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将起了更,后园之中一片沉静,风很轻,吹不动树梢细细的月牙儿,倒拨得满湖涟漪,越过矮墙,传来悠悠的水声……

    没有留上夜的灯,卧房中姑嫂二人同榻而卧。秀筠吃了安神的药亢奋的精神终是抵不过空乏困倦的身子,不想陷在噩梦之中也不得已,昏昏睡去。莞初握着她软绵绵的手又候了一会子,待那轻蹙的眉头慢慢展开、安然,方轻轻转了身。

    玻璃窗遮了细绸的帘子,月牙儿扣在上面,模模糊糊的形状,夜空里纯净的光便失了那清凌凌的意境,闷闷的,塞在胸口。莞初不觉吸了口气,房中因着秀筠做月子,近四月的天还生着暖炉,一口气吸进来,更觉闷热。

    每日陪在秀筠身旁,不过是说说话、吃饭、吃药,谁知稀里糊涂地竟也是过得飞快,再过两日,按着他原本的盘算就该是着人往府里去报信的时候。

    二奶奶不慎小产,莞初想着那一府里的人会是如何?细想起来,当初虽是人人贺喜,可最欢喜的只有老太太,如今,心里最不适宜的也该是老人家吧?大房的人并非不欢喜,只是兰洙嫂子一直未再有孕,当日只顾了带着秀筠走,他两个的戏演得有些过,那风头劲得恐是极不讨喜。后来,兰洙嫂子见了他还说要来瞧,一直也没来……至于婆婆,总以为要得孙儿了,虽说不是嫡出却要当嫡出养,儿子的骨肉没了怎能不伤心?这一来,那日子可就……

    莞初轻轻叹了口气,之前计较只为了这天大的秘密,只求不破,如今才知道这善后的不易,更况,回去以后,就是她一个人……更不易……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却被暖炉子熏得热燥怎么都不踏实,不过半个时辰翻了个身便又醒了。莞初坐起身,抬手抹了一把额头,横竖睡不着,不如到外间凉快一会儿。

    轻手轻脚地出到外间,赶紧把厚皮帘子遮严实,将将转过身,就听得那黑暗中轻声叫,“丫头!”

    呀!莞初吓了一跳,就着外头一点子光亮才见那暖榻上竟是起身站起一个人来,不待她瞧清楚,那人已是大步过来,带着一身的凉气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莞初热热的身子只穿着小衣儿,这一抱,不觉就打了个寒战。

    “哎呀!”手下如此软软细滑,滑得他的大手都险些招架不住,低头瞧,原来那香嫩的小肩膀竟是毫无遮拦地在他手中,顺着那往下,雪白嫩滑的背上只有细细的一根丝带,齐天睿惊得倒吸凉气,“这怎的什么都没穿就跑出来了?!”

    “快放开快放开。”

    小声儿急得乱糟糟,怀里软滑的人儿像一条小鱼似就要往外溜,齐天睿立刻回过神,紧紧箍住,乐得声儿都发颤,这丫头穿得还不如那日在热泉,身上只是个小薄纱肚兜啊!怀中不觉更下了力道,揉搓得满怀娇软,任是金刚铁锤也休想打开,漆黑的夜一点点模糊的月光,人哪还有脸皮,低头埋了,只管用力嗅着,轻薄道,“哎呀呀,丫头终是知道疼相公了。你说咱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嗯?我将将进门,正想着怎么叫你出来,你就跑出来了,投怀送抱啊,是不是也想我想得紧?嗯……快让相公好好儿疼疼……”

    “哎呀!”莞初羞臊得厉害,急得想跳,可只要她一动,他便逮机会贴得紧,那大手早已没了计较,薄茧划过她的背,反反复复,她恨得咬了小牙,“齐天睿,齐天睿!”

    “嘘,”齐天睿咬了她的耳朵,“悄声儿悄声儿,莫吵了妹妹,来,相公抱你去睡。”

    “啊,别……”

    他一弯腰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就往那暖榻去,黑暗中势气竟是如此强大,把怀中人托得高高的,蹭在脸颊,能感觉到他咬着牙那铮铮的棱角。将一放下,莞初挣着就想起,他已然俯身下来,她急得用力捶打,正是要恼,身上一暖并不觉沉,才见他只是双肘撑着整个将她遮拢了,低头埋在她脖颈,不动了,安安稳稳的……

    静夜里哪里经得住如此温存,外头的月牙越发淡了光晕……

    “丫头,想死我了……”

    “……我喘不上气来了。”

    小声儿娇娇怯怯,他这才抬头,近近地,看着那双浅浅的琥珀,摄人心魂、摄他的命……轻轻蹭蹭那小鼻尖,她没有躲,只是屏了气,他笑了,翻身过来,拉了被将她裹入怀中。

    虽说身子还是贴着,可毕竟,有了这薄被的遮掩,再对上他的眼睛才不觉将才那羞死人的尴尬……

    她显然是吓着了,睫毛颤颤的,小脸通红,急得没有把握牙齿把那嫩嫩的唇咬出一个小血印,他抬手轻轻地摩挲着,哑声道,“疼不疼?”

