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花大哥你喜欢她。”

    花续神情微变,沈来宝又道,“我把她当做好朋友,她跟我说并不奇怪,可朋友拦不住,就想着你或许可以挽留,她性子有些孤僻,但跟你熟络,可能会听你的。”

    沈来宝知道花续清楚秦琴喜欢自己,但在花续面前他不能这么说,他们无缘就算了,要是有缘成了夫妻,那他就真不要和花续做朋友了,连做邻居都尴尬。

    花续想了片刻才道,“她要逃去哪里?”

    “不知道,只知道她要走。”

    花续又默然半会,才将笔放下,“我去找她。”一个姑娘孤身要逃去哪里?光是想想就觉后怕。

    他急急出门,将沈来宝晾在屋里。沈来宝也不介意,随他后脚而出,却没跟上。自己明天就要出远门了,也不知会有何变故。他也怕秦琴真的自己一个人逃了,逃离那腐朽吸血的家是好,但外面当真不安全。

    他喊了阿五来,先安排人手,跟着秦琴,护她周全吧。

    翌日阿五一早就来禀告,说秦琴还在家里,不像是要远走高飞的样子。沈来宝便想秦琴或许只是在说气话,并不是真的要走。又或许是花续说服了她?

    无论是什么,她不乱跑,沈来宝才觉安心。用过早饭,便和沈爹离开明州,去安州参加商会。

    西关府的商会只吸纳西关商人,如此更有凝聚力,为了对抗外来商人。若有困难,彼此扶住,共享荣华。因此西关府的商人比起其他府来,更加富裕。这一年一度的商会,除非有天大的难事,否则家主都会出面,若实在来不了,也会让最亲近的人来替代。

    沈老爷在路上就跟沈来宝详细的说起商会馆的事来,和各大家的亲疏关系。与沈家有利益往来的世家,条理清楚,让沈来宝深觉沈爹被换了个人。

    沈老爷见他直瞅自己,抬手就往他脑袋一拍,“傻儿子你听懂了没?”

    一声傻儿子喊来,沈来宝就确认这的确是亲爹,没被调包,“爹,我在听,也努力在听懂。只是爹,你已经说了两个时辰了,这么赶鸭子上架,好像太着急了。”

    沈老爷说道,“我倒是想慢慢跟你说,只是来宝……商人基本一起头就世代都是商人,所以我那些好友家的孩子个个都贼精贼精的,就你,零起步,可身为会长的儿子,怎么能什么都不懂。”

    “……”沈来宝差点没被口水噎着,“那为什么爹你不早点教我?”

    “早年一直想你考科举入仕来着,光逼着你念书了。”

    “……那为什么现在又让我半路出家?”

    沈老爷当然不能跟他说朝廷的事,小孩子家家要是说漏嘴了可怎么办,要惹事的,可又想不到什么好的说辞,干脆大怒搪塞,“闭嘴!你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沈来宝斜乜他,一言不合就吼人的毛病真是十年不变。不过幸好他本就是金融出身,否则到了商会又变成真·傻来宝了,学霸了这么多年,真的不想再被当成傻子。

    沈老爷吼着“解释”完,又继续给他强灌重点。

    “爹,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说。”

    “要是我这次在商会的表现好,你和娘就不要逼我定亲娶妻了。”

    沈老爷转了转眼,“要是你表现不好呢?”

    沈来宝说道,“那我就听你们的安排。”

    沈老爷忍不住笑出了声,贼贼的模样已让沈来宝猜出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了。片刻就听他说道,“好,一言为定。来,乖儿子,你定是累了,先躺下休息吧。”

    沈来宝嘴角微僵,他就知道!未来几天,他爹肯定不会再跟他提半点有关商人的事,甚至还恨不得让他暂时变成小傻子,好回去后就遵从约定娶妻生子吧。

    ——奈何老爹要失算了,沈来宝可不会让他如愿。

    他美美躺下身,拥着毛毯悠然入梦,等回去后,就再也不用做被逼婚一族了。

    沈老爷也笑吟吟的看着酣睡的儿子,等回去后,明年儿子就得给自己生个孙子了,甚好,甚好。

    父子俩各有心思,满溢马车。

    突然外面马车急停,四面似有人叫嚣扑来。沈来宝猛地从梦中惊醒,沈老爹脸色一变,也探头往窗外看去,只见那山坡之上,有数十人狂叫往这边奔来,手执利器,面目可憎。

    车外护院齐齐警惕,“老爷,怕是遭了山贼。”

