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谓我骚浪贱_御书屋 作者:宿欢

    分卷阅读15章节

    世人谓我骚浪贱_御书屋 作者:宿欢

    分卷阅读15章节

    家儿子成了皇帝。

    如此一来,温家也被提携了起来。

    可温家一百多余的人口,皆是学医的啊,又一脉相承的温吞性子,让人着实……无话好说。

    除却这四大家族外,南国里的世家名族可谓是多不胜数,而京外的洛阳许家、江南苏家、陇西莫家、琅琊裴家等诸多世家,难以一一述明。

    再转回来说。

    宿欢自幼是与孟家有婚约的,可那厮傲气,看不上她,自个儿一纸文书请命去了边疆,至今倒有两三年也不曾回京了。

    当年她娘早逝,她爹悲恸过度,乍然病了后便也丢下她去了。堂叔亲伯皆是觊觎着那个家主的位置,对年仅十二的她几度下了狠手。

    若非她凭借着身份硬压着宿家族老将她送上家主的位置,在收拢了她爹的余部后,再狠心把几个闹腾的族人都处置了,她怕是要被那些人糊弄得不明所以,继而将家主之位拱手送上罢。

    …………

    涂丹饰碧的马车里,宿欢轻轻挑开一角锦帘,看着窗外喧嚣的尘世,眉眼淡淡。她容貌并非绝色,也难称美人,即便有了那通身气度,也不过让旁人夸赞一声清秀罢了。

    可偏偏她有双极为好看的眼眸,明净如池、姣好似月,柔柔和和的,一贯含着笑,却偏生眸色浅淡。那墨灰色的眸子啊,凉薄的很,却在笑起来的时候状若弯月,细细碎碎的星光洒在眸底,仿若添了些许暖意。便是这点儿不甚明媚的暖意,却在染上那清冷的眸子里时,惑人至极。

    宿欢:哦豁!

    她此刻懒懒散散的看着窗外的街景,间或漫不经心的用目光扫过路上容貌尚且可以的郎君、姑娘,眸色凉薄。

    昨晚折腾成那样,让她此刻难免有些困倦。秀秀气气的抬袖掩了个呵欠,宿欢用绣帕沾去眼角的泪点儿,搁下车帘,阖眸用手背抵住了脑袋,慵慵懒懒的吩咐窗外跟随的阿妧道,“待会儿将要到【公主府】门外了,再喊我醒来。”

    “是,您安心休憩片刻罢。”

    阿妧轻轻软软的声音传来,含着江南女子一贯的吴侬软语,虽说的是京话,可那曲折娇腻的腔调却是掩不去的。

    马车轱辘吱吱呀呀,碾过南国平坦宽阔的青石板街道,让宿欢在nei里昏昏欲睡。

    早便在出门时她就将邀贴给了祝长安,再重备了辆车马送他去赴宴。因此,她此刻是一个人待在车厢里的,又无美人相伴,难免无聊。

    可细细想着琐事,她竟到了府门外也不曾睡着。困倦的眯着眼睛掀开锦帘,她看着那镶嵌着金钉的朱门,问那前来迎她的宫婢,“昌平人呢?还在与今上闹脾气?”

    “可不是,就盼着您来哄她呢。”那宫婢是个美人坯子,此刻弯着眉眼笑吟吟的模样,语气轻快,也是含着笑的,“您啊,不晓得殿下被罚禁闭的这些天,念叨了您多少次。”

    “偷溜出京都,今上只罚她面壁思过一月,我看啊,还轻了呢。”宿欢也禁不住笑,向来凉薄的眉眼也添了几分切切实实的暖意,唇角轻扬,“这会儿曲宴未开,快些领我去寻她。”

    那宫婢听言,便自阿妧掀开的车帘里递上手去,待宿欢搭住,便扶着她下了马车,笑道,“来来来,若是怠慢了半刻,殿下怕是要罚奴婢呦。”

    “好个巧嘴儿的婢子,还拿话挤兑我。”宿欢低笑,站定后佯怒推了她一下,随即却又笑开,“别贫了,今个你主子还有的烦呢。”

    “殿下啊,最不爱装那些懂事儿的模样,偏偏今日是殿下的生辰宴,除却那些重臣家眷,还有各家的轻俊子,可让她生了许久的闷气。”那婢子领着宿欢往宫门里走,阿妧便撑开绸伞,为宿欢遮着清早儿的娇阳。

    临进了正门,便见nei里停着一顶轿子。绸缎为顶、楠木作竿,一贯的奢靡样子,是昌平喜欢的。

    “难得你家殿下有心,知晓她这府邸有多大,还记着用软轿来接我。”又轻拍了一下那宫婢雪白的手背,宿欢松开她,从被掀起的轿帘下进了轿子里,朝她笑道,“梅香啊,这可别是你同她说的罢?她那个心粗的,怎会想到这些?”

    “哪能呢,您可别这么说殿下。她对您啊,不晓得有多细心呢。”那被唤作梅香的宫婢乃是昌平的贴身侍婢,因着是一处长大的,在昌平面前也颇为得脸。她此刻言笑晏晏的,语气促狭,“上回陛下来了,还提到过您,好生不快的呢。”

    “啊呀呀,那我可得罪人了。”顺着她的话调笑几句后,宿欢方才让人搁下车帘,继而起轿,慢慢悠悠的往主院而去。

    …………

    本朝国姓为楚,而昌平作为嫡长公主,更是生来便被南帝亲自取了个“解忧”的闺名,岂止无上殊荣?

    楚昌平却不爱旁人这么唤她,也就是宿欢刻意逗她时唤那一两声,她倒也不在意。

    两人是自幼的交情了,一枝青梅、花开并蒂。

    与貌不惊人的宿欢相较,楚昌平的容貌却是极出色的。

    眉若远山之黛、眸似秋水潋滟。遍体含香似雪肤,金钗入鬓衬凝酥。丹唇轻点胭脂色,颦蹙相宜作玉奴。

    寻常时候她便总笑宿欢,“你也就那双含情目胜我半点儿了。”

    不消多久,软轿便停了。

    分卷阅读15章节

    分卷阅读15章节

章节目录

世人谓我骚浪贱_御书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宿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宿欢并收藏世人谓我骚浪贱_御书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