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70章 口嫌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70章 口嫌

    右手往下抄,重新快速的解开腰带,叮叮当当一片响声后便是刺啦一声,裤链拉了下来,他将自己的庞然巨物从里面掏出。

    那玩意儿的色泽其实还很健康,估摸着是用的少的原因,呈现出浅栗色,旺盛的毛发围在旁边全都激动的竖了起来。

    俊英仍旧沉醉在深吻里,做梦似的,被人高抬起臀部,陈昭廷已经没耐心去脱她的内裤,直接用手朝旁一拉,让巨物对准了水潺潺的肉逼,猛地一杆进洞。

    “啊!”

    一阵相叠的呻吟声齐齐响起,重一点儿的是陈昭廷,上扬柔媚一些的俊英,两人同时舒服的打颤。

    窄小的甬道里插入巨物,仿佛从腿心处直冲到肠胃上,顶得缠媚的吟哦声,由深处冲出喉头。

    刘士官以耳贴门,颇有些忧愁,汤包都快凝成猪肉冻了,油条时间放长也会不脆的。他一心认为,这边的吃食比老家好吃了无数倍,万万不可浪费。

    于是他左手抓着纸袋,右手捏住一根油喷喷的油条咔嚓一下,咬进嘴里。

    门内忽而传来一身压抑的喘息声,接下来是黄铜床嘎吱嘎吱的摇摆声,一口地渣滓就这么喷了出来。

    他抹了一把嘴角,噎下两口唾沫,红着脸一路听下来,忽而大门朝门一开,长官衣衫笔挺的立在门边,脸皮全未动,却仍旧看得出他的意气风发。

    陈昭廷抬腿踹了他一脚,跨出两步,反手抄上房门只余一条细缝,刘士官余光一花,只见房内仿佛糟了还难,狼藉到狼狈!

    “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陈昭廷低声威胁他,十分嫌弃得看着士官手里的东西。

    “走吧,大爷带你去吃大餐!”

    “那宋小姐”

    陈昭廷折身,将一只俊美的脑袋塞进门缝里,对着瘫坐在床上的女人虎虎生威的怒喝:“我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刘士官请拉开车门,请长官上车,他坐上前排副驾,沉吟良久,始终觉得长官追女人很有点问题。

    嘴里喊着要弄死她,在人家家里大发脾气,想干就干,连饭都不请一顿擦完屁股就走如果放在刘士官自己身上,或许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陈昭廷见随从几次从后视镜里偷看自己,得意的仰起脖子,对着镜片往上撸头发,抬手摸了摸下巴上胡渣,左看看右看看,的确不赖嘛。

    他呵呵一笑,存了好心为副官答疑解惑,边抓头发边自我欣赏着道:“女人嘛,不能对她太好,太好了她的尾巴会翘到天上去!”

    这位年轻的陈将军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嘴里把人遍地到尘埃里,浪过了三天,开始火急火燎的催着副官带上支票夹子飞奔去了百货商场,发挥出战场上横扫千军的气势,家具物件等等全都送上卡车,轰隆隆一路载去英租界的公寓下。

    他不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嘴里说不要、心里很想要的矛盾。

    陈将军没有公寓的钥匙,这完全难不倒他,刘士官同人汗流浃背的拆门,挥汗如雨的建议:“长官,咱们换个锁不就行了?”

    栏杆边一只铮亮的摇椅咯吱咯吱悠闲的摇晃,陈长官的脸埋在雪白的貂毛里,黑色的军帽正经的戴在头上遮光,一条长腿包裹在军裤下跷在左腿上,白净的手指上夹着雪茄:“这个门太丑,不够气派!”

    实际上他想的是,门板太薄了,难免让你听壁角。

    许些人下班回来,要过这条道,没料两名军官守在楼道口,赶鸡赶鸭似的驱赶人群。

    一只白胖的奶娃娃当堂嚎啕大哭,陈昭廷灵光一闪,挥开人群,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将奶娃娃抱进怀里,心道,要是小娘们也给他生一个,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白白胖胖的可以使劲儿捏脸?

    黄志雅正伏案阅览文件,深棕色呢子外套挂在椅背上。

    一杯热气腾腾的银针茶搁到她的手边,方格的羊绒披肩蓦地盖上肩头,黄志雅抬头一望,笑道:“你来了。”

    俊英道自己来销假,黄志雅起身,上上下下的看她数眼,拖起她的手,手心处温热,俊英脸蛋白净带着红晕,眼里带着水意,于是她放下心来移座到一旁的沙发,同俊英聊了一会儿。

    “宋司令是军旅之心,伤在那里会不会有后遗症?”

    “后续还要检查。”

    黄志雅让她去玻璃柜里取出一只精美的礼盒:“这是哈尔滨那边的老参,你先带回去。对了,芷娴下个月结婚,你可要好好准备呀。”

    俊英抿着唇,忍不住倾身搂住黄志雅的脖子,黄志雅拍她的脑袋,贴着对方的鬓角:“好啦,同我撒什么娇,安排好家里的事,回来安心上班。”

    俊英拎着老参直接去了医院,在楼道里碰到端着茶盘的徐副官,他对她使眼色,俊英送上自己的耳朵,正听他道:“吴小姐来啦!”

