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救命 作者:辰机唐红豆

    第二五六章 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住嘴!”萧帅看到对方还要亲过来,急忙把头往旁边一扭,一脸地倔强。

    叶芳华也下了狠心,嘟着嘴巴使劲往萧帅的帅脸上啄。

    吧唧吧唧吧唧……

    连番攻势之下,萧帅一脸的哈喇子,要多懵逼有多懵逼。

    什么情况?

    我特么到底遭遇了什么?

    “大师,你就认命吧!”叶芳华死死地抱住萧帅,决然地说道。

    认命?

    我认什么命?

    我萧帅从来只相信一件事,人定胜天!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萧帅毕竟是个男儿,用尽力气好歹把叶芳华从身上推开,可这番用力之下,他也发现了身上出了一些问题。

    肾……好疼!

    萧帅看着光溜溜的叶芳华,又低下头,看到自己也是光溜溜的,知道问题严重了。

    我特么被强上了!

    日!

    “大师,你就认命吧!现在木已成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你跑不掉的!你也别想赖账,我昨天晚上用三个机位不同角度拍摄了一晚上的视频。你只要还在这个世界上混,就不可能赖掉这个事儿!你要是敢不对我负责,所有人都会看到那些视频,包括你心心念念的毛雨涵!”叶芳华指了指大圆床一周的三个大机器。

    我尼玛!

    萧帅看了一圈,好家伙,三台设备都对准了自己,准备果然很充分。

    再加上昨晚喝酒的时候,自己这海量居然只喝了一口酒就倒下了。

    说明酒里有毒!

    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的精密犯罪!

    “当然了,我也会对你负责的。”叶芳华撩了撩头发,一脸的风情。

    萧帅死死地看着她,眼睛一瞥,看到床单上殷.红的一片,眼珠子都直了。

    我尼玛,你玩这么大,你家里人知道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师,我希望你能好好调整心态。不要逃避这件事,好好处理这件事,才是对我们受害双方最好的慰藉!你认为呢?”叶芳华化身人生导师,开始给萧大师上课。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你昨天叽叽哇哇讲一大堆,报应了吧!

    叶芳华的表情带着戏谑,她可是很难得看到萧大师这番无措的模样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只是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叶芳华的一番话让萧帅镇定了一些,确实,事情已经发生,问题已经出现,解决问题才是重中之重。但你这个模样,你让我怎么静下心来思考?

    “坦诚相待,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说吧!萧大师,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儿?”叶芳华不仅没有穿衣服的意图,还爬到萧帅面前,自信地扭了扭。

    我尼玛!

    你过分了!

    萧帅随便动弹一下,都觉得肾脏好难受,空荡荡的,就像被人掏空了内容物。那种感觉简直比被人割了肾还难受。

    “叶芳华,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萧帅悲愤欲绝地说道。

    萧帅这么淡定的人说话都磕巴了,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远超他的想象。他可以想象,昨晚的自己遭受了深层次的侮辱!

    “这都不重要,说说吧!大师,你准备怎么和我爸说这件事?”叶芳华决定先发制人,从社会关系上出发,一点点让萧大师屈服。

    你爸?你大.爷啊!

    “没什么好说的!我是受害者,你这是犯罪!让开,我要出去!”萧帅爬了起来,在床.上找了一圈,没找到任何一件衣服,男士女士衣服一件儿没有!

    这准备太充分了,连事后想逃的心都给断绝了!

    你这也太丧心病狂了!

    “从法律的角度严格意义上讲,女人强奸男人算不上犯罪。而且啊!大师,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相信你也是喜欢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成天偷偷盯着我看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别逃避了,面对现实吧!”叶芳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道。

    谁偷看你了,我没有!你这是污蔑!

    “衣服还给我,我要出去!”萧帅懒得和叶芳华胡扯,他发现以自己现在悲愤交加的心理状态,未必扯得过气焰嚣张的叶芳华。

    “要不这样,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看好不好?”萧帅真被逼急了,出了这个事,让他这样一个守身如玉二十多年的纯情小男孩很羞愧,很悲伤。他还打算跟雨涵求婚呢!现在他哪还有勇气去求婚?

