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柳长兴和庞昱这时候才看到从身后走过来的人,一个疑惑的看着,不知他是何人,另一个则是迅速的把自己露出的半个肩膀给盖上,眼神中有着被抓包的懊恼。

    “阿昱,怎么不介绍一下?”男人从容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精致的衣裳,华丽的配饰,是和这片绿油油的草地完全不搭的画风,但当清风吹拂过他的头发时,那发丝在空中飘扬,却又显得和这里十分和谐。

    “大、大哥,你怎么来了?”刚才还和柳长兴玩闹的庞昱这时候觉得有些尴尬,整理了一下衣衫,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怎么就不能来?”瞧着庞昱不好意思的模样,庞统打开了折扇,将自己忍不住弯起的嘴角藏在了里面。“如果我不来,还能看到你这么活泼的时候么?”扇子下移,庞统又是一片云淡风轻的模样。而就在这个间隙,他的眼神就不经意之间扫到了柳长兴的身上,一下子就认出来他是自己前些日子在开封城外见过的那个骑着毛驴的少年。尤其是那一双状似桃花带着些微迷离的眼睛,让人只是一看,就再也忘不掉。

    “大哥,你……”庞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用求救的眼光看着一旁的柳长兴,却根本忘记了自己连柳长兴是什么人都还没给庞统介绍呢!

    “这位就是你的大哥啊?那个大名鼎鼎的飞星将军庞统?”虽然看到庞府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也觉得有些惊讶,但被朋友推出来的柳长兴只能先顶了上去。总不能让后面这个小少爷真的羞愤起来吧!到时候吃苦头的估计还是自己。将自己和庞统在庞昱那里的战斗力对比了一下,柳长兴知趣的接下了话题。

    “不错,正是在下。”庞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自傲,不过这样的傲气,却一点都不惹人讨厌,反倒让人觉得这是他本身应该有的气度。“你就是开封府最近盛名累累的柳长兴柳捕快吧?”摇着扇子,庞统对于柳长兴的身份带着一种确信。

    “呃,是,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会被朝中的权贵记住,柳长兴对庞统的话赶到有些诧异。“庞将军是如何得知小人的名字?”

    “自然会记得。”庞统看到柳长兴因为自己的话而惊讶的睁大眼睛的模样,微笑着合上了扇子。“像柳捕快如此出色的人,在下一定会记在心里。”

    “是、是么?”身为一个痞子,按道理应该说油盐不进,可是对于这样的夸奖,柳长兴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害羞的低下头,眉眼含笑,像是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行了,大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我怎么不记得你是那种会来这样地方的人呢!”站在一边的庞昱看见这一场面,暗自摇头,嘲笑柳长兴敌不过自己大哥的迷魂汤。这个人哪里是会记得一个小捕快的人?肯定是这两天因为自己和他成为了朋友,然后派手下调查了他。不过这样的话庞昱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的往前站了一步,挡住了柳长兴瘦弱的身子,看着自己的大哥。

    “呵,谁说不是呢?”瞧着庞昱暗自将朋友护在身后的举动,庞统嘴边的出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而这样的笑转瞬即逝,两个人谁都没有看清。“我只是看到阿昱你和朋友一起出城,然后好奇的跟上了而已。谁会想到,阿昱你们原来是要抓鱼呢?”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让在庞统身后的手下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将军,这样说谎真的好么?要知道你可是从小少爷刚出门时就跟着了,刚才还在酒楼里偷听来着!不过这样的心里话,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庞昱虽然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凑巧,但也没有理由继续追究下去。这还有自己的朋友呢,再怎么样,自己也不能对大哥质疑。更何况自己今天本来就是偷偷溜出家门的,要是被爹爹知道自己和开封府里的人做朋友,那可就惨了!

    “是啊,就是这样。然后就看见阿昱你太害羞,连下河抓鱼都不懂。还要人家帮着你脱衣服……”想起了刚才了场面,庞统就有些忍不住。不过为了维护自己大哥的面子,只是轻咳了几下。

    “谁说我不懂的!我只是,只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脱掉衣服不好而已。再说了,哥,你就懂么?我又没见你下河抓过鱼!”被庞统这么一说,庞昱忘记了刚才自己心里的怀疑,只顾着生气的看着他,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是当然,行军打仗,又怎么会没有下水的时候!”用扇子敲了一下庞昱的脑袋,庞统对他这么质问自己的样子轻轻的训诫了一下。

    “切,谁说行军打仗就要会下水抓鱼的?你守得是宋辽边境,又不是云南边陲。”已经陷入傲娇模式的庞昱完全不吃庞统这一套,他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埋怨,埋怨自家大哥让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可是,他在柳长兴面前真的有面子么?就光是刚才被扒衣服的那股小媳妇模样,就已经让柳长兴了解到这小子是有多么弱了。

    “那我就让你看看。”接受了弟弟的质疑和挑战,庞统打算当场给他展示一下什么叫抓鱼。而且还不是用武功、内力去抓,是单纯的凭借着在水下的功夫还有眼力。

    说完,庞统就脱下了外袍和上衣,在柳长兴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目光中递给了他,然后快步走到河边,腾空而起,然后进入水下。

    “不,这东西为什么给我啊?”抱着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衣衫,柳长兴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自己不过就是在旁边站了一下,怎么一瞬间就成了拿衣服的小厮了呢?

