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殿的这回安排倒是没有任何拖延,若是凌灵子做得足够好,他们也只能是从旁配合,可凌灵子若是做得不好,那也不怪将主攻之权柄抢夺了过来。
    即便这说了出去,也是他们先占住了道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各方能力之高下。
    就如两殿本来承担了对外攻杀的权柄,可是前几次的失败,这回便不得不屈从上三世,可现在证明,即便换了上三世的人,同样也没有太大改观,若是还有所不如的话,那么权柄自然而然是重新回到他们手里了。
    向司议看了一下,因为前面战殁了太多两殿的求全上真,如今道法上乘的修士比之以往着实少了许多,只能从那些潜修并自愿退位的司议那里进行补充,用以补充实力,但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因为哪怕是元夏,求全之境也是一样难求,目前这些人,还是不知多少年月中积累下来的。少去一个,都是在消耗元夏的底蕴。
    在两殿各自安排好后,诸司议也是一齐踏上了一处庞大壁垒,并各居其位,随后便朝着天夏所在祭动了“负天图”与“诸仙渡”这两件镇道之宝。试图将原先那一条两界通道重新打开。
    元夏这里一有动作,陈首执这里立刻便即察觉到了。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对广台那边动手了。
    此前压着不动,是因为广台上元夏修士若是见到没有任何取胜希望,那么立刻就会退走,由于天夏这边封断两界通道的宝器都在防备另一面,故是很难阻止此事。
    但时候这个时候,假如他们不急着下手,那就又是不同了。因为两路进攻一定是需要某一路进行牵制的,若是牵制旳人主动撤走,导致攻势不成,那么主持这一路之人定要担负此责。
    故是此辈极可能会选择挺在那里不走,这就方便他们设法将之聚歼了。
    当然这对天夏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需要他们及时堵住另一面,并且将广台之上的快速围剿了。不然这里拿不下,而另一条通道上的人却是杀了进来,那局面就将反过来了。
    陈首执这时言道:“林廷执。”
    林廷执会意,当即祭守动了“都阙仪”,在这条两界通道之内,早是构筑起了层层封堵,想要冲入进来,绝不是片刻可成。
    陈首执则是亲自执拿“天岁针”,以此威慑并断阻敌方之穿渡,镇道之宝的碰撞气机也是远远传递出去。
    广台之巅,凌灵子对于另一边两界通道的异动也是立刻察觉到了,他心下振奋,立刻向着在场诸人传声道:“诸位,此间当要守御稳妥了,我等另一路侵攻即将到来,届时天夏必难挡住我两路攻势,覆灭天夏就在眼前!”
    说实话,他方才见天夏不动,并没有将镇道之宝再压上来,却不信天夏手中的宝器只有这么点,所以天夏的意思,很可能就是逼得他们不得不留在这里。
    可他即便猜出了天夏方面的意图,却也只能选择这般做,因为他的确没有理由撤走,而他自己则更是希望天夏越晚动手越好,说不定就能逆转局势。
    他也不是就这么干等着,也是通过两界通道向后方传递去了消息,说他们现在已经吸引住了天夏的全部战力,要求两殿快些进攻,以免错过了时机。这样既是到达催促的目的,也仍能凸显出他的作用。
    万道人、向司议这边方才动手。就是收到了凌灵子传来的消息。
    “错过时机?”
    向司议笑了笑,道:“这是告诉我们,若是动作不够快,他便顶不住了么?局面已是如此危险了么?”