    叶芳华一瞪眼,生气地说道:“那我不白牺牲了嘛!”

    “你这个禽兽!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你也得不到我的心!”萧帅扯了扯床.上的床单,准备先裹上逃出去,远离叶芳华这个恶魔,然后再慢慢想办法。

    叶芳华揉了揉胀痛的小腹,指指床边架设的三台设备,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要你的心干嘛!我要你的身体以及你留下的4k高清视频就够了。”

    “你……”萧帅被叶芳华这无耻的精神打败了。惨败!

    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

    “大师,我这里好痛,我好像怀了你的孩子!”叶芳华指了指腹部,弱弱地说。

    我尼玛!

    “你胡扯!哪那么快!”萧帅这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咱是不孕不育的啊!怀孕什么的,绝对不会发生的!

    可这对现在的问题毫无帮助。重要的不是怀孕不怀孕的问题,而是这些视频,还有面前这个人。

    “视频是同步传送的,大师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十二点前,只要我还没有更改设定,视频就会自动发送到各大媒体平台的邮箱上,还附带了一封我的绝笔信。我要是死了,你也完了!”叶芳华把一切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就是为了能得到萧大师的身体之后,还能一直霸占。

    怎么样?大师你认不认命?

    看着叶芳华得意的笑容,萧帅叹息了一声,把这件事从前到后仔细捋了捋。本质上说,自己并没有吃什么亏,唯一的亏应该就是不知情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这么过去了,想想有点小遗憾。

    抛开这件事不谈,被叶芳华强上的这件事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上升到法律道德的层面,根本不至于。

    “咱们私了吧!先说好,我是不可能对你负责的,也不希望你对我负责!”萧帅用被单裹住身体,语气清冷地说道。

    “不可能!这就是我做这件事的初衷,你再考虑考虑吧!和我在一起你不吃亏,我没有哥哥弟弟,龙华地产终有一天会是我的,也就是你的!再想想?”叶芳华侧身躺在床.上,露出无限美好的曲线。

    只可惜,大师在药效的激发下输出太多,现在状态低迷,有心也无力,难以续航。

    “你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呢?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行吗?”萧帅苦口婆心地劝说叶芳华,希望她能回头是岸,别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叶芳华没有说什么,换了一个色情了很多的话题,笑眯眯地问道:“爽吗?”

    萧帅:“?!”

    没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你问我.爽吗?我尼玛怎么知道?

    “萧帅,我就直说了,你别想甩开我!也别想糊弄我!我是不可能从你的世界消失的。你现在的情绪为什么这么激动和悲愤,我替你分析过了。主要原因在于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里,你是出于完全不知情的状态,这让你觉得不公平。所以公平起见,我给你一个机会,咱们可以再来一次。和昨晚上一样,老实告诉你,你想不想呢?”叶芳华说完,不给萧帅深度思考的机会,伸手抓.住萧帅身上的被单,想把萧帅身上这最后一道防线扯下来。

    萧帅那里肯就这么被叶芳华的淫.威击倒,握紧被单,死不投降。

    “休想动摇我!休想再次侵犯我!”叶芳华的话让萧帅知道,昨天晚上肯定很疯狂。这全方位被侮辱的事情没跑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双方各执己见,现在根本谈不拢。

    诡异的安静气氛持续了足足五分钟。

    萧帅先开口道:“叶芳华,我们立个口头协议,这事先不要往外说!给咱们双方三天的时间思考思考,想一个妥当的解决办法。你看怎么样?”

    “可以啊!不过我这边其实没什么思考的。”叶芳华落寞地说道:“除了你,我还能坑谁呢?我们经常说就算全天下就只剩下一个男人如何如何,其他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我不一样啊,对我来说真的是全天下就你这么一个男人啊,我有什么办法?”

    萧帅居然听出了一丝悲凉。

    我尼玛!