    “让你拿着就拿着吧!”庞昱也不清楚自家大哥是个什么意思,明明身后跟着他的属官。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自家大哥真的能抓到鱼么?还是不用武力作弊的那种……走到河边,看向河水的中央,庞昱有一些担心。

    就在两人刚刚走到河边没几息的功夫,从水面中就钻出了一个人。他手里举着一条一尺多长的鱼,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浑身散发着金光。

    “这么快就抓到了啊?”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抓鱼好手的柳长兴在看到庞统出水的速度和他拿着鱼的长度之后,赞叹了一声。按说果然不愧是堂堂的飞星将军么?不仅善于排兵布阵、占卜星相,连抓鱼这样的小事儿做的也是如此出色。

    “还真的是军中必备的技能啊!”这边也是同样感叹的庞昱同学,他从来没想到自家大哥也会这样平民百姓的东西,甚至看起来比经常抓鱼的柳长兴还要厉害。

    “怎么样?”拿着一尾鱼上了岸,庞统浸过水的脸看起来要柔和了许多。他浅浅的对岸上的两个人笑着,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将军气,反倒有点想一个大哥哥。

    “很厉害!”这是柳长兴看到庞统握在手里的鱼发出的由衷的赞美。而此时他的视线从鱼移到了庞统的身上,这才发现他的上身比自己不知精壮了多少,仅仅是看上去就知道充满了无限的力量。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有这一些看起来很是狰狞的伤疤,不难想象,在当初受伤的时候,场面是多么恐怖,血肉模糊应该是少不了的。

    “是么?”虽然常年都被夸奖,但是听到一个弟弟的好朋友、尤其还是之前见过的有缘人夸自己,庞统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但面上却不显,只是眼角有些弯。

    “所以说,阿昱,你也要好好练练。要不然真的离开了我们,你又该如何谋生呢!学会了抓鱼,你好歹不会饿着肚子。”将视线转到了自己弟弟身上,庞统说出的话带了些感慨,语气好像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样,而那眸子里的深沉更是给了旁边的柳长兴不一样的感觉。

    他也饿过肚子么?想着庞家威名赫赫、权倾朝野,柳长兴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有那么狼狈的一天吧!

    “切,就知道说我。如果你不来,我早就下水了。”瞧着一个两个都会抓鱼,庞昱觉得有些郁闷。他拉着柳长兴的胳膊,把他手里面的衣服扔给了自家大哥,然后就拽着他跑到一边去学如何抓鱼。至于这已经成功的显摆了自己本领的大哥,他才不要给他机会让自己被取笑呢!

    “是么?”看到自己弟弟难得活泼的学习一种东西,庞统把鱼扔到了地上,披上了自己的袍子。他没有跑过去和柳长兴一起指导弟弟,而是在那里静静的站着,看着两个同样年龄的孩子,在那水边笑着、闹着,散发着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独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活力。

    “将军……”看着这边终于胜了庞统一人,他的手下也走了过来,恭敬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怎么?”这时候好像庞统才从思绪中惊醒一般,带着一点点的恍惚。

    “将军,这个时间您应该回府接见枢密院副使了。”想着自家将军自回来以后就很忙的安排,手下敬业的提醒着他将要有的行程。

    “是么?”看了一眼还在水里玩耍的两个人,庞统快速的穿上了袍子、披上了外衣,如果不是头发还有些水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刚才下过水的事实。而当他迈步往回走的时候,那一点点水珠,也已经烟消云散了。

    “将军,您……”瞧着庞统不带一丝留恋的赶着办公事,那手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酸酸的。尤其是最后庞统看向庞昱和柳长兴的那一眼,那眼里的感情和遗憾尽管藏得再深,也在不经意之间露了出来。

    “怎么了?”庞统听着手下的话,停了一会。可是看到手下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把头转向了前方。“对了,不用再派人监视柳长兴了,阿昱和他一起,还挺好的。”说完这一句,他再次急匆匆的前行,而那背影,虽然像雄鹰一样威武不凡,但也想雄鹰一样,孤独落寞。

    ☆、第二十六章

    “又出去玩儿了一天?”等到柳长兴在黄昏时刻优哉游哉的迈着步子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一个人等了他好久,仔细一看,又是那个逼着他练武逼上瘾的展昭。不过,经过今天和庞昱那瘦弱身材的对比,柳长兴在心中还是很感谢这位南侠兼师父的。

    “嘿嘿,没有光顾着玩儿,还弄回了很多条鱼呢!晚上有加餐啊!”狗腿的跑到展昭身边给他那已经空了的茶杯续了点儿茶水,柳长兴言笑晏晏的看着这个不怎么高兴地大人,不知道他今天又怎么了。至于他为什么要观察展昭的表情,唉,那是因为和他每天练武时间长短息息相关啊!虽然喜欢自己现在比以前健康了很多的样子,但是在练武场上打拳踢腿,不是每个人都像这个家伙从4岁开始,已经快当成吃饭喝水了。

    “你啊!”看着柳长兴讨好的笑容,展昭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杯中的水饮尽,算是放过了他。“今天就算了。头发湿湿的,去哪里了?又是城西的小河么?”

    瞧着柳长兴还有部分的湿头发贴在脑门上,还有部分在下面晃悠,展昭伸出了手用内力把他们烘干,生怕夏天有时候较凉的风给这小子吹感冒了。然而这样的体贴却并没有被柳长兴注意到,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最近的展昭对他总是比爷爷还唠叨。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