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干什么!”刚刚了结一切的庞昱正准备回马车休息,可刚刚掀起帘子的他就看到了这样一副极其碍眼的画面。瞧着对面的两个人相拥,连脸的距离都近的快贴在了一起,他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上了外面大雨过后的四处飘散的寒气。

    ☆、第三十四章

    “那个,阿昱啊!”这柳长兴刚刚坐起来,就被庞昱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白玉堂看似软绵绵但却暗里藏针的话给截断了。

    “我们干什么?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他松开了抱着柳长兴的手,泰然自若的将自己有些褶皱的袍子理了一理,含着笑,望着在马车边怒视自己的庞昱,好像是挑衅一样,原本支撑在榻上的手转而搭在了柳长兴的膝盖上,手指还轻轻的点了点。

    “我不管你在干什么,以后离长兴远一些!”上了马车,庞昱冷着脸坐在了柳长兴和白玉堂的中间,虽然那个地方很小,但他还是硬将自己的身子挤了进去。看着柳长兴前胸松松垮垮的白布,他皱着眉生疏的打了一个结,随后便将一边的外袍扔到柳长兴的身上,转过头去看白玉堂。

    “你说我远就要远么?”刚才听庞昱那语气,白玉堂就知道他是误会了,以为自己对柳长兴怀有别样的情感。在大宋,虽然同性恋是官方明令禁止的,但娈童之说始于黄帝,这样的内心渴望又岂是几道命令就可以阻止的?

    而且,宋人尚文,追求文雅风流,虽然明令禁止嫖娼,但狎妓却是普遍现象,逛青楼更是成了一种潮流,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不喜欢女人,只偏爱美少年的,也不足为奇。想是庞昱在开封就见过不少这样的人,因此才对自己刚才与柳长兴亲密的动作有那么大的反应。

    “我不管你怎样,长兴是我庞昱的朋友,自然也在庞家的羽翼之下。如果你想挑战庞家,我不介意你去和外面的飞云骑好好商量商量!”看着白玉堂一点儿都不上道,庞昱的心情是越来越差,满面冰霜都快到了冻死人的地步。

    “好好好,那我就好好的和你们庞家的飞云骑交流一下!”瞧着庞昱如此关怀柳长兴,白玉堂心里也很高兴。虽然他面上依旧维持着被庞昱挑战的不爽,但那挑起的嘴角已经泄露了他内心真正的情绪。知道庞昱现在是不放心自己和柳长兴待在一个地方,白玉堂好心的不让他再忌惮下去,走了两步,一个踮脚,就飞到了马车附近的一匹马上。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看庞昱只不过和白玉堂说了几句话就把对方逼出了马车,柳长兴觉得有些好奇。此时的他还不在状况之内,更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只是知道白玉堂和庞昱刚才的争执好像是为了自己。

    “我们谈什么你没听懂么?”庞昱随意的帮柳长兴将外袍拉上,就坐在了马车的另外一侧。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看到柳长兴和白玉堂在一起的样子就觉得好像不对,心里那种不适是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下意识的就将埋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懂什么?”在马车上找了一套新的衣服穿好,柳长兴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靠在了榻上。“我就只看见你好像在和他发脾气,还是因为我。”

    “你真的不懂?”庞昱瞧着柳长兴这幅傻样有些不敢相信,就算他是内心正直,也不能连自己和白玉堂说啥也不懂吧!

