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越海_ 作者:提灯小豆子

    郑佑凡和贺翰音进行了一场谈判。

    说是谈判也不准确,两人既没带筹码也没多剑拔弩张,彼此脸上都带着笑,仿佛只是坐下来闲话聊天。

    郑佑凡是客。如果不是贺翰音邀请,他们不会有这一场会面。他笑吟吟的抿一口红茶,闲适的开口:

    “贺总,我以为我上次已经说清楚了。”

    贺翰音面无表情:

    “SUG那个战队我已经在接触,买下来会很快。我了解过你们联盟的规定,赛季结束之后选手会挂牌出售,到时候我会把她买过来。”

    郑佑凡笑容不改:

    “青训营培养选手主要是为自家战队输出力量,她是不会挂牌的。”

    贺翰音并没有很多的耐心来跟老狐狸扯皮,直截了当的开口:

    “解除合同也不行?”

    郑佑凡向后仰靠在椅子上,摊开手:

    “贺总,即便是要转会也要遵守选手本人意愿的。您就没有问问她同意不同意?”

    贺翰音垂眸:

    “不用问。她不会同意的。”

    郑佑凡笑容更深:

    “那你还对我说这些干什么呢?”

    贺翰音沉默片刻,抬起眼来,那双奇异的狼眼睛里的光淡淡的。他用指节敲了敲桌子,声音清晰:

    “我不管她同不同意,我只想要我老婆。”

    郑佑凡脸上的笑慢慢淡下去。片刻后,他嘲讽的瞥了一眼桌面:

    “贺总,桌上但凡有个菜你也不至于喝成这样。”

    贺翰音假装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希望你考虑一下。”

    贺家的势力都在国外,而且涉黑,在魔都虽然算是上流新贵,但没人敢惹。郑佑凡原本没什么可忌惮的,但手上查到的资料显示这人身上搞不好沾过人命,而且必定持枪,真要疯起来保不齐身边人出个什么事。郑佑凡站起身来,甩下一句:

    “我不用考虑。贺总,这么大的人了,别做强扭瓜这种幼稚的事情。”

    说完他转身离去。贺翰音没有起身相送,他坐在原处,头一点一点的垂下去,最后趴在了桌子上。

    如果不强求的话,那就没有后续了。

    从一开始就是他强求来的。

    如果不是他执意,一个尚未成年还在读书的少女不可能跟他这样的人有更多的交集。如果他没有抱住她,没有跟踪她,没有去看她演讲的话……

    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会和他萍水相逢,在他的世界里留下的印象只是好心人。

    【我们是相互陪伴的关系,不能轻易的抛弃对方。】

    回国后他回过X市的那个房子,老房东说在去年11月以后辜橙橙就不再续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于是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这少女于他也是一片空白,她对于她的身世只字不提,他所了解的只有他曾在她演讲中听到的那些。

    小孤女。

    他去了辜橙橙的中学问询。彼时还在放暑假,他问了门卫老大爷,找到了辜橙橙班主任的联系方式。班主任对这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印象很深,很遗憾的说:

    “辜橙橙啊,高三下学期就渐渐地不来学校了,高考也不理想。”

    除此之外,班主任提供不出更多的讯息。辜橙橙好像就此在这个城市里消失了。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意外的找到了她。他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么多他所不知道的优点,比如游戏打得很好,还会直播。

    她恨他了。

    讨厌他了。

    当初那样残忍决绝的离开的确是他的错,她明明还是个那么小的姑娘。然而他是真的害怕她出事,连一阵风刮过他都怕会有广告牌砸下来。贺家旁支那些人争家产早就红了眼,他若是不能一击命中把他们扳倒,那么他一定会死。他胆怯到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半点她存在的痕迹都不敢容留在自己身上,睡觉都谨慎小心,担心会梦话会露出端倪被别人发现后伤害到她。

    “没事了……”他喃喃道,“现在没事了……”

    他们都死掉了。

    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了。

    我的宝贝,我会慢慢追回来的……一定会的。

    说好要相互陪伴,做彼此的家人……说好的。

    吃瓜

    郑佑凡到基地的时候,大家正聚在一起吃瓜。

    是真的吃瓜。煮饭阿姨买了一个特大的西瓜,圆的就跟数学老师画出来的似的。施奇兴高采烈的把辜橙橙拉出来,说我们来杀瓜。

    “杀瓜?”辜橙橙摸不着头脑。

    “对啊杀瓜啊。”施奇把雪白的陶瓷刀递给她,指着放在桌子上的大西瓜说,“把这个西瓜杀掉!去吧小橙子!TNT的安全就交给你来守护了!”

    辜橙橙完全不知道闹得哪一出,将信将疑的接过刀去切西瓜了。瓜是好瓜,刀刃往上一碰就咔嚓自己裂开了一道口子,打眼一看就知道水分十足。施奇大声赞叹:

    “侠女举世无双!这瓜杀得真好!鼓掌!”