    “……嗯。”这一声应得好委屈,那清凌凌的眸中都像泛了泪珠儿,“往后别再……”

    “丫头,你要折磨死我了……”

    轻轻吐在她唇边,他似是醉了,她倒像是真的接了这话,眼中更觉泪光漾漾的,“那往后……咱们离着些……”

    “我忍不得啊,你忍得?”

    “嗯。”

    好缠绵的话就此打住,齐天睿噗嗤笑了,咬咬牙,“浑丫头!你记着你今儿的话,赶明儿让你好好忍一忍。”

    她没大明白,也不想再争,低头,缩在被中。

    齐天睿闭了眼睛,裹着她安安静静地躺着,被下大手轻轻抚摸,将才的心热此刻倒凉了下来,不觉就蹙了眉,“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嗯?”

    “……毕竟是小产,我若是看着红光满面的,不是不妥?”

    “那你就要把自己糟蹋得像真的小产了一样?”

    头顶上的语声忽地严厉,莞初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看着他,“不是,总要瘦一些,要不回府了都来瞧我,我演不像啊……”

    齐天睿一拧眉,“谁说要回去了?”

    莞初一愣,“不回去了?”

    “秀筠得回去。待我忙完这几日,咱们开门宴客,正式立宅开府,这往后就是我齐掌柜的府邸,不是外宅了。”

    “真的?”她闻言瞪大了眼睛。

    “如何?”

    “嗯……好。”

    看她终是抿嘴儿笑,小脸的颜色也复了暖,齐天睿心里好适宜,越将怀中裹紧。实则丫头哪里知道,另立府宅是件大事,齐府把他撵出来这些年也从未提过分家,几年前他虽大张旗鼓买下宅子,却那门匾上至今都是空的。如今老太太和老爷们都还在,上一辈尚未分家,他倒要立宅另过,绝非易事,只是此刻看着她欢欣雀跃为的是他两个,齐天睿眼里旁的一切都不算事了……

    “这么乐,是为着我么?”轻轻磕磕她的额头,他戏谑道,“今儿叶先生还传信说要见你。”

    “是么?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齐天睿一拧眉,“没时候儿了!”

    静夜里他好大声,不知是当真知道自己错了,还是被他吓着了,怀里没了动静。她这么一乖,他心里倒没了底,“丫头,”

    “……嗯,”

    “这几日我要出金陵,等我回来,咱们回粼里住几天?”

    “真的?”她果然立刻抬了头,小声儿又欣欣然,“你几时回来?”

    “你要依我就件事,我就早些回来,不然的话……”

    “何事?”

    “让我亲一下。”

    “不……”

    他低头,唇轻轻地蹭在她腮边,她僵了一下,没有动,他便印了上去,重重的,仿佛整个人的精神都在这肌肤相腻之间,她推也推不动,这一个亲吻,就要一宿了……

    ……

    进了四月,天气霎时转暖,院子里的花一夜之间便争明斗艳。

    齐府接了小产的信儿,随即又送了一车补品来,传的都是老太太让好生将养的话。出了月子,秀筠的身子已经大好了,不过终究是伤了元气,内里依然虚弱,脸色寡白,人也没精神。好在她之前见人就羞涩,一直也有不足之症,这一来说为的嫂嫂伤心,伤了精神也说的过去。

    这日前晌,日头暖暖和和的,莞初陪着秀筠在院子里慢慢走走,看看花草,姑嫂两个正说着话,就听二门响,艾叶儿急急奔进来,“姑娘!姑娘!”

    “怎的了?”

    “府里来人接了。”

    “哦,”莞初赶紧拉住秀筠回房,“先让他们在小厅歇,咱们这就预备。”

    “姑娘!”艾叶儿忙拉了她的手,“你不用躺着,来的人是彦妈妈,正跟傅管家说太太今儿就让接二奶奶回府呢!”

    ☆、第79章

    四月的午后,日头照得正暖,齐府的花园里早已花红柳媚;冬日荷塘的残景在春雨滋润下换了新模样,不时可见巴掌大新绿的叶子,点点知春;水鸟儿们都被放了出来,春暖的水上悠闲地凫着;绿荫丛中,赏花亭内,早早晚晚开始有了人声;旧年的画舫重上了新漆,泊候湖边,偌大的花园又成了这青砖灰瓦中最富生机之处。

    一片春光明媚,几处得意人家。唯独的,落下了角落里隔出去的素芳苑。

章节目录

为夫后悔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灵鹊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鹊儿并收藏为夫后悔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