    沈老爷心头一凉,沈来宝也惊了惊。他往窗外看去,山贼人数少说也有三十余人,可他们所带的护院加上下人不过二十个,这恐怕会被擒住。

    “来宝,下车。”

    沈老爷捉了儿子的手就将他往下带,还未下车,那些山贼已经靠近,与护院厮杀。

    刀光剑影就在眼前,沈来宝伸手拿了自己的佩剑,要去助阵。可沈老爷却死死将他拉住,颤声,“儿子,快跑,他们人太多,扛不住了。”

    “爹,不要慌。”

    沈来宝提剑要过去,却听沈老爷一声惊叫,似怕他冲过去送死,“儿子快跑,不要逞强!”

    那山上又传来一阵闹声,沈来宝这才知道他慌什么,怕是他看见山上还有山贼援兵。本来就势单力薄,再来一些人,连跑都不能跑了。

    沈来宝反捉了他的手要带他跑,可沈老爷自知体力不行,与其逃跑,倒不如给儿子开一条生路,为他拦截土匪。他往后面陡峭的山道一瞧,山坡树丛隐蔽,跑进里面肯定看不到。他心里一横,双眼一笔,抬腿一脚踹在沈来宝腿上,把他踢了下去。

    始料不及的沈来宝大腿一疼,扑通跪倒,随后就被沈老爹用力推进满是石子的山坡。像雪球一样滚进丛林中被石子硌得要死要活的沈来宝惊愕——亲爹,您又坑儿子!

    第52章 贼窝营救

    鸟声混在寒风中,在沈来宝的耳边呼啸,似怪兽嘶鸣。lt梦境恍惚,又做了很久不曾做过的梦了。轰隆巨响在他耳边炸裂——“为了部落!!!”

    沈来宝一个激灵坐起身,立刻觉得胳膊腿和背都火辣火辣的疼。他嘶嘶抽了两声,有些失神。哪怕在这里待了那么久,他还是没有忘掉那个网游时代。

    他又猛地想起自家老爹,勉力站起身往四下找了找,都不见人。他缓缓抬头往那陡峭山坡看去,上面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沈来宝顾不得身上的伤,俯身拾起跟他一同滚落的剑,以剑为拄拐,一步一步往上爬。

    那山坡着实陡峭,草丛杂乱,哪怕被他碾压过一回,也不见多少折断痕迹。他每爬一寸,都觉心头如有千斤重锤敲打。

    山道那没有了声音,也没人来找他,那唯有两种可能——他们被抓走了;他们被……杀了。

    沈来宝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明明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却还拼命挡在他面前让他快跑,蠢爹!

    也不知爬了多久,最后一剑插入土里,他借力而上,步入山道,心已经悬至嗓子眼。等看见狭窄山道上随处可见散落的血迹,他倒有点安心。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躺在那,那指不定已经死了。

    他的心刚刚沉定,再往前走一步,左边无高草阻挡的视野立刻开阔,遥遥可见那边躺了两个人。他愣了愣神,立刻往那边跑过去,待将他们的脸看清楚,发现死的两个正是他们沈家人。

    这是沈家的一个护院和一个下人,他们身上满是刀伤,血都已经在这寒冬凝固住了。

    他沉默良久,以牙在衣裳上撕裂出两块布,将他们的脸挡住。

    气还来不及叹一口,余光又看见远处躺着一个人,衣着光鲜。他心头一沉,提步往那边走去。走到近处,看见那人身形,便知道不是他爹。他蹲身拨正那人,等看见脸,却不是沈家人。

    他微微拧眉,抬头往四周看去,这才看见远处还有血迹,那边还躺着几个人。

    沈来宝这才明白过来,肯定是刚才又来了一拨人,和他们一样遭遇了山贼。只是从这些人的佩剑兵器看来,他们护送的人不简单。再看看手掌,都有厚重的茧子,像是常年练剑所致,武功应当不错。

    那些山贼……他眉头又拧如川字,如果真是普通山贼,能把训练有素的人打得七零八落?

    能将沈家护院打散倒不太奇怪,但这些人怎么看都比护院要厉害,却死伤更多。

    他想不明白,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他爹和沈家其他的人还都活着,那在哪里很容易也可以想出来,贼窝。

    所以现在得找个当地人打听附近哪里有贼窝。

    他现在无力安置他们的尸身,唯有去找当地人问了官府在哪里,再一同商量。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