    你把我睡了,你还一脸哀伤。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

    不过这话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有道理也不行!

    “三天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我就把视频发到网上,然后带着你的孩子去唐白河投河自尽!”叶芳华抚摸着肚子,毅然决然地说道。

    萧帅才不信叶芳华会这么做,她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人。所以很难办啊!要是他的答案让这疯女人不满意,指不定叶芳华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

    叶芳华是吃定他了!

    出了房间,萧帅发现自己必须扶着墙才有劲往前走。这一觉睡得不光是肾疼,心也疼!

    离开了龙华大酒店,刚出门,萧帅就看到阿斯顿马丁停在酒店门口,他本来准备考虑清楚了再和雨涵说这个事的。没想到雨涵这么巧来找他了。

    “萧帅,我今天休息半天,我们去喝酒吧!咦?你的脸好苍白,没休息好吗?”靠着车的雨涵发现萧帅的脸色不大好,担心地问道。

    萧帅点点头,道:“雨涵,酒就不喝了,伤——胃!”

    ‘肾’字被萧帅硬生生憋了回去。

    “去个安静的地方吧!我想跟你说个事儿!”萧帅决定向毛雨涵坦白。

    毛雨涵看萧帅的精神状态不大对,没有问什么,立刻载着他来到项目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

    上午时间,咖啡厅里人很少,比较清净。这应该符合萧帅说的安静的条件了吧!

    “这里很安静,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毛雨涵带着萧帅来到角落的一桌,坐下后担忧地问道。

    萧帅看着实木椅子,轻轻地坐了下去,勉强坐稳。

    萧帅在心里咒骂了一遍叶芳华那个死变态,就不能轻点嘛!不把我当人看,往死了摧残啊!

    天知道一晚上几次!

    “雨涵,答应我,待会儿不管我说了什么,你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可以吗?”萧帅决定先给雨涵打个预防针,毕竟这事不是谁都能遇到的。他怕连雨涵的定力都不一定扛得住。

    看着萧帅认真的虚弱脸庞,毛雨涵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

    萧帅一向都很淡定的,遇到什么大事都不会这么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萧帅无措成这个模样?

    “萧帅,你放心吧,我扛得住,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共同面对!”毛雨涵急忙安慰萧帅。

    很好!

    感谢亲亲雨涵的包容和理解!

    萧帅苦涩的表情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有这样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做后盾,被人干了又算得了什么过不去的坎!

    “雨涵,我被——”萧帅看到服务生端着咖啡过来了,立刻住口。他可不想被外人听到这事。

    “你放心,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承受得住,赶紧说吧!”服务生走后,毛雨涵抿了一口咖啡,有些急迫地说道。

    萧帅也太磨蹭了,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

    萧帅点点头,忐忑地说道:“我被人——强奸了!”

    毛雨涵呆住了,凑上来仔细看了两眼萧帅的脸,轻轻摇头,道:“你虽然很帅,但也不能编这种无聊的笑话逗我,一点也不好笑!说正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帅:“???”

    是真的啊!

    我真的被强奸了!

    而且是性质非常恶劣、程度非常彻底的强奸!

    “是真的,我真被人强奸了。”萧帅其实很想一口气把所有的细节都讲出来的,但俗话说得好,短痛不如长痛,慢慢来,给雨涵一个接受的过程,不然突然放大招,她承受不住怎么办?

    见萧帅满脸认真的样子,毛雨涵伸手去端咖啡杯,触碰到杯子之后又收回手,颤抖的手往桌上轻轻一拍,问道:“真的?”

    “嗯!”萧帅低着头,长叹了口气。

    “男的女的?”毛雨涵问道。

    萧帅:“???”

    你关心的居然是这个?!

    萧帅:“女的!”

    女的?

    如果是男的,那就相当暴力了,可要是女的,场面应该更诡异。你说你被女的那啥了,你不配合,怎么发生得了?

    毛雨涵又问:“你要配合才行的吧!难不成被人下了药?”

    萧帅点头,回答:“嗯!被下药了!”