    一群人围着桌子海狮手鼓掌。

    辜橙橙臊得脸皮通红。这是在干什么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旁边的宋远洲把刀接过来帮她把瓜切成一片片的,顺手拿起一块放到她嘴边。辜橙橙下意识的咬了一口,结果宋远洲又重新拿了块新瓜给她,把咬过的瓜拿回去自己吃了。

    “?!”辜橙橙脸更红。

    姜乙一不干了,开始撒娇往她身边蹭:

    “姐姐你也吃一口我的!尖尖这点瓜最甜了!”

    是、是这个意思吗……辜橙橙偷瞄了一眼宋远洲,对方没说话,低头淡定的吃西瓜。Y神好像对她好的话从来不会说出来,而且永远都做的好自然,好像很理所应当一样……这就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吗?她好像就很笨拙……她低头吃瓜,旁边有人递瓜过来她就乖乖咬一口,心不在焉的。

    祝阅人本来要过来,特地挑的最大的一块,结果在桌子底下的小能因为想吃瓜而太过激动,真实狼奔豕突猪猪猛冲,把祝阅人绊得踉跄一下西瓜脱手而出摔在地上。气得祝阅人拿起了pad要给小能看视频版家用猪肉料理大全。

    小能还就真一边看一边昂昂叫。辜橙橙本来在吃瓜,被猪叫声吸引了注意力,偏头过去看了一眼,发现pad上面播放的是母猪的产后护理。

    辜橙橙大惊失色:

    “迦娜,你给小能看黄片?”

    热络的氛围在郑佑凡到场的时候尴尬的冷下来。

    郑佑凡没觉得有什么。他挺累的,顺手把西装外套解开扔在沙发上,往辜橙橙房间走:

    “辜橙橙,过来一下。”

    一群人都莫名紧张。这种感觉就像是家长不叫小名叫全名一样,准没好事。辜橙橙把满嘴的甜蜜汁水咽下去,匆匆跑去洗手,洗完了进房间发现郑佑凡正坐在她的小床上,领带都松开了。

    她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

    郑佑凡低头解着衬衫的袖扣,道:

    “怎么不过来?”

    辜橙橙小碎步挪过去。又是正装老板啊……看起来好严肃啊……辜橙橙舔了下嘴唇,结巴道:

    “老板,你、你要吃西瓜吗?”

    郑佑凡抬头看她一眼,把人搂过来抱到腿上坐着,脸颊贴了贴她的,道:

    “西瓜很甜?……脸黏黏的。”

    辜橙橙大为尴尬,用手抹了抹脸颊:

    “我忘洗脸了……”

    郑佑凡无奈的看她一眼,叹口气:

    “多大的人了……”

    他抱着她,靠在她肩上长舒了一口气,语气听不出情绪:

    “……你到底是招惹了一个什么东西啊。”

    “?”辜橙橙听不懂他说的。

    郑佑凡知道她不明白。他一只手按上她发顶,将她按牢在他怀里,然后问:

    “你和贺翰音,是怎么在一起的?”

    怀中人的身体立时就僵硬起来。贺翰音……是阿鹤的真名啊。她竟然相遇那天才知道他的真名,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讽刺。老板为什么要问这个呢?是好奇还是阿鹤又找过他……?她不太想说,只是摇了摇头。

    郑佑凡感受到她摇头的动作,也不强求,接着问:

    “你不了解他,是吗?”

    怀中人沉默了一瞬,慢吞吞的“嗯”了一声。

    郑佑凡顺着她的头发摸下去,慢慢的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似的低声说道:

    “他是贺家的小儿子。……我费了点人情,查到贺翰音一年前被赶出过贺家,据说是因为DNA和当时病危的贺家主对不上。”

    辜橙橙疑惑的抬头。

    所以当时的她才会遇到落魄的阿鹤吗……?

    郑佑凡继续说:

    “不过后来过了段时间就证实了是个乌龙事件。贺翰音回去了……这些都不是重点。”

    他低下头,看着辜橙橙的眼睛。

    “重点是,他回去之后,贺家死了好几个旁支的当家。”

    他眼底很深很深,藏着未尽的话语。辜橙橙接受讯息的神经与他对接上,忽然打了个寒颤。

    是、是说,阿鹤杀人了吗……?

    她陷入迷茫。她本能的觉得和自己朝夕相处过的男人不会做那么残忍的事情,可是同时又自我否定的认知到她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他。郑佑凡揉着她的头发,声音很低很沉,但足够让她听清:

    “不管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不要对他心存幻想。这个人很可怕。”

    辜橙橙轻轻颤抖。

    郑佑凡望着她,忽然在她脸上舔了一下,笑了。

    “别想这些了。西瓜挺甜的,你去拿一瓣我吃。”

章节目录

(电竞)越海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提灯小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提灯小豆子并收藏(电竞)越海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