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氏迎她坐下,贺氏却不做,她只好问道,“一别多日,夫人这是路过来瞧瞧我么?”

    “可不是,我在附近买东西,听说花家就在附近,就过来看看了,更何况,我本该早点来的,毕竟是关乎两个孩子的大事。”

    廖氏不解最后一句,“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贺氏盈盈笑道,“在桃花庄的时候,你可是答应了要将你家女儿许配给我儿子的,你忘了?”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握来的手力道颇重,廖氏简直要以为自己在做梦,她惊愕道,“我何时答应了?”

    贺氏笑道,“你当然答应了。”

    “我没有。”

    “可你女儿连我送的红镯子都收下了啊。”贺氏又道,“现在镯子就在你女儿手上,对吧?”

    廖氏怔愣片刻,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就是来坑骗她的宝贝女儿的,哪里是什么真心交友!

    第21章 无赖妇人

    廖氏的脾气本就急,被人这样一坑,更是气得发抖,“你敢胡搅蛮缠,我就送你去官府!”

    贺氏脸色急变,冷笑,“那镯子你到底收了没有?”

    廖氏语塞。

    “既然收了,为何不认?”

    “那是你送给我女儿的生辰贺礼。”

    贺氏轻笑一声,凤眼挑起,“那只镯子价值连城,我跟你萍水相逢,为什么你女儿生辰我会送大礼,倒是让人听听这合理不合理。明明就是你答应将女儿许配给我儿子的礼,你当时收了,今日却又否认。好,既然你说不是,那你有什么证据?”

    廖氏差点气得要让人赶她走,可真告到官府那,她有嘴也说不清。只因这大央有个律法叫“疑罪从有”。《尚书》里有一句“罪疑惟轻,功疑惟重”。

    ——若不能证明自身清白,那便是犯人。只是官府在处罚上,应当从轻处置。说白了,就是只要被怀疑有罪,不能自证,就得判罚。

    花铃是她的女儿,所说的话根本没有效用。廖氏明白过来贺氏的阴谋,实在难以置信,“就算你如愿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女儿哪怕真嫁给了你儿子,你又能得到什么,我们花家,甚至是我女儿,都会记恨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贺氏不答,只是直勾勾看着她,“你是认还是不认?花家夫人,花家和廖家都是有脸面的人家,这事一旦闹大,你觉得真对得起你的女儿?我儿不差,家世又好,真结成亲家,你不亏的。”

    “闹去官府又如何,官府会给花家几分薄面的。”

    “那就只管去闹吧。”

    廖氏紧盯着她,还是不松口,默然片刻才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你也知道我夫家娘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说出来,我定能帮上你。”

    贺氏微微睁大了眼,瞬间闪现的光芒又刹那沉落,冷声,“没有,你若做不了主,那我就等花老爷回来,和他说这个理。”

    说罢,贺氏就不再听她多言,似乎又怕廖氏纠缠,急匆匆就走了。

    下人也被这妇人吓了一跳,再看看夫人脸色,都明白夫人被人下套了。管家上前说道,“夫人,不必理会这疯婆子,单凭一个手镯,官府怎么可能判它成立,小姐是不会判给那样的人家的。”

    廖氏轻轻摇头,“这事真闹去了官府,知道花家的人还好,不知道的,只怕会非议吧。我看她也是豁出去了,只怕事情要闹大。这对花家的名声,还有铃铃的清誉有损,我如何对得起老爷。”

    她思量片刻,定下心来,嘱咐下人看好花铃,准备去隔壁沈家。那贺氏她不知底细,去问问沈夫人可否知道。知己知彼,说不定能找到她的死穴,让她不再纠缠,此事就此消停,对谁都好。

    昨日沈老爹和沈夫人说了每日儿子放堂后就送他去孔老夫子家习字会晚归的事,所以沈夫人去屋里请示了老太太,老太太便让儿媳将晚膳的时辰推后,这会天色渐黑,沈夫人还未去厨房里叮嘱厨子,一时不知做什么,听见廖氏来了,便立刻出去迎她。

    只是廖氏面色不佳,在晦暗天色下看着更是颇有忧色,沈夫人待人温和又细心,边迎她进来边问道,“花夫人这是怎么了?”

    廖氏直接问道,“沈夫人可有适合说说心里话的地方?”

    沈夫人点头,就拉她进了房里,让下人在外面伺候。茶水还没斟满一杯,见她仍不语,沈夫人心知廖氏要说的事不简单。

    廖氏抿了一口茶,这才说道,“那日去桃花庄赏花,一直没跟你道谢。”

    沈夫人淡笑,“这有什么可谢的。”

    廖氏又继续说道,“其实第二日是我家女儿生辰,所以去看桃花,一半也是想让她高兴高兴。”

    “哦?是吗,我竟是不知,没给她好好过生辰,是我疏忽了。”

    “沈夫人客气了……说起来,如果不是铃铃生辰,也不会出这种事。”

    终于是要说上主题了,沈夫人也多了几分肃色,“碰见什么事了?”

