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07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07

    !”

    周重行听见耳边陆晦说了一句“快跑”,就看见他低吼一声往人群里撞了上去,昏暝的楼道里,叫骂声和拳脚相撞的声音混糅在一起,周重行趁乱艰难地跑上八楼,每当他感到有拳头或棍棒将要落在自己身上,最后都被人挡住了,他来不及喘气就摸出钥匙开了门,回头朝黑暗的楼道低喊了一声:“陆晦!”

    身后很快有人跑了上来,抓住他的肩膀一同挤进了门,周重行紧接着马上把门“砰”地关上,上锁。

    陆晦靠在门上喘气,他看起来狼狈得很,额头上还肿了一块,周重行看他一眼,脸上神色有些复杂,但最终只是说道:“过来坐会儿吧。”

    陆晦抬头打量四周,周重行的这一个落脚的地方非常逼仄,他们刚认识互相隐瞒身份那会儿,周重行买过一间很小的用来打炮的屋子,而现在这里的空间可能只有那间小房子的半个卧室那么小,间了一个小厕所后,剩下的面积只够放一铺床。

    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坐了,陆晦只能走到那普单人床边,他犹豫了一下,记得周重行爱干净,没洗澡换睡衣是绝对不能碰床的。

    “坐吧。”周重行淡淡地说道:“现在没什么可以讲究的了。”

    陆晦在那铺简陋的小床上坐下,床边的地板上放着一些速食食品、廉价的矿泉水,被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放在一起。

    陆晦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觉得似乎呼吸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周重行不太注重排场气派,但是绝对可以说很讲究,吃东西尤其挑剔,不干净的不吃,味精不吃,不新鲜的不吃,对食物口感和口味的要求也有一大堆。

    周重行应当是倨傲冷峻、令人望而却步的高岭之花,陆晦难以想象也难以忍受他现在过的日子。

    “你这里已经被人发现,不能再待了。”陆晦深呼一口气,说道,“跟我走,越快越好。”

    “陆先生?”周重行诧异看他一眼,仿佛他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陆晦被他刺得一窒,但马上又沉下气来,说道:“别跟自己过不去,这里太危险了,有什么恩怨,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算一算。”

    周重行不说话。

    陆晦见他神色有所松动,放软了声说道:“你收拾一下,我去准备。”说罢,他就打了一通电话给任海简单交待了一下情况。

    任海无奈:“陆日每,你他妈还当我是哆啦a梦了啊?”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很快就派人去那边引开那些堵在周重行家门的地痞,陆晦带着周重行匆匆地离开了那间破旧的小屋,有惊无险地进了陆晦的车上。

    陆晦替周重行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然而周重行已经径自坐进了后座。陆晦一愣,很快又神态自若地坐进驾驶位上,疾速驶回了陆晦家。

    “今晚你先在我这里凑合一晚上,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陆晦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对周重行说道。

    “随便。”周重行一路上对陆晦的各种搭话的回答都能简则简,脸上的表情也始终如一——但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往日那种清冷平淡的贵气,而是麻木空洞的枯朽。

    陆晦知道他们需要谈一谈,周重行的情绪很不对劲,得让他先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然后坐在舒服的沙发上和自己谈一场。他尽量地沉稳着自己的焦虑,推开了家门。

    不料刚开了灯,陆晦就愣住了,周重行后一步进屋,就看见客厅跟遭贼了似的一片混乱,客厅上的摆设和书柜上的书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沙发和地毯都被啃得惨不忍睹,而罪魁祸首原本正撕咬着电线,此时听到响声立即抬起了头,甚至还不知死活地朝他们汪了一声。

    “我操……”陆晦心头火起,当下就冷喝一声,“走路,过来!”

    周重行三个多月没见走路了,它长高又长大了很多,此时看见陆晦那气势汹汹的脸有点退缩,瑟缩着躲在那个被撕得面目全非的小窝后面,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巴巴地看着陆晦。

    陆晦的声音又冷了几分,手也抬了起来,“你过不过来!我他妈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走路低着头小声地汪了一声,犹犹豫豫地走了出来,突然眼睛一亮,清亮地汪了一声,飞快地向陆晦身后的周重行扑去。

    周重行张开手一把接住了扑向自己的走路,然后蹲下身一手抱住它,另一手从上而下地给它梳着毛,走路又兴奋又委屈地发出讨好的喘气声,舌头在周重行的颈窝里舔来舔去。

    周重行抱紧了走路,今天第一次放柔了语气,怀恋地在走路耳边低声说道:“走路还记得爸爸,嗯?”

    走路高声地“汪”了一声,尾巴甩得像是要掉了一样。

    周重行抬头,原本麻木的眼睛终于有了情绪,他眼神里夹杂着不忿、护短的气焰,盯着陆晦说道:“你经常打它?”

    这一人一狗的情景蓦地让陆晦想起四个字:孤儿寡母。

    陆晦早就放下了作势要打的手,说道:“没打,它犯错我才教它,不然它每次都把家里闹得乱七八糟,这几个月我已经换第二张沙发了,窝更是咬坏了十几个,我就没见过这么叛逆的闺女。”

    都说金毛满一岁会变成天使,但走路这架势妥妥就是一小恶魔。陆晦也是无奈,单亲父亲不易做啊。

    周重行松了一口气,严肃地说道:“走路一岁多了,以前……以前它虽然顽皮了点,但一直很乖不怎么捣乱。是不是运动量不足?还是身体里缺了什么微量元素,你带去兽医看过了吗?”

    今天周重行开口说的话几乎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然而现在讲起走路的问题倒是说了不少话。陆晦点点头,趁机又跟他说了好几句走路最近的一些近况,周重行倒是也听得很认真。

    陆晦周重行的敌意与疏离少了很多,松了口气说道:“你也累了,先去洗个澡吧,我给你收拾收拾客房。”

    周重行上一次离开的时候把他的所有衣物都带走了,陆晦只得先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穿着,陆晦走进自己的主卧正想给他找衣服,就看见主卧狼藉一片,床垫都撕开了。

    陆晦家本来就不会有人造访,因此在装修的时候就只设计了一个主卧房和一个客房,现在主卧房这个狼狈样估计是没法睡了。

    陆晦表面上和周重行面面相觑,又训斥了走路几句。等周重行进了浴室,却悄悄地揉了走路一把:“真会找地儿闹腾,没白疼你。”

    第87章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x)

    周重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环顾四周却并不见陆晦的人影,客厅的沙发被走路啃得不像样子,他只得找了张木椅子坐下来,将手机开机。

    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好几条短信,周重行正准备点开,就听见开门声,陆晦提着一大袋吃的东西,同时也带

    分卷阅读107

    分卷阅读107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