    “你要我懂啥啊?”被庞昱追问的烦了,柳长兴的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好。实际上,这也不怪柳长兴,他那儿会虽然男性之间互有好感比较流行,但那都是发生在上层社会的事情。年幼的时候,身为一个痞子,连吃的都顾不过来呢,哪还有闲心管那些事儿?就算后来到了祖父家,读的五经、再不就是史记左传之类的,佞幸传倒是看了一些,但那时候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只是当做一般的故事来看待。

    “算了算了,跟你没什么好说的!”看对方完全不了解的模样,庞昱也懒得去教他这些了。再说,这些东西也没办法教给柳长兴,能说自己刚才生气是认为他俩在干啥干啥么?能说自己害怕他喜欢上白玉堂么?能说自己看着白玉堂和他有亲密动作心里不顺么?还不如就此打住,让他什么都不了解的好,这样自己在他心里还算是有个好印象,而不是什么都懂的纨绔子弟。

    “瞧你这样子!”不满庞昱开了个话头又收回去,柳长兴免费的给了他一个白眼,而这看在庞昱的眼里,却又别有一番滋味。

    “我跟你说啊,别总找白玉堂麻烦,他那人还是挺好的,刚才还帮我擦药来着!”虽然庞昱对刚才的事儿不想解释了,但柳长兴觉得还是要说一说的,尤其是他刚才对着帮助过他们的人如此不礼貌,难免有一种过河拆桥的嫌疑,这会对他的名声不好。

    “帮你擦药?我不是也帮你擦过药么?你怎么不说我人好啊?”对柳长兴言语间护着白玉堂感觉不满,庞昱直接就反问了一句,也不管自己说的话听起来好像带着些醋味儿。

    “你那叫擦药?”听庞昱这么自夸,柳长兴连生气都没办法声生,直接被逗笑了!“你那叫倒药吧!拿着一瓶金疮药,恨不得半瓶都撒我的伤口上,要是那么上药,我这么穷,怎么供得起啊!”

    “切!不是说药上的多,才好的快么!再说了,那药也不是你掏钱啊!有小爷我在,还用得着你么?”被柳长兴戳破技能指数未点满,庞昱脸变得有些红,说话虽然也带着些锋芒,但却没有了刚才的刺人之感,就好像小孩子撒娇一样。而这样和缓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抵达陈州,看到那苍凉的街道之后,才有了变化。

    “这真的是一座城么?”庞昱所带领的钦差队伍并没有通知当地的知州,而是直接进入了陈州辖内。等到了它的城门口,看到古老城墙的斑驳和清冷,这批人才意识到这陈州受到的旱灾是有多严重。虽然之前还在不远处下了雨,但瞧着这城墙边的土地,却仍旧是龟裂开来,上面有几根草,却早已干枯到一碰就会化成粉末。

    走进城里,青石砖铺就的道路两旁连个摆小摊的都没有,家家户户都紧闭房门,路上更是没有什么行人。走了好久,庞昱这批人才遇到了一位支着拐棍的老丈,向他打听清楚知州府的所在。而那老人当知道这是赈灾队伍到达的时候,从干瘪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你们总算是来了!朝廷还记得陈州的百姓啊!”

    等到了知州府,听竹和看雨两个就去叫门。敲了好半天,才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官差,他睁着惺忪的睡颜,打着哈欠,十分的狂妄。

    “谁啊?在这敲门!不知道知州老爷忙着赈灾呢!”刻薄的话语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拉下了脸,幸亏敲门的不是白玉堂,要不然铁定给这个衙役两拳。

    “知州老爷赈灾?就赈成了这个样子?”想着刚才在街上遇到的老大爷眼里那带着绝望又瞬间燃起希望的眼神,一向都很规矩的听竹忍不住刺了这衙役两句。

    “你!”衙役虽然刻薄,但明显脑子不好使,还没等相处什么可以应付的话,就再次的被听竹给打断了。

    “告诉你家老爷,朝廷派来赈灾陈州的钦差已经到了!赶紧出门迎接,要不然就治他个不敬之罪!”不想在听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听竹直接传达了钦差驾到的消息。

    “什么?钦差!”听到钦差两字的衙役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他揉了揉脑袋,小跑着向前,果然看到一对雄赳赳气昂昂的人马在道上一字排开。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衣披着黑斗篷的官爷,一看浑身的气势,就知道是带兵打仗的。而在他身后,正是宋仁宗给庞昱配备的钦差威仪,还有那特别明显的华丽马车,正处在队伍的中间,在那后面,是绵延着看不见尽头的写着“官”字的粮车。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是粮车,来陈州赈灾的,不带粮还来干什么?

