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篇(六十一)完结第三更
    在绵绵失踪了将近三个小时后,陆意远有了行动,而原本江子期安排监视陆意远的人,也立马开车跟了上去,并给江子期拨了电话。
    “BOSS,陆意远开车出了他家。”
    “嗯,跟上,跟紧了。”
    江子期挂了电话后,对家里焦急的三人说道:“陆意远行动了,我们等一等。”
    这个时候,警局安排的人,也进了江家,准备监听陆月笙的电话,获取犯罪嫌疑人的地址。
    果不其然,过了大概快一个小时,江子期的电话又再次响起。
    “BOSS,陆意远到了城北一个废旧的工厂,现在下车走了进去。”
    “嗯,你们密切的关注,把定位发给我,我这边联系警方,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江子期说着对江霄点了点头,江霄立刻给警方拨了电话。
    陆月笙抓紧了江子期的衬衣,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陆月笙的电话响了起来,无措的看了江子期一眼,江子期给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陆月笙接起来。
    陆月笙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下屏幕,是一个国际电话,这种歹徒都是有各种隐藏的。
    陆月笙接起了电话,声音略微颤抖,点开了扬声器。
    “喂……”
    紧接着,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粗犷的男声,但是一听就是经过了处理的声音。
    “陆月笙吗?你的女儿在我手上,想要见到你女儿,就准备好5000万美金,记住,必须是美金,转到一个账户里,我收到后,自然会放了你女儿。”
    陆月笙一听,惊讶得都要从江子期怀里跳起来了,“5000万美金?我现在哪里去给你拿5000万美金!?”
    “呵呵呵,如果没有5000万美金,你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
    绑匪一下挂断了电话。
    陆月笙还在拼命的“喂喂喂!”而那边已经是盲音了。
    警方派来的人也检测到了绑匪的电话,一个女警员开口说道:“这个绑匪的电话经过了多次加密,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陆月笙心急如焚,需要一点时间,是多久!她的女儿还生死未卜!然而绑匪要求的赎金让她简直心都碎了,她哪里去准备5000万美金。
    陆月笙转过身抓住江子期的肩膀,“子期……你借5000万美金给我,以后我会想尽办法赚钱还给你的……”
    江子期看着胸前的陆月笙,心被紧握住一般,“圆圆,你在说什么,绵绵也是我的女儿。你说这种话,不是诛我心吗?你是怎么看我的?”
    陆月笙摇了摇头,她不知道怎么说,她的心太乱了。
    在一旁看着的江霄开了口,“月笙,都是一家人,虽然你还没正式和子期领证结婚,但是你和子期的事情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肯定是我们江家的媳妇儿跑不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绵绵是我的孙女,我们肯定不会让她出任何意外。”
    说完江霄走到一边拨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走了回来。
    “我已经让银行准备好这批钱了,你放心吧。”
    陆月笙哭着点了点头,这时陆月笙的电话又再次响起,一接起来,就是绵绵的哭声。
    “妈咪……妈咪……救救绵绵……绵绵好害怕……”
    “绵绵!不要怕!妈咪马上想办法把你救出来!”陆月笙还准备说几句,绵绵已经被人带走了,远远还能听见绵绵的哭声,好不可怜。“妈咪……”
    陆月笙的泪一下如泉涌了出来,“你们不是要钱吗!钱已经准备好了!你们不能伤害绵绵!”
    “哦。准备好了,那记下我们的账号,454678941865411。”
    “好好好……你们等一下,我们现在就转……”
    绑匪那边又挂断了电话。
    女警员看着电脑,抬起了头,“确认好了位置,和刚才江先生提供的城北废弃工厂的地址不谋而合。我们现在加大警力,立马过去。”
    陆月笙闻言,一直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安稳了点,随即又想到,“子期子期,警方冲进去,绵绵会不会有危险?我也要过去。我要马上过去。”
    江子期点了点头,“嗯,我们一起过去,我们去接绵绵回来。”
    гοUгουщυっoгɡ沵锝閲渎團屬導魧
    =。=可能有一些BUG,我想了好久……就只能写成这样了!
