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个人给我带走!”指着柳长兴,庞昱高扬起自己的头,虽然表情没什么,但却掩不住那眼睛里的愤怒。

    “二少,这个……”听到庞昱的命令,三名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犹豫。他们是奉命来保护二少爷的,但这保护你好像并不包含抓人。

    “怎么?你们竟然不听我的话?难道也觉得我做的不妥?”挑着眉毛,庞昱虽然没有他大哥的气势,但那眼中的凌厉却是不弱于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位也只好转过身去,对着柳长兴施礼,然后朝着他走了过去。

    “诶诶诶,你们要做什么?”柳长兴没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这天子的汴京城,还能发生抢人事件。而且这被抢的,竟然不是一边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人,反倒是自己这个男人。

    “公子,得罪了!”三位中的领头人轻轻的说了一句,随后就点了柳长兴的穴道,然后将他抬起就走。

    “你们不能这样啊!我是开封府的,你这样我回不去,在包大人那儿会失职的!”即使人被架走了,也赶不走柳长兴的声音。三名男子并没有点住柳长兴的哑穴,正给了他自报家门的机会。然而这报还不如不报,因为那庞昱一听这名头,就忍不住笑了。

    “开封府的?怪不得这么好管闲事!卷耳,你去开封府一趟,说我庞府二少请他们的人到庞府做客!”把扇子唰的一下打开,庞昱走出了人群。而他刚才说的那一句,让周边的人们纷纷让开了道路,一方面惧怕庞府的威势,另一方面也有些好奇开封府和庞府的对峙。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爷……小的回来了!”

    话说,自从庞昱把柳长兴请来之后,就一直待在庞府里琢磨着该怎么打击这个跟自己叫板的家伙。可是就这么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他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说对柳长兴用刑,这柳长兴又没犯什么大错,只是对自己太欠礼貌了些;说不让这个柳长兴吃饭,庞昱又觉得太小孩子气;要不和他辩论一下到底谁有理?可是还太费口水!

    所以说,到底该拿他怎么办好?

    这时候,庞昱有些后悔因为自己一时气大而把柳长兴抓来,可是对着那么个在自己面前能挺直脊梁的人,他还真就觉得有那么一丝不一样。可能是平时自己都和那些高官的儿子们聚会的原因吧?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庞太师最小的儿子,也都知道自己老爹或者大姐一句话,他们的官运就会到家!所以,他们中根本就没有谁敢反驳自己,只要自己说往东,他们绝对不会往西。然而,就在庞昱纠结于自己为何把柳长兴抓回来的时候,卷耳的到来拯救了他。

    “嗯,开封府的人怎么说?”在仆人面前,庞昱自然不会失了主子的威风,不然会让仆人觉得主子柔弱可欺。所以他立即停下了步伐,走到客厅里的椅子上坐下,端起了一旁侍女刚刚泡好的热茶。

    “因为包大人公务繁忙,所以小的到开封府只见到了公孙先生和展护卫。公孙先生说,多谢少爷招待柳捕快,最好在这里吃了晚饭后回去。但是……”说到后面,卷耳有些犹豫。

    “但是什么?”听着卷耳犹犹豫豫的,庞昱把茶杯放在了桌上,抬起眼看他,那目光如同实质一般,冷冽带着刺探。

    “但是……”虽然知道说出来自家少爷会大怒,然而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和未来前程,卷耳还是决定必须要说。

    “但是公孙先生说,您最好不要留柳捕快过夜。不然,您在街上没有带走卖身葬父的女子,而是带走了为她分辩的男人,大家会以为您、您、您……”

    “我我我,我什么啊!”虽然知道公孙策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但庞昱还是想要听听他到底对这事儿怎么评价。

    “公孙先生说您……”最后那几个字,卷耳还是不敢说。毕竟涉及到自家少爷的私人问题,他们身为下人怎么好开口。

    “快说!再不说,你就再也不用说了!”庞昱是个生气的时候微微有些暴脾气,看不得卷耳如此拖拖拉拉,就用了他最在意的方式去威胁他。果然……

    “公孙先生说,如果柳捕快今晚没回到开封府,那大家可能就会猜想您是不是有断袖之癖了!”听着自家主子的话,卷耳果然立刻就说出来了。没有断续,没有拖拉,更没有犹豫。因为在他看来,如果这么一句让自家少爷把自己咔嚓了,那实在太过划不来了!

