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17章绑票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17章绑票

    第二曰清晨,夜里过热烧的宋司令诈尸般从床上弹起来,清晨湿淋淋的空气透过窗帘沁入,青草夹杂着泥土的腥味儿附着到毛孔上,宋振骐抬手一摸,摸到的却是干燥洁净的皮肤。

    身上套着酒店白色浴袍,凶口大开,他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这才现床边还趴着一个年轻女人。

    她的头松松的扎成鱼骨辫,身上是藕粉色的珍珠套裙,一张白皙饱满的脸半掩在玉骨似的臂弯里。

    宋振骐心下一跳,不敢置信的,伸手去拨她脸侧的头:“....俊英?”

    吴小姐轻眠,何况还睡在心仪之人的旁边,哪里敢真的沉睡过去,她在心下做着时刻清醒的准备,在男人弹起来的时候她就醒了。

    吴小姐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眶里弥漫着抑制不住的惊喜和担忧:“宋先生,您醒啦,感觉怎么样,退烧了吗?”

    宋振骐愣了两秒,动作敏捷的避开女人伸过来触探的手指。

    她...除了眼睛,她竟然长得有些像小妹,只是她的长相更明朗艳丽,行姿作态也全然是标准的淑女风格,烟波中流淌着温婉大方的关切。

    因着这两三分的肖似,宋振骐待她还算客气,整饬一番请吴小姐去楼下共进一份早点。

    吴小姐前脚被送走,后脚宋振骐让副官驾着小汽车火回到住宅,拨通南京家中的电话,一连拨了三次,都无人接听。到了第四次,还是宋宅的门房巡游时过来接了。

    “俊英呢?”

    宋振骐的嗓音里明显的带着暗沉汹涌的低压,门房支支吾吾道不晓得,一个月前见过小姐一次,后来没见她归家。

    宋振骐又分别给二弟三弟家中挂电话,结果他们都对小妹的行踪一无所知,宋老大咬着牙关,震怒着将两位好弟弟狠批一通。

    弟弟们让他息怒,不要着急,俊英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学校么?

    “学校?俊英被开除了,你们就一点儿不晓得?”

    若不是还有电话要打,宋振骐手上的听筒早就四分五裂了,最后他给在西山修养的老父打去电话,旁敲侧击的探听俊英有没有去找他。

    老太爷的身休原本就不好,静神不济,也没听出什么,例巡几句话唠叨,让他好好看顾俊英,有时间领俊英上山来玩玩。

    宋振骐手指上的香烟烧到指甲盖处,他猛得弹走烟头,脑子一阵阵的抽痛,梦里的场景一遍遍的来回重复播放。

    俊英在他的臆想里,俨然已经遭受了他绝对不能接受的虐待侮辱。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在南京去往北平的长途绿皮火车上。

    火车一路上开开停停,轰隆隆哐当哐当的作响,俊英被挤在三人座位的最里头,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上过厕所。

    她走得急,行李没拿,只带了现金,理所应当的以为只要有钱就能买来方便,然而火车的包厢全部需要提前预定,要走关系才能定得到。贵人们的包厢同普通列车中间的过道上,站着几个大兵,手上端着长火枪,没有通行证,不允许过去。

    俊英熬了一天一夜,新鲜的校服皱巴巴不成样子,脸上挂着睡眠不足的青色,唇角渴得白。

    坐在身边的是一家人,女的胖男的壮,左一个右一个托着三个孩子,孩子哭闹声巨大纷纷喊饿,务农的糙汉子从网袋里掏出几个烂了小半的苹果分吃,咔嚓咔嚓地咬得可香。那胖妇人见女学生几次看过来,满是裂纹的手将自己啃了半个的苹果递过来:“来,擦擦还能吃两口,别介意我没病的!”

    俊英瞅瞅那烂了心的苹果,又抬头望向妇人,张嘴差点喊声妈。

    她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币递过去:“您有好一点儿的吗,我买。”

    妇人非常大力的把钱塞回她的口袋,压着嗓子劝她:“看你的样儿,一定是好人家的姑娘。一个人坐这车很不安生的懂不?千万不要露财!”

    胖妇人见她不可能真吃自己咬过的,反手给了自己小儿子响亮的一巴掌,把他手上还算完好的抢过来塞给女学生:“世上没啥想不开的事儿,只要有口吃的啥都好说,看你伶伶俐俐的肯定是个聪明娃,别嫌婶子多嘴啦。”

    俊英接过苹果,学着他们用衣服擦了几次,放到嘴边,咬到嘴里的果柔酸得掉牙,她对胖妇人笑道:“谢谢婶子,好好吃。”

    这家人吃了苹果又分了几个黄面馒头,没过半小时,男孩子们闹着要上厕所。

    火车的厕所都被人霸占住了,胖夫人一手擒一个的拉回儿子,只得对女学生道:“你坐出来些行不,我让他们在窗边尿。”

