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铃几乎是蹦到他前头,捉了他的手臂就往他上下左右打量,还绕到他后头看,转了两圈。

    沈来宝苦笑,“小花,小花?”

    “我在这呢。”花铃走到他面前,抬脸一瞧,就道,“来宝哥哥你一定吃了很多苦,瘦了这么多。”

    沈来宝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前段时间病得太厉害,回来又颠簸,瘦点也不奇怪,不过还是花铃眼尖。他拿出装着簪花的盒子递给她,“送你的。”

    花铃瞧着那盒子,又看看他,“你在西关府那边买的吗?”

    “不是……”沈来宝实在不想骗她,可是又不愿告诉她自己遇险的事,“你看看喜不喜欢。”

    花铃小心接过,将盒子上的小口子轻轻一拨,打开盒子,两朵碧玺簪花入了眼中,红绿相交,颜色并不突兀,小小的明艳,微微的惊艳,她欢喜道,“真好看。”

    见她喜欢,沈来宝笑笑,忽见她头上似生出一根红发来,伸手撩开,才发现是根红线。他笑着取下,放在她手上,“看来刚才没仔细绣花,又光顾着玩了吧。”

    花铃抬手轻嘘,“不要让我娘听见了,她近来总逼我做女工,可是我的女工已经学得很好了。来宝哥哥你看我的手指,被针戳了好几个眼,可疼了。”

    沈来宝往她举来的手掌吹了吹气,“涂点药,就不疼了。以后专心一些,别走神。要是实在是太累,跟你娘提一提,婶婶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花铃点点头,把手收了回来,又道,“对面好像搬来了新邻居。”

    “我刚才也看见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又友不友善。”

    两人说着,听见外面有叮叮咚咚的锤子砸钉声响,像是在安装门匾。沈来宝心想等会出去就应当知道是什么人家了,“小花,等到了申时,我们一起去喂马吧。”

    “嗯!”花铃垫脚同他比划了一番,“你家飞扬又长个子了,比我家小云高了好多好多。奇怪,为什么我家小云一直不长个头。”

    沈来宝没忍心告诉她伊犁马的个头在马界来说就是个矮子,他的汗血宝马却能长得高大威猛,所以高很多也不奇怪,“矮一些也好,适合你明年骑。”

    这么一说花铃释怀了,但还是有点不悦,“不过小云得多难过,这就好像我跟你一起,总要抬头和你说话。那小云也是要这么跟飞扬说话的,脖子可累了。”

    沈来宝弯身歪着脑袋看她,“那以后我这样和你说话好不好?”

    花铃咯咯笑了起来,“好啊,一言为定。”

    沈来宝笑着直起腰身,“什么时候变成坏丫头了。”他送了东西给花铃,也不好留在这里太长时间,他可是瞧见葛嬷嬷一个劲的朝自己盯,活似他随时要将小花拐走,“小花,我回去了,等会申时见。”

    花铃愉悦点头,“嗯!”

    沈来宝的心情也十分愉快,说几句话就能让他这么高兴的,唯有小花。他一身轻松地走到花家大门口,沈家对面的人拿着梯子在叮叮咚咚,像是钉门匾。他悠然走过去,准备去看看新邻居。

    那些人果然是在钉门匾,门匾做得并不珠光宝气,不过字体潇洒俊逸,朴素的门匾看得也赏心悦目。

    哦,原来新邻居姓潘。

    沈来宝知晓邻居姓氏后,便转身回家。步子迈上一步台阶,微顿,又摇摇头,再上一步。他身体顿僵,猛然回头,紧盯那门匾下方,正有个俊气男童挑眉看来。

    沈来宝差点没从台阶上滚下去,“盘子!”

    第56章 新邻如虎

    盘子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进去,可沈来宝速度更快,冲上前去就捉了他的胳膊。几乎是在他抓住他的瞬间,门后面突然跳出两个护卫,紧握手中长剑对他瞪眼。

    沈来宝僵了三秒,本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好心态,立即松手,还很贴心地捋了捋他袖子上的褶皱。护卫见状,这才隐没门后,沈来宝一见,立刻用力捶了盘子两拳,盘子顿时满脸冰渣,咬牙盯他,“你打我。”

    “是的,我打你了。”

    盘子忍气,“我要喊人了。”

    沈来宝知道他不会喊的,要喊早就喊了,他问道,“盘子,你怎么会跑到这来了?”