    “断袖之癖?哼!公孙策也真敢想!”听完后,庞昱不怒反笑,手轻轻的拍着桌子,好像在思考什么。

    “少、少爷?您不生气么?”看着自家少爷好像没有发脾气的样子,卷耳慢慢的凑到他身前,悄声的问他。

    “不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抬起头,庞昱露出了自己充满怒火的眼睛。他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而在今天,却碰到了这么一个。哼,本来自己并不想对这所谓的柳捕快做些什么的?只是,如果现在不做什么,那岂不是太对不起公孙策给自己下的定义?

    “那少爷……这眼瞅着就天黑了,我们是不是要把那抓来的人放了?”也不敢问庞昱生气为什么还笑,卷耳只能弓着身子提醒他赶紧把柳长兴送走。因为在他看来,自家少爷的名声还是挺重要的,至少比那劳什子捕快重要多了。自家少爷根本犯不上为了这么个和他作对的人,搭上自己的名声!

    “放了,为什么要放?”心里下定主意的庞昱站起身来,算是想好了怎么对待柳长兴。不就是一个开封府的捕快么?少爷我玩儿了又怎样?难道你公孙策还能来庞府找我不成?长这么大,除了大哥,我庞昱还真就没怕过谁!

    “那少爷,不放的话,您要干什么呢?那公孙先生说……”瞧着自家少爷傲娇的模样,卷耳直觉不好,但他身为一个仆人,也不敢说得太透。

    “是啊,他说让柳捕快在这里吃完晚饭再回去嘛!那我们就给他奉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好了!”打定主意后,庞昱再次拿起了茶水,微微的抿了一口。

    “那然后呢?”听到自家主子真的要请柳长兴吃饭,卷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让卷耳附耳过来,庞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只是还没等说完,卷耳就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害怕的抖起腿。

    “少爷,这个,这个真心不行!大少爷和老爷会打死小人的!还有夫人,夫人绝对不会再留小人在少爷旁边的!”卷耳把头在地上磕了好几下,抬起头来泪水那叫一个哗哗的,恨不得连鼻涕也冲出来,表示自己的恐惧。

    “打死你?如果你现在不去,我现在就打死你!”在庞府里,虽然庞昱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但成天见那些跟在大哥身边的浑身充满戾气的飞云骑,再加上受到的教育,他一直就没把谁的人命看在眼里。在他心里,除了自家人和皇家人不能动之外,还真就没什么他不可以的!他不动不代表他不能动,而是他不想动!所以,不要招惹他,一旦他想……哼哼!

    “少爷……”爬了两步,卷耳抓住了庞昱的衣角,想要劝他收回成命。

    “赶快去!不要跟少爷我废话!要知道,就算是没有你,我拿到那东西,也只是分分钟的事!不过那时候,你会不会还在庞府,能不能留在这个世上,那就不是你说的准了!”一脚将卷耳踹到一旁,庞昱的嘴角勾起了笑。他期待着,期待着开封府的人,还有那个小捕快等事情结束后的反应。不过这么想想,那小子的容貌不俗,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呢!也够资格跟着自己了!

    “是是是,少爷,小的,立刻,就去!”从地上爬起来,卷耳马上就跑了出去。和那小捕快比起来,自然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于是……

    “嘿!这庞府不错啊,把我带来还请我吃饭啊!”瞧着自己在的客厅里被放上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柳长兴瞟着周围没什么人,偷偷的咽了咽口水。不过,他倒不是什么傻子,没敢看见就动筷子,而是思虑着庞府这么做的原因到底为何。是向自己赔罪么?自己可从来没听说过有高阶层的人向低阶层的人赔罪的!但是,世事却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柳兄,怎么不吃?是我庞府的菜不入你的眼?”少顷,就有人的脚步声在附近想起,而且越走越近,最后进了门来。

    “当然不是。只是好奇,庞府为何会请在下吃饭?如果在下没记错的话,今日应该是在下冒失,得罪了二少吧。”最初,柳长兴只知道对面的人是庞府的,并不清楚他到底是哪位少爷。但是在被抓之后,他回忆起了那三个把他带来的男人对庞昱的称呼,这才对上了号,也记起了他是什么人。庞昱,庞家幼子,最受庞太师喜爱的儿子,同时也是皇帝宠爱的小舅子。只不过,平时的庞昱从未在汴京街上出现过,传闻他只与公卿之子交游,并不曾涉足于民间。看来,自己今天和他见面,是因为他终于找到机会出来了!

