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我跟你说,今天我还看见了飞星将军庞统呢!和我想的一点儿都不样,我以为他会是那种膀大腰圆,或者长得像王大哥那样壮实的人,没想到却好像比你还纤瘦一些。不过他身上的疤可真多,一定是在外面打仗受了不少伤!”本来想着不把和庞昱一起去玩儿见到庞统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看到展昭的模样,柳长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和他显摆显摆,好让他也看看,自己虽然没有在开封府练武,但也是见到了了不得的人物。

    “庞统?……你怎么见到他的?”展昭帮着柳长兴理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庞统那个人他见过不止一次,表现看起来神明爽俊、望之俨然,但实际上心思缜密、谋划过人。柳长兴只不过是出去玩儿,怎么会见到他呢?难道,他已经将主意打到了开封府?展昭漫无边际的想着,等着听柳长兴的答案。

    “我啊……我就是……就是和他弟弟庞昱一起出去玩见到了而已。”张了张嘴,柳长兴还是说出了实情。虽然说身为开封府的人和死对头庞太师的二公子交好有些说不过去,但是他和庞昱真的还挺合得来的。那个小子,整个就是傻傻的,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更别说庞太师那些朝廷上的事儿了!

    “和庞昱一起?你们有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把头发给柳长兴理顺了,展昭的手就收了回来。虽然他很留恋手上那种顺滑的感觉,但关于自家小捕快在外面交了自己不知道的朋友这一事件,他觉得更加重要。自家小捕快?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已经把柳长兴划归为自己人范畴的展昭只是对这个身份表述犹疑了一下,就抛到一边不管了,他更关心的是柳长兴怎么和庞家人搅到一块儿去的。

    “唉……就是我被你抓去练武,练到快子时的那一天了!”既然都决定说了,那就把事情都梳理清楚好了,柳长兴不想让自己在外面交朋友的事情影响自己和开封府里面人的感情,因为他觉得他们很重要。

    “那天?所以你才回来那么晚?”想着那一天柳长兴穿着白色外袍高兴回来被自己在门口抓包的情景,还有他那脸上明显过于灿烂的笑容,展昭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好像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啊!那天我本来就是想随便逛逛,却遇到了庞昱在买一个卖身葬父的女子。那女子死活都不想去庞府,庞昱却让人把她强硬的带了回去,所以我才去接近他,想要救那个女人一命啊!”说到这儿,柳长兴觉得有些口渴了。瞧着桌上只有一个杯子,和一壶茶,想也没想就直接拿过杯子到了一杯喝下去,反正大家都是老爷们儿,也没啥。

    “那你……怎么跟他做了朋友?”听了柳长兴的话,展昭不自觉的因为庞昱的霸道而皱眉,想要训斥一下柳长兴怎么可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可正想着,就瞧着柳长兴那自己用过的茶杯颇为自如的喝茶,语气一下子就缓了不少。

    “说来也是巧,我本来是想接近他的,顺便嘲讽一下庞昱那小子,可是结果我俩却聊得很投机。那小子,简直就是一个傻少爷,他以为只要给了钱,那人就是自己的了,所以才没有考虑那个人的意愿。然后我就问,你就没看到那个女人不想进庞府么?你猜那小子怎么说……”讲到这儿,柳长兴就想起了庞昱当时那副俾睨天下、恨不得连鼻孔都朝天的模样,不过当时还挺好看的。

    “怎么说?”没有因为柳长兴故意调自己胃口而不喜,展昭十分的配合柳长兴给自己卖关子,还顺手给他再倒了一杯茶。

    “那家伙竟然说天底下会有人不想进庞府?你说他是不是很傻?而且,后来听我说他这样很不好之后,他马上就让人把那个女人给放了,还帮忙找了个活儿,可以让她有所依靠。所以啊,那家伙不是坏人,我觉得和他一起做朋友,还挺好的。有什么事儿都会想着你,有好吃的也会带着你……就是那脾气,需要改改!”把展昭给自己的茶再一次喝掉,柳长兴满足的咂了咂嘴,想起今天早上吃的那个精致的小点心,他不想承认自己绝对是因为美食而被收买了。