    盘子又哼一声,“我怎么知道,外公说来这里住,我就来了。结果到了这,发现对面是沈家,又听你说过隔壁是花家,我就猜到定是你在这。”

    沈来宝觉得脑袋疼,天天出门就能见到大奸臣,一不小心就要被护卫拔剑相向,他觉得他们沈家现在的处境很危险,非常危险。抬头不见低头不见睁眼却时刻相见,就怕一个眼神没看对,就被潘岩记在心里,着实闹心。

    盘子似乎也看出他在忧愁什么,倒不太在意,反而阴恻恻笑道,“所以不要没事拍我肩膀,小心护卫对你动手。”

    沈来宝暗暗思忖,左相流放,却是这样的流放法,果然不对劲。那这左相手中的权力,也根本没被动摇吧。流放当休假,快哉。

    盘子又懒声说道,“你最好嘻嘻哈哈的跟我说话,也提醒巷子街道附近的人,不要对我有任何恶意,否则我可保不准第二天他们是横着还是竖着。”

    “……”

    沈来宝被噎了一会,背后忽然有悦耳声,顿觉心惊得砰砰直跳,转身一看,果真是花铃在喊他。

    花铃跨步从大门出来,四下瞧去,见沈来宝在斜对面,小跑过去,到了跟前展颜,“来宝哥哥,我忘了说,申时我娘要带我出门,得晚两刻,你等我。”

    “嗯,你忙完了让下人来敲门。”沈来宝见盘子一脸打量,直勾勾往花铃脸上盯,笑得颇为怪异,身体一侧,将两人视线阻隔,抓了花铃的肩头将她一转,“别回头,快回家。”

    花铃想回头,可她总觉得好像他的腔调不太一样,很是严肃,便真的头也不回就跑了。

    “啧。”盘子说道,“原来那个就是小花姑娘,长得真标致,看着也机灵,以后我决定多找她玩。”

    沈来宝听着这话里总有股不怀好意的意味,盯着他说道,“不要对小花做任何事。”

    盘子抬眼瞧他,“她是你的邻居,我也是她的邻居,为什么不能找?”一会他突然笑笑,“算了,我谁都不找,反正你们远远见了我,也只会躲起来。”

    “我现在躲了么?”

    盘子一顿,像被踩了尾巴,“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外公是谁。”

    “左相,潘岩。”

    盘子没想到他竟然知道了,那那天还气定神闲,今天也一如既往,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

    沈来宝说道,“盘子你是个好少年,我会跟你往来,但的确会特意避开你外公。你外公在,我也不会跟你多说话,因为我确实不想跟你外公有任何瓜葛。”

    盘子想说来不及了,他们原本是要回老家的,可是外公却突然改道,等他来到这里,发现对面是沈家时,他就知道沈来宝是被外公盯上了。但他隐约觉得外公对他应无恶意,如果真有,那对面此刻已挂起“奠”字来,潘家也不用大费周章到这暂时安居。

    他瞧了沈来宝一眼,将他拍在肩头上的头掸开,不再理会他,回院子去了。离开时脚步极快,等进了院子,背后大门一关,步伐就慢了下来。

    快到前堂大门,见地上有影子投来,他顿住步子,没有抬头。

    潘岩站在石阶上低头看他,问道,“你既然想与沈来宝为友,为何到了这里,却又将他拒之门外。”

    盘子心中顿生厌恶,抬头说道,“外孙没有忘记,两年前你也这么说过,说我可以与谁玩乐。可当我与他们交好,不过是被人骂了一句奸臣之后,您就将他们全家发配边疆。外孙哪里敢再交朋友,别人与我交友,是要拿命相交的。”

    即便被外孙当面指责,潘岩也眸光不变,神情更无半分变化,“他们既要和你为友,就该顾及你的感受,明知你最在意我的身份,他们却偏偏还要拆穿,这种朋友,不交也罢。”

    “君子相待应交出诚心,况且……”盘子偏头,“他们说得也没错。”

    潘岩说道,“世上哪里有奸臣忠臣之分,不过是立场不同。你觉得猛虎可恨,可老虎也要填饱肚子,你在它眼中不过是一块肉,它要吃你,也没过错。就如那抓人要赎金的山贼,也是为了温饱劫财。”

    “那为什么官府还要抓贼?”

    “因为这是官府要做的事。”

    盘子顿时冷笑,“外孙说不过您,您的诡辩术,本就无人能敌。”

    潘岩面色终于沉冷,一会才道,“刚才沈来宝说要去马场喂马,你也一起去,一定要去。”

    “不去。”

    “既然给你新找的玩伴无用,那就是不需要了。”

    暗含的威胁让盘子一愣,盯着他,潘岩也直盯着自己的外孙,眼神冷厉,终于是冷得盘子再次偏头避开,“如果您觉得外孙形影单只,非得有个玩伴不可。那外孙听您的,可是如果他们做了什么错事,外孙恳求您,不要插手。他们真的对我不好,我自会跟他们割席断交。”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