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小青钰回来了。”青钰上人显然是大大的取悦了太师祖,后者抚手,眉开眼笑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这叫什么话?甲板上的弟子们,不管是五行门的,还是青木派的,都惊呆了。
    袁峰还好,心思一转,明白过来了——看来这几位五行门的前辈都是明白人。在先前落桑族人攻打守护大阵时已经知晓了落桑族人的真实战力。故而以为他们这一去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有去无回的。兴许就因为如此,他们出发通过守护大阵时,几位前辈才不忍现面,为他们送行。
    思及此,袁峰暗中吸气,压下纷纷冒头的大小问号,上前一小步,向几位前辈见礼:“小子青木派袁峰,向……”
    话未说完,一道柔和的力量轻轻的托起了他的双手。
    是五行门的那位青葱般年少的太师祖。
    “袁小子,我们以前见过的。”他放下手,轻笑道,“应该是有些年头了。”说着,扭头去看左侧的中年大叔,“是吧?”
    中年大叔一掐手指,点头道:“是的,一晃就是十几年了。”放下手,继续垂手侍立,看向袁峰笑眯了眼,“所以,我们和袁爷也是老相识了。”
    袁峰心中一动,一段过往的记忆立时涌上心头,顿时恍然大悟,旋即,狂喜与感激齐齐涌上心头,禁不住抱拳道谢:“原来那一次在黑螺滩是两位前辈暗中伸了援手!”
    修士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他实在是对这两位前辈没有印象,不知道“老相识”是从何而来。然而,算一算时间,“十几年前”,在这守护大阵里,能够与两位前辈结缘,只能是黑螺滩历险的那一次了。
    十几年前,还是仙门时期。那时,守护大阵比现在要稳定得多。仙门长老会对守护大阵的控制也远不及现在严厉。这些都使偷渡仙山成为了可能。在仙山的边界,甚至成为了很多人讨生活的生计,大小“蛇头”,数不胜数。
    袁峰和将士们就是在那时分批偷渡到仙山的。
    偷渡的风险很大。没有哪个“蛇头”敢打下包票,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偷渡成功。只是袁峰他们那时在凡人界被仙庭重重围剿,真正的到了走投无路之境,唯有偷渡仙山,才有可能搏得一线生机,只能铤而走险。
    袁峰他们那一批,也是历经千难万险,才终于偷渡成功,抵达仙山。诸多危险之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过黑螺滩的时候。
    黑螺滩是一处险滩,因时常有螺状的大小漩涡出没而得名。
    那些漩涡表面上只是一些淡淡的螺纹状灰线。然而,一旦误入其中,淡淡的螺线嗖的往下沉去,眨眼的工夫,面前会现出一只黑黝黝的地洞。它们就象巨兽的嘴,能顷刻间连人带船一同吞没。船上的人,包括“蛇头”们在内,皆完全没有逃生的可能性。
    然而,黑螺滩又是绕不过去的必经之地。
    好在经过长时期的观察,人们发现一年之中,有固定的几天,黑螺滩上的这些大小漩涡基本上不会出现。那时,通过黑螺滩会比较安全。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
    袁峰他们那一次就碰上了“例外”——明明是安全的日子,且进入黑螺滩前,“蛇头”还亲自用千里镜仔细察看过了,确实是安全的。哪知,船行至滩中,突然间,猛的颠了一下。紧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袁峰首先想的是“不好,船触礁了”。不等他发问,袁峰还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到“蛇头”在船头绝望的惨叫“不好,出黑螺了”。一时之间,他的手下皆面无血色,瘫倒在甲板上哀嚎:“这回死定了……”
    待袁峰冲到船头,去看前头的水面。水面上无风起浪。一尺多高的浪头间,有一道半圆形的灰线若隐若现。
    这道灰线变化非常快。仅仅是呼吸之间,已经拉长拉粗,看上去象极了一只巨大的深灰色海螺,完美的嵌在两块巨大的岩石之间的水面上。
    那两块岩石中间的水面,恰好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原来这就是“黑螺”!看着也没那么凶险嘛!
    袁峰当时是无知者无畏,见还离着不到三里远的距离,连忙冲“蛇头”大叫:“快!调转船头……”
    行船又不是开弓。前头既然有拦路“黑螺”,难道还不能回头吗?