    “得罪倒说不上,只是柳捕快还真是驳了本少的面子,让本少难看。不过,本少把你抓来也只是当时怒气上涌,等到冷静下来想想,才发现自己倒有些小孩子脾气了!谁叫本少宽宏大量呢?今天咱们吃完这顿饭,就算是杯酒释前嫌了!卷耳,把我刚才要的桃花酿拿来,我今儿个,就请柳捕快好好的吃一顿!也让他尝尝,我们庞府的饭菜。”摇着扇子,庞昱表现的那叫一个风流潇洒、君子风度。什么怒气上涌?什么小孩子脾气?也亏得他自己说出来,不然大家就算都明白,也不敢指摘!不过他自己知道又怎样,不出了这口气,不让开封府的人看看他庞小爷的作风,他怎么着都不舒坦!

    “原来庞兄是如此大度之人,小弟还以为……真是妄自揣测了,抱歉抱歉,还请庞兄原谅。”虽说柳长兴有过很多次骗人的经历,但他经过他仔细打量,却没有发现在庞昱眼中,有任何端倪。要么是他掩饰的太好,要么是他真的不在意,不过无论是哪个,就算是鸿门宴,今天这顿饭必须要吃,这顿酒也必须要喝!所以他也十分诚恳的会议微笑,拱手抱拳。

    等到将桃花酿端进来之后,两个人这才坐在桌子的两旁。庞昱将上菜的侍女全部遣下,只留卷耳在他身旁。

    “卷耳,给柳捕快倒酒……”将扇子放在桌上,庞昱淡淡的瞧了卷耳一样,让他先给柳长兴倒酒。

    “是,少爷!”端着两个杯子还有一瓶酒,卷耳虽然还有点害怕,但也不愧是在庞府待了整整一年、且混到主子身边的人物。明知这里面有鬼,可他依旧稳稳的将小小的广口瓶里面粉红色的液体,倒进了小巧精致的杯中,然后递到了柳长兴的面前。而随着酒水的流出,一股子桃花香气扑面而来,夹杂着酒水本就有的芳香,让人心醉。

    “庞兄,你这桃花酿可是不简单啊!”拿着杯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柳长兴有些陶醉。他从没见识过如此醇香的酒,带着诱人的风情。

    “那是当然,我庞府的酒水,自然不是凡品!这桃花酿,可是大理国进贡给官家的贡品,总共只有那么二十瓶。也亏得我爹爹深受官家信赖,这才得了十瓶,珍惜非常,留作待客之用。今天算是柳捕快有福,作为第一个来到庞府做客的开封府人,必然要享有些不同的待遇!”待卷耳给自己倒完酒后,庞昱扬扬下巴,示意他出去。然后,房里只剩下柳长兴和庞昱二人。

    “原来是贡酒啊!那还真是小弟的福气!”柳长兴出身贫寒,从来没喝过什么贡酒。今天突然间碰上,还真有些欣喜。瞧着庞昱也拿了一杯喝着,他的心防倒是卸了下来,也捧着杯子细细的品着。酒液细腻、酒香浓郁,慢慢的,这一杯酒下了杜,而不知道为什么,柳长兴的脸也变得有些红。

    “庞兄,你们这庞府里怎么比开封府还热啊?难道这府邸之中,就没备冰么?”感觉到脑门有些冒汗,好像有一股火从胸膛中扩散,柳长兴微微的拽了拽他的领口,想要多多接触些清凉的空气。只是那领口就算扯得再大,也敌不过身上散发的热气。

    “当然有冰。只是这边的厢房,并没什么人用,所以就疏忽了!要不柳捕快就先脱了吧,反正本少是不在意。都是男子汉,豪爽些也没什么!”看着柳长兴越来越水润的眼睛,庞昱嘴角勾起笑容,想象着接下来要发生的场景。虽然他没有过实战经验,不过这平时和那些纨绔子弟去南楼也没少见识,如今自己在家里便可欣赏如此美景,真是今日不虚一行啊!

    而柳长兴呢,虽然知道在别人面前脱衣服不太好。但是以他架不住热的本性,还是选择了失礼。渐渐的,一件件衣服掉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肤裸露了出来。可是空气中的清凉,根本满足不了他,他向往着更多……

    “跟我走吧!”迷糊间,好像有人把他抱起,一个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少顷,身体就好像接触到了凉凉的席子,耳垂也好像被人摩挲一般,有些痒,又有些烫。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