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氏轻哼,“还吧,你倒是把花草还给我。”

    花草他是还不了了,正要好好“还”她,就见女儿抱着个珠算过来。他唯有重新躺回长椅上,罢了,回房了再好好还。

    花铃蹦上凉亭台阶,喊了一声爹爹娘亲,就坐在石凳上把珠算放下。

    廖氏笑道,“铃铃要拨珠算玩呀?”

    “才不是玩呢。”花铃得意道,“来宝哥哥教了我个很好的算法,我刚学会。”

    听见是沈来宝教的,花平生起了兴致,笑问,“是什么算法?”

    “第一个是头乘头,尾加尾,尾乘尾。”

    廖氏蹙眉,“这是什么东西,娘从来都没听过。”

    花平生并不追问也不轻嘲,说道,“那是怎么算的?”

    “比如……”花铃数了数手指头,“就拿娘上回算账来说吧,请一个绣娘绣云锦图要十二两,绣十三张就得要一百五十六两银子。但是一个一个算太麻烦啦,一起算也难。按照来宝哥哥教我的法子,那便是一加一得一,二加三得五,二乘三得六。三个拆分的数字凑在一起,就是一百五十六了。”

    花平生笑道,“好玩,还有么?”

    “还有呀,比如头相同,尾互补。还有头乘头,头加头,尾乘尾。”

    廖氏快糊涂了,“啊?”

    花铃思索了下,才道,“比如二十一乘以四十一,那就是二乘二得八,二加四得六,一乘一得一,一共就是八百六十一。”

    廖氏不习惯这样的拆分算法,在她看来更难了,摆手说道,“娘已经糊涂了。”她见丈夫听得兴致盎然,说道,“你又感兴趣了,什么新奇东西一入你眼就会着迷。明明自己一肚子新奇玩意。”

    “学无止境呀夫人。”花平生还想多问女儿几句,花铃已经在拿着小算盘加加减减了。他笑笑没再问,只是看着女儿拨那圆润的珠算。

    突然廖氏站起身来,哆哆嗦嗦地往院子走去,真要哭了,“别剪了!”

    模样太过痛心,花平生失声笑笑,也起身去喊花匠停下。再不让他们停,那妻子就该念叨他半个月了。

    “对了爹爹。”花铃跑到凉亭栏杆那问道,“今天是中元节,巷子里的孩子都不许出门,可是我还得去喂小马驹,能去吗?不能去的话我得早点和来宝哥哥说,免得他等我。”

    花平生点头,“去吧,早点回来,别让你娘担心。”

    花铃好奇道,“难道爹爹就不担心吗?”

    花平生刮刮她的鼻尖,笑道,“我担心我们家铃铃把路上的鬼神给吓哭!”

    花铃咯咯笑了起来,她家爹爹就是有趣,谁都比不上!

    还没到傍晚,她就打算去找沈来宝一起去马场。到了沈家,正好沈来宝也打算早一些去,两人不谋而合,便欣然早去。

    去的时候从车窗往外面看去,路上已经丢弃了许多纸钱香烛,街道也没什么行人。显得阴凉诡异,快到马场,因住户行人都少,中元节的气氛反而没有城中浓郁。

    到了马场,沈来宝也发现门前摆着香炉,香火缥缈,不由感慨中元节在大央的盛行。早知道,应该也想个营销策略,像七夕那样。比如造个鬼屋,给百姓纳凉。

    按照他的预想今天应该不会有人来骑马的,可刚进去就看见宽阔的马场草地上有马呼啸飞过,速度之快只让他看见一袭青衣,几乎湮没在满坪绿意之中。

    花铃咋舌,“那人骑得好快呀,哥哥都没他骑得快。”

    两边边走边往那边看,那人已经消失在视线边缘,进了马场腹地,看不见了。沈来宝问道,“你兄长他们已经到书院了么?”