    俊英老脸一红,总觉得徐副官话里有话,脸皮讪讪发烫,她也不进去,待副官平移进了套房,便猫在房门边垫着脚尖,通过门板中上方的圆洞朝里面偷窥。

    颀长的身影靠在窗边,宋司令的手肘搁在窗台上,玻璃窗半开着,雪白的窗纱朝内飞扬。

    他套着一件长款细毛线开衫,头发乌黑蓬松,侧影的轮廓尤其深刻。

    真不一样——俊英牙关发酸,难免将大哥跟陈昭廷比较,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样子,不是吗?

    然而见他斜侧着身体,同沙发上的丽装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几乎都快酸掉牙了!

    很奇怪的感觉,俊英知道大哥待吴小姐并不上心,宋司令此刻正是一副闲散淡漠的样子,眼皮半阖着,盯着手指上的香烟,泰半对吴小姐的话没什么特别的回应。让人深感距离遥远,却又极力渴望上前贴住,祈求对方能够做出不一般的回应。俊英在客观的、旁观者的角度,这才察觉出大哥这样一个男人,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怎样致命的吸引力。

    吴小姐一身淑女洋装,上身穿着蕾丝领口的黑色衬衫,外套镶着珍珠的香奈儿短外套,下面配着同款九分裤,头发是新做的,脸上妆容完美,她微微前倾着上半身,手上捧着茶杯,一双眼殷切的望向宋司令。

    俊英恨不得自己长了顺风耳,因吴小姐忽然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两人贴得很近,似乎在低喃私语,十分亲密。

    他们说什么呢

    大哥好像笑了一下

    这、这俊英梗着喉腔,咬住下嘴唇,抬手欲要敲门,徐副官突然拉开门,俊英差点一头撞过去。

    两人推搡着,徐副官推她进去,她反而叛逆似的又不想进去。

    总之天人交战着,简直烦死了。

    当他们还在门口上演默剧拉锯战时,宋司令拉开门送客,眼风瞅到俊英的通红的唇瓣,黑沉的眸子里闪过暗光。

    吴小姐细眉一挑,接着释放出睥睨的眼神,随即下压,变得和蔼可亲:“俊英,你来啦,真不巧,你一来我就得回去了。”

    俊英很生气,同时深度怀疑吴小姐是不是在大哥面前,含沙射影的说了自己好多坏话,看她得意的样子!

    吴小姐往前一步,从坤包里取出一张镶金边的黑色名片:“这是一家新办的会所,听宋司令说你也很爱喝咖啡待会儿有时间吗,有时间我们一去过去尝尝。”

    俊英接过名片,上面烙着吴小姐的大名,好家伙,这是来炫耀挑衅来了。

    不答应她,显得俊英很不懂事,答应她,俊英要多违心才会去跟她“畅聊”呢。

    宋司令抬手轻轻往俊英肩膀上一搭,再巧巧往门内一送,对着吴小姐道,他需要一下午教育教育自己的小妹,这还忙着要准备出院的手续,望她另择他日再约。

    俊英在里头摸摸鼻头,既感激大哥的解围,又有些害怕司令的“教育”。

    宋司令将俊英关在里头,他将吴小姐一直送到军区医院的大树下,俊英躲在窗帘细缝里放目往眺,只见婆娑绿色的树影下,女子身姿窈窕修长,男人高大稳重气势令人侧目。

    是谁都行,干什么非要是吴小姐?

    她以前觉得谁都行,谁都无所谓,大哥中意就行。可是现在她跟吴小姐撕破了脸皮,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笑是假笑骂是真骂,多看一眼都像是吃了涩嘴琵琶。

    她不认为自己是吃醋,纯粹是讨厌吴小姐。

    至于为什么讨厌吴小姐,她直觉摒除深究的念头。

    宋司令回房,特意晾着小妹,姿态优雅的跷着腿,坐在沙发上翻书。又过了半刻钟,徐副官进来开始收拾行驶,手续不用他管,邹参谋效率非常早已解决完备,车辆已经预备好,就等司令换衣服下楼。

    俊英迎向徐副官,想搭把手,徐副官察觉到病房内非一般的气氛,一手一只行李箱,溜的比狗还快,只道:“小姐您帮着长官换一下常服吧,我去楼下等你们。”

    宋司令道不用,自行去了里间,三四分钟后将里面的病服换下,开衫里面搭着一件高领黑色羊绒衫,陪着一条浅咖色休闲长裤,下面配着棕色鳄鱼软皮鞋,潇洒冷淡越过俊英下楼去了。

    俊英急的跺脚,心慌得不行,二话不说,只得灰溜溜的追上去,随车一起回了宋宅。

    ——————

    粗长一大更。

    大哥生气了唔唔。

    第70章 口嫌

    第70章 口嫌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