陆晦脸色奇异地慢慢将周重行体内的东西抽出来,周重行捂着脸,咬牙极力抑制自己此刻想呻吟的冲动,窘迫得全身都变得潮红。

    “我还以为周哥很纯情,没想到也很会玩嘛。”陆晦把玩着手中震动着的按摩棒,“如果不是我说要帮周哥解决,你是打算一直含着这个东西去谈判?你该不会平时工作的时候也含着这个吧?”

    “没有……”周重行小声地辩解,脸红得快要溢出血来,他只是今晚实在痒得疯了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但是周重行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周哥这么淫荡,怪不得平时也总是一副勾引人的样子。”陆晦看着他潮红的脸,觉得有趣极了,只想再逗逗他。

    这话却提起了周重行的气来,他想起晚上陆晦在浴室羞辱他的那些话,始终不明白自己平日洁身自好、不苟言笑的样子怎么就勾引人了,他可是连衣服扣子都扣到脖子上的。何况,是谁把他调教成这个饥渴淫荡的模样的?

    陆晦看着身下的人绷紧了身体瞪着他,眼睛一副委屈气愤的样子,马上就搂着他的头哄道:“身体敏感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还记得你昨晚是怎么求我的吗,那模样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其实应该是淫荡到了极点,嗯,但是陆晦觉得以这朵高岭之花最近间歇性炸毛的尿性,还是说得委婉一点比较好。

    果然,周重行不但没有反驳,还被他盯得脸有些发烫,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不记得了。”

    “哦?”陆晦凑近了,嘴唇几乎碰到了他的嘴唇,“那要不要我帮你记起来?

    分卷阅读28

    分卷阅读28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