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39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39

    重行看着陆晦的身体,不禁有些走神,隔了很久才记得自己还在通话中,只得岔开话题:“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啊呀我现在在医院呢,这六人病房能不吵吗?”陆永丰抱怨道。

    “你?六人病房?”这话说出来,陆晦都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周重行。

    “不是我,我来看汪明。这小子发现了那群mb,一直跟他们扯皮拖延时间,幸亏有他我的人才能及时捉住他们。”陆永丰看了看病床上小腿打着石膏、显得可怜兮兮的汪明,“不过他后来被发现了就被打到进医院了……”

    周重行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男孩子这次竟然帮了这么大一个忙,他有些责备地说道:“你就给他住六人病房?”

    “我是这种人吗我?我一开始就送他进单人房了,他死活要转去六人房,还趁我不在偷偷换的。”陆永丰说着说着电话就忍不住数落起床上的人来,“你说汪明你是不是死心眼,都跟你说了医药费我出了,你转到这来图什么啊你?”

    汪明被打得惨兮兮的,此刻却精神奕奕地嚷道:“老板啊,单人房好贵的!这里又经济又实惠,中间的差价与其送给医院,还不如送给我呢!”

    陆永丰不知道该好气还是好笑,只得指着汪明说道:“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贪钱的!”

    但是看着汪明那张被打得红肿淤青,却又狡黠机灵的脸,心里竟莫名地觉得有一丝可爱。

    “那你最近好好照顾他。”周重行在电话中说道。

    这时候陆晦开始轻轻地吻他的乳头,像逗弄一般,在那颗红嫩的凸起上啄一下,然后湿热的舌头伸出来,舔一下,最后,将乳头全部含入,重重地吮吸一下。

    周重行立即用手捂住手机,眯着眼“啊”地叫出声来。一阵阵麻痒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在他身体中流窜,他狠狠地剜了面前假装无辜的陆晦一眼。

    “知道了。”陆永丰一边答应着,一边走进病房的洗手间,反锁,“对了,的确还有一件坏消息。”

    周重行看了看陆晦,有些心不在焉地说:“讲。”

    那个男人胯下的巨物已经再次完全勃起,蓄势待发,看起来凶猛非常,刺激得周重行自己看着都快硬了,后穴几乎是同时就产生了酥麻的奇怪感觉。

    不行,周重行失神地想,万一这个男人要他一边通电话一边做的话,他好像也难以拒绝……总之,要赶快结束这通电话。

    陆永丰沉默了一秒,“他要回来了。”

    周重行的脸竟有一瞬间的惊愕,但在陆晦探究的目光中很快又变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声音沉了下去:“是吗。”

    同时沉下去的还有他本来已经被陆晦引诱得半勃起的阴茎。

    “一个陆晦勾结上一个任海都够我们吃不消的了,现在还加上他,真是势不可挡啊。”陆永丰叹道。

    周重行面色冷峻:“可不是吗。”

    “那你明晚过来我家吃饭吧,算作最后的晚餐。”陆永丰耸耸肩,“我妈也怪想你的,老是在我耳边唠唠叨叨。”

    周重行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陆晦看他脸色铁青,眼神冷若寒冰,不禁说道:“怎么了?”

    周重行态度冷淡地拿开了他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他一身情欲早已被今晚的一个坏消息浇熄,一言不发地从陆晦身上起来,穿上衣服。

    冷淡的语气:“我还有工作,你先走。”

    陆晦不明就里,怎么接了陆永丰一通电话就不想和自己做爱了?陆晦不满地赖在办公椅上不挪位:“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

    周重行把金丝眼镜戴好,镜片下的一双眼睛清厉冷冽:“我很忙。”

    又回到原本那副难搞的样子。

    陆晦皱了皱眉,按捺着性子说:“谁又惹你了?”

    周重行摇摇头,“我真的很忙。”

    陆晦觉得自己已经给足了面子,这时脸色也阴沉下去,坐在办公椅上,“但是我现在想干,那怎么办?”

    周重行神色淡淡地重新拉开拉链,把裤子褪到大腿,只露出臀部就重新跨坐到陆晦身上,“那你快点,做完就走。”

    陆晦冷笑,要是再做一轮你还能头脑清醒地爬起来加班,他陆晦还要不要出来混了?

    润滑,开拓,虽然周重行一副没了性趣的样子,但被干过一次的小穴还是轻易而举地就湿了。戴套,托起屁股。

    一杆进洞。

    周重行拧眉闷哼了一声,似乎有点痛。

    陆晦承认自己有点急,但是,这样子显示出强势与冷淡神情的周重行,就是令他性欲激增。

    周重行紧抿着唇,任由陆晦抓着臀部一下又一下的托起、重重摁下,快感与疼痛几乎是同时传来的——骑乘的体式使那根狰狞的巨物进入到更私密的深处,搅动着敏感湿热的媚肉,搅动着周重行的情欲。

    原本沉下去的分身又再次挺起,周重行就这样被生生插硬了。

    舒适的办公椅承载了两个人的重量,在陆晦猛烈的动作下开始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陆晦越插越加顺畅,几乎都能听见后穴中伴随肏干而带来的噗嗤噗嗤的水声——真是一张淫荡至极的小嘴。

    “唔……”周重行懊悔又吃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只偶然从喉咙中传来含混不清的音节。

    陆晦不言语,看着周重行连喘息都极力控制的样子,他越是控制,陆晦就干得越是卖力,陆晦越是想把他干得理智全无,周重行就越是强迫自己清醒。

    两人陷入了一种无声的博弈之中,专属于男人之间的性爱博弈。

    男人对男人,特别是对成功的、强势的男人的征服欲,来自男人自负攀比的天性。

    周重行有权,有地位,有不容侵犯的尊严和强烈的戒备心,他冷静,强势,谨慎。他是这偌大的周氏的继承人,商界叱测风云的总经理。越是这样,他在陆晦身下露出那些失神的、淫靡的、被蹂躏到接近崩溃的表情时就越是令人深陷其中。

    他原本就很喜欢周重行的身体,但他也承认,自从知道周重行的身份以后,陆晦对这个人产生了更为强烈的、强烈到近乎扭曲的性欲。

    想每一天都上他,每次见面都上他。侵占他、攫取他、控制他。把这个足以和自己比肩的竞争者压在身下、操成婊子的扭曲欲望,化为汹涌的情欲淹没了陆晦。

    陆晦双手不容抗拒地箍住周重行的腰,直接把他拉了起来,又推又拽地拉扯到办公室与外面相隔的落地窗前。平时周重行会拉上厚厚的一层窗帘,令办公室外的员工看不见里面。

    但是现在陆晦将这厚厚的窗帘全部拉开了,外间灯火通明,恍如白昼,就像是整层的员工都留下来加班了一样。周重行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强迫地跪在落地窗前,双手撑地,屁股高撅

    分卷阅读39

    分卷阅读39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