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那几个汉子短短几天时间就将秀儿的事查得水落石出,还揪出了韩氏阿福的奸情,着实怪异。

    她不由思量起阿福那日说的话来,难道……沈来宝真的聪明起来了?这可就得好好想想了,沈老爷已经不大来她屋里了,能不能再有个孩子也是未知数,要是沈老爷死在她前头,那沈来宝只怕不会留她。

    所以要么是施展浑身解数再让沈老爷的心回到她这,拼个儿子。要么是讨好沈来宝,日后不至于被他赶走。怎么想,前者都已无可能。

    屋内的纸钱烧得多了,便有烟雾萦绕,在屋里久散不去,似梦非梦。

    沈来宝近来除了去院子里跑两圈,就是认字、练字,几天下来,连做的梦都是一堆字变成妖怪在后面追赶他,追得他气喘吁吁,几次惊醒。

    不过四天,他就憔悴了。

    这导致康复后的花铃来找他玩,还以为他又病了。

    沈来宝坐在凉亭里又练了三张纸,见花铃抱着瓜子坐在那边晃着两条小腿剥瓜子,问道,“小花,你脚伤完全好了吧?”

    “好了呀,要是不好,嬷嬷才不放我出来玩。可她还是觉得我没完全好,要不就不会只让我在巷子里玩了。”

    “那你怎么没找其他人?”

    “来宝哥哥你忘了,今天是他们去书院的日子。”花铃将几粒瓜子仁放到他手上,“你最爱吃的。”

    上回送鸭脖的时候她也这么说来着。沈来宝笑道,“是不是什么东西都是我最爱吃的?”

    花铃摇摇头,“才不是,你最爱吃的有酱鸭脖子、醉蟹、肉饼、枣泥糕、瓜子,还有鹅腿、茶饼,还有……”

    沈来宝讶异道,“你竟然都知道?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花铃低头嘀咕,“因为我每次吃这些的时候,你都跑出来抢,喊着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我就让给你了。”

    “……”沈来宝万念俱灰趴,这傻小子到底做了多少混蛋事,花铃这么好的小姑娘他竟然也抢得去手。他抬眼看她,“那为什么你还不讨厌……讨厌我?”

    “因为你每次也都会给我拿好吃的。”花铃末了又道,“虽然每回都是用手抓着来。”

    沈来宝诚心道,“小花,以后我再也不会欺负你了。”

    花铃点点头,又将剥的几颗瓜子仁给他,“我相信你。”

    沈来宝想了想,“小花,你识字对吧,那你教我认字吧,从你开始学字的时候开始。”

    自从让阿五教自己认字之后,他一直觉得收效甚微。后来一想,大概是阿五自己也不认得多少字,教得不科学。可如果是跟个孩童学,花铃又这样厉害,那基本是从儿童读物开始教,更有利于他认字学习。

    花铃一口应了下来,沈来宝又道,“你教我练字,我教你算术。”

    “来宝哥哥,算术我也会的。”

    沈来宝笑笑,“我教你个更简单的。”

    一听自家的傻儿子又说要去院被儿子当众抱大腿,哭得涕泗横流,将脸丢尽的沈老爷立刻拒绝了。

    充当说客的沈夫人说道,“难得来宝有这个念头,最近他也在识字认字了,就让他去书院吧,多认几个字也好。”

    沈老爷痛心道,“夫人,你是没见他那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抱着痛哭的样子,活像我是他的杀父仇人!”他顿了一下觉得说辞不对,偏头呸掉,这才继续骂道,“我沈金山在明州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他休想再给我丢一次脸。他要学我给他找先生,找状元都行!”

    沈夫人被他一说二吼给震住了,没敢再吭声。正觉得要愧对儿子了,谁想门外有人敲门,唤声正是儿子。她不等下人去开门,就自己过去了。

    沈来宝朝她微微弯身,这不是他的母亲,可却是原主的母亲,沈夫人的心思太过单纯,也太过懦弱,说到底,有些可怜。姨娘那么多,她还因为儿子而兢兢战战的,他不忍心。

    这样一想,要改变的不单单是沈来宝,还有沈夫人。

    沈老爷见他进来就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等会肯定要蹦出一句傻话来,没好气道,“做什么?”

