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结城,东瀛天皇最后的儿子。

    老天皇共有三子,之前他在去往中原时候带上了姣罗刹和铁梯神煞,本想着能够让孩子们长长见识,不料自己铩羽而归不说,就连两个儿子也赔在了中原。

    这样一来,漫结城就成为了他唯一的儿子,同时也成了唯一的天皇皇位的继承人。

    尽管双方是合作关系,但看到漫结城亲自来天绝宫的时候,叶辰依旧非常惊讶,他下意识转向赵非曌:“赵先生,这是……”

    “漫结城能够来到天绝宫,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赵非曌对着来人微微一笑,一点都不感觉到惊讶,“我说得对吧?”

    “正是如此!”

    来者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和叶辰、赵非曌站在一起的时候倒更像是一个正派角色。

    “颜盈一介女流之辈,跑了便跑了,大不了再抓回来罢!”

    漫结城目光熠熠地望着叶辰,“今天我之所以过来是为了商量大计!”

    “既然阁下亲自到来,想必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吧?”

    “正是如此!”

    漫结城微微一笑,“我父皇他沉迷于龙脉的力量,整日妄图长生不老,如今已经魔怔,士兵们对他多有不服,这正是我们的绝好机会!

    接下来,凡是我所能影响的区域都会继续假意与你们战斗,然后我们便如此如此……”

    听完漫结城的解释,叶辰顿时心中大定:“好,就依此计行事,我们一言为定!”

    看到李璇清的出逃并没有影响双方的合作基础,叶辰正颇为开心,忽见一人冲进来高声叫道:“不好了!宫主,大事不妙!”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看到来人匆匆忙忙的模样,叶辰没来由的就生气。

    这群小杂碎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赵非曌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看了漫结城一眼。

    漫结城见状,立刻拱手道,“既然诸位有事,我便先行一步。”

    “不必!”叶辰大度的一挥手,“这位不是外人,有话直说!”

    “可、可是……”

    “让你说你就说!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

    “夫……不,颜盈她在逃跑的时候带走了英雄剑!”

    “什么?”

    这一下,叶辰顿时呆立当场,就连赵非曌都愣住了。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胆大包天啊!

    “颜盈!好,好得很啊!”

    叶辰脸上的惊愕逐渐变成愤怒,他咬牙切齿道,“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漫结城看着这种情形,只是摇头。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和对方合作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

    ……

    “喂,我们是去大决战啊,你们这是搞什么,至于这么兴奋吗?”

    看着某些人的模样,许莫超一脸无语。

    剑圣复活以后又休整了几日,等到他的状态完全恢复,许莫超一行人就踏上了前往推倒最终boss的道路。

    尽管从理论上说已经进入了“纸”级境界的他现在已经天下无敌,再加上还有无名这个挂比在一旁掠阵,理论上打叶辰和老天皇没有任何问题。

    但在达到“纸”级境界后,他对未来隐隐有了一种预感。

    这次的行程不会轻松。

    虽然感觉东瀛应该再没有能够威胁到他和无名的高手,但许莫超相信自己的直觉,再说有剑圣这么好的打手不用岂不是浪费?

    所以他果断把这个老爷爷叫上了。

    那么问题来了。

    这么多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你、还有你们,你们为什么也会跟着我们?”

    宫本雪灵:“剑去那里,我便跟到哪里,天涯海角,永不分离。”

    宫本武藏看了一眼宫本雪灵:“我与雪灵姑姑有十年未见,如今姑姑要与天皇和天绝宫战斗,我身为晚辈责无旁贷。”

    宫本有纪更是信誓旦旦:“我身为本代家主,有责任照顾每一位宫本家的人。”

    宫本家路人甲乙丙丁:“誓死追随家主!”

    看到他们感慨激昂的模样,许莫超一巴掌按在自己脸上,“宫本雪灵也就算了,宫本武藏也勉强说的过去,你这个水货家主也跟着一起去,还说什么照顾宫本家的人……你确定不是被我们照顾?”

    听到许莫超的话,宫本有纪顿时脸色一黯,“我知道自己本领低微,难入聂君之眼,可是……可是……难道你难道连一个追你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看着宫本有纪泪眼朦胧的模样,许莫超就是一阵头大。

    有没有搞错,这关我屁事啊!欺负老实人是不是?

    他正打算问问这妹子是不是之前被自己把脑子打傻了,一旁的萧晓看到许莫超要开口,连忙咳嗽一声,抢在他之前说道,“既然如此,你便随我们一起上路吧。”

    “多谢梦酱!”

    宫本有纪瞬间就开心了,走过去就抱住了萧晓的胳膊。

    看着宫本有纪和她家族的那些剑术高手,许莫超叹了口气。

    算了,好歹都是一群渣渣,至少到时候清杂兵的时候能有点用。

    许莫超转向无名:“前辈,你之前感应到了英雄剑的气息,这次就由你来带路吧。”

    “没问题!”

    无名点点头,一马当先,绝尘而去。

    剑圣和宫本雪灵对望一眼,两人相视一笑,立刻赶了上去。

    这么大岁数还洒狗粮,许莫超也是醉了,他摇了摇头,施展风神腿跟了上去。

    之后便是宫本武藏,宫本有纪感谢萧晓刚才出言相助,牵起她的手与她一起赶上。

    剑晨身为弟子自然要紧随师父的脚步,只可惜他功力不够,最后只能勉强和其他宫本家的高手跟在了最后。

    看到自己身为武林神话唯一的徒弟,居然和一群宫本甲、宫本乙、宫本丙等人混在一起,剑晨感觉到了深深的悲哀。

    我未免也太弱了吧!