    “那是挺好的。那庞统呢?又是怎么见到的?”听柳长兴这么一讲,展昭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片面了。就算庞太师和包大人政见不和,也不代表着他们一家子都是坏人。至少在护卫边疆、保家卫国这一方面,没有人做的比庞统更加出色的了。但是,光是和庞昱的相处,长兴他又是怎么遇见庞统的呢?而且还看到了他身上的疤?要知道,在现在的宋朝,虽然不是像后世一样那么被礼教束缚,但也不是可以第一次见生人就随便脱衣服的时代。

    “庞统啊,我也不清楚他是怎么回事儿,反正就是很奇怪的出现了。不过,他有夸我很厉害,果然我的名字已经传到外面去了!”柳长兴现在还对庞统随意的出现在自己和庞昱面前,还有随意的就把衣服放在自己手里,然后又随意的离开这三点感觉到莫名其妙。不过他不是那种揪住一点就不放的人,那么厉害的人,还夸自己“出色”,应该回来炫耀才对啊!

    “夸你厉害?”对这句话,展昭觉得不太对劲儿。堂堂一个将军,怎么会快一个连品级都没有的捕快厉害呢?而且柳长兴的名字,应该也只有府里的人才知道啊!他又是为什么知道的清楚?展昭的脑子转了一转,最后想到了估计是庞统在监视开封府的缘故。不过也没什么,开封府一直以来都和庞府对着干,受到监视也是很正常的,而按照长兴讲的,他和庞昱交好,肯定会引起庞统的重视。只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脱衣服,真不像是一个大将军该做的事情!(呵呵,展昭还纠结在这方面呢!)

    “行了,不和你多说了,我还要去厨房看看苏大娘的鱼做的怎么样!我跟你说,前两天我和庞昱在酒楼吃的那一顿,那里面的鱼才叫好吃呢!我得让苏大娘学学,也好让你们有个口服!”聊到庞统,柳长兴就想到了他今天抓的那条鱼,后来自己和庞昱在边上抓的,再也没有哪一条比起那条来更加肥美。他得赶紧去看看那条鱼,省的苏大娘又只是简单的清炖或者清蒸。

    话刚说完,柳长兴就一溜烟跑的不见了,只留下展昭一个人继续坐在石桌旁。庞统?庞昱?将这两个人名字暗暗的在自己心底记熟,展昭也起身向开封府的后堂走去。

    “唉……”到了后堂,耳力过人的展昭就听见自家大人在书房唉声叹气,而一边的公孙先生好像也在长吁短叹。

    “大人,有什么事么?”不知道朝廷又有什么事儿让自家大人为之苦恼,身为一个合格的下属,展昭一想分担一下包拯的烦忧。

    “展昭啊,你来的正好。今天官家召我过去,本意是商量一下陈州赈灾的事儿。可是庞太师他,看到我去了,非得也去赈灾。而官家也不知出于什么考量,最后竟然把他那还未及弱冠的儿子庞昱派去赈灾了!”想着让一个刚刚十八岁的一直被关在庞府里的少爷赈灾,一直为百姓谋福祉的包拯就觉得头疼。这十八岁的庞昱能懂什么?难道让他到陈州吃喝玩乐么?

    “庞昱?怎么会让他去?”刚刚在柳长兴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现在又听包大人嘴里说这个名字,展昭不能说是一点儿惊讶都没有。只不过他面上没有表露,只是在心里感觉到太过巧合。

    “是啊,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想不出为什么官家会派他,就算是为了犒劳庞统,也完全不必如此。庞昱一直被庞太师在府里护着,我们听到的也只是他乖巧懂事,可是对其能力,却是一点儿都不知晓。可庞家真的能养出乖巧懂事的孩子么?展昭你应该知道一年前上元节因为一个小偷差点把整条街都给烧了的庞飞燕吧!如果这庞昱像她一样,我真的为陈州百姓忧心啊!”包拯越说脸色越难看,本来就黑的脸,此时更加的看不出人的皮肤应该有的颜色。

    “那……如果能让他知难而退呢?”刚刚从柳长兴那里得知他和庞昱关系的要好,展昭觉得可以从庞昱本人那儿出发。如果这个庞昱真的有为民做主的心的话,那就让他去;如果他把赈灾当做玩闹一样看待的话,就让长兴劝劝他好了。从这个想法就可以看出来,因为柳长兴的话,展昭没有下意识的再将庞昱归到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那一个行列,而是更加全面的去看待,这个和他属于不同阵营里的人。

