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46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46

    你可得多吃点,老太太多久没下厨房了,今天都给你破例了!”

    “哪一道菜啊?”陆永瑜吐了吐舌头,“我一定把那道菜全让给阿行哥哥。”

    实不相瞒,不爱做饭的人忽然下厨房,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刚想着,她就咬到了一块生的鸡肉。只是咬了一下,足以咸得掉牙。

    看来是这道了。

    饭桌上聊的也不过是一些家常琐事,陆永丰和他妹插科打诨、拌嘴吵架,大多数时候周重行只是静静地听。譬如陆永瑜开始嚷嚷自己想要改名叫陆小鱼然后开始出道去韩国当歌手,陆永丰就开始嘲笑她:“哎唷我的姑奶奶,你都一把年纪还以为是小姑娘呢?小鱼?你就可劲儿作吧。”

    陆永瑜“呸”了一声,说:“我不管,我就要改名怎么了,现在这个名字实在太老土了。”

    一直默默吃饭的陆跃群这时候倒开口了:“你们这一辈是永字派的,名字就要有个永字,这是祖宗定的规矩,不然你以为我很喜欢我的名字吗?”

    “你们这种老式家族就是破事多。”杨姨说道。

    “可是我不过是个私生女嘛!”

    “不行,私生的也得承派,只要我还当你是我生的,你就别想着改名了。”陆跃群不容置喙地说道。

    陆永瑜瞥了瞥嘴。

    周重行听着他们父女的对话,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

    正想着,就听见管家走进饭厅,对陆跃群说道:“先生,二少爷来了。”

    站在管家身后的男人挺直着魁梧的身躯,五官深邃而冷硬,如同孤独而倔强的斗兽。

    陆晦。

    “哇,这个帅哥是我传说中的二哥?”陆永瑜兴味盎然地盯着他,嘴里咬着筷子开始作妖地放电。

    陆跃群用方帕擦拭嘴角,淡淡地说道:“那个项目准备好了?”

    陆晦说道:“是的,我来跟您报备方案。”

    “小晦吃饭了吗?”杨姨向他笑了笑,对佣人说道,“加一双碗筷。”

    “不必了,我只是过来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陆晦礼貌地说道。

    “别跟阿姨见外,快过来,你坐小行旁边啊。”杨姨说道,“就你爸这牙齿,没那么快吃完的,你喝口汤等他一等。”

    陆晦不好拒绝,只得走到周重行旁边坐下,低声叫了一声:“周哥。”

    周重行径自握紧了筷子埋头吃饭,也不看他,也不答应。

    “帅哥,”陆永瑜吹了一声口哨,“喂,我叫陆小鱼,有空一起出去玩呗?”

    陆晦就朝她笑了笑,“好啊。”

    陆永瑜没事就喜欢撩帅哥玩,她嘻嘻地笑道:“你有女朋友没有,要不要我到时候给你介绍介绍?”

    陆晦淡淡地说道:“不急,现在还是先多多磨练一下。”

    他这话说得也不害臊,周重行心想。

    没想到话题很快就转到了他身上,杨姨看着三个年轻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说起女朋友,你们还能不能行了,陆晦你才二十多岁就算了,你两个三十出头的怎么回事,到底让不让我抱孙子玩儿了?”

    陆永丰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再玩玩嘛,您要是想要孙子,我今晚就给你生一个。”

    “去,谁担心你了,你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管你。”杨姨白他一眼,又看着周重行说道,“我担心小行,你也别一天到晚只顾着工作,钱是挣不完的,你早日找个好对象彼此照顾,这才叫过日子嘛。”

    周重行唔了一下,刚开口就被陆永丰打断了。这个轻浮的二世祖大大咧咧地说道:“哎呀,他最近有对象了。”

    餐桌上的两个女人眼神“叮”一下地亮了起来。

    “你在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有对象了。”周重行斜睨他一眼。

    陆永丰笑得一脸淫荡:“你半年前之前不是有段时期春风满面嘛,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有猫腻了,后来是吵架还是怎么的冷战了几个月,最近又开始好了,老是在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发出些儿童不宜的声音。不过这两周你又变回了那张死鱼脸,是不是又吵架了?”

    “胡说八道,无聊。”周重行神色鄙夷,冷冷地继续低头吃饭。

    只有坐在他旁边的陆晦能看见他的耳尖发红了。

    “真想继续听世侄的八卦,”陆跃群笑眯眯地说道,“不过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不奉陪了,你们慢慢吃啊。”

    他接过佣人递上来的温热湿毛巾擦拭嘴角和双手,站起来和陆晦一同到书房里去了。

    周重行紧握着筷子的手这才稍稍缓了一下,虽然他掩藏在冷淡下的神态由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但天知道他连用余光看陆晦也不敢的心情到底有多紧张。

    这紧张的感觉来得没有缘由。自从上次他们吵架以来,两人已经有快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周重行不明白为什么他曾经能和陆晦断绝关系长达半年,可是现在只是两个星期的冷战,竟让他每晚都被欲求不满折磨得浑身颤抖。

    饭后陆永丰和他妹一起在客厅打游戏,周重行照旧陪杨姨一同在阳台晒月亮。

    “小行啊。”杨姨坐在太师椅上姿态惬意,她有一双沉静的眼睛,周重行在母亲的葬礼上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神便是那样沉静。多年过去,她那双眼睛又在沉静之中生出了一种真正的温柔。

    “嗯。”周重行知道她要说自己的生活问题了。

    果然,杨姨看着他笑:“告诉杨姨,刚刚陆永丰说你有了对象,是不是真的?”

    周重行当然是摇头:“您别听他乱说。”

    他和陆晦,不会也不可能发展成那种关系,平时玩玩可以,但是把这些短暂的虚幻的当成是真实,他是不会允许自己成为这样愚蠢的人的。

    “唉,空欢喜又空焦虑。”杨姨点了一根女士香烟,夹在手里却并不吸,“人真是矛盾的,我一直盼你赶快谈恋爱,可是刚刚以为你真的有人了,又忐忑得不行,怕你遇到不够好的人,怕你爱上不爱你的人。”

    “您放心吧,我不会的。”周重行安抚她,但这也是真话——因为他暂时不会让自己爱上任何人,比起这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从小到大,我都把你当做儿子一样,许多人跟我说你真懂事,不必让人担心,不像陆永丰整天花天酒地当二世祖。”杨姨看着手中的烟,白色的烟雾在夜色中变得渺茫,“可是陆永丰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本来就有花不完的钱,他爱玩那就让他尽情玩好了。我最担心你,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自己扛,总是一副冷冰冰没有感情的样子,其实比谁都死心眼。”

    你这样的性子真是像足了你妈妈。

    杨姨继续说:“我怕你在事业上太执着,又怕你在爱情上孤注一掷死不悔改。”

    就像你妈妈当年那样。

    分卷阅读46

    分卷阅读46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