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刘太后坐在大殿上最高的椅子上,眼神的向外望着,好似在透过那道道宫墙,望着那个刚走没有多远的男人。她想着当年的自己也是坐在这样的位子上,由宫人将那个孩子带过来,自己就那么等啊等,等待着他的到来。可谁想到三十多年过去了,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呢?这么想着,刘太后手腕一翻,仰头饮尽瓶中的液体,随意的将空瓶子扔在了地上,看着那从殿外照进来的夕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就算是死了,也绝对要死的高贵美丽,绝不会、绝不会在这个孩子面前,有着委屈和狼狈!孩子啊,你可知道我也是凭着真心在待你么?你可知道你被封为太子的时候我是有多么的开心么?你可知道当你见到生母后回来为她求情我是多么的恐惧么?我用自己的手给你铺开了路,而我也不想成为你路上的阻碍啊!

    一滴泪水从刘太后的脸颊缓缓滑过,她没有了任何的声息,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靠在了大殿的椅子上。而这寂静的大殿之中,只有郭槐幽幽的哭声,虽然声音低弱,却悲凉又凄冷。

    “娘娘,娘娘,奴婢有事要禀告娘娘!”虽然刘太后早就吩咐过在这个时候下人不得进入永寿宫的大殿,但承御雨墨却得知了尤嬷嬷被皇后扣留的消息。即使知道这个老家伙绝对跟当年的那件事脱不了干系,甚至是主谋人选,但作为永寿宫的女官,还是太后娘娘身边年青一代的红人,她不得不将这个消息禀告给太后娘娘,以免被事后怪罪、责罚。

    “吵什么吵!不知太后娘娘睡着了么?惹得娘娘不快,你有几个胆子!”大殿的门没有关,外面的人也都是刘太后的心腹,自然没有人阻拦雨墨,于是任凭她到了大殿门外。眼看着她就要踏进大殿,郭槐在这个时候终于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现在还不是让宫人发现娘娘薨逝的时候,说什么也要阻拦雨墨进入大殿。

    “郭总管,奴婢知错。”看见郭槐从大殿中走出来,还对自己大声喝骂,雨墨顺势就低眉垂首跪在了地上。不是她没有骨气,而是在这个永寿宫之中,没有人比郭槐还要受刘太后的喜爱和信任。只要待在永寿宫一天,那她就必须要对郭槐这个杀人凶手俯首听命。

    “这才知道错?不知道娘娘在这个时候要休息么?说,到底有什么事慌慌张张,竟然惹得你在宫里大喊大叫!”拿出手绢按了按眼角和鼻子,郭槐尽量不让别人看出他有哭过的痕迹。在内宫中,就算奴才有再大的悲伤之事也只能忍着,不能在主子面前露出心里的不快。这是历年的规矩,也是内宫中一直奉行的准则。如今郭槐因为主子准备自我了断,悲伤难以自已,哭的是稀里哗啦,为了保守秘密,他只能尽量不露出端倪。

    “回郭总管,太后身边的尤嬷嬷在早上进宫时被皇后娘娘派人给拘押起来了,至今消息不明。在长乐宫打扫的小桂子看到这一幕,急忙的跑过来告诉了奴婢。奴婢也曾派人去打探消息,但皇后娘娘的人口风太紧,什么也没打探出来。所以想着来禀告太后娘娘,请示该如何去做。”说到最后一句,雨墨才抬起头来注视着郭槐。她自认为安排的没有什么纰漏,在处置上也没有什么失误,只是这最后的决定还是挂在这永寿宫的首领太监身上!

    不过,就这么一抬头的功夫,让雨墨发现了不对。郭槐的眼睛为何会是红的?带有明显哭过的痕迹?难道是他被太后娘娘训斥了?不对啊,如果训斥了的话,他早就应该被赶出大殿了,又岂会在自己面前还这么嚣张?

    “这……这……这该如何是好?”郭槐在刘太后身边这么多年,除了最早的时候还需要筹划谋算,剩下的日子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谁敢招惹这么一个太后身边的红人啊?哪怕他只是一个太监!也正是因此,面对尤嬷嬷被抓的事,他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应对,脑袋上着急的有些冒汗。这太后娘娘刚去,怎么尤嬷嬷就出事了!真是给自己找麻烦!但他又不能说不救,怎么说也是和自己守在娘娘身边那么多年的老人儿,知道的东西那么多,要是抖搂出来,绝对没有自己的好日子过!

