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82章失去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82章失去

    一个星期后,淞沪战争爆发,又过了一个月,上海彻底沦陷,大批的溃散军人和流民涌向三百里外的南京城。

    委座喝令南京政府军坚守首都,宋司令开始没日没夜的开会、编整军队、作军事防务。

    军统特科轻薄部解析了日军的密电,道皇军的近期作战方针是“不扩大战场”,然而南京的天空上时而盘旋着勘测的敌机,南京空军部队发现敌情立即冲上云霄,将日本空军击败轰走。

    在机关学校开始大规模外迁进内地的时候,宋振骐在一个深夜终于决定送俊英走。俊英此时已经从家里搬出来,公寓已不安全,好在黄志雅强行要求她住到黄公馆。她不接大哥的电话,让黄姐姐带话:“我是留是走,不关你的事。”

    全面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去哪里都存在危险,宋司令和黄司长同时保有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日军再怎么打,也不可能攻破首都几十万大军的防线。黄志雅的美国友人,詹姆斯先生在国际上极力周旋,在南京的西北角建造防空洞,着手建立了国际战时安全区。在国际范例上,战争不论怎么打,都不能波及安全区。

    黄志雅将俊英安排进去,在国际安全委员会内工作,万一的万一,她也可以躲在里面确保人身安全。

    谁也没想到,在12月1号这天开始,数不尽的乌云涌过来,南京迎来了暗无天日的无差别狂轰乱炸。

    第一颗飞弹落在平民区的时候,在外线防务的宋振骐太阳穴猛跳,他竟意外的摔了一个跟头,额头嗑去一大块皮,顿时血流如注。他简单的处理一下,几分钟后便带着部队冲想炮火连天的战场。

    空中的轰炸一直没有停过,从高空看,南京市区已经被炸得千疮百孔。到处都是烈火跟轰炸,尖叫声和痛哭声。俊英跟着国际委员会的人和难民躲进了地下防空洞,前一刻刚跟战区司令部通了电话,后一秒接通外界的电话线被炸毁,她们跟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宋司令受过伤的胸口越来越疼,他在战区司令部迎来一个女人——吴祖芬。吴祖芬跳下军车,劝他跟她一起走,飞机已经准备好。

    “敌人的总攻来了!外线溃败的越来越惨烈,你留下来只能是死路一条!”

    宋振骐的右手细微的颤抖,他给自己点了根烟,很平静的回复吴祖芬:“作为一军之首,保卫人民和国家是我的天职。”

    吴祖芬再怎么声嘶力竭都没有用——让他做逃兵,绝对不可能,他宁愿战死,军人最理想的死亡就是战死沙场,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一件最自然的事情。

    “如果”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帮我接走俊英,她现在安全区的地下防空洞。”

    “”吴祖芬讥诮的笑:“你是不是把你弟媳都忘了,她正大着肚子呢!国际委员会那边,怎么说都算安全吧!”

    宋振骐蓦地站起来,两大步走过来立在她的身前,抬手利落的敬礼,黑目深沉至极,他恳请她接走他的亲人。

    吴祖芬身边有她爹派遣保护她的宪兵卫队,她含着剧烈的恨意和痛意离开了战区前线,卫队问她先去哪里。

    吴祖芬抽了他一耳光:“废话!先去法租界把孕妇给接了!”

    宋振峰的老婆赵琳随人慌乱的跑出来,吴祖芬让人先把她送去机场,她还要跑一趟西北角去找宋俊英。

    一个小时候,黄绿色的军用车辆离安全区还有两公里,头顶上忽而传来尖啸声,炮弹嘘的一下,呈直线哄了下来,安全区的大铁门被哄个稀巴烂。

    车辆全部停下,吴祖芬眼睁睁的看着安全区的房屋被炸成破碎残骸,国际红十字会的旗帜在融进了汹涌的烈火。

    轰炸机一连下了二十颗炮弹,在空中旋转一圈走了。

    “我们还过去吗?防空洞在后侧。”

    吴小姐问他:“你有烟吗?”

    她推开车门跳下去,望着几公里外的火场,抽完一根烟,忽而转身回来上车:“直接去机场!”

    几十万大军溃不成军,原本勒令死守的命令随之改变,开始执行全军大撤退。然而之前盛万才下令阻隔部队过江,准备破斧沉舟。

    更改的政令没有及时联络到渡江关口,关口军队不欲放行部队大撤退,各路队伍退到此处发生了内部的争斗,日军随之跟过来,一时死伤惨重。

    宋司令的十四军团二十余万人,死伤不计其数,战死了十几万,在三七年的十二月十二日,突破了日军的包围圈,朝湖北的方向大撤退,在武昌又遭遇了袭击,最后只有几万人冲进了重峦叠嶂的重庆境内。

    日军此时已经彻底占领了南京,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早已彻底拉开序幕,几天内,余留在南京的平民和士兵,十几万人口被扫射枪杀,数不尽的残肢残骸遍地堆积。

    宋司令在重庆临时战时总军区开大会,会后被白总参谋长叫进办公室:“这位是吴院长,听说你勇武风评,想见一见你。”

    吴院长五十来岁,头发花白精神状况良好,穿着藏青色中山装,抬手同宋振骐交握:“不错,不错!”

    宋振骐紧绷麻木了多时的脑神经终于有了反应,然而是一阵阵的尖锐的刺痛,他问吴院长的女儿吴祖芬在哪里,吴院长笑眯眯的拨出一个电话,让他自己接听。

    吴祖芬那头很热闹,有孩子咯吱咯吱清脆的笑意打闹声,宋司令缓缓朝外呼出一口气,肩膀上的肌肉放松下来:“你在哪里?”

    “我呀你猜猜嘛!”

    宋振骐抬手捏了捏酸痛的鼻梁,半闭着眼睛:“”

    “好啦,不逗你了,你连自己侄女侄儿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我在二嫂家里哇!”

    宋振骐勉力应付了吴院长,身影如剑的冲向汽车,猛的甩上车门,在一片黄色尘土中飞驰出去。

    经历了那么多的血肉纷飞,骤然被家人和孩子团团拥住,仿佛从地狱回到了人间,宋司令接过吴祖芬递来的热帕胡乱擦了脸,他裂开一道笑,因许久未笑过,唇角肌肉显得非常僵硬:“俊英呢?”

    接下来的两分钟,他又彻底跌回了阿鼻地狱,猎猎的地狱之火将他吞噬,皮开肉绽神魂分裂只愿自己死了,那些话都是幻听。他第一次打女人,便将吴祖芬抽的嘴角流血,众人的惊叫哭嚎声渐渐远去,弟媳赵玲说怎么能怪吴小姐,她赶去时安全区已经被炸毁了,吴小姐救了她,没救上俊英这能怪她吗?

    男人的身子像是被剧毒浸过,骨干躯体皮肉全无知觉,只有心脏还在强烈的狂跳,跳着跳着速度越来越快,喉头一紧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第82章失去

    第82章失去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