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78章想打你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78章想打你

    等大哥睡着了,俊英起身去外间散步。

    这几天也只有在他沉睡过后,俊英才能悄声摸出来透一口气,徐副官跷着二郎腿在门口看报纸,看得相当沉迷,俊英走到他眼前了他还在惊叹的瞪着一双秀气的单眼皮。

    “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他慌张的将报纸往背后的塞,俊英手脚更快,坤开皱巴巴的纸张,白嫩的脸蛋像是放在煤炉上烧的热水壶,就差冒呜呜冒白烟。

    俊英拽着报纸,几根手指穿破的薄薄的纸张,指腹上沾上黑乎乎的墨迹,徐副官向来不擅长言辞,一张嘴几次张开,吱吱吱了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宽慰的话,又想到自己刚才一副沉迷八卦的磨样,越发羞恼的想要逃走。刚好有卫士急匆匆的跑过来,说楼下有人闹事。

    徐副官咧出磕碜的笑:“小姐,那、那我去啦!”

    俊英想抓住他,二人商讨一下如何解决报纸上的言论,若是被大哥看到不晓得他会怎么想,然而徐副官此人心虚,一溜烟就跑了。

    将报纸狠狠的甩了一下,俊英跟着往下跑,及至二楼走道,一只白色的拐杖尖儿拦在她的身前,陈师长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险伶伶的靠在墙边,右边臀部微微上翘,显得两条腿长短不一——他正跛着一条腿呢。

    即使是在医院,讲究的人仍旧讲究,宋司令有俊英的照顾,陈昭廷有自己一双巧手,头发新剪过,剃成短茬子,不短不长,更显年轻。只是后脑上包着白色的纱布,大腿上同样装饰,殷红的薄唇变得惨白,整个人显得破碎,且富有特殊的美感。

    没料到他会在这里,但是人既然在这里,肯定有原因的。

    陈昭廷扬了扬下巴,眯着凤眼,也不说话,单是看着她。

    俊英噎下一口唾沫,唇角皮笑肉不笑的,抬手挡开拐杖,朝他点点头要往下去。

    她没法像恨张嘉怡那样恨他没办法恨,也恨不起来,场面不由她控制,却是因她而起。要说负罪感,那就太严重了,她只觉得这出戏唱得有些不合时宜,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造成了无谓的纠葛。

    陈师长破了点皮肉,流了几碗血,对于军旅之人全算不上事,长手一捞,无声迅疾的将俊英一把扯过去,摁在墙上。

    “急急忙忙的,去干什么?”

    清浅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俊英别开,眼帘下垂,不是很敢同他对视:“总不是有事,难不成跑着玩儿?”

    陈昭廷低笑一声,讥诮的轻语:“大小姐,怎么了,不敢看我?做了亏心事,没脸见我?”

    “什么?”俊英冲动的抬头,当即被男人复杂阴沉的眼睛定住:“我你瞎说什么!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

    陈昭廷原本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心口处仍旧揪心的酸麻愤怒,面上倒还算得平静:“哦!”

    他笑,风轻云淡的:“我知道了,风流嘛,谁都可以风流,你想跟谁睡都行,对吗,穿上衣服两不相识。你们宋家啊,一个两个的,眼睛长在头顶上,我他妈的真是搞不懂,你们有什么了不起?嗯?你告诉我,你敷衍我,你大哥呵,不就是一个小司令嘛,要是打起仗来,他能干得过我?他能像我这样不要命?”

    俊英简直听不下去,他每说一句话,就像是刺刀刺过来,她不舒服,他也不舒服,为什么还要杵在这里?

    俊英甩开他的手,想要冲出男人的包围,陈昭廷手下用力,猛地将她的肩膀定在墙上,俊英的后背震的一片发麻,男人的脸骤然降下来,她以为他要亲她,赶紧别开脸。粉白无血色的唇在离她只有一厘米的时候,竟然停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提了一口气

    “以为我要亲你?”

    陈昭廷一手往俊英后腰摸去,抽出女人手上的报纸,他退开身子,哗啦甩开报纸大略的阅读了几秒:“哈哈哈写的真好!”

    俊英的脸蒸腾着热气,局促不满的深呼吸:“你觉得好,那就好!”

    “又跟我说气话。”

    陈师长的话语将俊英的情绪拢的密不透风,怎么说,都是俊英的不对,她真的生气了:“你——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报社。”

    陈昭廷扭身,打了个清亮的响指,原来刘士官正站在病房门口:“长官?”

    “带一队人过去,给我把报社给砸了!”

    俊英心下非常赞成这个方法,但是实施的人是陈师长,她就不那么赞成了,然而刘士官雷厉风行的,楼底下传来喝令声,轰隆的汽车声,俊英刚要追过去,陈昭廷在她的背后喊她,俊英不想听,忽而一阵沉闷的肉体撞击到地上的声音,她吓的头皮发麻的回头,陈昭廷已经从二楼的楼梯上滚了下来。他瘫在最后两节木梯上,四肢摊开,额头上疼出了冷汗,对着俊英惨兮兮的冷笑。

    俊英惊吓出眼泪,心下生起了恨意,她冲过去将人吃力的扶坐在楼梯上,愤怒的压低声调:“你干什么不小心点!摔死就高兴了!”

    男人膝盖上的纱布渗出血迹,他不在乎的闭眼:“死了就死了,反正也没人在乎。”

    话是冲动的话,陈昭廷忽而想到,自己要是真的死了——真的就没人在乎了!

    无法,俊英身心皆痛的将人扶了起来,送回病房,刘士官走了,他又不要护士碰,于是只得她亲自上手,给人重新换药包扎。

    这些活儿做的多且勤,很快就解决完毕。

    陈昭廷半靠在床头,神情萧索的闭着眼睛,鼻翼煽动着,让俊英走。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俊英深吸一口气,真的有些受不了,坐在床边无声的哭了起来。

    “你走不走?我现在看到你就讨厌,烦你,想打你,想直接把你绑走关起来!你信不信?”

    陈昭廷忽而瞪圆了凤眼,鼻子发痒,手指朝鼻下一抹,抹出清亮的鼻涕,他破罐子破摔道:“既然不走,就去把大烟拿来过来,我的烟瘾犯了。”

    俊英见他浑身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动作利索的寻了烟箱,烧好烟泡,将烟斗送到他的唇边,陈昭廷狠狠的吸了几口,片刻后肌肉和神经皆放松下来,抬手轻轻的搂住俊英的肩膀,然而——他歪着身子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第78章想打你

    第78章想打你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