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驯(H) 作者:Aoiiii

    “医生,请问他为什么还不醒呢?”明明已经从ICU里出来了,各种生命体征也已经稳定了,可林默惜一直都没有醒来。

    “一般来说应该差不多该醒了。”医生也是一脸不解,翻看着手边的报告:“他各项数值都趋于正常,身体机能也在逐渐恢复……我觉得可能是他本人的求生欲望并不强烈。”

    求生欲望不强烈。

    秦璐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感觉外面的天色都格外阴沉,暗暗的光线从走廊的百叶窗透进来,让整条病房走廊中间都透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严行舟还在里面问对策,秦璐坐在了走廊的座椅上看着面前的地板发呆。

    她是之后才从刘承那听说,林默惜那天早早地到拍摄现场坐了一下午,就连午饭也没有吃,一直躲在车里远远地看着她。

    如果她早一点发现,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严行舟一出来看见秦璐那个表情就知道她又在想什么,走过来刚准备让她别多想,秦璐的电话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她一看是郑媛打来的,立刻有些紧张起来。

    秦璐走到非常通道接起电话:“郑小姐,是我爸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的,秦小姐。”那头郑媛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公式化:“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事情?

    “好吧,你说。”虽然秦璐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去听郑媛的事情,不过还是耐着性子。

    “秦小姐,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初席总到底为什么提出离婚吧。”

    秦璐一愣。

    严行舟在病房坐了一会儿,就看见秦璐推门进来,脸色苍白得跟纸一样。

    “怎么了?”他立刻觉出不对劲,起身想要拉秦璐的手却被她一下躲了过去。

    意外的,秦璐竟然对他扯出一抹笑来:“我突然觉得有点累,想回酒店休息一下。”

    严行舟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但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毕竟秦璐已经在这里守了快一个星期,会累也是理所应当。

    “我陪你回去。”

    “不用了,默惜这里需要人,万一醒了必须第一时间通知医生。”秦璐笑着走上前去抱了抱严行舟:“我去了,谢谢你,行舟。”

    这一抱快得就像是眨眼的事情,严行舟一个怔忪,甚至还没来得及回抱住她,秦璐就出了病房门。

    一切都伴随着门闭合的声音归于平静,严行舟内心的不安却不断地开始发酵放大。

    他总觉得,秦璐刚才说的最后那一句话,语境非常的不对劲。

    秦璐进了酒店房门,就再也支撑不住坐在了地上。

    浑身冷汗就像是不断将她往下拉扯沉浸的海水,让她不断地产生窒息感,让她全身所有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似的,就连眼前都开始不断发黑。

    “当初席总提出离婚的时候你还小,你可能都不记得了吧……”

    “其实席总提出离婚,完全是因为考虑到你,是为了你能够健康的成长。”

    郑媛刚才的话一句句重新浮现在脑海,秦璐眼窝却不断发干,明明想哭的情绪已经酝酿到了顶点,却无论如何都憋不出半滴泪来。

    “太太那个时候经常故意让你着凉,拉肚子,发烧,甚至为了降低你的免疫力不给你任何营养补充,你知道吗?”

    其实秦璐知道的。

    最早只是因为有一次她高烧不退,席瀚海就推了重要的会议回了家。

    后来等她病好了,每天早上的牛奶被换成了温水,妈妈还说要减肥所以每天都只能吃青菜,就连米饭都被减少到了平时一半的量、鞋子里突然多了很多要系鞋带的鞋,妈妈帮她系,却又总是走不了两步就散开了。

    “她希望通过你生病吸引席总回家,你明白吗?”

    秦璐怎么不明白呢,她当时就明白,可她知道那是因为妈妈太想见爸爸了,所以才像是和妈妈之间产生了某种默契一样,保守着这个秘密。

    “后来席总是发现了这件事,所以才和她提出离婚的,他明明是为了保护你,结果那些被秦月搞出来的伤痕在法庭上却成了他家暴的证据,真是太可笑了。”

    可秦璐不知道,席瀚海是因为她才提出离婚的。

    ——都是因为她,妈妈才会自杀的。

    秦璐感觉眼窝都开始跟着嗡嗡作响的脑袋一起发疼,好像整个人都快要从那一点开始裂开了一样。

    那头严行舟越想越不安,打电话叫来了周云深临时换了班就径直去了酒店,等他让服务人员打开房门的瞬间,热水已经从浴室漫了出来,浸湿了门口的地毯,浅淡而优雅的花纹被笼上了一层微红的血色。3щ點Ρ⊙18點≮ЦS≯

    严行舟多年以后回想起那一瞬间,都依然会让他后背发凉,他无法想象如果他再晚来一点,或者秦璐再割得深一点,让这一切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秦璐被推进了抢救室,林悠南却没有像其他男人那样等在门口,而是坐在了弟弟的病床前。

    “默惜,我觉得你能听得见我们说话,对不对。”

    “如果你能听见,你就赶紧睁开眼睛好吗,璐璐现在在急救……”林悠南握住了林默惜的手,“医生说她这种情况就算救回来也很有可能再寻短见,默惜,如果你再不醒来,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林悠南想到刚才秦璐被推进抢救室的画面,还是一阵心有余悸。

    “默惜,我刚刚从严总那里听说了璐璐小时候的事情,等你醒来我跟你说好不好,你听了之后肯定会心疼得不行。”

    “默惜……现在璐璐身边需要人一直陪伴着,你醒来好不好,璐璐她也很想看你醒来……”

    林悠南一直说着,念叨着秦璐的事情,可林默惜却始终没有反应,他说到最后嗓子都哑了,每个字都像是分了茬似的,就连他都听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他已经完全乱了。

    林默惜的重伤,秦璐的自杀,每一件事都像是在给林悠南一个措手不及的致命一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他却一个都没有守护好。

    黑暗的病房中,林悠南垂着头坐在病床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他以为只要他再努力一点,就能保护好父母留下的一切,保护好弟弟,再给秦璐撑起一片天来。

    为什么你这么没用呢,林悠南。

    就在林悠南眼前都开始模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无力地拉了一下。

    “哥……”

    林默惜脸上还带着呼吸机,声音小得几乎要被窗外的风声卷走。

    “你刚说小璐……怎么了……?”

章节目录

不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不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