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于宅院中响起,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大声,甚至覆盖了宅院周遭街道。

    那嘶吼的惨叫,宛若雷鸣般轰轰作响。

    小镇中的居民都不由向着宅院方向看去,但却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脸色。

    因为,这几天里,这惨叫声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响起,小镇的居民基本已经见怪不怪了。

    “又开始了啊。”

    “声音比昨天更加响亮了,不知道今天能够持续多久。”

    “话说回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那宅院中的人到底是在做什么,居然叫的这么凄惨。”

    “大概是修行吧,我去世的那位父亲曾说,住在那宅院的人,是传说中鬼杀队的大人。”

    “专门斩杀鬼的鬼杀队嘛?那种组织真的存在嘛?”

    “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见过鬼。”

    “……”

    善逸坐在训练场外,一边啃着桃子,一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场中浑身被灰色紧身衣包裹的神斯。

    观望了一阵后,善逸点了点头:“幸福这东西,果然是比来的啊!”

    老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善逸身后:“善逸,你觉得很幸福嘛?”

    “哇啊啊啊~~~”

    突然的声音将善逸吓了一跳,手中桃子都被他丢了出去,当看到身后桑岛慈悟郎后,不由抱怨一句。

    “爷爷,您这样神出鬼没的会吓死人的啊。”

    “我让你看着神斯修行,可不是为了让你从他身上感觉什么幸福的。”

    “啊,哪有,我只是在佩服师弟而已。”

    善逸腼腆的笑了笑,急忙转移话题,问道:“话说回来,我也回来几天了,为什么完全没有看到师弟雷之呼吸啊?”

    他看向场中不断惨叫的神斯,疑惑道:“难道师弟跟我一样,都不适合修行剑技嘛?”

    “谁说你不适合修行剑技了,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你很有才能。”老头一瞪眼,语气中满是流露出确信之意。

    善逸撇了撇嘴,虽然没有反驳,但神色间却满是不信。

    爷爷这话他都听不知多少次了,在善逸看来,这完全就是爷爷用来安慰自己的托词。

    不然的话,自己又怎么会几年下来,只学会了雷之呼吸最基础的第一型。

    “至于那个疯小子……”老头说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

    见状,善逸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复杂,果然师弟也跟自己一样吗?

    “在你回来之前,他已经用七天将雷之呼吸的六种型磨炼的炉火纯青了。”

    “果然是这……诶?”

    善逸一怔,猛的转头看向师傅:“哈?爷爷你刚刚说什么?七天学会了雷之呼吸的六种型?还炉火纯青?”

    老头闻言点了点头。

    开玩笑的吧?

    七天啊,就只是七天啊!!

    再想想自己……

    学最基础的型,就用了那么长的时间,人跟人之间差距不可能这么大的吧?

    不对!

    善逸嘴角一抽,自己这位师弟本身就是个怪物。

    起码,正常人类不可能拥有那种自愈能力啊,跟他比较完全没意义!

    这么一想,善逸心情顿时好多了。

    只不过……

    “爷爷,有这种怪物般的传承者在,您还叹什么气啊。”善逸没好气的嘟囔道:“我以为他和我一样,刚刚还想着要不要以过来人的身份,去安慰他一下呢。”

    “他跟你和狯岳不同。”

    老头摇了摇头:“他热衷于使用身体战斗的近身格斗,对于剑术的兴趣不大,剑术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种杀鬼的手段,而不是真正追求的方向。”

    “不过……”

    老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虽然放弃了剑术,但并没有放弃雷之呼吸的六种型,我想不用多久,雷之呼吸的六种型就会被他融入自己的拳脚当中,所以他跟你一样,同样也是雷之呼吸的传承者。”

    老头看着场中神斯,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自豪与对于这个弟子的骄傲。

    因为不仅仅是雷之呼吸,自己还成功培育出了一个足以与日之呼吸媲美的……

    起始呼吸!

    一个全新的流派,一个划时代的怪物。

    随着一天天的流逝,他可以清晰感觉到神斯在不断变强。

    不仅仅是体魄,就连全集中呼吸,都随着这种全新呼吸法的修行而不断变强,现在的神斯距离成为柱最基本的条件‘全呼吸·常中’已经所差不远,缺少的也只有战斗的磨砺而已。

    虽说跟‘日之呼吸’一样,这种全新的流派注定无法传承下去。

    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只要你们三个在,那雷之呼吸就一定会继续传承下去。”

    三个嘛?

    善逸苦笑,因为严格来说……

    真正能够将雷之呼吸传承下去的人,也只有场中这位师弟了。

    毕竟……

    无论是自己,还是狯岳师兄,都没有学全雷之呼吸的六种型。

    “快,惨叫声停了。”

    “啊?”

    善逸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急忙向着训练场中跑去。

    扑通!

    躯体倒地的闷响传出后,善逸已经跑的了近前,顾不得去查看神斯的状态,他很是熟练的将神斯身上紧身衣扒了个精光。

    紧身衣刚一离体,神斯身上漆黑如炭皮肤就开始了蠕动。

    宛若脱皮一般,一层层焦炭从神斯身上剥离,而缺失的身体部位,更是隐隐有肉芽生长,如同一条条蚯蚓蠕动缠绕。

    “果然,不管看多少次都好神奇啊!”

    善逸脸带赞叹,这种自愈能力简直可以与鬼媲美了,唯一欠缺的只有‘鬼’那种,脖子不被日轮刀砍断就绝对不会死的特性。

    这么一会的时间,神斯身上大部分焦炭已经脱落,生长出了白皙无比的新生皮肤。

    “哎,如果是个师妹的话,该有多好啊,这皮肤虽然苍白的有些诡异,但看起来还真是嫩出水啊。”

    善逸打量神斯新生的白嫩皮肤:“啊啊啊,果然还是想要个师妹啊,而且师妹跟师兄结婚是天经地义的吧?”

    想着想着,善逸的目光中都是露出了向往与迷恋,显然已经沉迷进了幻想当中。

    “师妹没有。”

    神斯声音传来,语气阴森无比:“但如果你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倒不介意让你变成师姐。”

    “……混蛋,不要给我开口说话!!”

    善逸脸一黑:“都到入洞房的步骤了,你一句话就把我拉回残酷的现实了,更何况你全身上下,我哪没看过,多看几眼也不会死。”

    “而且啊……屁股长得那么饱满白嫩,不就是给人看的嘛?”

    “……”

    说实话,神斯都被善逸‘理直气壮的变态宣言’给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诡异的看了这货一眼后,神斯果断拿过一边衣服穿了起来。

    总觉得……

    不穿衣服,背对着这货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

章节目录

我真的很想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王筱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筱蛟并收藏我真的很想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