    毛雨涵愣了足足五秒钟,才接受了萧帅被人下药后强上的现实。

    下药要通过一定途径才能实现,比如一起吃饭,一起喝酒,这说明两人是认识的。

    “认识吗?”毛雨涵的语气很平稳。可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在抖,桌子也轻微地晃动着。

    毛雨涵现在给萧帅的感觉就是,一座火山即将爆发!

    萧帅老实地点头,道:“认识。”

    毛雨涵顿时眯起眼睛:“叶芳华?”

    萧帅答道:“是的。”

    说完,萧帅担忧地看着毛雨涵,生怕她承受不住。

    叶芳华一直都是毛雨涵的对手,两人斗了很多年,一直都是旗鼓相当,没有哪一方彻底地被打败过。但这一回,可以说是分出了胜负。

    毛雨涵败了!

    因为她的男朋友被叶芳华下药强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是对我的报复!”毛雨涵攥紧小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报复?说不准啊!

    萧帅现在一回想,就能想起来叶芳华那张讨厌的脸,那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代表的可不仅仅是报复,还有一种得意感。

    或许有对雨涵报复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对我身心的觊觎。谁让我光芒这么强盛……

    日了!

    早知道刚才一口气把话全部说完的,长痛不如短痛。

    “雨涵,对不起!我就和她喝了一杯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醒过来就光溜溜——”萧帅见雨涵伤心的模样,有点于心不忍,急忙解释道。

    “别说了!这事你自己消化吧!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好好调整吧!我现在带你去体检。”毛雨涵也不喝咖啡了,从椅子上起身,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外走。

    她其实早就该猜到的,萧帅自己不可能有问题,这一点她相当肯定。

    她只是没想到叶芳华居然这么大胆,真的敢主动啊!

    “体检?”萧帅遇到这事,确实有点慌乱了,脑子都有点不清楚。压根没有毛雨涵这么理智,能想那么远。

    是要好好体检一下,看看身上有没有问题。要是被叶芳华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或者是体内的药有什么可怕的副作用,那就惨了。

    叮!

    萧帅刚起来,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叶芳华发过来一条短信。

    “还剩两天零12个小时!”

    欺人太甚!

    你欺人太甚!

    “太过分了,你这是逼良为娼啊!”萧帅简直欲哭无泪,我怎么会遇到这种破事?

    萧帅被毛雨涵载着,先去了一家购物城,两人全副武装打扮了一下,确保爹妈站面前都认不出来后,才换乘公交来到一家大型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

    体检结束,萧帅浑身酸痛,感觉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了。即便是大师,也扛不住这一整套体检的流程。

    萧帅还没喘口气,就被毛雨涵拽进了负责萧帅体检的秦姓院长办公室里。

    秦院长的长相非常有特点,头发寥寥几根,顽强地扎根在光溜溜的脑袋上,让他处于秃与未秃之间。说话前,上下嘴皮只消张开一点点就足够了,说话的时候几乎可以不动,一看就是个高人。

    “秦叔,情况怎么样?”毛雨涵见秦院长一直在看报告书,担忧地问道。

    萧帅也看着他,目光定格在那几根头发上,用转移注意力的办法缓解身体的痛处,还别说,这办法非常好。就是持续时间太长的话,很容易让这位院长生气。

    萧帅看了一会儿后,立刻低下头,看向院长的大肚腩,大褂下的薄t恤几乎要被撑爆了,也是蛮有意思的。

    “有事,但不是什么大事。修养两天就没事了!”院长说完,把手上的单子都放到毛雨涵的手上,苦口婆心地说道:“雨涵,你呀!以后还是要有所节制,也不要强人所难。叔叔的话,你明白吧?”

    “我明白!”毛雨涵说着,狠狠的剜了萧帅一眼。

    明白是明白,问题是不是我干的,凭啥让我背锅?!

    萧帅:“……”

    好好好,错的是我,都是我,唉……人生啊,总是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意外……

    第二五六章 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章节目录

大师救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辰机唐红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机唐红豆并收藏大师救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