    如果这话被许莫超知道,肯定会告诉他,你连鶸都不佩,现在的境界就是个渣。

    无名带队跑了半天,突然停下脚步。

    他脚程极快,尽管只跑了半天,却已经跑出了极远的距离。

    “怎么了?”

    紧随其后的剑圣和宫本雪灵看到无名停下,也跟着停了下来。

    跑了大半天,这大队人马也根据实力高下拉开了距离。

    无名因为要带队,遥遥领先。

    剑圣和宫本雪灵紧随其后。

    许莫超倒不是跟不上,只是刻意和这一对老夫妻分开了一段距离,原因不言而喻。

    这四人是第一梯队,目前的实力都达到了纸级。

    距离许莫超一段比较远的距离就是宫本武藏,他的身后隔了一小段距离就是宫本有纪和萧晓。

    这三人是第二梯队,目前都是鶸级。

    最后第三梯队自然就是剑晨和宫本家这次来的其他高手。

    他们全部都是渣渣。

    许莫超朝后望了一眼,看到宫本武藏还得一两分钟才能赶上来,还以为无名突然停下是为了照顾跟在后边的其他人。

    “没必要休息吧?他们能跟得上。”

    然而无名却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前方,“英雄剑,就在前面!”

    “哈?”

    许莫超看了看前方,那个方向是一片密林。

    “英雄剑被他们埋在了树林里?”

    许莫超面露古怪之色,心说叶辰这货不会想着春天在土里埋下一把英雄剑,等到秋天就会收获一堆英雄剑吧?

    “你小子脑袋被撞坏了吧?”

    剑圣忍不住说道,无名也对许莫超的逻辑无法理解,不过他没像剑圣那样吐槽,而是实话实说道,“应该是有人带着英雄剑,正在朝我们这个方向高速移动,我们马上就能看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无名这句话刚刚说完,就看到一个黑影从树林里钻了出来。

    “这人的速度竟然不在我之下……”

    许莫超喃喃说道。

    “和聂君相比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刚刚赶来的宫本武藏恰好听到了许莫超这句话,忍不住插嘴道。

    “我就是随便一说,不用那么较真。”

    许莫超自己也觉得奇怪,自从他在来到这个世界成为聂风以后,好像时不时就喜欢说一句“不在我之下”这样的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莫非是聂风的口头禅不成?

    这时紧跟着宫本武藏的宫本有纪和萧晓也在同一时刻赶到,萧晓只看了一眼就惊讶地说道,“公子,那个人好像是……”

    “颜盈!”

    宫本有纪接口道。

    许莫超有些惊讶,“你认识她?”

    听许莫超问起,宫本有纪浅浅一笑,美不胜收,“曾经的无神绝宫宫主夫人,后来的天绝宫宫主母亲,我自然认识。”

    “也对!”

    许莫超打了个响指,“既然如此,就交给你了吧!”

    “什么?”

    宫本有纪不太明白许莫超的意思。

    “没看到追着她的那些人吗?”许莫超朝颜盈的方向呶呶嘴,“杂兵就交给你们了。”

    宫本有纪定睛望去,果然见到一大群人正追着颜盈,看装扮正是天绝宫的人。

    虽然不明白天绝宫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追杀自己的主母,但是听到许莫超这么说,宫本有纪便点点头,对着这时才赶到的宫本家族一众高手道:

    “大家随我一同上阵!”

    “是!”

    剑晨刚刚和宫本家族的人一起赶到,就看到他们又在宫本有纪的带领下朝着天绝宫的人冲了过去。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下意识向无名望去,却听无名说道,“剑晨,你也去!”

    “哈?”

    难道在师父眼里我已经沦落到和宫本甲一个程度了吗?

    “是!”

    悲愤的剑晨重重答应一声,径直朝颜盈身后的天绝宫众冲了过去。

    他几乎在瞬间就越过了一众宫本家族的高手和领头的家主宫本有纪,刚一照面就是一招悲痛莫名。

    此刻的剑晨心境无比契合这一招,所以他一出手对方就倒下了一大片,简直堪比无双割草。

    “咦?你这徒弟的水平大有长进啊!”

    看到这一幕的剑圣忍不住道,他对剑晨的印象停留在双方初次见面对方用剑招破掉自己剑廿二时的情形。

    无名闻言只能苦笑。

    他本意是让剑晨跟着宫本有纪去帮忙,不过目前看来他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有剑晨和宫本有纪带着宫本家族的高手挡住天绝宫的绝杀者,颜盈也趁机跑到了许莫超等人面前。

    “风儿!是你!”

    看清楚聂风的模样时,颜盈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即喷出一口鲜血,软软倒了下去。

    许莫超向旁边一闪。

    “咚”的一声,颜盈重重砸在地上。

    看到众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目光望着自己,许莫超道,“干嘛这么看我,万一她是碰瓷怎么办?”

    他说着蹲下身子看了看,“嗯,真昏了,不是碰瓷。”

    “……”

    “咦,这不是英雄剑吗?原来真在她身上啊!”许莫超说着一把将剑扯下。

    “……”

    “那么问题来了,血菩提只有两颗了,到底要不要救她呢?”

    “……”

章节目录

诸天我最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烈日吹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日吹冰并收藏诸天我最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