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至是在半夜3点接到医院电话的,放在床头的手机嗡嗡震动,沈冬至伸手摸过手机放在耳边,迷迷糊糊的开口。
    “Hello?”
    对面传来一阵纯正的英音,沈冬至喝了酒头晕乎乎的,单词都有些听不清,但当医生说到wake这个单词她却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手都有些抖。
    “Pardonme?”
    (能再说一遍吗?)
    那边的医生又说了一句。
    放下手机,沈冬至蹭得掀开被子下床,随意套了一件睡袍就往楼下跑,像阵风一般飞奔下去,连鞋子都没换,穿的居家拖鞋。
    哒哒哒的下楼声惊醒了其他男人,盛怀宣打开房门朝外喊了一声。
    “冬至?!怎么了?”
    “哥哥醒了!!!”
    沈冬至的声音回转在旋转楼梯,像只快乐的小燕子一样。
    来到车库,她随意开了一辆跑车,其他男人见她这样兴奋,还是酒驾,也都纷纷穿衣服下楼跟过去。
    一行人很快来到医院。
    见到医生,沈冬至焦急的上前,眼里全是欣喜,连英语都不会说了。
    “医生,我哥呢?他不是醒了吗?他在哪?”
    ——见她神色焦急眼含期待,还一口一个哥哥,唐维钧的心紧紧纠在一起,几乎快不能呼吸。
    医生是位中年英国男人,听不懂中文,沈冬至也懒得和他多说,直接绕过人群往病房跑。
    但当她走到里面时,看到却还是那个沈冬行,他安静的躺在那,双眼紧闭,和之前一点区别也没有。
    ——沈冬至的心一下沉到谷底。
    她猛然回头:“他怎么还躺在那!你不是说他醒了吗?”
    被责问的医生也是有口难言,好在通过韩城的翻译,他听懂了沈冬至的话。
    他耐心的跟沈冬至解释,他给沈冬至打电话,是因为监测到沈冬行有醒来的迹象,说不定很快就会醒来,作为医生,他应当把这个好消息通知家属,只是他还没说清楚,沈冬至就已经挂断电话兴冲冲跑过来了。
    沈冬至站在那里,小手紧紧捏着。
    迹象……迹象……迹象就是还没有醒来!
    可能是喝了酒情绪不稳定的原因,她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气,小脸涨得发红。
    “出去!都出去!”
    这里是医院,男人们倒不担心她的安全,知道她心情不好需要独处,都退了出去。
    病房门关上,沈冬至一个人站在沈冬行病床边不远处,刚开始还只是拳头紧握肩膀颤抖,后来突然就红着眼眶对着沈冬行低吼。
    “骗子!骗子!!!”
    ——明明说好要保护她的,明明医生说他能听到声音,但她陪了他那么久,他还是不肯醒。
    环顾四周,沈冬至突然就拿起桌上的纸巾、鲜花往沈冬行床上砸,总之看到什么拿什么,一边砸一边骂他。
    “沈冬行你这个大骗子!”
    沈冬行也在同自己的意识争斗,他的眼皮不停跳动。
    小耳朵,哥哥没有……没有……他在心里不停回答沈冬至。
    ——沈冬至已经撑不住蹲了下来。
    她双手抱膝,头发衣服都是乱的,脸埋在手臂里,眼眶红得跟兔子一样。
    过了一会儿,她气撒得差不多了,病房里也已经乱成一团,她走过去,将砸在沈冬行身上的东西拨开,最后又泄了气,一下蹲在床边。
    她连砸他都是用轻的东西,不敢用重的怕伤到他。
    沈冬行的手就垂在她眼前,手掌微冷指节修长,特别好看。
    沈冬至握住了他的手。
    “哥,你快点醒好不好……”小兔子发出呢喃。
    沈冬行的心率更快了,他很想回答她。
    哥哥这就来……小耳朵……哥哥这就来……
    沈冬至自然听不到他的回答。
    微凉的手指被她握住,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吞吞口水,将沈冬行一根手指含进了嘴里。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吧,她迷迷糊糊的想。
    蹲在床边,沈冬至一根根舔过他的手指,温暖湿润的口腔包裹指尖,小舌头在上面不断轻扫刷弄,像柔软的小刷子,刷得沈冬行心率直飙。
    “哥哥……我湿了……”
    她扭扭屁股,股缝深处的花心已经隐隐湿润,滴滴花蜜打湿内裤。
    “哥哥……你帮小耳朵摸摸好不好……”
    说完沈冬至起身,她关掉病房的灯,将外面的睡袍脱了随便一扔,又将睡衣里的内裤脱下,真空穿着睡衣,薄薄的蕾丝勾勒出诱人的身材,尤其是挺翘的乳尖和浑圆的屁股。
    她拿起沈冬行的手放进自己腿心,一手揉搓自己的乳房,一手按住他用他的手指抚慰自己。
    ——当沈冬行指尖触到肉缝的那一刻,沈冬至瞬间湿了。
    她浑身战栗,夹紧腿心的大手,不停蹭弄按压,当她用沈冬行的手指摁住那颗敏感的肉核时,快感一下聚集,蜜液像开闸的洪水一般猛得泄出来,湿了沈冬行一手。
    “哥哥……哥哥……”看書請箌yuщānɡSんě。Μé 更新块人㈠歩
    她抖着湿漉漉的屁股高潮低吟,抽搐的阴唇还蹭在他手上。
    许久没有做爱,一次短暂的释放沈冬至怎么可能满足,她放开沈冬行的手,随便拉了一张椅子过来。
    她坐在上面,玉足收上去打开双腿,露出被玩得湿淋淋的阴户对着沈冬行。
    分开花唇,她将手指缓缓插进了那个小洞里。
    白嫩的手指在红肿的小嫩穴里抽插,点点汁水飞溅出来,她特意去刺激扣弄G点,最后喷水的时候淫水高高喷出,全喷在了沈冬行的身上的被子上。
    两次高潮,沈冬至终于觉得舒服了些,她穿好内裤,将周围的布置弄回原样,又把沈冬行的手擦拭干净。
    离开前她看了沈冬行许久。
    没关系,虽然现在还没醒,但医生都说是好迹象,那哥哥应该就快醒了。
    她能等。
    *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周希尧按照沈冬至的思路设计了一款专门针对HSK的以可分离债券为核心的金融衍生品,从价格、面值、到权证比都是精心计算过的。
    建立在这款金融衍生品的基础上,沈冬至和三家投行分别签署了三份可分拆认证股权对赌协议。
    【作者有话说】今天还有四章更新,都是之前错误版本找客服替换新内容后放上来的,大家直接从盛盛高光港湾开始顺一遍就行,假如觉得哪里懵懵的看不懂,就再往前看看~
    --

章节目录

上流社会(都市权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上流社会(都市权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