    “蛇头”扔下手里的千里镜,抹了一把脸,冲他咧嘴惨笑道:“回不了头了。刚才,‘黑螺’已经毁掉了船底。船动不了。”
    袁峰不敢不信。一是回过神来的他发现船身正在下沉;二是他想起了刚才的剧烈颠簸,还有那声巨响。
    更重要的是,“蛇头”和他的手下们都瘫在地上,不见动弹,船却反而明显的加速了,越来越快的朝着“黑螺”飞驶而去。
    难怪“蛇头”他们如此之绝望。
    袁峰也陡然慌乱起来。他禁不住结结巴巴的问道:“那,怎么办?”
    “等死啊……还能怎么办……听说就是一下子的事,不会很痛苦……”“蛇头”索性放在手脚,在甲板上摊了一个“大”字,“做这一行的,早晚有这一遭。哼,老子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死就死罢。”
    倒也洒脱。但是袁峰不心甘啊。他是冲着一线生机去仙山的。好久不曾有过消息的云弟也联络上了。还有,他要带着九娘去求仙访药……只要到了仙山,一切苦难就能翻篇,美好的生活即将出现。他怎么死在这里呢?
    可是,“黑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巨大的黑洞。
    船离它越来越近了!
    死亡似乎避无可避!
    袁峰完全无计可施。
    数息之间,船已经到了“黑螺”的边缘!下一息,这船,还有船上的人都会被无情的吞没!
    说时迟,道时快,袁峰惊讶的看到,“黑螺”的正中间乍然现出一道金色的亮光。那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在扑天盖地的黑暗遮过来的同时,耳畔响起了呼呼的风声。
    他来不及细看。因为他昏过去了。
    那时,袁峰的心里想到的是:果然是一下子的事,不痛苦。
    再次醒来是半天以后。
    我还活着!意识到这一点后,袁峰从甲板上一跃而起。很快,他发现,船上的人都处于昏迷之中。大家都保持着金光出现时的状态。“蛇头”仍然是摊着“大”字,只是闭着双眼,处于昏醒之中。
    但这里显然已经不是黑螺滩。他们的船搁浅在一片完全陌生的消滩上。
    袁峰惊喜的拍醒“蛇头”。
    后者难以置信的四下里张望,狂喜的告诉他,他们通过了黑螺滩。
    这也意味着,只要不碰上仙门的巡逻队,这一次偷渡就成功了!
    至于怎么通过的,“蛇头”也是一无所知。他甚至都不知道在最危急的时候,有一道金光出现。听完袁峰的描述,他将之归于“天老爷保佑”,当即在甲板上向着仙山的方向跪下来,五体投地,虔诚的道谢。
    袁峰那时早就不信“天老爷”了,见状,还是不信。想着那道金光,他觉得兴许是有高人恰巧路过,出手相助。在仙山边界呆了一些时候,听说守护大阵里守护仙时,他更加坚信不疑。只是这些年下来,他一直未能有缘见到过一个守护大阵里的前辈。这次的经历也只能压在心底。
    没有想到,今天终于碰上了。
    而且对方恰好是五行门的前辈们。
    袁峰热忱的邀请前辈们去主舱小坐。
    鉴于五行门的这些前辈一直守在大阵里,寸步不离,他也没指望他们能去青木派做客,只是想着暂且在船上招待他们一回,好向他们汇报这次的战事。
    他觉得几位前辈突然现身,肯定是想听听这一战的详细情况。
    没有想到的是,汇报完后,五行门的太师祖鼓了鼓腮帮子,毫不客气的点评道:“你们的战力显然差落桑族人太多。便是兵阵也是破绽多多。”顿了顿,他拧着眉头说道,“真是不省心呢。罢了,这里也不好摆阵。我且随你们走一趟,校一下兵阵。”
    “师伯,还有他们的阵基。”旁边,中年大叔飞快的提醒道。
    立时,袁峰听出来了。原来,几位前辈是特意来坐顺风船的。
    他们肯定早有此念。不过,如果这一战失利,他们兴许就会断了念头,继续默默的守着大阵。
    其实,在谋划的时候,袁峰和沈云他们不止一次的讨论过这一战获胜能够得到的红利。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凡人界,有一句老话,叫做“无利不起早”。更何况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打仗。
    没有好处,谁会拼死拼活的打仗?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快,他们就收到了第一笔红利。
    一笔他们想都不敢想的红利!
    袁峰按下心中的狂喜,连忙邀请几位前辈,心底里又不得不服气一回——所以,云弟又说对了。祝融大陆不缺人,眼下缺的是“首捷”。

章节目录

乾龙战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文飘过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飘过峰并收藏乾龙战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