    “怎么知难而退?”听了这话,包拯和公孙策两双眼睛不禁亮了起来,看着展昭,希望能从他那儿得到有用的信息。等展昭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完之后,两个人一起点头觉得这主意不错。而柳长兴,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赋予了这么一项重大的任务。

    ☆、第二十七章

    “什么,要我去劝庞昱放弃陈州赈灾的差事,这不好吧?”听了展昭交给自己的任务,柳长兴觉得没有办法接受。自己虽然和庞昱交好,但那仅仅是限于在情感上。在朝廷的立场上,自己和庞家明显是两个阵营,怎么好去劝庞昱呢?

    “当然不是让你去阻止他,只是让你问问他有没有准备好。”展昭一听柳长兴的疑问就知道他是误会了,以为自己要借用他和庞昱的关系来阻止这件事。实际上,只要庞昱有那个赈灾的心,无论谁去对百姓都是一样的,但如果他把这件事当成了玩笑和游戏,那就不应该让他出面了。

    “那倒是可以。不过赈灾有什么事要做么?开仓放粮?”柳长兴虽然读的书很多,但对这方面的涉及比较少。再加上他生活的地方虽然小,却是粮食的主要产地,灾荒这样的事儿他还没有见过,最多是听村里的老人念叨过。

    “嗯,但除了放粮以外,还要安置流民,防止灾后瘟疫横行。”展昭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知道的,想让柳长兴心里有个谱儿,赈灾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尤其是对于富家子弟来说,更是一个吃苦受累的活计。

    “原来是这样!”想想庞昱的小模样,的确和赈灾什么的很不搭,也不知道庞太师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给自家儿子揽了这么一个摊子。柳长兴听完之后点点头,答应会把这些事儿告诉庞昱,而在当天的下午,他就去了庞府。

    “怎么?来找我不会怕你们的包大人生气?”知道柳长兴是开封府捕快以后,庞昱就一直在打趣他,尤其是他和自己的敌对关系,是怎么说也说不够。

    “怎么不怕?我生怕哪天啊,因为你,我成了细作,两边讨不到好!”喝了一口婢女送上来的紫苏熟水,感觉味道有些奇怪。虽然听说这是宫里面颇为推崇的一种熟水,但那涩中带甜、以及微微带着生姜的味道并不让柳长兴喜欢。不过在这大热天的,里面加了冰,到是爽快的不少。

    “那你就跟着我呗!反正你在开封府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还总是被那些人叫去练武、巡街什么的!”瞧着柳长兴好像不是那么满意紫苏的味道,庞昱又招了招手干脆让婢女给他上了碗冰镇绿豆汤。反正自己府里什么都有,再多招待一个柳长兴也不算是难事。

    “不了,做捕快还挺有意思的!”柳长兴摇了摇手,表示敬谢不敏。“对了,听说你要去陈州赈灾,是真的么?”进了庞府半天,柳长兴心里一直装着这事儿,都没顾得上欣赏他们家最富盛名的园林,当然点心和茶水倒是吃了不少。

    “你来问的就是这事儿吧?要不然你也不可能跑到我们府上……”摇了摇扇子,庞昱算是一眼就看透了柳长兴这家伙。见面这两次,每次都是自己和他约好下一次在哪里见面,他从来都不主动的提起。这一次要不是有事儿找自己,打死也不相信他会一个人跑到庞府来。

    “嘿嘿,不要这么说,我这也是觉得奇怪啊!你说你这么个贵公子,没事儿跑到陈州赈什么灾啊?那地方没山没水的,还有很多的灾民,你能受得了么?”捧着一碗刚上来的绿豆汤,柳长兴不好意思的笑了,但他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为庞昱打算。心里的小算盘呢,好吧,也有一部分是为了自己这个兄弟,总不能让兄弟什么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受苦吧!