    看见了这些,衙役马上就扶着帽子往回跑,等跑过听竹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句,吓得他连帽子也不把着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往里奔。

    “别忘了告诉你们家大人要跪迎,钦差可是带了尚方宝剑的!”

    不到一盏茶时间,陈州的知州就带着官衙中所有的人来到了钦差队伍的车前,恭敬的撩起袍子跪在了道路边。

    “陈州知州贺守成率官衙上下二十三人跪迎尚方宝剑及钦差大人。”

    为首的大概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戴着官帽,草草的穿着官服,慌慌张张的带着人跪了下来。因为不敢冒犯带着尚方宝剑的钦差威仪,他的头低垂着,双手交叠的放在了地上。

    “恭迎尚方宝剑!”

    随着一声礼仪唱和,庞昱穿着钦差的官服、手里捧着一把明黄色的宝剑从马车上下来。他慢慢的走到了贺守成的身边,看着那人安静的趴伏在地上的模样,嘴角微微的翘起。

    “贺知州请起,如此大礼,本钦差受之有愧。”因为是和当地的官员第一次见面,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庞昱也随着大流打起了官腔。但就算他再怎么用声音和语气掩饰自己的年纪,听了他清脆的少年声音,贺守成还是没能忍住抬起头来打量。

    这、这钦差也太年轻了些!当他看清庞昱的眉眼之后,就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但感叹是感叹,面子上他还维持着基本的礼节,虚扶着庞昱的手,站了起来。

    “钦差严重了!您能来到我们陈州赈灾,是我们陈州的荣幸。”侧着身错后庞昱半步,贺守成带着庞昱上了阶梯,想将庞昱让进州府衙内。而这还没等到他们进入衙门口,从街角就窜出了一位妇人,散着头发,手里捧着状纸,哭着喊着要求见钦差大老爷!

    “钦差大人啊,请为民妇做主啊!钦差大人!”妇人的声音凄厉的让人想要捂住耳朵,可那痛哭的模样又让人不忍拒绝。感觉到身边人自妇人出现以后就略微紧张的呼吸,庞昱摆了摆手,让人将妇人带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大娘,你有什么冤情要向本钦差申告么?”并不清楚当官要怎么审案,庞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柳长兴,看着他不住的点头内心更多了一份自信。

    “大人啊,民妇张蔡氏,是陈州官衙仓吏张省元之母。五天前,广惠仓半夜燃起了大火,因为当日是民妇之子当值,知州老爷就把他给抓走了,扣上了监守自盗、看管不严的罪名!可苍天明鉴啊,民妇儿子那朴实的性子根本就做不出这种事来,而且家里除了还有一些粗粮,根本就没有一粒属于州府的米啊!但知州老爷不信,硬是将民妇儿子羁押,民妇不得已,才求钦差大老爷替民妇伸冤!还我儿一个公道啊!”

    举着状纸,张蔡氏将事情说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当场庞昱根本无法听从她的一面之词就立下判断,即使听起来这就应该是事实。

    “本钦差知道了,也会接你的状纸。你先家去,等本钦差将赈灾事宜先安排好,即会派人寻你。听竹,送这位大娘回去吧!”

    亲手接过了张蔡氏手中拿着的薄纸,庞昱递了个眼神给听竹。虽然他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但很明显这个大娘的儿子肯定是牵扯到这赈灾之中,没准还会知道什么内幕。为了留住知道真相的可能,庞昱派他最信任的属下之一护在了张蔡氏的身边,至于她儿子张省元,自然也会找人去好好照料一番。

    “谢谢钦差大老爷!谢谢钦差大老爷!”听着庞昱给了痛快的答复,张蔡氏立刻感激的给他磕了三个头表示谢意,就算庞昱再怎么阻止也没能拦下。而这件事看起来虽然告一段落,但很快,在州府里,又提到了这个张省元的名字。

    ☆、第三十五章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