    “郭总管为何不问问太后娘娘?纵使娘娘睡着,但事关尤嬷嬷,事关我们永寿宫的人,总要由娘娘来决定的!”这时候雨墨站了起来,上了进入大殿的台阶,一步步的走着,好似有闯进殿内的模样。瞧着这架势,郭槐也顾不上想办法了,一下子就拦在了雨墨的面前。

    “你要做什么?咱家可还没让你进去呢!”对雨墨这个丫头,郭槐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她平常将主子照顾的无微不至,不管主子想到还是没想到,她都能帮主子想到,尽职又尽责;恨的是这丫头总是自作主张,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可眼下,除了尤嬷嬷和自己,永寿宫能得到娘娘关怀的人也就是她了,自己又怎么能对她太过过分?那岂不是让主子的在天之灵不得安宁?

    “郭总管,您不让奴婢进去,又想不到好的法子,救人如救火,您可知就这么短短的时候,尤嬷嬷会在长乐宫遭受什么刑罚么?嬷嬷受罚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她在外面代表的可是咱们娘娘的脸面!”对郭槐这么拦着自己,雨墨觉得有些奇怪。平时自己单独见刘太后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这郭槐虽然拈酸吃醋,但从未有过阻拦,今儿这是怎么了?为何他的表现让自己感到如此不安?好似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那也不行,咱家不能让你扰了娘娘休息!”说什么郭槐都不打算让开这一步,一直拦在雨墨的面前。可这大殿门敞开着,他身板又瘦弱细小,雨墨虽然是个姑娘,但身体灵活,眼神机灵,因为要瞧着机会往前跑,目光直视,自然看到了那大殿椅子上的不同寻常之处。

    “郭总管,你这是在骗我么?娘娘休息,那大殿之上坐的是谁?”在永寿宫,大殿上的凤椅只有一个人敢做,那就是刘太后自己。剩下的人一没有那个心,二没有那个胆儿,就算在擦拭椅子的时候,也不敢对这尊贵的位置有任何觊觎和玷污之心。

    “你!你!”郭总管这时候真恨自己,怎么就忘了将大殿的门关上,让雨墨看见这么个破绽!

    “郭总管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当着娘娘的面儿胡言乱语,假传懿旨!难道你不想要脖子上的脑袋了么?还是你将娘娘怎么了?”看着自己和郭槐争吵这么半天刘太后都没有反应,依旧是直着身坐在椅子上,雨墨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大。她是知道这两天太后娘娘的病情很不好,每天躲在床上的纱幔后不见人,但这病在那么多太医的照料下不会如此吧?总不会到了没有意识的地步吧?雨墨的想法这时候有些跑偏,她以为刘太后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时候,所以才会在凤椅上至今都没有声响。

    “唉,雨墨,你真是能给咱家扣帽子啊!”听着雨墨嘴里一声声的指责,郭槐那个本就因为刘太后自寻短见而破碎的心更加的变成粉末了。他手也不拦着了,脚步也进了大殿,低着头含着泪领着雨墨到了凤椅的台阶下面。

    “娘娘她不是被咱家害了,而是已经归天了!”跪在地上,郭槐终于放开了嗓子大哭,想要把心中的悲戚都嚎叫出来。他一直对主子的决定表示不赞成,可是却没能让主子改变主意。就算李宸妃回来了又怎么样?就算她被封为太后又怎么样?主子这几十年的养育之恩,官家真的能一点儿都不顾及?就算当年主子犯了错,可执行命令的人是自己和尤嬷嬷,主子推说什么都不清楚又能怎样呢?自己是愿意为了主子甘心赴死的!可惜主子心气儿高啊,她不愿意和自己的手下败将平起平坐,不愿意官家和她之间产生隔阂,不愿意……

    “归天?郭总管,你和奴婢开玩笑吧?”这时候雨墨也不管什么大不敬之罪了,她匆忙的跑到椅子边,将手指放在了刘太后的鼻息上,果然没有一丝喘息。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又将手放在了刘太后的脖颈上、放在了她的心脏上方,只感受到有微微的波动,还可能是她心情急切的错觉。

    “咱家怎么会跟你开玩笑?娘娘她……”她是在自己的眼下喝了那醉花阴呐!

    “郭总管,你照料好娘娘,奴婢这就去安排太医,娘娘绝不能有问题,绝不能!”想着如果刘太后薨逝,自己和这永寿宫的人都可能在官家的一怒之下没了活路,甚至要永远的留在宫中,雨墨不甘心,她一点儿也不想在这宫里老死。她还想带着姐姐的牌位,找一处类似桃源的地方,幸福的生活一辈子呢!

