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91章我想带走她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91章我想带走她

    既然兄妹已经碰了面,陈局长也不必把姓宋的在关到地下室,但要他直接放了宋振骐,那可就是天方夜谭了!

    他让宋振骐搬去杂物室,给他穿佣人仆从的衣服,让他去厨房帮忙烧火,然后给他端茶送水。

    宋振骐并无二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欠身给陈昭廷倒一杯普洱,陈昭廷往后靠在沙发上,眯着斜视:“你不用找了,你的宝贝妹妹不在!”

    宋振骐不语,陈局长又道:“现在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跪下给我磕头吧!”

    男人膝下有黄金,宋振骐一辈子没跪过谁,但是这次跪得心甘情愿,额头砸到地毯上,咚咚咚极为响亮。

    他正要起身,陈昭廷穿着皮鞋的脚掌踏到他的肩头,然后狠狠往后一踹:“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你们两个远走高飞?”

    宋振骐静默的爬起来,无事般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敢奢望。”

    他用自虐的方式来弥补心中的巨洞,然而曙光已经出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他只想多看她一眼,多看她几眼。

    陈局长衣装笔挺的,叼住雪茄,数次面对情敌,要的就是面子,涵养也跟着倍增,并没有轻易的暴怒,唇角翘起来讥讽道:“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说实话,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做了什么事让俊英都不想见你?”

    “做了不该做的事。”

    “你不该做的事多了!行了,我也没心思给你们做断案的判官,你们有仇我高兴还来不及。”

    他起身往外走,要去百货商场接人,陈局长撇过头,也不看宋振骐,眼里带着十足的威胁轻蔑:“我警告你,千万不要越雷池一步,否则”

    陈局长在租界找到俊英,几个便衣陪着她,俊英心事重重的朝他笑了一下,二人一同钻进小汽车回家。

    她刚才闲来无事看了份报纸,道中央政府财政黄司长即将抵达南京,同伪政府商谈各地界内的铁路经营权和归属权。

    黄志雅,黄姐姐

    他们是不是还不知道大哥还活着?

    俊英已经从陈昭廷嘴里知道大哥的来路,陈师长的确是大哥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是绝对没错的但是哥哥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不论他们兄妹间的感情怎么样——首先就要抛开这一点,堂堂党国的高级司令官,怎么可能蜗居躲藏在伪政府的地界里?随时都可能有杀身之祸!陈昭廷的包庇私藏,同样会让他深入复杂的局面。

    客厅的餐桌上摆好了珍馐佳肴,陈昭廷绅士有礼的起身,亲自倒了两杯红酒,但是续杯的时候,他倒是打了个响指,让立在一边准备伺候人的宋振骐使了个眼色:“愣着干什么,倒酒啊!”

    俊英食不知味,总感觉存着烧灼的目光落在背后,那些烧灼感打入脊髓,随着血液的流通灌到全身。

    她真想摔筷子走人,又不想陈昭廷看出端倪,强忍的不适往嘴巴里填东西。

    宋振骐单手擒住红酒瓶,同洋餐厅里的服务生几乎一模一样,谦恭周到的欠身倒酒,接着用两根手指抵住圆形的杯脚,朝俊英推了推,他的身子挡住了陈昭廷,俊英被大哥身上自然散发的温度气息给拢住,去接酒杯的手指跟着颤了又颤。

    她要去接,男人的食指刚刚好的从她的手背上擦过,粗粝指纹刮出燥热的波痕,那处像是遭受了电流的攻击,一片火辣辣的酥麻。

    宋振骐一略即过,让人无法知晓他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总之很快退开身,重新往后站去。

    三个人便如此诡异的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陈昭廷不怕姓宋的强来,他本是存着侮辱折辱他的心思,镇日都会派人看管着宋振骐的行踪,一举一动都要向他汇报。

    这日菊田似乎掌握了什么确切的消息,打来一通电话,强硬要求陈局长整装去政府大厅开大会。

    大会上,高级参谋在黑板上板书了近期的工作成果,以及马上就要到来的作战计划。

    大会一直开到晚间,凡是在伪政府工作的中国国籍将领、官员,通通安置在某处花园内,进一步详谈。

    陈昭廷这位虚职的警察局局长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及至酒会过后,一贯气焰嚣张的陈局长也带上了愁容,他直直的望着前路,及至宋宅门口,明亮的车灯照到一道男士的身影。

    陈昭廷跳下车来,围着一身绅士装扮的男人转了两个圈:“你谁啊!”

    苏城摘下黑色礼帽,文质彬彬且沉稳朝他道了声好,他的手里拎着一只黑色皮箱,里面装着一件价值千金的古董花瓶。

    他直接道出来意,说是听闻自己妻子被误抓进来,费尽周折找到她的下落,现在想把她接走。

    陈昭廷啪啪啪的鼓掌,巴掌又脆又狠,阴暗的光线下含着遮不住的阴鸷。

    “走吧!”

