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开头抛过来,恒仏即便是真的不想要分享也不行了,这小子虽然单纯但是也不傻。而且还心善,这家伙肯定是大有作为的。当今的世道仁义立身已经不多了。当然了恒仏也是亦正亦邪的,所以也不能说得上是仁义吧!
    “首先,我这次过来协助更多是在解开白起的封印之后要将白起干掉的。至于是说这白起的身份为何是要引得龙族的谴责?其实这就要从上古事情的恩怨说起来了。当然同时也是不想要让燃灯有翻身的机会。”
    “六公子您这就不地道了吧!您也别一直说些表面信息啊!这些消息在市面上都已经是传开了,您说点深入的话题啊!您到底是要消灭白起还是单纯将这封印给破坏了。”
    “这样跟您说吧!我知道这些事情跟您说一定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四哥如此的相信你。在我出发之前也是一直在为您说话,相信您想要知道这些信息一定是会用处的。所以即便告诉了你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或许这你才不会阻碍我的行动。”
    “这么说来你要让白起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咯?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的就是龙王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动机?其实您要说动机的话估计在前面的时候天庭之上的那些大神站位就能够知道怎么回事了,有一部分早已经是不爽燃灯在底下的所作所为了,所以也是联合起来制裁他。后面燃灯也是想到了要补充中坚力量对抗。这个白起啊!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盯上的。然后这白起的身份有点特殊,应该说这人的体质有点特殊。这家伙原本就是上古族群蚩尤族的一员,但是在后面的时候变异了。可能也是因为杀戮过多之后就有了一部分的增强了吧!反正不知道这家伙那里领悟而来的屠龙属性。反正就是说正常人打我们龙族修士一拳,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带暴击伤害的。武器和法宝也是随着会伤害翻倍的。一些混有真龙血液的修士也会有伤害加成的。就依靠这点这么变态的属性您觉得我们可能会留着他吗?”
    屠龙属性?这个还是第一次接触的新名词。当然了也不是说不相信或者是说不觉得存在。这佛家的功法为何是克制妖魔的,很大程度来说就是实践得比较多。在那个妖魔横行的时代之下,佛法是对抗妖魔不二法门。所以说在熟练度上来说,你达到一定的程度的确能够做到闻风丧胆的地步。
    “禹森前辈!你说这……”
    “别……别打岔,让这家伙说完吧!屠龙属性这些就有意思了。”
    “所以我族人绝对是不能将白起放出来的。那么相反之下这一次的阵营当中就属父亲与天竺教叫得最凶,这燃灯想要得到白起估计也用来制裁父亲的。燃灯前面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放任下去的话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所以说这件事情之上还请大师您三思了。我知道您虽然佛家弟子但是素来与燃灯都是意见不合的,不如……”
    就听到这个不字的时候恒仏就觉得可以拒绝了,这家伙一个转折点来说一定是有所想要自己帮助的地方。
    “别……,你可给打住了六公子!一听您这话是要让我一起跟你下去执行任务咯?你可别开玩笑,我接收的任务可不是这样的,你可别给挖坑啊!”
    “没有给您挖坑,这不是时候我进去的时候您要是在外面的话万一有什么偷袭之类的您不就是危险了嘛!而且就是说这破解封印的方式还是要您出手啊!市面上的小道消息可都是疯传着的,都说您这边多次出入这河道了,已经是了如指掌了。想必已经掌握了这破开封印的方式方法了吧!”
    “我就知道六公子没有好事,这事想必也是四公子教你的吧!就关于如果骗我入套这件事情之上。我两个认识的时间长他知道我是什么脾气的。这样说吧!这破开封印的方式我的确是知道的,但是……但是啊!要我下去一起执行开锁任务的话我有一点要求。就是得加钱。”
    霸下吓着了,刚才恒仏拒绝的时候还以为恒仏会说出什么难以协商解决的事情出来。如果单纯只是费用上面的问题,不需要禀告父亲自己都能够做主的。恒仏也是随便说了一个数,六公子就直接给了定金了。这就让恒仏有点不好意思拒绝了,手里紧紧拽着沉甸甸的储物袋。一下子还未反应过来。
    那么其实即便六公子不说话的,这家伙计划也是跟自己高度重合的。但是这经费的事情吧!应该是不会有人会嫌多的。何况是恒仏这种穷光蛋呢?
    “这个……你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六公子毕竟这下到河道之后便不是什么旅游散心的小事了。至于是说这个解封的事情吧!其实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的。”
    即便是顺手牵羊自己也要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没关系的!只要您跟我下去,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半了。我可是听说了这河道有一条密道有的时候冰夷也是会出来凑热闹的。谁人不知道这冰夷曾经多次败倒在你手下的。所以说……”
    “六公子这话你是挺谁说的。这话你可不要污蔑我啊!你找人调查了我?”
    “哈哈……我该打,我该打。我就是听这市面传闻的。这里面一定有虚假成分的,所以就是说大师您答应跟我下去了?”
    “既然都是为了正义,六公子与龙王诚意邀请的话,我这边也只能那个勉为其难做出自己一点贡献的。但是可是要跟六公子你说好的,这冰夷可不是好对付的,我们不可恋战。”
    其实恒仏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意识到,要是飞升者加入战斗话,估计这冰夷就没有前面几次对自己这般的幸运了。恒仏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冰夷,首先冰夷作为混血龙族来说这六公子知道其存在也不是不正常的事情,就是说冰夷这家伙完全就是白泽的傀儡,所以罪不至死,也罪不至身。说白了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不是他主导的,这就没有必要迁怒与他。。。

章节目录

修佛传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Alex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ex郑并收藏修佛传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