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手头有钱,而且这君州城的东西又是这般便宜,他又岂会因为几个小毛贼的惦记,而就此被那老神棍开始的一席话,吓得退出城去?
    好不容易逛回街,那就必须把监狱里的老鬼们,所需要的东西买个够才是!‘牢头说的也是。
    不过小魔此刻却猛然想到了一个建议,不知当说不当说。
    ’蓝魔传音说道。
    ‘什么建议?
    ’‘小魔认为,牢头何须还要等到那头麒麟前来,才开始去着手探寻那件物品呢?
    这岂不是浪费时间么?
    ’蓝魔接着传音道:‘所以小魔建议,牢头不如在这君州皇城中,先去找一家酒楼住下,然后利用你那天演之法,推演一下那金手指主人的头颅,是否真的就在这君州城中。
    ’‘如果那头颅当真在这城中的某个地方,你便可以再次尝试,用天演法看一看,若要取得它的话,会遇上什么危险、或是应该避开什么危险,这岂不是更好?
    ’‘嘶……’闻言蓝魔的这个提议时,苏昊不禁眉头一蹙,传音道:‘你说的这一点,我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我觉得天演法,应该无法获悉那金手指主人的残躯,所以我也就没再去多想。
    ’要知道,天演之法有三不演:其一、不能演绎自身运势!其二、有关于天地运势的事,或是人物绝不可演!即便演绎出来,也不可言出,一旦强行演出,必定会引来天乱之灾!其三、此法一日只能施展一次!而在这三不演的第二条中,就明确标注了,有关于天地运势之事绝不可演!可以设想那金手指的主人,不但乃是创立那混沌监狱的始祖,而且就连道母之前在提到它时,都是深感敬畏!它是何其的强大?
    它的运势又岂会是这天演法就可以演绎的?
    ‘牢头既然都没试过,又岂会知道天演法,无法探寻那金手指主人的残躯所在呢?
    ’蓝魔疑问道:‘而且你又可知,那卓义的老祖,是否也是动用过什么逆天推演法之后,才会获悉到这金手指残躯所坠落的地方呢?
    既然人家都可以推演,你凭啥就不能推演?
    只要小心一点不就行了,听小魔的准没错。
    ’‘你说的也在理……’苏昊也算是想明白了,而且现在身后,还有一群眼神火热,心怀不善的贼人跟着。
    他到不如先找个比较安静点的地方住下来,然后利用天演法,来亲自查探一下,这掉落在道域中的那颗远古头颅,到底在什么确切位置?
    君州皇城中,热闹异常,神祗遍地走,纵是那些被人牵在手中的小孩,都拥有着灵纹境,乃至灵师境以上的修为。
    好似这些人不用修炼,先天自身的修为,便能够伴随圣界的天地环境而成长。
    而且在他们的头顶三尺上方,无不都悬浮着一粒宛若珍珠般大小的光点。
    当然,至于这光点到底是什么,有着什么用处,苏昊还并不清楚,他能所知道的也就是,这玩意名叫道光!不多时,苏昊便来到了一家名为‘典悦居’的酒楼大门口,决意暂且在此落脚先。
    “嗯?”
    然而,就在苏昊正打算进入酒楼之际,他却忽然见到,在距离这典悦居,不足数百米开外的一片广场中,竟傲立着一尊高大于百十来丈的人形雕像!只见那雕像通体火光剔透,面相栩栩如生,长发如瀑,目光如骏,就宛若一尊傲视古今的青年战神,屹立于此,既威武又霸气!纵为一尊雕像,却也莫名地给人一种威慑之感!有不少路径那片广场的路人,都会纷纷上前顶礼膜拜一番那尊雕像,就像是敬奉自我的信仰之神一样,心怀虔诚之意默默祈祷!而此刻的苏昊,却并非是因为那尊雕像的威武一面,而在愣神关注,而是他被那尊雕像的材质给深深吸引到了!因为他发现那塑造雕像的石材,竟是一种名为‘天阳晶’的绝品材料!天阳晶是什么?
    那可是一种能够比肩于鎏金晶、碧火晶一样的稀罕之物!确切地来说,这些材料便是锻造无品法器的关键品,绝世罕见,珍贵得逆天!望着那尊雕像,苏昊彻底被惊呆了,心头更是动荡个不停!他甚至都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将那绝世罕见,乃至万古都罕见的天阳晶,用来打造成了一尊雕像?
    最为重要的是,这种晶石内部所氤氲的天阳之气也是异常逆天!要知道,如今他正在头疼,如何给那身体虚弱不堪的阴阳寻找绝阳之气,乃至绝阴之气呢!如果能把这尊雕像中,所氤氲的绝世阳气,赠给阴阳炼化掉的话,结果肯定是毋庸置疑的,阴阳的身体,那绝对会从重度虚弱中得到复苏才是!这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喂,我说门口那位,你是干什么的?”
    然而,就在苏昊愣神的刹那,他却忽听那典悦居中,传来了一道冷漠地声音。
    回眸望去,只见一名衣着朴素,手持一根白长抹布的男子,带着一脸不屑之色看着苏昊。
    很明显,那应该是这典悦居中的小二。
    而此时那小二的眼神,却就好似是在提醒苏昊,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挡在门口。
    “我来住店的。”
    苏昊笑了笑。
    说话间,已是迈步走进了酒楼。
    “哪来的乡巴佬?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身份的人才能住的……这……”然而,还未等那店小二的冷嘲之言说完,却只见苏昊当即便从麻袋里,取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雷击石来,而且很是自然地丢到了那小二的怀中。
    “哎呀,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这位爷恕罪啊!爷您里面请!”
    店小二这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上一秒还满脸不屑,此刻却是变得热情招展,连连弯腰行礼,双眼眼角都笑出了鱼尾纹,别提有多灿烂。
    这店小二可不是个傻子,对于雷击石这样的珍奇之物,他岂会不认识?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宇然并收藏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