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29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29

    皱了皱眉头,用一种很平静然而杀伤力很强的语气说:“不至于吧,你平时看见男人就这么扑上去?怪不得你之前没有室友。”

    刘茫又被他噎住了。

    任海继续说:“作为一个同,要不要低调一点是你的事,但尊重一下直男是保护圈子对外素质的体现吧?”

    硬是刘茫这种没皮没脸的人,此时对着任海正直的脸都有点羞愧。

    “何况你平常想干就这么扑上去强干?考虑过结果吗?万一别人有什么后台呢?万一别人……”任海一手捏着他肩膀一手把他手肘撞弯,反身将刘茫扑在身下,“是个练家子很能打呢?”

    刘茫连喊卧槽的勇气都没有——这只流氓也是时候遇见个克星了,他小声地说:“没有……老子没有见到男人就扑上去的好吗!我以前就算干这种事也是在gay吧里好吗!霸王硬上弓也只是因为情调使然好吗!你是唯一一个直男好吗!”

    又不是每个都长那么好看,都让他一见就喜欢。

    任海下床整了整衣服,又喝了口水,“我不是直男。”

    “啥?”刘茫结结巴巴,“你,那你也……”

    任海又朝他笑笑。

    卧槽?

    卧槽!

    “那,那敢情好啊,以后同一个宿舍,哪天长夜漫漫寂寞难遣约个炮?”刘茫搔搔头,尽量说得理所当然。

    这等无耻的话也就只有他才说得出来,现在再问他几分钟前才干过什么龌龊事?谁记得啊!

    这流氓的算盘是这样打的:圈中人找不着伴儿的时候找个炮友也是见怪不怪,例如那个花钱调去两人间的陈小东和他老伴也是因为大一在同一个宿舍几乎天天约炮,这床上耳鬓厮磨假戏真做,天长日久后在床上才喊的老公,下了床以后也忘了改称呼了,现天天歪腻也不嫌臊(就不要问小东为什么有老伴还和小翔调情了,死渣攻总是不得善终的)。

    虽说从床上发展的关系有点低俗,但他一介流氓哪里会管这些,所谓日久生情,也是情理之中嘛。

    任海也无所谓地点点头。

    真是每个人都有否极泰来的机会。

    刘茫赶紧朝任海殷勤地笑得满脸春风:“哎对了咱们还可以分享一下片子,你等着,我去开个电脑。咱们……一起看。”

    他笑了笑,很轻地说:“然后……咱俩来一发试试?”

    任海也没有异议。

    夜,还很长。

    片子还没结束前戏,刘茫就已经忍不住了——在他旁边的可是任海!宿舍里黑漆漆的,两人都只穿了背心和短裤,这流氓没皮没脸地挨得又近,肩膀贴肩膀大腿贴大腿的感觉特别强烈,刘茫吞着口水一只大手就往隔壁摸去。

    他听见任海急促地吸了一口气,把刘茫放在他胯部的手拿起,哑着嗓子说:“真不挑地方……”

    很快两人就情之所至地歪倒在床扑腾,两三下脱个光,刘茫激动地抱着任海的头,两人身下早已抬起的欲望就各自顶在彼此的腹上,令他想要把任海压在身下狠狠地大战三百回合,然后看着他白皙的皮肤上印满红肿的吻痕,流着泪歪在自己怀里昏过去……

    妈的,想想都快要早泄了。

    耳边残存的听觉却响起了任海的声音:“对了,我是1号。你在下面吧。”

    漆黑的四周就只有电脑屏幕还闪着荧光,两人和电脑里面的人都在喘着气,刘茫看着电脑里片子火辣的动作戏,幽幽地说:

    “妈的……但我也是1号啊。”

    夜,还很长。

    长个毛线啊长!

    第3章 真流氓斗不过假君子

    “hhhhhhhhhhh!!!!!!”陈小东捶着饭堂的桌子笑得丧心病狂,“那你们昨晚怎么办啊?哎不对,你们还可以69啊!!不哭!!!”

    “你滚远点。”刘茫绿着脸说,“还能怎样,洗冷水澡!”

    洗冷水澡……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方法。刘茫身下不自然地动了动。

    当然是屁眼人的。跟陈小东这只狗说他昨晚被人做了,他宁愿再被别人做一次。

    “shit……我俩都是1号,你看这……”刘茫以目示意“兄弟你看起来没什么体力要不粗重活还是我来吧”。

    任海笑了笑:“乖,我会对你好的啊。”

    “槽,老子会对你更好!”刘茫说。

    任海惋惜地说:“哦。那我们只能吹了。”

    吹了?那以后不是能看不能吃?刘茫停下手,“哎别啊,你……我……”

    这场所谓的较量,谁比较在乎谁比较上心,谁就输了。而刘茫这时只一条筋地想和任海好,根本停不下来。

    任海笑得有点暧昧:“如果一次之后你还能有力气,就一人一次怎么样?”

    “老子当然有的是力气!”这下这流氓简直不答应都不行了,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来啊,怕你是小狗!”

    任海不在意地笑着把刘茫压在身下,几下又唤起热情。修长的食指滑过背脊一路向下终于到达目的地,在洞口轻轻挑逗地打着圈。

    刘茫一方面有点不适地抬了抬腰,一方面又受不了任海另一只捉住自己老二的手的套弄,当然他也很不甘示弱地还击,喘着气地一双手胡乱摸来摸去。任海用指甲轻轻地刮过他的顶端,另一只沾满润滑液的手的手指同时挤进了后穴,刘茫忍不住叫了一声——娘的,倒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这种后庭被塞满的感觉……还真他妈的胀。

    任海的手指不住地搅动,一边低低地说:“你看起来不是第一次用后面啊……”

    刘茫还是觉得后面不舒服,不过任海在前面的爱抚令他很兴奋,他抱着任海的手臂说:“槽……就是那次太惨痛了老子才坚定地知道老子不适合当下面的!”

    刘茫的第一次给了谁?

    刘茫想起来就想揍人,还能是谁!两攻相迫的事情他高中才遇到过,大学还来一次,shit!

    任海的眼睛意味不明地弯起来,刘茫看得后背发凉,嚷道:“说回来你的前戏也太长了吧……啊卧槽你手指刚刚要死啊!”

    刘茫身体剧烈地抖了抖,刚刚任海好像碰到了什么?还在失神,任海的手指又顶到了那个点,一股酥麻像电流一样在他尾椎处窜起,让他腰都有点麻。

    竟,竟然……意外地爽。

    “现在开始才是前戏好吧?”任海嘬了嘬刘茫已经硬了的一边乳头,同时又加多了一只手指开始抽动。

    事实上战场总是技术强的秒杀光有力气的,任海一副人畜无害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刘茫那破脑袋是怎么也想不到这回栽跟头遇着了个个中强手。

    晚节不保。

    这是翌日刘茫浑身酸软地翻开眼睛时的唯一感受,他屁股还有点令人羞耻的湿黏,麻得不可思议。

    分卷阅读129

    分卷阅读129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