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超智人给我们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嘴巴里说道:“各位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两个就不进去了,有什么事就在门口找我们吧,我们一直都在门口。”“好。”莫索答应了一声,微微躬身表示感谢,接着便走了进去,我和莉跟在后面,j最后进入。一进别墅,我再一次被幻的大手笔,至少在人类时代这算是大手笔的做派给震惊到了。

    一进门,正对着我们的墙壁上,挂着荷兰大画家伦布朗的《夜巡》,旁边紧挨着挂着他的另一幅名作——《杜普教授的解剖课》,在这两幅画的下面,便是供我们休息的真皮沙发。而在左侧,稍微窄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维米尔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而正对着这面墙壁,也就是我们右手边的墙壁,供奉着一尊小型的金尊佛像,前面竟然还有缕缕焚香,还整整齐齐地摆着用来供奉的水果。

    慢慢朝里面走,走过了客厅,也许没有名字,但至少我们认为那是客厅,便来到了卧室,一共有三层楼,每层楼都有两间卧室,也就基本上可以保持一人一间卧室了,不过我的心里倒还是希望这卧室少一点,这样我和莉不就有机会了嘛。不过这种邪恶念头刚一萌生,我就赶忙摇头,甩开了这种龌龊的想法。

    上了楼梯,一阵幽幽的清香便是扑鼻而来,楼梯是使用纯鸡翅木做的,扶手十分的清滑,接着我们从一楼到三楼依次看了每一间卧室,打开门,每一间房间都充斥着那种木质家具的清香味,而且走在地上,脱了鞋踏上铺着金丝兰木地板,脚底还有些凉,在这大夏天的,实在是一个避暑圣地。我们很快便分配好了房间,莫索和j住三楼,三楼的卧室有一个向外的窗户,打开之后就是那几棵大树的最深处,莫索便是希望j晚上从这里出去看一下我们的车子是否出现了问题。我和莉住二楼,一东一西,中间有一个厕所和一个公共浴室,如果崖晚上要回来睡觉的话就住一楼。不过,莫索的意思还是让j晚上多留意一下,毕竟不防君子,但是还是要防小人嘛。幻大人对我们很好,不代表这地狱摇篮的所有人都是如此善良。

    分配完房间后,我们就重新回到了客厅,看着那几幅世界名画,我不禁砸了砸嘴,暗暗感叹道:“这幻要是用我们以前的话说,就是超智人界的大知识分子,还算是受过一点教育,哈哈,能有这般艺术修养,虽然到了这个年代,教育这种东西似乎都成了自欺欺人的资本了。”莫索苦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我的话头说道:“它还算有点人文主义素养,甚至比我们都要好一些也说不定呢。”莉坐到了沙发上,没有加入我们骚柔的、无病呻吟般的谈话,她的眼睛打量着那尊佛像,仿佛是着了魔,那金色的佛像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那一双直盯着你的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你的前世今生,轮回转世。又似是能洞悉这宇宙的一切,潮起潮落,缘聚缘散,即便是这些超智人,也不过是它眼中的渺渺众生,沧海蜉蝣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响了,那是一阵急促杂乱的敲门声,来者似乎在门口不停地踱着步子,我急忙跑到门口去开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土耳其片区地狱摇篮的守护者——幻。此时幻一脸焦急地冲了进来,然后对着我们说:“各位,实在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来打搅你们,但是,情况实在是非常紧急。南斯拉夫地狱摇篮的守护者夜梦刚刚也宣布了要加入亚诺勒斯它们,还说什么要和黯灭修罗珠联璧合,齐心协力找到‘亚’碎片。好在目前它还没有去班嘎城堡与它们会合。”幻脸色涨红,嘴唇都有些发颤。

    “幻,你就直说你想要我们怎么做吧。”大恩不言谢,幻对我们是发自真心的好,莫索也已经猜到了幻打算说什么了,因此莫索也不愿意再去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问道。“好,”幻的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色,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语速说道:“我希望我们能明天一早就出发,前往班嘎城堡,在夜梦去之前,一举破坏那个班嘎城堡。”幻捏紧了拳头,嘴唇紧咬,眼睛注视着我们。

章节目录

野生的人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吹笛子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吹笛子的猫并收藏野生的人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