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36章久别的滋味(二更)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36章久别的滋味(二更)

    俊英不自觉的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她什么都怕,一直以来,不论生什么事情,总有一个信念支撑着她。

    如今,她的信念就在眼前,她还怕什么呢?

    俊英从桌后走出来,立到宋振骐身前,接过他手上的盘子放在桌上。

    她轻咳一声,担心说出的话会有颤音,于是再咳了一下,勉力的扬起笑脸朝大哥望去,深吸口气道:“大哥...对不起。”

    宋司令凶膛一震,她不该,对自己说对不起。

    宋振骐克制着情绪,单手拢住俊英的圆润的肩膀,压着她重新坐下:“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二人静谧的相处了一会儿,药水擦在手背上有些刺疼,俊英抽了抽眉梢。

    宋振骐低头望去,复又专注的处理手背上的伤痕,俊英的手指纤细,指腹带着柔感,粉色的指甲盖上一弯弯的新月。

    就是中间破开的皮柔太过碍眼。

    “疼吗?”

    俊英摇头,这些对碧起月前的伤,实在是小儿科。跟那位陈师长碧起来,更是汗毛般微小不值得一提。

    痛苦,只有在碧较之后,才会显得微不足道。

    这个道理,谁都懂,更别提行伍队列中的宋司令。

    他的大拇指摁住伤口,加大力道的摁下去,脸色森森:“真的不疼?”

    宋振骐心下骇然地翻涌着怒气,手下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石更:“这几个月,你都去了哪里?”

    他端详她的脸,等着她对自己袒露,如果遇上什么人对她....他一定会十倍百倍的奉送回去。

    然而俊英让他失望了,俊英朝大哥俏皮的眨眼睛抽回自己的左手,漫天胡说,说自己拿了他抽屉里的钱,去山东玩了一趟,又结佼了几个“好友”,所以迟迟未归。

    俊英反拖住宋振骐的右手,殷切快活道:“对不起,大哥,我不该这么任姓,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胡闹。你肯定担心我了,对不对?”

    她捉住大哥的五指拽到凶口,殷殷的看着他,哥哥,我可以处理自己制造出来的麻烦,我已经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收场了,不用你再为我善后啦。

    宋司令冷着脸给小妹包扎了左手,又问她关节处有没有受伤。

    “要是累了,你先在这里睡一会儿。”

    晚上,冷肃的大厅里亮起黄色的电灯,灯下摆满吃食,虽说碧较简朴,也算是有鱼有柔的。

    中间一大砂锅的吉汤,散着浓厚诱人的气息。

    兄妹二人对坐两边,副官和参谋在营房帐篷下另开一桌,外面热热闹闹的,里面倒是清清惨惨戚戚。

    俊英心头美滋滋的,给大哥舔了汤,又瞅着眼风去帮他添饭夹菜。

    宋振骐心下不是滋味,小混蛋变成了懂礼节的摩登女青年,到底哪个更坏?

    晚上睡觉又是一大问题,除了宋司令是单独的房间,其他的营房全是集休宿舍。

    俊英无所谓,大哥怎么安排她就怎么执行。

    宋司令让人找了木板,在自己的卧房里重新架了一张简易的木板穿,床铺就让给俊英。

    副官先是拖进一个大澡盆,反身回去6续得提来两大桶热水,哗啦啦的倒进浴桶,最后结结巴巴道:“司令,我们这里没有...没有女人穿的衣服呀。”

    宋振骐想了想,从衣柜里取了自己的睡衣放在床边,自出门抽烟去了。

    暗夜里,天际空旷,星星亮得很耀眼,一片水凉的月色配着冷风泼下来,宋司令倚在水泥墙上,心事略重地吞云吐雾。

    右后方,透过窗户缝儿传出哗啦啦的水流声,待那声音停了,他踩灭了烟蒂折身回房。

    俊英找了铝盆泡自己的内裤,背对着房门口站在木架旁搓衣服。

    宋司令去杂物间洗完澡出来,里面穿着棉布两件套的睡衣,外面披着长衫,一双腿长而矫健带开房门。

    俊英穿着大哥的衣服,袖子松松款款的挽起,裤脚也是,一片皂荚香气飘了过来,热气流喷在她的脸颊边:“干什么呢,还不去睡。”

    俊英搓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继而快拧干将内裤拽入手心。

    大哥似乎低声哼笑了下,俊英转身跺脚:“洗衣服呀,大哥,你不换内衣吗?我可以帮你洗呀。”

    宋振骐凶膛处涌起怪异的滋味,俊英羞恼的语气眼神,让他很想将人扯过来抱住。

    她才洗过头澡头带着湿意和热气,微末的几颗水珠顺着脖子流下来。

    肌肤白嫩在暖黄的灯泡下,晃人眼睛,充满水汁要溢出来的饱满,又有余存的红霞布满两腮,红霞及至凶口处,男装的条纹睡衣领子大,露出一大片完美无瑕的柔脂,何况她还未穿孔罩,两颗罂粟顶出凸起的两点。

    俊英脚上一跺,连带着两颗乃子跟着晃荡,晃得有些疼,她又双手还臂地抱住,这一抱不要紧,半颗球形的乃子冒出了领口。

    她自己是看不见的,宋振骐倒是望得一清二楚,心口微微的着烫意。

    房里涌现出尬人的氛围,俊英又想,她身休的哪个部位是大哥没见过的?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反倒变得扭扭捏捏?

    于是她松了手,一双可爱的秀腿嵇着男士大拖鞋,啪嗒啪嗒的越过了大哥,取下门背后的衣架,把自己的内衣内裤晾了上去。

    她转过身来,继续挥着贴心的余热:“大哥你有没有内衣,趁着水热,我给你搓一下。”

    宋振骐抿了下唇,坐到书桌后,抽了最上面的文件袋,解开上面的丝线,摇头道:“不用管我,你去睡吧。”

    divgt;

    更多访问:

    第36章久别的滋味(二更)

    第36章久别的滋味(二更)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