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自家哥哥被当成色胚还被痛揍一顿的事传到沈夫人耳边,她心急火燎的过去一看,竟看见花凤凰在旁边拿着碗要给他喂药,一副温婉贤惠的模样,看得沈夫人一阵恍惚,活像眼前这花家姑奶奶是她嫂子。

    她的心思神游,也不急了,走到旁边说道,“花家姑娘费心了,这种活让下人做就好。”她见兄长竟然背对外面,毫不领情的样子,心里顿时又急了起来,“哥哥,有客在这里,你怎么还不起来?”

    葛明修顿时暴怒起身,一起来只觉浑身骨头要碎了,厉声就变成了抖声,痛苦不已,“我我我是被她揍成这样的!”

    花凤凰眉毛微挑,“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不下十次,你做的事换个人来也一样会觉得你是偷窥的色胚,只是不同的是,他们选择尖叫,而我选择让你尖叫。”

    葛明修哆嗦了一下。

    “当然,如果你觉得不解气,我可以让你揍回来,否则你再怎么责怪我也没用。”

    葛明修气道,“我不是那种小人。”

    花凤凰眨眼,“所以你接受道歉吧,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对不对?以后我好好补偿你,你要是还这么气呼呼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了。”

    葛明修竟觉得她说得有理有据无可反驳,在一旁的沈来宝看着他已经被绕进去,主动变成了被动,不由感叹凤凰姑奶奶的迂回手段之高超。果然,瞬间葛明修就没了脾气,心觉这姑娘还挺客气的,毕竟跟自己道歉了十几次了,他如果还咋咋呼呼,算什么君子,大手一挥,“那你去熬碗人参汤给我补补吧。”

    花凤凰道了声好,也不多说就出去了。

    沈夫人等她出去,才叹道,“哥哥,这事也有你的不对,下回看清楚附近是什么地方,别又闹出什么误会来。”

    葛明修说道,“我知道了妹妹,不过刚才那个是什么人,你新收的女护院?跟个女将军似的,下手真狠。”

    “家里哪有女护院,是隔壁家花老爷的姑姑,花凤凰姑娘。”

    这几天那花凤凰的事已经在沈家内宅传起来了,葛明修当然也听说过。之前就听说花凤凰容貌卓绝,刚才光顾着生气了连正眼都没瞧一个,哎呀,可惜!

    不过……刚才她真的在浴房?

    哎呀呀!!!太可惜啦!!!

    刚起床的花铃并不知道自家姑奶奶将沈家舅舅狠揍了一顿的事,洗漱完来吃早饭,瞧见脸都胖了一圈的沈家舅舅不由好奇,“葛舅舅,你昨晚被毒虫子咬了吗?脸怎么青肿青肿的?”

    “是,被毒虫子咬了,还是好大一只。”

    说着正好听见下人同花凤凰问好的声音,葛明修还要再描述一下虫子如何辣手摧他,就见一个窈窕美艳的女子一袭罗裙从门口走入,容貌艳绝如仙子,步履轻快,神情淡淡。坐在桌前俏眼一挑,声音颇轻,“什么毒虫子?听起来挺可怕的。”

    正在喝茶的沈来宝差点呛着,抬眼直盯花凤凰,这么温柔是因为狐仙附体了吧!

    满眼惊艳的葛明修心头砰砰砰跳个厉害,“没、没什么。那虫子挺好看的,虽然力气大了点,还有点凶。可是……美人嘛,都是有点脾气的。”

    花凤凰笑了笑,笑而不语。

    沈来宝脑忽有烟花炸裂,美人计啊这是!他看了一眼舅舅,暗暗啧声,花凤凰这么厉害,舅舅完全不是对手。

    花铃全然不知饭桌上已经有三十六计飞起,只知道自己很饿,很快就要开饭了。听说这里的斋饭很好吃,但再好吃,也比不上肉吧。

    “来宝哥哥,等会我们去看看鱼篓里有没有鱼吧。”

    “嗯,希望有,给你烤鱼吃。”

    吃完饭,沈来宝跟下人要了火折子,就带着花铃去山涧那。出门时只见舅舅也出来了,跟在花凤凰一旁。

    花凤凰的个子着实不算矮,但葛明修也是高个子,高高瘦瘦的,一本正经的走在花凤凰旁边,画风还是蛮和谐的。但两人转身过来……画风就会巨变吧。

    听见花铃唤了自己一声,沈来宝回神,跟花铃往山涧走去。

    今年明州雨水充足,山中更是多雨,泉水充沛。山涧没过膝盖,依然清澈见底。河里只见小鱼,不见大鱼,沈来宝往那放置鱼篓的地方走去时,还在想不会没有鱼吧。早饭他就注意到花铃应该没有吃饱,花铃是个小吃货,吃得欢喜和吃得不好很容易区分。虽然没有说不好吃,但她不欢喜,心里就是不喜欢的。