    今生篇(六十二)完结第四更
    今生篇(六十二)完结第四更
    绵绵蜷缩在一个已经生锈的大铁箱的旁边,极力的想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小小的身躯,瑟瑟发抖。
    好可怕,好可怕……妈咪在哪里……妈咪来救绵绵,绵绵好怕……
    在绵绵的不远处,三个壮汉正在打着扑克牌,接着,一个中年男子鬼鬼祟祟的走进了工厂。
    “哎,你们居然还在这里打起牌来!”来的那个中年男子,正是陆意远。
    “哦,老陆你终于来了啊。我们老大都急了。说你再不来,就准备把这个小丫头给撕票了。”
    “呸,这个小丫头是摇钱树,是我找我那侄女偿还我损失的。”
    “哈哈哈,我们这不是开玩笑嘛。老大在后面睡觉,我们去叫他。”
    一个稍微比较胖矮的男人,丢下了手中的牌,走到了工厂大箱子的后面,接着,一个脸上有一条巨型刀疤的男人跟着走了出来。
    “哦,老陆来了啊。那我们就开始准备给你侄女打电话要求赎金吧。”
    刀疤男有些不耐烦,转了转头,用眼神示意他的三个属下们,三个属下们马上拿来一个造型奇特的手机,递给了刀疤男。
    刀疤男对着电话说了一通,就挂了电话。
    陆意远脸上逐渐露出了笑意,幻想着后面美好的生活,他那个侄女啊,应该还是有点小钱的,所以他要的也不多,5000万人民币就够了。
    结果没想到,刀疤男打第二通电话的时候,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了5000万美金!
    刀疤男挂了电话,陆意远就对着刀疤男大喊出声:“暗鹰!你疯了!不是说好的5000万人民币,你怎么改成美金了!你是听错了我要的要求吗!”
    刀疤男也就是暗鹰,看了陆意远一眼,就让陆意远寒意从脚底升起,他怎么忘了,暗鹰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货,要不是因为十多年前他们有过交易,暗鹰都不会再次和他合作。
    “老陆啊,我看你真是老了。你对你的侄女,可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啊。你知道你那个侄女的女儿,哦,就是这个小丫头。”暗鹰的眼神朝绵绵这边看了一眼,绵绵又往后缩了缩。
    “你知道这个小丫头,她的亲生老爸是谁吗?”
    陆意远还真不知道,“是谁?”
    “是江氏集团的总裁啊,江子期啊,你侄女拿不出这个钱,江子期可拿的出来啊!就按照我们说的,我要30%,剩下是你的。老陆,我这也是在为你赚钱啊。”
    暗鹰从包里抽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陆意远吃了一惊,但是回想了下,确实,他侄女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干出这么多事情,看来江氏一开始有意要收购陆氏,就是陆月笙下的套!该死的!他怎么觉得要5000万美金都是亏了呢!
    “那你既然知道!怎么不再多要一些!”
    暗鹰吐出了眼圈,听了陆意远的话,笑了起来,因为脸上的刀疤,看起来有些狰狞。
    “老陆,见好就收,知道不?你就等着收钱吧,而且江子期他们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们还要做好后面逃走的准备。”
    暗鹰在黑市里混了这么久,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刚接陆意远这个单子的时候,他还看不上,想着绑架一个小丫头,但是觉得赚点轻松的外快也不错。结果接下来后,才发现背后居然还有个江氏。
    但是他们在道上混的人,既然接了单子,就得做,不然以后谁找你。
    所以这次他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逃离路线什么的。现在就等着钱到手了……
    因为工厂空旷,有回音,而陆意远和暗鹰的交谈也并没有藏着掖着,所以绵绵听得格外清楚。
    绵绵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小脸上都是灰,原本漂亮的公主裙上,都黑一块灰一块的了。绵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群坏叔叔说,子期叔叔是她的爸爸?
