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刚才吃饭的时候,你说洋酒不太对劲,是有什么问题吗?”洋酒代理算是小舅倾家荡产才得到的,洋酒生意虽然还不错,但越是这样,申大鹏月会害怕出现不引人注意又十分严重的问题。

    面对申大鹏突如其来的问题,马克不经意的瞥了申大鹏一眼,“其实也没什么,我是感觉味道有点怪,不像威士忌,更像你们国家的白酒,之前我还以为白酒都是白色的,今天看到竹叶青我才知道,白酒也可以有其他颜色。”

    “呵呵,不止竹叶青的绿色,还有粉红色的樱桃酒和洛神花酒、绍兴花雕黄酒,嗯?黄酒,黄酒……倒是跟洋酒的颜色有点像。”

    申大鹏越说越觉得心里没底,正色望向马克,“你在米国有懂酒的朋友吗?如果有时间帮我问问咱今天喝的洋酒,问一下为什么口味奇怪。”

    “问我就对了,我有个好朋友家里就开酒庄的,你要是问杰森,他还真不懂,等我明天给他打电话咨询一下,有消息告诉你。”答应申大鹏的事,马克会尽力做到,不过电视里本山大叔头顶歪带的鸭舌帽……显然对他更有吸引力。

    次日清晨,天空蒙蒙泛着鱼肚般的淡白,隔着房间里厚实的遮光窗帘,阳光还没办法照进屋子。

    但是昨晚醉酒后众人睡得早,又睡得踏实,所以很早,申大鹏就从混乱的梦乡中醒来,睁开朦胧睡眼,看看还在睡梦中的马克和杰森,申大鹏小心翼翼的活动活动筋骨,伸了个咔咔作响、异常满足的懒腰。

    正当他蹑手蹑脚的准备洗漱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起,下意识按了静音,先看看马克和杰森没被吵醒,这才看向手中的电话。

    “王雨莹!”

    申大鹏揉了揉模糊不清的眼角,“喂,你醒的太早了吧?”

    “我也不想啊,呜呜,小姨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问你那几个朋友的事。”

    王雨莹的声音同样慵懒,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无奈与委屈,“这才……六点,天刚亮,小姨就说要请吃饭,我哪有胃口,再说,我还要减肥呢。”

    “减肥?看你昨晚的饭量,难!”申大鹏悄悄走到洗漱间,看到洗漱台上摆放着一次性的刮胡刀,又摸了摸柔软却真实存在的胡茬,叹息着轻摇摇头。

    “你说我能吃?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连你一起炖着吃了?猪肉炖粉条。”

    “不行,等你的肉炖熟,我都黏糊了。”

    “黏糊了我也吃,胃口好,怎么样?”

    王雨莹前一秒还十分得意的应和,后一秒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粉条炖时间长了才会黏糊,如果申大鹏是粉条,那自己是什么?

    “申大鹏,你敢说我是猪……”

    “诶诶,我没说,别冤枉我。”

    “你在屋里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雨莹主动挂断了电话,申大鹏则笑的像个单纯的孩子,简单洗漱完,为了躲避王雨莹的‘追杀’,正要夺门而出,电话又再次响起。

    申大鹏以为还是王雨莹打来的,并没想接,不经意瞥了一眼,是个没有储存的陌生号码,他的电话号码只有关系不错的人才知道,而且身边亲人、朋友的电话号码他都存了电话本。

    也就说,陌生号码肯定是不熟悉的人,申大鹏擦着脸,先按了静音键,正琢磨着要不要接,马克突然打开了洗漱间的门,迷迷糊糊的半眯着双眼,一只手挠着赤郭胸口的厚实汗毛,另一只手上做着清晨起床后,上厕所的标准脱裤子姿势。

    “哎,醒醒,别滋我一身。”申大鹏双手拍出响声,想让马克清醒些。

    “嗯,看到了,赶紧出去,我要上厕所,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一趟厕所都没去,全都在肚子里憋着呢。”马克张着大嘴打了个哈欠,说出的话口齿不清,不过看他急不可耐的状态,估计是憋坏了。

    “呵呵。”申大鹏连躲带闪,生怕撞到马克圆憋得鼓鼓的肚子,从洗漱间出来,正想要接起手中的电话,可是电话却突然挂断了。

    申大鹏无所谓的耸耸肩,一个陌生来电,他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回电话,如果来电的人真有急事,还会打过来的。

    “咚咚。”

    “申大鹏,开门。”

    并不算吵的敲门声和王雨莹温柔的声音同时响起,申大鹏愣在原地几秒钟,王雨莹不是说要好好教训自己么,咋还会这么温柔?可不像她平时的脾气,难道是因为马克和杰森的缘故?

    “咳,等等。”申大鹏可不想一大早晨的找虐,转身又回到洗漱间。

    “hi,我特阿尤杜英?我在尿尿,你太不礼貌了。”马克下意识拽了半句母语,转过半个身子,蓬勃喷出的液体差点没滋在申大鹏裤子上。

    “我也要嘘嘘,有人敲门,你开吧。”申大鹏庆幸自己躲得快,不过马克都尿了一分钟了,还没解决战斗,看来确实是憋了整整一晚上。

    “这么早,谁敲门?”马克抖了抖家伙事,灵魂出窍的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估计是服务员,你赶紧去吧,我憋不住了。”申大鹏连推带搡把马克挤了出去,关上的门又打开个缝隙,悄悄的暗中观察。

    “咚咚!”

    敲门声还在继续,马克还处在刚刚睡醒的迷糊状态,想都没想打开了房门,一眼看到门外王雨莹傻愣在原地,“王总?有什么事吗?”

    “呃,嗯,啊……没事。”

    王雨莹迟疑不决,双眼散发着好奇宝宝似的目光,盯着马克满是浓密毛发的胸口,心中暗暗感慨,外国人,果然是大洋彼岸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品种。

    平常都是从电影里看到外国大汉的壮硕,今日一见,确实与众不同,其实看王雨莹以前穿的性感媚人、宛若妖物,可她连外国男人赤果的上身都不曾见过,就算是普通男人的身体,王雨莹也不曾像现在这般近距离的观看。

    “嘿嘿,稍等。”马克尴尬的脸上看不出是哭是笑,双臂扭捏的交叉挡在身前,就连双腿也是微微向内,看上去像是个x型腿。重生似水青春

章节目录

重生似水青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鱼人二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人二代并收藏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