    “前天来了家书,说到了。”花铃又道,“不过爹爹说明年让哥哥们回来念书,娘可高兴了。当然,我也可高兴了。”

    沈来宝笑笑,花家兄弟回来的话,她有伴,自己也有伴。

    两人去马厩喂马,沈来宝想起秦琴,特地问了马倌。马倌说道,“昨日告了假,说今天不得空来。”

    沈来宝想等会回去得去饼铺看一下,确认她的安全。

    马驹吃好喝好,长得很快,伊犁马个子在马里头来说并不算高,沈来宝养的汗血宝马已经比伊犁马高了许多,看起来更加威武。只是花铃还是更喜欢自己的马驹,就算是抱了她的花猫来,她也觉得它比马高大威武多了。

    喂完了马,两人没有像平时那样逗留,今日鬼节,得早点回家,这是两人答应了长辈的。

    从马厩出来,刚才骑马远去的青衣人又驾马回来了。依旧是风风火火,像哪吒脚下的风火轮,以万夫莫开之势往这边快骑,没有要收住的架势。

    沈来宝忙拉着花铃往前几步,侧身闪开,免得那人真骑马冲了过来。

    可骑马的人骑术高超,轻喝马儿,离栅栏还有一丈多远,便拽缰绳。马嘶鸣着停下,声音里满是快跑的喜悦。

    沈来宝这才看清楚马上的人,之前看见青衣束发,一派男子装扮,可是现在走近,分明是女子的脸。

    她看起来还十分年轻,肤色并不算太白净,可一眼看去很是健康。她面容绝美,眼底似藏有浩瀚星辰,从马上下来,颇有大将风范。

    沈来宝来到这里之后就没见过这样的女子,这里大多数的姑娘都是温婉风格的。哪怕是他觉得同样眼神坚定的秦琴,也不及她百分之一。

    花铃已经从他身边离开,走到栅栏那,垫脚探头比她还高一些栏杆,“哥哥,你马骑得真好。”

    那女子眨了眨眼,拍拍两手站在她面前,“你喊我什么?”

    “哥哥啊。”花铃明白过来,“难道应该喊叔叔?”

    女子朗声一笑,也不记得自己的手刚抓了缰绳摸了马,就使劲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以后你也会骑得这么棒的,当然前提是你得学。”

    “我会学的!”花铃仰着小脑袋朗朗道,“我喜欢马,我还养了一头小马驹,叫小云。叔叔你要不要去看看?”

    女子捧腹,沈来宝也苦笑,她这样天真,碰见坏人第一时间就被拐走了,“小花。”

    花铃展颜道,“我得回家了,今天中元节,娘让我早点回去,叔叔你也回家吧。”

    女子绑好马鞭就随手扔向左边,像是早就看见了那边有人,可她下马后根本看也没看那。沈来宝微顿,看来果真不是个普通人,说不定真是女将军?

    “好啊,那就走吧。”

    她退后两步,往前冲来,一跃跳过半人高的栅栏,看得牵马的马倌目瞪口呆,也看得花铃两眼有神,追上去就道,“叔叔你的身手比我大哥还要厉害。”

    女子轻声笑道,“你总拿你哥哥跟我比,可是你哥哥才多大的人,等他也二十六七了,也不见得会比我差的。”

    花铃想了片刻说道,“好像可能,我哥哥可厉害了。”

    她嘀嘀咕咕的说着,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可沈来宝却听出了苗头来,他抬头看着这女子。

    英姿飒爽却又容貌卓绝,脾气爽朗毫不忌怕女扮男装失了仪态,洒脱至极。

    他蓦地一顿,“你是……花凤凰?”

    花铃一听名字也猛地抬头,眨巴了下眼,“姑奶奶?”

    传说中的姑奶奶?!

    廖氏觉得今天当真是中元节,她正领着人在门口烧香,就看见了那凤凰姑姑从自家马车下来,还抱着她的女儿下了车,往这边走来。使劲睁眼看了看,才发现竟真是花凤凰。

    “姑姑?”

    花凤凰微觉意外,“哟,小婉你什么时候学了八卦,未卜先知了,亲自到门口来迎。”

    闺名被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人喊出来,廖氏吐纳一气,平复心情,“今日十五,来门口烧个香,驱邪。”

    “哈,那你慢慢烧,我侄子呢?”

    “……在凉亭那看书。”

    花凤凰啧啧声道,“大晚上的在凉亭看书,喂蚊子呢。”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