    那子期叔叔为什么不要绵绵和妈咪……呜呜呜……
    为什么子期叔叔见到她都不告诉她,是不是子期叔叔,不,是不是爸爸不喜欢她……不喜欢绵绵,所以都不肯认绵绵。
    所以子期叔叔的爸爸妈妈,最近一直陪着她玩的爷爷奶奶,是她真的爷爷奶奶。
    他们也不要绵绵吗……
    呜呜呜,妈咪……你在哪里……呜呜呜……
    гοUгουщυっoгɡ沵锝閲渎團屬導魧
    今生篇(六十三)完结第五更
    今生篇(六十三)完结第五更
    当陆月笙和江子期一家人到达那个废弃工厂的时候,四周已经布满了警方的人员。
    陆月笙和江子期在工厂不远处停了下来,陆月笙也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钱打过去了吗?”
    “打过去了,你们快放了我女儿!”陆月笙焦急的说道。
    “放心,等下就放了你女儿。等我们先确认下钱有没有到账。”说完,男人又挂了电话。
    陆月笙的手心都是汗,那群亡命之徒,真的收到钱就会放人吗?
    “子期……绵绵……”
    江子期握紧了陆月笙的手,“放心,绵绵会平安回来的,我们就在这里守着。”
    接着江子期手中的通讯器响起,“目标嫌疑人,一共四人,走出了工厂,蒙上了脸,黑衣,三人身形魁梧,其中一个较为瘦弱。其中一个男子,手中抱了一个麻袋,似乎是陆绵绵。”
    陆月笙听到心都纠在了一起,“他们拿了钱,为什么还不放了绵绵,他们要把绵绵带去哪里!”
    江子期皱着眉头,“他们应该早有准备,准备带着绵绵先一起逃,逃到了一个地方后就丢下绵绵。”
    “那我们赶紧跟上!”
    “嗯!”
    经过六七个小时的斗争,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路上没什么人,更加别说去码头的路了。
    一路跟着暗鹰的有好几辆车,但是都不敢暴露身份,只能远远跟着,害怕暗鹰撕票。
    暗鹰看了下后视镜,“呵,果然被发现了,随时准备把这个丫头丢下去,这个丫头的死活我们管不了。”
    在麻袋里的绵绵,觉得呼吸好不顺畅,听见了暗鹰的话,更是吓得有再次哭了起来,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该死的!这丫头还哭!再哭马上就把人扔下去了!”抱着绵绵的胖男人,威胁道。
    绵绵克制着自己不哭,但是还是有压抑不了的哭声泄露出来。
    “这个丫头倒是挺精灵的啊,老大,什么时候把她丢下去?”
    “快了,马上到码头了,就可以把那丫头丢下去,转移注意力了。码头上有接应我们的人。昂子,等下我叫你扔,你就扔。”
    “好的,老大!”昂子就是抱着绵绵的那个胖子。
    陆意远在这个时候开了口。“那我呢?”
    “你先跟我们走,现在也没办法,先跟着我们到了公海再说。后面再找机会把你送回来。”
    陆意远觉得可行,毕竟现在确实是后有追兵,非常的不安全。
    “行,就这样吧。”
    江子期车上,江子期有预感,越来越靠近码头,那群丧心病狂的人肯定会趁机丢下绵绵,于是厉声道:“开快点,死死的咬住那辆车。”
    “子期……你紧逼他们,他们会……”陆月笙害怕起来。
    “相信我,圆圆。”
    就在江子期他们靠近暗鹰他们车的时候,暗鹰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后视镜,“既然来了,那就把这丫头给扔下去!”