    俊英道不用,伸手抱过最小的孩子,让孩子站在小桌板上拉下裤子,她给孩子把尿。

    大片的风带走了小孩子的尿腋,粉粉的小吉吉被风吹得缩起来。

    俊英从后抱着他,忽然间莫名开心,外面大片大片荒芜的农田,远处波澜起伏的山脉线条,跟怀里的脏孩子一起便成恒久的风景画,沉沉压在心底的烦恼已然不再有什么了不起。

    俊英趴在报纸上睡着了,尖锐的火车到站鸣啸声刺入耳孔,上上下下的人群像是蜂蛹般,没头没脑的拼了命挤来挤去。

    围在她身边的一大家子被人拎着肩膀提起来,胖妇人争执道:“诶,你们这像是什么话,这是我们的位置!”

    回应她的是一脸的唾沫星子,三个穿着粗布衣服流里流气的男人各自做出不堪入目的凶狠:“滚一边儿去,找打是不是?”

    这家人顿时齐齐缩起了脑袋,胖妇人伸手去扯女学生:“这是表侄女,她跟我们一起走。”

    俊英随着她的方向想要挤出去。

    三个流氓里为的中年那人冷笑着打开她的手:“你侄女?你这样能有这样的侄女?”

    另两人撩开腰间的衣服,露出下面的扌臿着刀鞘的小刀,压低声音威胁道:“再多说一句要你们好看!”

    这家人不得不滚到一边,半个小时候后火车又停了,这是山东淄博的一个停靠点,胖妇人一家就在这里下车。

    俊英僵着羞涩的笑脸跟人道:“大叔,我想下去上个厕所。”

    几人挡住去路,手和脚全部伸出来,将过道堵得死死的,互相嬉笑着说一些下流话,仿佛没听到女学生的请求。

    中年人老东倒是和颜悦色,带着虚假至极的笑大声说道:“哎哟,大小姐,你别为难我们呀,老爷叫我们守着你,带你回家的嘛。”

    火车非常不给力的启动起来,俊英只得坐下,心下飞快的转动着。

    这个团伙常做拐带妇女小孩儿的勾当,相当有经验,一路严丝缝合的看押着女学生。

    俊英深吸一口气等待着,两个小时候,火车的度再次降下来,车还未听闻,俊英似猴子一样突然蹿起,双手勾住窗户的边沿,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就那么一跳,滚出了火车。由于火车的巨大惯姓,俊英在水泥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手肘和脚腕处骤痛,她刚刚从地上爬起,后背轰然踹来一脚,她再次面朝地面的扑了下去。

    团伙里瘦得像是火柴的男人跟着从窗户跳下,就这么截住了窜逃的女学生。

    后两个人追了出来,团团围住宋俊英,她只听到有人说:“赵四,别打脸,打脸就不值钱了”,随之而来便是一阵黑天暗地的暴打。

    许多人好奇地围过来,中年人捞袖子赶人:“这是我们家老爷私逃的小妾,看什么看!”

    又有巡逻的警察过来叫他们不要在这里闹事,扰乱治安,中年人老东赶紧递过两根香烟,道我们马上走。

    俊英半昏迷的被人拎了起来,一左一右的被夹在中间,火车已经离开,三人互相指摘咒骂,只得改了路线,将女学生挟持着上了一辆小汽车。

    他们从女学生身上搜出了钱,好吃了一顿饭,接着把女学生捆成粽子塞到后备车厢,雇了一辆汽车一路飞驰着驶向济南。

    两天过后,看女学生快要病死的样子,兼之到了根据地放心了不少,找了郎中开了两副药,卡着她的腮帮子强石更灌下,这才把人弄退了烧。

    他们打的很有分寸,并没有把她身上的骨头打折,单单是用狠劲打到让她怕。

    俊英是在一间嘲湿的地下旅馆里醒来,她刚刚梦到了大哥,大哥让她别睡地上,快起来。

    她回味着大哥的脸,他的眼神,他说话时拧眉的神态。好像很难有事情能让他开心。

    俊英躺在旅馆里间的浴室里,双目无神的盯着滴水的天花板,身下的贴着冰凉破损的瓷砖,身上的臭味和痛意支撑着她爬了起来,她像是僵尸一样,一节一节的挪动着自己的肢休,左手关节处根本使不上力气,松松垮垮的垂在一边。

    俊英的右手五指抓住水槽的边沿,左手手肘跟着拖上去,两处腮帮子咬到酸裕死,额头密密的汗腋滴滴滑下,双膝跪地地撑起来,她的手摸到水槽里黏黏糊糊的绿色藻类,两分钟后,她终于趴到水槽边沿那里,缓缓的仰起头,墙上的石灰粉被水泡地胀落灰,上面嵌着一面带着裂纹的镜子,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肮脏凌乱没有血色的脸。

    divgt;

    更多访问:

    第17章绑票

    第17章绑票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