    “但娘娘她已经断气了,你怎么救?就算太医来了,也于事无补!”抹着鼻涕和眼泪,郭槐扬起头来显得颇为可怜。之前那个嚣张跋扈的家伙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只剩下一个死了主子、没了主心骨的可怜奴才!

    “不,娘娘没有断气,娘娘只是没有了呼吸!”再一次用颤抖的手摸向刘太后的脖颈,雨墨不知是在逼着自己确定,还是假装很确定。而就在这次查看的时候,她竟然在刘太后的脖颈上发现了隐隐若现的小红点,像是桃花瓣瓣。雨墨用手摸了摸,验证这不是自己的错觉,回想起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白皙皮肤,心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说什么?”郭槐简直不敢相信雨墨的发现,他可是特意从外面寻了这醉花阴,既能保持女子死后容颜不坏,又能让她死状如同睡着一般无痛安宁。而且寻回这东西的人说这玩意儿服用后必死无疑,怎么可能还有回旋的余地!听到雨墨的话,郭槐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了,他睁大了眼睛,瞧着雨墨匆匆的往大殿外跑,张开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郭总管,如果不想你自己丧命的话,就在永寿宫守着娘娘,一步都不能离开!要不然咱们这永寿宫的人,一个都活不了!”也不管郭槐是怎么做的,雨墨真的是拼了命的往外跑。刚刚到永寿宫正宫外,就让人去通知太医说太后娘娘病重,而她自己也朝着宋仁宗所在的宫殿跑去。

    这太后娘娘为何会中了醉花阴?那不是嫔妃为了毫无痕迹的毒害对手或者在死时保持美貌而使用的秘药么?没错,在雨墨看到那刘太后脖颈上的小红点时,就确定她并不是发病死去,而是中了宫中秘药醉花阴。她在跟着尤嬷嬷学习宫中阴私的时候,有人专门讲授过各种在后宫中出现的秘药,而这醉花阴可以说是嫔妃最爱的一种。

    这种药发作时间缓慢,但毒性足以致命。最吸引人的就是它不会让人在死后身体变得灰白,而是如同活着一样,带着靓丽的色彩。它在刚刚使用的前期不会有任何表征,只是会在一刻钟之后在脖颈上显现出红点,状若桃花、艳若牡丹,而人在这个时候,也会像喝醉了睡着一样,除了没有呼吸,瞧不出任何异状,所以它有一个极雅的名字——醉花阴。

    “王喜公公,奴婢急着求见官家,请公公代为通报!”快速的跑到宋仁宗所在的大殿外,雨墨就看见王喜皱着眉头,一脸担忧的站在外面,来回的踱步,也不知为了什么如此烦恼。

    “唉,是雨墨姑娘啊!你来的不凑巧,官家刚从太后娘娘那儿回来,心里不畅快,眼下谁都不见呢!”上前走两步发现是雨墨,王喜这心就更烦了。如果是其他宫里的人,自己还能看看是否转换一下官家的心情,可这太后娘娘宫里的,不是正戳着官家的烦心么?

    “不见?王喜公公,请您通融。此事关系重大,涉及到娘娘的凤体。”喘着粗气,雨墨就算再急也知道刘太后中毒之事不宜声张,就附着王喜的耳朵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这、这是真的?雨墨,这事关重大,你可不能骗咱家啊!”王喜听到这太后中毒危在旦夕的消息吓得后退了一步。不是刚刚还和官家见过面么?怎么这会太后娘娘就突然中毒了呢?

    “公公,此事如此重大,雨墨会跟您开玩笑么?赶快去禀告官家吧,要不然奴婢真的不知官家能否见到娘娘的最后一面……”雨墨也知道此事让人不敢相信,可它就是这么发生了,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如果不设法救人,也许自己和永寿宫所有人都要给太后陪葬!