    昂子得令,打开门,把在麻袋里的绵绵往后一扔。
    说时迟那时快,江子期眼疾手快的打开车门,跟着跳了下去,接住了被扔下来的绵绵,把绵绵紧紧在抱在怀里,在地上滚了好几滚。
    绵绵在被扔下车子时,以为会很痛很痛,会像电视剧和故事书里面那种说的死掉,但是却没有,是一个熟悉而又温柔的怀抱,是子期叔叔……
    “吱~~~兹~~~”刺耳的刹车声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响亮。
    江子期还有一丝的清明,伸出双手解开了麻袋上的绳子,绵绵立马钻了出来,紧紧的抱着江子期的脖子,“子期叔叔……呜呜呜……爸、爸,爸爸……”
    江子期听到绵绵叫爸爸,艰难的扯出—抹笑容,“绵绵……”,江子期想伸手摸了摸绵绵的头,手刚到半空中,人就昏死了过去。
    陆月笙下了车,急匆匆的跑到了江子期身边,发现江子期的头上满是鲜血,不知道哪里被磕破了。
    陆月笙看到地上的江子期,心脏都快停止了跳动,泪水已经糊了双眼,“子期,子期,你醒醒,你醒醒啊……”
    之后是一片慌乱,还有救护车的声音。
    гοUгουщυっoгɡ沵锝閲渎團屬導魧
    今生篇(六十四)完结第六更
    今生篇(六十四)完结第六更
    江子期醒来的时候,想抬抬手,碰到软软绵绵的一团,在自己的身侧,有些微微压住了他的手,头依旧疼着,发生过什么,都记得不太清楚了。
    江子期皱了皱眉,神识还有些涣散,侧过头,看见了一个躺在自己身边的小绵绵,正呼呼大睡,还有一位发丝凌乱的陆月笙,眼下都是青色,脸色也有些惨白,正趴在他的病床边睡着了,呼吸绵长。
    江子期微微挪动了一下,发现头疼的厉害,闭眼皱眉,低低抽了一口气。
    细小的动作把睡得浅眠的陆月笙惊醒,“子期……子期……”眼睛还没睁开,伸出手就开始摸索起来。
    完全睁开眼睛时,发现江子期已经醒了,吃惊得跳了起来,陆月笙一跳,绵绵也跟着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
    “妈咪……”绵绵晃了晃脑袋,发现身边的江子期醒了,也跟着她妈咪一样,跳了起来,跳起来的时候没大注意,还踩了江子期胳膊一脚。
    “啊,疼……”江子期叫了一声,绵绵又立马跳开,捧起江子期的手,小心翼翼的开始吹着气,“爸爸,对不起!绵绵不小心踩到你了,绵绵给你呼呼……”
    “绵绵,你……知道我是你的爸爸了?”江子期虽然头疼,但是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还是让他把记忆拼凑了起来,对于绵绵叫他爸爸,很是惊讶。
    “嗯!绵绵知道了!”绵绵点了点头,因为妈咪说过爸爸受伤了,绵绵原本很想抱抱爸爸,现在也不敢上前,就坐在病床上,双眼尽是渴望的看着江子期。
    江子期脸色还有些苍白虚弱,但是看到绵绵那亮闪闪的大眼睛这么看着他,心都化了,那种终于可以和女儿相认的喜悦感浮上了心头,对绵绵伸出了手,“绵绵,来,让爸爸好好抱抱。”
    绵绵闻言,立马扑了上前。
    陆月笙在一旁看着,惊呼出声,“绵绵!小心点!你爸爸才刚醒!”
    江子期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很高兴,我想好好抱抱绵绵。”
    “爸爸!绵绵也很开心!”绵绵说着就在江子期的脸上亲了几口。一下子,江子期什么病痛都忘记了,“绵绵,爸爸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
    绵绵立马摇头,“没有没有,妈咪都给我讲了,绵绵不怪爸爸!绵绵谢谢爸爸,救了绵绵!”
    江子期望向了陆月笙,“圆圆……”
    陆月笙点了点头,坐了下来,靠在江子期的肩头,“嗯,我都给绵绵说了,把我为什么跑到美国的事情,也告诉了绵绵。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真是吓死我们了,还好医生说你有些运气好,没有撞到要害,就是要多休息下,可能有一些轻微脑震荡,子期你现在还有其他地方疼或者不舒服的吗?”