    所以他想给她烤个鱼吃,寺庙不许杀生,要想借他们的锅来煮鱼汤也不可以的,烤鱼就无妨了。

    到了山涧那一道小口处,沈来宝脱了鞋子卷起裤腿,下去拨开压在鱼篓上的石头。花铃满心期待地看着,也期盼能有条鱼。

    沈来宝好不容易把石头都弄走,抬了抬鱼篓,因有水阻拦,不能感觉出里面有没有。等将鱼篓提起一半,很明显地感觉出里面有东西在乱动。他立刻来了精神,又怕鱼跑出来,几乎是用身体将鱼篓口子挡住,整个抱了起来。

    眷恋鱼篓的水哗啦啦落回山涧中,沈来宝小心爬了上去,找了块平地这才将鱼篓放下。

    鱼篓刚放下就剧烈翻滚,看得花铃忙伸手压住,从镂空的藤蔓处已经看见了鱼尾巴,她激动得要跳起来,“来宝哥哥有鱼,真的有鱼!我们有鱼吃了。”

    沈来宝如释重负,抓了鱼篓底部将里面的东西往外倒。倒出两尾大鱼和三四条小鱼,还有一只螃蟹两只淡水虾。可里好像还有东西,他又用力抖了抖,忽然抖出一条滑不溜丢没有腿的黑色东西来。

    花铃愣了愣,吓得惊叫,“蛇!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还是真蛇。花铃起身一把推开懵神的沈来宝,抓了他就使劲往外拖。

    “小花。”沈来宝一把捉住她,“那是黄鳝,不是蛇。”

    花铃哆嗦地往那看,这才看见那好像的确不是蛇,有须,还有尾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来不及收回去,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蹲下身心有余悸,“真的不是蛇,吓着我了。”

    沈来宝笑道,“那你不跑,还拖我做什么?”

    花铃颤声,“怕你被它咬了。”

    沈来宝怔愣片刻,伸手抹了她脸上的泪,抱了抱她,“不怕。”

    花铃趴在他肩头低声重复了一遍,“不怕。”

    第47章 心有猛虎

    黄鳝一事好在是虚惊一场,待花铃平复下来,沈来宝就准备清理鱼。瞧了在地上翻滚半天的鱼,拿着小刀愣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两人蹲着看了半晌,终于是去喊了阿五来。

    阿五颇为熟练的将鱼清理干净,沈来宝架起火堆,将螃蟹丢了进去,串好虾,一会就烤好了,洒点盐,味道倒是不错。

    两人在后山吃吃停停一个时辰,颇有酒足饭饱的意味,满足极了。临走时沈来宝打了水来将火堆熄灭,一点火星都不留,洗净了手,这才和花铃回去。

    快进寺庙门,花铃又将他拉住,“有烤肉的味道。”

    说罢就像小狗那样抖了抖身,沈来宝边笑边跟着她一起抖。不过烟味肉味像是渗入了衣服的每一个缝隙里,抖不干净了。

    “不如悄悄溜进去,洗澡换衣服吧。”

    花铃也觉得只有这个法子才能瞒天过海了,便和他一起偷偷溜进去。

    谁想刚到房门口就被同屋的花凤凰看见,捉了她就嗅了嗅,“坏丫头,吃肉也不喊你姑祖母,没良心。”

    花铃好奇道,“可是姑祖母,你昨天不是才和云游大师说心中要有佛吗?”

    “可是还有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啊。”

    “那为什么云游大师他们不吃,反正心中留。”花铃恍然,“我明白了,姑祖母的悟性比大师他们还高。”

    花凤凰扑哧一笑,“小丫头怎么这么较真,模样像你娘,脾气却像你爹,长大后肯定又是个让人头疼的人。”

    听见她这样说她爹爹,花铃摇头驳道,“爹爹才不让人头疼,长辈都说,姑祖母你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花凤凰无奈道,“好好好,姑祖母错了,我去给你提水洗澡冲冲肉味,别被方丈他们发现了,这样不好。”

    花铃也正有此意,立刻进去找衣服梳洗。以前在家都是嬷嬷安排好的,她只要负责进澡桶里坐着就好。可跟了姑祖母后,就什么都要自己动手了,真是麻烦呀。

    花凤凰将房门关好,提着桶去厨房打水。人刚从廊道露面,就见那院中柏树下,立着一个清瘦男子。他衣衫朴素,不见青肿的侧颜清俊,有山风吹拂,更多了几分俊雅的书生气。她悠悠看着葛明修,又悠悠路过。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