    “其实我也不愿意去。”庞昱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柳长兴是在为开封府打探消息。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这事儿成和不成还两说呢!比如说自家府里就有两种意见,一种是爹爹说要自己去历练一下,而自己的大哥也赞同。另外一种是娘,她死活不同意自己到陈州去。

    “你不愿意去?赈灾不是很出风头的事儿么?”想着庞昱和自己一般年纪就有独当一面的机会,柳长兴虽然感觉到麻烦,但心里不是没有羡慕的,因为这代表了有人相信他的能力。

    “呵,出什么风头?这赈灾的事儿,我完全就是被牵连的!”听柳长兴这么一说,庞昱抱怨的心就起来了。要说这根本原因,还在于他姐夫——仁宗皇帝。

    当时飞星将军庞统回来,那是在朝廷里面出尽了风头,后宫为了体现出皇帝对于庞家的信任,其姐庞贵妃也是一时风光无限。而这皇帝的妃子苗贵妃,就因为这个起了醋劲儿,在仁宗皇帝夸赞庞家子侄的时候给上了眼药。说是什么庞家人无论是大是小,都才能辈出,尤其是现在飞星将军庞统的弟弟庞昱,虽未及弱冠,但才名已显,非常适合为朝廷效力。恰逢陈州大旱,不如派这位庞家子弟去安抚百姓,也算是为大宋锻炼人才。而这仁宗皇帝也没有多想,真的以为庞昱有那经天纬地的才华,再加上他在皇帝面前一直做人都很不错,就真的答应了苗贵妃的提议,打算封庞昱为钦差,前往陈州赈灾。多亏庞贵妃是个机灵的,说庞昱年纪尚小,还需要准备,要不然当场就一道圣旨下来,那是彻底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可这事儿从后宫传到前朝,也不知怎的,就传成了是庞太师希望自家儿子能称为钦差的话了。

    “原来如此,那你也够点背的了!我可是从开封府了解到不少,你这次去陈州,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活计。按道理说,陈州地域不小,而隶属它的广惠仓的积粮肯定够用,可是为什么旱灾那么严重?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害怕好兄弟对陈州的情况掌握不多就盲目的去赈灾,柳长兴用了一上午去问是调查陈州的情况。包大人和公孙策都快被他弄的不耐烦了,不过因为有求于他,最终还是将陈州的情况如实的相告。

    “唉,所以我也很愁苦,真的很不想去啊!”听完柳长兴的话,庞昱更佳郁闷了,连桌上摆的紫苏熟水都懒得喝一口。

    “什么事很郁闷啊?”庞昱话音刚落,就从门外进来了一位翩翩佳公子,摇着扇子,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身后还跟着一个俊俏的小书僮。不过,再怎么俊俏,这两个人经由柳长兴的眼睛这么一鉴定,妥妥的都是女的!

    “行了,飞燕,你能不能老实一些!没看见我这儿会客么?穿着身男装,出去的比我都勤!”听见这一声问话,再看见来人,庞昱就忍不住头疼。这个小霸王怎么过来了?这下子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了!

    “呵呵,你这是嫉妒我!”庞飞燕睁着她那圆圆的杏眼,瞧着一边的柳长兴觉得很是奇怪。自家二哥可从来没往家里带过朋友,(那些权贵子弟在庞飞燕的眼睛里都不算是朋友)今天这是有什么闲情逸致啊?而且这家伙长得还很好看!即使骄傲如庞飞燕——庞三小姐,也不得不承认柳长兴的颜值很高。

    “飞燕,看什么呢!有没有点礼貌!”瞧着庞飞燕说完一句就理都不理自己,为了捍卫自己在柳长兴心目中的威严,庞昱语气变的有些严厉。

    “谁没有礼貌了?”听到哥哥在外人面前数落自己,小霸王庞飞燕当场就跟他呛起了声。“我这才是有礼貌,知道什么叫青眼看人么?我这是在给你朋友面子!你说是不是?”

    看这庞飞燕完全不惧怕庞昱的模样,柳长兴身为一个客人,也只好客随主便,点了点头。光是看这小姑娘十几岁的模样,还以为她真的只是刁蛮,什么都不懂。可当她说出“青眼看人”四个字的时候,柳长兴就知道她绝对不是不学无术,应该有看过或是听过《阮籍传》或者是《世说新语》才对。

    “行了,别拿你读的那两卷书来显摆,赶快回去把衣裳换了,要不然我就跟爹说,你今天又偷偷地溜出去了!”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在柳长兴面前制住庞飞燕,庞昱只能搬出庞家最厉害的人——庞太师,来镇压庞飞燕这个小妖魔。而这一下战果斐然,庞飞燕只能是给庞昱一个鬼脸儿,然后留下一句“你等着”就离开了。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