    万道人沉声道:“不管他们那里如何,两殿按照此前的谋划进攻。”
    向司议点了点头,这也是尊重大略么。正常的步骤也不算不上突袭,主攻方面本来就是要承担最大压力,好为他们的突入创造条件、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俱是按照原先的安排来的,事后不管谁来也挑不出错。
    至于凌灵子能不能守住,那是上三世需要考虑的问题了,他们就是想去替此辈考虑也没那个权柄。
    而且就事实而言,现在能用以突破的宝器,也就是“负天图”和“诸仙渡”,面对天夏事先布置下的阻碍,他们想快也无法快的起来。
    陈首执很是沉稳,对着另一边的进攻开始保持不动,直到确认元夏方面无法一下攻破天夏的阻碍,这才决定转顾到广台这边。他倒不是托大,元夏若有什么后手的话,还有清穹之气能够加以填补。
    他将那一枚“真一元瞳”托至掌心之中,稍稍一运,此物其中一孔转向了广台那处,便见放出了一道刺目白光。
    凌灵子感应敏锐,在真一元瞳还未祭出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危兆即将袭来,他哪里不知道天夏终于开始下狠手了。
    此时他也容不得退缩了,不得已间,他伸手对着上空一指,却是将“定真罗”也是祭至上空,便见一团罗盖将整个广台遮住,挡住了那一道白光。
    陈首执对此毫不惊讶,因为张御就在广台之上,所以他对着那里的情况了若指掌,知道这个罗盖一般的宝器乃是驾驭其余诸宝,甚至重创能够天夏镇道之宝的关键,所以他们首先要对付的就是此等宝器。
    他手按身前晶玉,道:“单道友,设法摄了那罗盖去。”
    单道人应有一声,便将乘幽一脉的镇道之宝“遁世简”放了出来,定真罗本来硬抗真一元瞳的攻袭,已然无法做出其他回应,故此宝落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只是一瞬之间,那架在上方“定真罗”就直接消失无踪了。
    凌灵子见状,一下神情大变,“定真罗”被剥去,不仅仅是奉命图无法再祭了出来,而且他们这里比较天夏又少了一件镇道之宝,一角崩塌,那么就可能导致处处崩塌。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自己没有了镇道之宝护持,下来又如何挡住那犀利剑光?
    张御一直在关注凌灵子这边,防备其人再有出手,现在见到定真罗的消失,一振剑刃,转而向其一步步走来,所过之处,被定真罗又一次修复起来阵禁也是层层崩塌。
    凌灵子此刻发现自己被一股剑气罩定,也是心中一凛,此刻他往回撤走,那剑光一定是会追了上来,他不是擅长遁法之人,是绝对不及剑光来得迅快的。
    但是他不是没有办法了,他伸手一拿,霎时一道宝印飞来,悬于头顶之上,霎时又一道光亮垂下,将身躯护住。却是他将“镇机印”的权柄从刘上真那里夺了过来!
    身为此回主持大局之人,他有任意调整镇道之宝权柄的权利。
    钟甲、虞月两人身份地位与他相差不大,这两个人他是不敢动的;崔子因、莱凤鸣二人乃是新近来支援自己之人,若是此刻从他们手中夺了宝器,怕是后面再难有援手。
    而刘上真则地位与莫道人等人身份相差不大,而且其人全程没有什么作为,正好拿来给自己用。
    而其人若是被斩,那么根据方才之推算,张御每回斩过人,还要再积蓄一段时间,那么自己或许就能再坚持一下了。
    他及时向着界内传讯,要求宝器施援。因为“定真罗”被收走,就意味着他们这里少缺了一件镇道之宝,那么他们可以再将一件宝器送渡过来,凭此就还有可能再撑住局面。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会人人自危,为了避免人心崩坏,他还向在场其余上真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实在是出于公心,因为只有他可以从后方请求援救,所以此刻他是最重要的,不能有损,只是为了大局考量,有些牺牲却也是必要的。
    还有他接着保证,对于余下之人,他绝不会再用此法,希望所有人再坚持一下,后方送来的宝器也当很快就到。
    而稳住局面后,等到两殿攻势一至,天夏必败,到时候诸位都是有功之人,诸位也都能摘取终道。尽管这话有许多不尽不实之处,可的确又短暂稳住了所有人。
    在场所有元夏修士,从衣袖之中取出一枚丹丸,令之人融入了身躯之中。这是上三世事先准备好的催运丹丸,在此丹丸相助之下,驾驭宝器的力量可以更增三分,只是持续时间不长,且用于守御才是更见效果。
    今回局面已然至此,他们也没有再藏掖下去,直接就取用了。
    得益于此,身上气息也是猛涨,只是一瞬间,就又顶住了天夏这边“真一元瞳”及其余诸宝的侵袭。
    不过他们是自暂时保全了自我,可是场中却有一个人漏了出来。
    张御把剑一振,刘上真身前的禁制层层坏去,只是瞬息之间,两人之间就再无任何阻挡。
    刘上真大惊,他之根本道法名唤“术气从运”,可以遁没诸物,乃至削减气数,若是给他足够时间运化,削杀到最后,哪怕是一个求全上真之人,都有可能在运法之际遇劫而亡,也有可能也会莫名其妙去求取上境,进而消失无踪。
    只是他这个本事虽然了得,却需更多人配合,也需要充裕的时间,现在远还不到他发挥威能之时。凌灵子也知晓这一点,所以才果断将之放弃了。
    他知道正面挡不住张御,但好歹遁没之术还能用,故是一转道法,身影霎时从自原地消失不见了。
    ……
    ……

章节目录

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