    廖氏这才说道,“在庄子小住时,不是还碰见了其他几位在庄子里游玩的夫人么?有位姓贺的年轻妇人,沈夫人可还记得?”

    “记得的。”

    “我同她闲聊时提及铃铃生辰的事,她便取了一只手镯送给铃铃,当时我没有细看,想着应当不会太贵重,盛情难却,就让铃铃收下了。可没想到今日她忽然登门拜访,说铃铃收下的那只镯子,是她给我们花家的聘礼。”

    沈夫人吃了一惊,“竟有这种事!她这样胡说,刚才就该扭送官府去。”

    廖氏忍不住冷哼,“我倒是想,可当时屋里就我们三个人,她一口咬定我收了她的聘礼,如今还要等我丈夫回来,和他说定定亲的事。我实在拉不下脸陪她这样闹,所以来问问沈夫人,知不知道她的底细,我好想个对策。”

    沈夫人心中也是砰砰直跳,要知道,在她的心里,小花铃可是她的未来儿媳最佳人选,现在竟杀出个程咬金来,这如何能坐视不理。更何况如果不是她邀请花家母女去看桃花,也不会闹出这种事来,多少心中有惭愧,“那贺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你不要急,我这就让人去桃花庄子找人打探。去那里的人庄主十有八九认识,很快就会知道的。”

    有她这话廖氏稍微安下了心,末了她又道,“这事麻烦到了沈夫人,实在是对不起。”

    沈夫人已然和她站在统一战线上,哪里会在意这个,“铃铃那样讨人喜欢,如果真被人这样骗走,我也不安心。”

    她说罢就让管家进来,让他寻个擅骑马的立刻去桃花庄。回头又安慰廖氏几句,这才送她出门。

    廖氏前脚刚走,沈来宝就回来了,下了马车见廖氏进门,沈夫人正在门口往旁边看,下车就道,“娘。”

    沈夫人展颜,见他额发湿润,衣襟也有汗渍轻沾,完全不像是从夫子那习字回来的。正要问,转念一想,定是偷偷跑去玩了吧。她忙收口不问了,不能问,要是让他爹知道,准得揍他。

    本来也是,在就够累了,还要去夫子家习字,多累,去玩了也好。

    她拉了儿子进门,温声,“娘这就去吩咐厨房做饭,很快就好,先去洗把脸吧。”

    沈来宝问道,“刚才花婶婶来这了,怎么好像有心事的模样。”

    沈夫人欢喜他能察言观色,一想到要说的事,又有点不悦,寻了个没人地和他说了,最后说道,“来宝,你可不能让铃铃被人抢走了。”

    沈来宝也喜欢花铃那种脾气的小姑娘,刚何况对方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简直让人不齿,小花怎么能嫁给那种人家。他正色点头,“不会的。”

    沈夫人颇觉欣慰,沈来宝又好奇道,“可光凭她一张嘴胡诌,官府也会相信么?”

    “我儿还小,不懂律法,你要知道若你花婶婶不能拿出证据来证明镯子非聘礼,这说法可就成立了。当然,官府会给花家一个面子的,不会相信。可是从你花婶婶的描述来看,那疯女人是铁了心要闹腾,真闹开了,花家的脸面往哪里放,铃铃也会被嘲笑的。”

    “可恶!”沈来宝还是头一次听这么无赖的事,“这就是以前说的‘疑罪从有’吧。”

    以前?沈夫人瞅着儿子,人才十岁大,哪里来的以前。可片刻就被儿子说的四个字惊喜到了,用力点头,“对对。”

    沈来宝暗叹,有疑罪从有,就有疑罪从无。但后者是现代律法推崇的原则,前者已经在被慢慢摒弃。可如今看来,这大央遵从的仍是前者,这可就难办了。

    等等,镯子……

    沈来宝立刻跑回自己屋里把桌上的钱袋拿来,打开一瞧,上回花铃塞进来他钱袋里的果然是个红镯子。他取了镯子瞧看,心想应当就是那妇人所送的之物了。他低眉思量片刻,转身问道,“阿五,上回小花往我钱袋里塞镯子的时候,周围都有谁?”

    阿五弯身答道,“好多,约莫有七八个人。”

    “都找来。”沈来宝把镯子放好,怕出意外,直接挂身上。他不但要把人找齐,还要跟他们对口供。

    ——什么,没看见花铃塞镯子?不碍事,统一说看见了。就它,就是这红镯子。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