    沈来宝转身关上门,说道,“我想去认字,结交朋友。”

    沈老爷哼了一声,“到了大门口,你就会哭着喊着不去了。”

    沈老爷对自己儿子的看法真是根深蒂固,犹如百年榕树,树根扎地,不用利刃就斩不断了。他说道,“你不信自己的儿子,我知道,所以哪怕我明明是被人打得遍体鳞伤,你也相信是我先动的手;所以哪怕我年纪尚小,你也觉得我在草丛那会对小姑娘做龌蹉的事。无论我做再多事,你也先入为主,觉得我是个混球。”

    这话说得条理清楚,话里有绵绵刀刃,戳进沈老爷心头。他讶异地看着他的儿子,也不知为何,脸上傻兮兮的神情好像不见了。

    沈夫人也被惊得一愣一愣的,她下意识捉住他的手,“来宝,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病了是吗?”

    沈来宝看了她一眼,摇头,“我没病,病的是你们,是你们的心病。我现在好了,不傻了,可是你们不相信。固然你们对我失望了十年,可儿子有好转的迹象,难道不该是高兴?或者是因为你们在害怕,害怕我在哪天又变糊涂,希望变失望,受的打击更大?”

    儿子不傻,夫妻两人倒是有些傻了。他们看着面色平淡,说自己已经恢复正常的儿子,忽然百感交集,又害怕、又激动、又慌张,“来宝……来宝?”

    沈来宝点点头,“嗯。”

    沈夫人突然放声大哭,吓了他一跳,随后就被她紧紧抱住,“我的儿!”

    沈来宝还没喘过气来,沈老爹也一把抱住他,嘶声,“我的儿!”

    一拍二抱三嘶声,沈来宝真的要被吓傻了!

    春光明媚,已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似是花要开,人的心情也好了。

    沈家下人发现最近老爷夫人神采飞扬,像是外出捡到了金子。偶尔做错了事他们也不责罚,还笑吟吟反过来拍他们肩头说没事没事。

    吓得下人还以为自己要被赶出去了。

    沈老爷本想大摆筵席,昭告天下他儿子变聪明了,不再是傻子。但被沈来宝拦住了,他只要想到铁定会被沈老爹放置到台上跟他一起乐呵呵的场景,就“老脸”一红。所以他提议让沈老爹改为做善事,给百姓派三百斤米。谁想沈老爷高兴,大手一挥——去,派三天米。

    沈来宝粗略算了一下,一句话好像就败了千两黄金。

    沈家果然是家大业大啊。

    家业越多,他的压力也越大,不过还好,他还有时间学习。

    他去书院之前,沈老爷特地请了墨香书院的洞主前来,看看儿子适合去什么班。

    沈来宝决定韬光隐晦,不能锋芒毕露,一定要完美隐藏自己的高学历高智商高品德,尽力装一下小学生。谁想洞主一来,开口就道——

    “来,写两个字给我看看。”

    “……”不带这么玩的!

    被戳中死穴的沈来宝心灰意冷的写了个一二三给他,洞主一看,脸一黑,甩头就走,要不是沈老爷说尽好话,那洞主又感念他三日善举,沈来宝就真的要隐晦到底了。

    最后洞主答应让沈来宝在适龄的班待两天,如果不合适,就降到小班。

    对儿子颇有信心的沈老爷一口答应,这倒是让沈来宝想通了一件事。

    沈老爷不是不爱儿子,只是不敢疼爱。一旦疼到骨子里,儿子又屡屡不争气,毫无希望,只会像沈夫人那样,整日担惊受怕,对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惶恐不安。

    如今儿子不傻了,希望看着不会消失,沈老爷就倾尽所有的疼爱,哪怕拉下脸来求人,他也愿意了。

    罢了,不想这些,他还是继续去练字吧,毕竟明日就要去书院了。

    沈来宝临睡前想,书院是个好地方呀,只是心中仍有一愿——

    千万不要碰到熊、孩、子!

    第14章 墨香书院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