    陆月笙看江子期醒来,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江子期虽然受了伤,但是却觉得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虽然是在医院,场景不对,可是现在的他真的是心满意足。绵绵没有事,父女相认,没有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如果有,还有一点不满足的,大概就是还没正式和陆月笙领证结婚。
    江子期低下头在绵绵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又侧过脸,亲了亲陆月笙的侧脸。
    “没事了,除了头还有点昏,身体有些酸痛,没什么大碍。”
    陆月笙回吻了江子期的侧脸,“让绵绵下来吧,你才醒来,我把医生叫来,再好好给你检查下。你爸妈也急坏了,但是公司总要有人把持,所以今天伯父去了公司,伯母回家一趟,估计马上就要回来了。”
    江子期有些不情愿,“不要,就想这么好好陪下你们。”
    陆月笙笑了起来,“子期你生病了还孩子气了?”
    绵绵在江子期的怀里,大眼睛转了又转,软糯糯的说道:“爸爸,你要乖,医生叔叔给你看病了,你才能好的快,我们才能回家呀!”
    绵绵说完这句话,江子期和陆月笙都笑出了声。
    江子期摸了摸绵绵的小脑袋,“好,爸爸听绵绵的话,爸爸看医生,好不好?”
    “嗯嗯!爸爸快好起来!妈咪这几天一直哭!”
    江子期闻言,眼光深情的看了陆月笙一眼,陆月笙觉得有些害羞的别过头,“别听绵绵乱说,我叫医生了!”
    “爸爸!妈咪害羞了!”
    陆月笙简直气得想打自家女儿一巴掌,但是看着江子期抱着绵绵笑得好不开心,最终是忍了下来,也跟着傻笑起来。
    其乐融融。
    гοUгουщυっoгɡ沵锝閲渎團屬導魧
    今生篇(六十五)完结撒花~
    今生篇(六十五)完结撒花~
    江子期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顺利出院。
    而陆意远和暗鹰那群人,也被警方缉拿归案,那5000万美金的赎金,也是归还给了江子期。
    在审问陆意远和暗鹰的时候,还牵扯出了十几年前的一个旧案,也就是陆月笙父母的车祸,竟然也是陆意远在黑市上找到那个时候还名不经传的暗鹰,做了这个买卖,制造车祸害死了陆月笙的父母,从而夺得了陆氏。
    陆月笙得知此事时,是当场哭了出来,喜极而泣,害死她父母的真凶,终于找到了,自己父母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江子期虽然出了院,但是还是在家休息。
    这一天,绵绵被爷爷奶奶带到另一个城市去游玩,而陆月笙知道了父母当年车祸的实情后,就特别想去给自家父母扫墓,于是带上了江子期往埋葬陆氏父母的墓地走去。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春暖花开,阳春三月。
    江子期牵着陆月笙,走到墓园的林荫道上。
    还未到清明时分,来扫墓的人也只有零星几点。
    陆月笙指了指种下一片桃花之处,“子期,就是那里,那里就是我父母的墓地。”
    江子期温柔的笑道,顺便伸手抚走了飘落在陆月笙头上的桃花瓣,“嗯,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见见我的岳父岳母了。”
    陆月笙娇嗔的看了江子期一眼,“什么岳父岳母,别乱讲。”
    江子期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
    两人走到陆月笙父母的墓碑前,陆月笙把买好的鲜花放在了自家父母的墓碑上,蹲下身子,抚摸着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江子期也蹲在一边,看着自家岳父岳母的遗像,依稀从照片上能看出圆圆更像岳父多一些,而岳母也是一大美人,只是可惜都英年早逝。
    “爸爸,妈妈,圆圆来看你们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当年谋害你们的真凶找到了。你们可能想都想不到吧,居然是陆意远。圆圆已经帮你们报仇了,陆意远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爸爸妈妈,你们在九泉之下就安心吧。”
    陆月笙说着说着,就有一些哽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江子期捏了捏陆月笙的手,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道:“岳父岳母,我是你们的女婿——江子期。这是第一次来见你们,我和圆圆还有一个女儿,叫绵绵,你们的外孙女,下次带她一块儿来。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圆圆,让她成为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我会用我的一生去爱他,去守护她。”
    陆月笙的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江子期把陆月笙拥入了怀里。
    “别哭了,岳父岳母看到,以为我欺负你呢!”