    他带人步入敞亮的客厅,俊英听到车响,正从二楼下来,正要对陈局长绽上一丝言笑,那翘起的嘴角在看到苏城后,顿时凝住了。

    陈昭廷呵呵低笑,朝她招手:“宝贝儿,快下来。”

    他转头又让刘士官去把宋振骐从杂物房请出来,这么一出大戏,怎么少的了他呢。

    自由勤务兵去泡了一壶热茶出来。

    俊英同苏城对视了一眼,随即转开视线,苏城见她衣着美丽,人也丰腴了不少,然而心下止不住的泛着凉意。

    当他看到身穿粗布褂的宋司令,心绪复杂难以言说,他认识这位十四军的司令长官,也就是俊英的亲大哥。

    他起身朝宋司令合身欠腰,问了声好,陈昭廷仍旧呵呵呵的笑,笑的匪夷所思。

    俊英真想拿根真把他的古怪笑意的嘴巴给缝上,三个男人的视线或明了或隐晦的探过来,她的脸皮一时受不住的,红若火烧。

    陈局长长手一指茶杯:“别客气,先喝口水吧,免得有人怪我待客不周。”

    苏城抿了一口,气氛凝滞中,他面相俊英,道:“最近过的怎么样?”

    俊英垂下眼皮,微微颔首,两手交握在膝盖上,指甲用力的掐入皮肤。

    苏城起身,将皮箱放在桌面上,这是一只宋徽宗时期的白瓷花瓶:“陈局长,宋司令,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我就明说了,我跟俊英是合法夫妻,多谢局长近日的照看,这是苏某小小的谢意。”

    宋振骐立在陈昭廷的侧后方,听到这话,背后无数肌肉层鼓涨涌动,他的目光忽而射向俊英,在陈昭廷侧转身子回望的时候,骤然垂下头来。

    “精彩,真他妈精彩!”

    陈局长直接站了起来,浑身气势骇人,宋振骐往后退一步,隐到了暗处。

    苏城拧眉,仍旧迎难而上,从西装口袋内侧掏出一份红本子:“这是我们两的结婚证。”

    男人背脊挺直,气势沉稳,眼镜后的眸子带上了强势,他接着道:“恕我直言,陈局长,您的身份敏感,国人迟早会把帝国驱逐国土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俊英跟着您会是个什么结局,您心里应该很清楚。”

    他转而勉强宋振骐:“因我跟俊英的关系,我唤您一声大哥,请原谅我在没有上门提亲的情况下,跟您的妹妹成婚”

    还未等他说话,空气中的火焰已经堆积到了极点,某跟弦终于啪的一声断了,陈昭廷一跃从座位上跳起来,从腰后摸出手枪,同时一脚踹开茶几,茶几上的白瓷连着黑皮箱倒扣入地,黑乎乎的枪口刚要抬起来,俊英已经扑了上来,左手握住枪口,右手撑住他的肩膀。

    激烈的动作下,俊英深喘了一口气,陈昭廷气的面无人色,俊英再次朝前一仆,搂住了他的脖子:“好啦别冲动,都是误会。”

    她以肩抵住男人的胸口,男人的震颤不住的传过来,俊英侧身望向苏城,口吻和气,带着刻意的冷淡:“苏大哥,我们本来就是假夫妻,我很感谢您来找我,担心我的安危但是您也看到了,我过的很好。”

    “以后也会很好。”

    肩臂边的身体渐渐平缓下来,俊英弯腰将险些摔碎的瓷瓶捡起来装好,啪嗒一声扣好暗扣,将皮箱奉送过去。

    镜片后的眼睛泛着一角殷红,俊英心下抽疼了两下,也只得狠心道:“对不起。”

    苏城抬手扶了扶眼镜,眸色晦暗如深,嘴角上扬,也不要人送,转身扬长而去。

    刘士官回来报告,苏城坐上一辆小汽车离开了,陈局长摔了茶壶茶杯,正要对人发难,对象自然是躲在暗处一言不发的“宋司令”,沙发旁电话骤然铃声大放,原本没人想管,然而它跳的越来越高,一刻不停,俊英赶紧接起电话,朝陈局长一递,陈昭廷对着听筒怒吼:“什么事?!”

    对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陈局长暴怒的气焰渐渐收敛起来,接过听筒,深深的望了俊英一眼,有什么脆而软的东西一闪而过。

    俊英的胸口跟着一跳,跳到了喉咙处,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陈昭廷快速穿上外套,大步离开,离开前吩咐下属把宋振骐“送”回杂物房。

    ——————

    继续粗长

    第91章我想带走她

    第91章我想带走她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