    “咱家马上就去,你稍等!”连敬称也不说了,王喜将拂尘插在腰上就跑到了宋仁宗的大殿外,即使被呵斥也躬身挤了进去。随后,就看到宋仁宗一脸铁青带着王喜走出了殿门,连询问雨墨都没问,直接乘着御辇跑向了永寿宫。

    ☆、第八十二章

    “一个个的都说治不好,朕养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这是宋仁宗这个月里第二次对着这帮白胡子老头生气发火。也不是他无理取闹任凭谁看到刚才还和自己说话对母亲如今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模样,都会忍不住大发雷霆,更何况他是皇上,根本不需要当着这些太医忍耐自己的情绪。

    “官家,太后娘娘中的是后宫秘药醉花阴,根本无药可解啊!”孙太医这时候也是醉了,他从没想到太后娘娘会这么给自己找事。装病也就算了,这中毒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后宫已经这么不安全了么?看里自己还是应该赶紧告老还乡啊!

    “哼,无药可解,朕告诉你们,如果母后躺在床上再也醒不过来,朕保证,你们再也踏不出这永寿宫的大门!”一挥袍袖,宋仁宗打算和这帮太医死磕到底。不是说救不回来么?那自己就让你给母后陪葬!这时候的他再也顾不上什么仁君之名了!只期望着刘太后赶紧好起来!不说别的,就是想到刚才她还那么张扬对同自己说话,现在却静静的躺在床上不醒人事,这巨大的落差和对比,让身为儿子对宋仁宗心里难受的不行。

    “微臣遵命。”瞧着这命都快没了,孙太医也只好迎难而上了。和那帮老太医聚集在一起,开始商讨着解毒的法子。而这边,宋仁宗看着太医终于行动起来,也没闲着,将郭槐召了进来,详细的询问事情经过。之前自己太过惊讶,根本就没来得及问清情况,现在腾出手来,一定要他讲个清楚。

    “官、官家!”跪在宋仁宗的面前,郭槐这才知道害怕,他颤抖着双腿,手无力的支撑在地上。

    “郭槐,朕和母后平时对你不薄吧?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后服毒呢?如果不是雨墨来,你有打算瞒着朕多久!”宋仁宗才不相信郭槐这个跟着刘太后这么近的老人儿会不清楚母后打算服毒的事情,作为母后最亲近的内侍,他必然是这次事件的帮凶。

    “官家,奴婢知错!可奴婢也是情非得已啊!”在惊惧和后悔之中,郭槐是什么都交代了。现在他管不了自己说完后会有什么后果,瞧着一直跟的主子将死的模样,他是把这将近四十年对苦水通通的到了出来。包括刘太后是受了多少苦才从才人爬到今天的位置,是挨了多少累才让宋仁宗有今天的成就,是拼了几次命守护着这个本就不安稳的朝廷,是费了多少心才让宋仁宗有今天这样和谐的后宫。

    “虽然说娘娘最开始对不起官家,可是您想想,自从您进宫之后,娘娘做什么不是为了您啊!就算放火烧玉宸宫娘娘做得过火了,那也是怕您离开她啊!”郭槐是见证一切的旁观者,就算言语中不免带有维护主子对意味,但说的基本上也都是事实。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估计现在李宸妃还会在宫里,尽管待遇上差一些,但事经两朝,刘太后也不是那么计较对人,非要杀了她。

    “朕知道母后的辛苦,也知道母后的选择并非全部出自本心。也正是因此,朕才没有因为当年的事做些什么,只是将生母接了进来。但为什么母后要这么刚硬呢?有什么话不能同朕说,一定要选择这么激烈的方式?”宋仁宗听着郭槐说的也很痛苦,他不是不知道刘太后对自己有多好,也没打算对她做些什么,只是想对自己对生母有所回报而已。毕竟那是辛辛苦苦将自己生下来的人。难道刘太后连这些都不能接受么?

    “官家,太后娘娘的心性您最了解了。他对您的在乎,您也最清楚。您今天连问都不问就把宸妃娘娘接进了宫,太后娘娘肯定要担心明天是否还会更进一步!与其让您左右为难、让她甘拜下风,还不如娘娘自己就……”郭槐说不下了,他觉得刘太后有些傻,但这傻气却又让人觉得可怜。

    “唉,算了,如果母后能醒,朕也不追究那么多了。”不是不生气的,不是不难过的,可当宋仁宗看到刘太后毫无生气的模样之后,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有什么比让自己的母后活着更重要呢?宋仁宗此时站起身,朝着那些刘太后的寝殿走去。日光下落,月光上起,一夜过去了,宋仁宗就这么静静的守在这里,直到大朝对开始。看着太医们一个个法子试着,他这时忘记了那个还在南清宫等待着的母亲。

    “包大人,官家召见您!”在包拯还和王宰相说话的时候,王喜公公从后面走了过来,叫住了还要往前走的包拯。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