    陆月笙哭着又想笑,白了江子期一眼。
    陆月笙又在墓碑前对父母说了好一些话才离开。
    两人闲来无事,也就到处走走,走着走着,两人就走到了河边,说来也是巧,这个地方就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就是陆月笙骑着小电驴不小心下了河,江子期跳河救下陆月笙的那条河。
    一时间,两人都颇多感慨。
    “哎,子期,这条河是我出事后,就有了这些围栏了吗?”陆月笙好奇的问道。
    江子期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其实不是,说来也是奇怪,你掉下河的那个围栏,那一天刚好在维修,年久失修,于是就立了个请勿靠近的横幅,结果你刚好就掉了下去。”
    陆月笙微楞,竟然还有这回事?
    “我想去看看。”
    “嗯,一起去吧。”
    陆月笙走到自己出事的地点时,发现确实如江子期所说,围栏的四周是有些岁月年份的石柱,而那贴围栏确实崭新的。
    陆月笙站在围栏边,看着这一条源远流长的长河,一望看不到头,直通大海。
    过了一会儿,江子期的声音再身后响起。
    “圆圆。”江子期的声音温柔缱绻,似乎诸多的情谊,都包含在了这声昵称之中。
    陆月笙一转身,就看到江子期单膝跪在了地上,而手上拿着一枚戒指,是一枚大约15克拉的蓝宝石钻戒,蓝宝石周身还镶嵌了无数颗的钻石,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陆月笙伸手捂住了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小嘴,往后退了一步,惊觉后面是那条长河后,眼光闪烁,受宠若惊。
    “子、子期……你这是……”
    江子期也有些羞涩,“圆圆,嫁给我……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枚戒指准备了好久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送出去,在绵绵被绑架前就准备好了。戒托内侧,有我自己刻的小喜鹊……我学了好久,练习了无数次,才终于做好了这枚戒托。”
    说着,江子期无比坚定的望着陆月笙水润的双眸。
    “无论是否有前世今生,也无论是梦境还是真实,以前如何的不幸和悲惨。只愿以后的生生世世,我能寻到你,让我继续爱你。”
    “从今生开始,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千转轮回,永生相伴,死生相随。”
    陆月笙没有接过戒指,而是直接哭着扑在了江子期身上。
    “我一直在等你,想着你多久才能向我求婚,傻瓜子期。”
    江子期喜悦溢于言表,抱着陆月笙久久不肯放手,似乎是想要将人融入骨血,深深的吻住陆月笙的唇。
    等一吻结束,戒指早已套牢在了陆月笙的左手的无名指上。
    他的圆圆,他的小喜鹊,终于落入了他怀里,永不分离……
    гοUгουщυっoгɡ沵锝閲渎團屬導魧
    终于完结,我都写哭了……
    完结感言~
    完结感言~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太不容易了。居然写完了,我真以为我要坑了。
    o(╥﹏╥)o写完就好。
    谢谢翩翩美少年给我投的珠,让我重新回来写。
    谢谢你呀~
    画上了一个句号。
    其实当时前世篇我就想写一章的。
    早写一章=。=就没那么多事情了。哈哈哈
    好啦,谢谢大家。
    有缘再见啦。
    閲讀全本請上ň2QQ,℃0Μ
    --

章节目录

穿进书里爱男二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陆月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月笙并收藏穿进书里爱男二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